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56 失子之痛(一更)
    林仲应声,骑着快马回了城中,直奔总兵府,下了马之后,一路奔跑着来到了林晗嫣的院子里,看到齐王爷和皇甫逸轩以及孟倩幽都站在院中,心中微凉,几个大步走了过去,也没有行礼,试探的问:“世子妃,嫣儿她”

    “林小姐受伤较重,吃过药后还没有醒过来。”

    是没有醒过来,不是没救了,林仲微微松了口气。这才给齐王爷和皇甫逸轩行礼:“见过王爷,见过世子,我来时将军说了,如果今日鹰国皇族不给回信,明日他便会带大军推进。”

    皇甫逸轩点头:“知道了,你先进去看看令妹吧,有什么话我们一会儿再说。”

    林仲应声,大步走了进去,看到林晗嫣的情状时,心中发沉。这几天在战场上见到了太多的死人,林晗嫣这种情况凶多吉少,能救回来的可能性极小。

    林夫人看到他进来,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睁着哭的红肿的双眼看向他:“仲儿,你可回来了,嫣儿她”

    压下心里的不安,林仲上前扶住林夫人安慰:“母亲,您不用担心,小妹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真的吗?”林夫人果然得到了安慰,再次确认。

    林仲没什么底气的点了点头。

    林夫人确实信以为真,看向依旧紧闭双眼、昏迷不醒的林晗嫣,带着哭意道:“嫣儿,你听到你大哥的话没有,你会没事的,你还不赶快睁开眼睛看看母亲。”

    林仲红了眼眶,林仲夫人见此偷偷的撩起了衣袖,擦了擦眼睛。

    屋内气氛一片哀伤。

    屋外,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的心头越发的沉重。

    鹰国,皇城。

    随从带着拓跋罕木的尸身回了军营,军中的将士们全部傻了,不相信的揪住随从的脖领一再的询问着真的是大皇子的尸身吗?

    随从瘫坐在地上,抱着拓跋罕木的尸身痛哭。

    其中一个脾气火爆的将士见此冲上去踹了他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上:“哭什么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从躺在地上,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们。

    一干将士们听后怒火中烧,挽胳膊捋袖子,这就要下令,率大军回攻:“我们跟武国拼了,大不了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得到安宁。”

    有那头脑稍微清醒的,赶紧阻止:“大皇子遇害,连头颅都没有了,这件事还是赶快禀报了皇上要紧。”

    随从这才想起皇甫逸轩的话,痛哭着爬起来,抱着拓跋罕木的尸身跌跌撞撞的回了马上,骑马去了皇城。

    守城的侍卫听说他抱的是拓跋罕木的尸身,脸色瞬间煞白,脚下是生了风一般一口气跑进宫内,禀报了此事。

    老皇上正在寝殿里休息,听闻,骇得猛然做坐了起来,暴喝:“你说什么?”

    宫人胆战心惊的又禀报了一遍。

    “胡说八道!”老皇上不相信,气怒,掀开被子,下床,踹了前来禀报的宫人一脚,气喘吁吁的喝斥:“胆敢这样诅咒大皇子,诛了你全家。”

    宫人吓得“噗通”跪在了地上,低着头,不敢在说话。

    老皇上气得气喘吁吁,下令:“来人,给我把那造谣的人拉进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造谣生事。”

    宫人应声,跪着退了出去,宣了随从进来。

    从武国的边城到鹰国的皇城,这一路的在马上颠簸,拓跋罕木身体内的那点血早已经流干净了,此刻随从抱着的就是一句干巴巴的尸身,可即便如此,传信的宫人还是一眼认出来了,吓得脚下几个趔趄,连声音也不稳了,对随从道“皇、皇上宣你进去。”

    随从抱着拓跋罕木的尸身,一路来到老皇上的寝殿,进门,“噗通”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禀报皇上,大皇子他、他他”

    自己最中意,最喜爱的儿子,老皇上子岂能认不出来,当下眼前一黑,一口气提不上来,身子朝后倒去。

    寝殿内的宫人乱成了一团,连看到无头的拓跋罕木的尸身也顾不上害怕了。

    随从吓得睁大了眼,看着昏迷过去的老皇上,忘记了哭泣。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已经被抬到龙床上去的老皇上悠悠转醒,大喊了一声:“拓跋罕木,我的儿呀!”后,悲愤不已,老泪纵横。

    宫人门不敢相劝,纷纷跪倒在床边。

    老皇上颤颤巍巍的起床,宫人上搀扶着来到了拓跋罕木的尸身边,跪坐在了地上,伸手,颤抖着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尸身。

    寝殿内一片寂静,宫人们大气也不敢出。

    老皇上痛哭流涕,呜咽出声。

    一名十一二岁的少年从寝殿外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父皇,他们说大哥”话没说完,看到地上的尸身时惊呼着扑了上去,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皇兄!”

