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58 臣服?
    两人策马上前。

    林仲看到,急忙迎上前来:“世子,世子妃,褚将军命人传信回来,说鹰国已答应臣服,成为我们的附属国。”

    “可提了什么条件?”皇甫逸轩跃下马来,问到。随后,又伸手接了孟倩幽下来。

    林仲摇头:“没有,什么条件也没提。”说完,想到了什么,又急忙改了口:“说是让我们把拓跋罕木的人头归还回去。只有这一个。”

    “褚将军如何说?”

    “褚将军就是有疑问,觉得太容易了,才派了兵士过来,让您和王爷速去一趟军营。”

    “我父王呢?”

    “在府里等着了。”

    “你去请王爷,我在府门前等他。”

    林仲应是,小跑了进去。

    “你留在府内,照顾孩子和林小姐,我和父王去一趟。”皇甫逸轩吩咐。

    孟倩幽点头。

    齐王爷走出来,有兵士牵了马过来。

    父子两人同时上马,打马去了军营。

    看着他们走远,孟倩幽才收回了视线,转身往府里走。

    “世子妃请留步。”

    林仲喊住他。

    孟倩幽停住脚步,回头。

    林仲在她面前一尺的地方站住,低沉着声音问:“敢问世子妃,我妹妹的情况如何?”

    孟倩幽没有说话,看向他。

    林