    老皇上止住了哭意,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恢复了威严尊贵的模样,问随从:“你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随从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老皇上听完,默不作声。

    少年忍不住气血上涌:“父皇,决不能答应他们,我们要举国之力,为皇兄报仇。”

    老皇上看着眼前的少年,沉吟不语。

    边城内。

    林晗嫣在昏迷了一个时辰以后,终于幽幽的醒转过来,睁开沉重的双眼,首先看到的是自己的母亲红肿着双眼焦急的站在床边。

    “嫣儿你醒了?”看到她醒来,林夫人欣喜不已,又哭又笑的问。

    林晗嫣勉强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母亲,让您担心了。”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林夫人一叠声说道。

    林从文也站了起来,大步走到床边,看着林晗嫣。

    “父亲。”林晗嫣喊了一声。

    林从文点头。

    林晗嫣的目光转过去:“大哥,大嫂。”

    林仲夫妇点头。

    “小妹,你刚醒,不要说那么多话,我这就请世子妃进来帮你看看。”林仲说完,转身要出去喊孟倩幽。

    孟倩幽已然听到了他们的话声,打开门帘走了进来,走到床前,看林晗嫣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色,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林小姐,现在感觉如何?”

    “有些冷。”林晗嫣如实回答。

    孟倩幽的心一点点下沉,面色却丝毫未变:“你失血过多,浑身发冷也是正常的,养几天就好了。”

    “是吗?”林晗嫣笑着轻轻的呢喃的问。

    孟倩幽的头怎么也点不下去,只好低头拿过她的手,给她号脉。

    脉象如预料中的微弱,几乎探不出来。

    屋中的人都看着殷切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抿唇,把林晗嫣的手放回了被子内:“病情稳住了,尽量休息,不要多说话。”

    “对对对,不说话,不说话,多休息。”林夫人附和的说着,给林晗嫣掖了掖被角。

    孟倩幽站起来。

    林晗嫣却伸手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孟倩幽看向她。

    林晗嫣深深的喘了一口气,对林夫人道:“母亲,我有话要对世子妃说,您们回避一下好吗?”

    林夫人错愕,看向孟倩幽,见她没有任何不耐,又看了看林晗嫣苍白的脸色:“好,你们说,母亲这就出去。”

    说完,对林从文道:“老爷,我们出去吧。”

    林从文点头,转身往外走,林夫人跟在身后,林仲夫妇跟在后面。

    所有的人都走了出去,只屋内只剩下了孟倩幽和林晗嫣。

    林晗嫣深喘了一口气,开口,声音虚弱无比:“世子妃,我是不是快不行了?”

    孟倩幽不语,看向她。

    林晗嫣微微笑了一笑,松开了她的手:“您不必惊讶,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支撑不了几天了。”

    沉默了一下,孟倩幽问:“你还有什么愿望吗?”

    林晗嫣眼睛亮了一下,又黯淡了下去,缓缓的摇了摇头:“我在边关这些年,早已经想开了,也看开了,我如果有什么意外,唯一对不住的便是我的父母了,他们养了我这么大,还没等我孝敬,便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对不起,是我们连累了你。我”

    “世子妃切莫这样说”林晗嫣急忙打断了她。可能是说的太快了,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嘴角竟然溢出了鲜血。

    孟倩幽掏出丝帕,低头,轻柔的替她擦去。

    “谢谢。”林晗嫣虚弱的道谢后,笑着道:“世子妃不必自责,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俗话说,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大概是老天爷觉得我以前做过的错事太多,如今想要收回我这条命吧,与你们无关。”

    孟倩幽抿了抿唇,道:“如果你想见煜儿,我可以让人给他传信,但是边关距离京城上千里,即使快马来回也得十天左右,你”

    林晗嫣眼中露出狂喜,丝毫没有拒绝:“我等,我等,我一定等着见他一面。”

    “好,你说话算话,一定要坚持住,我即刻派人给他送信。”孟倩幽眼眶有些发酸,忍着心头汹涌的情绪说道。

    林晗嫣缓缓点头,脸上露出笑容:“您请放心,我一定会坚持到煜哥哥到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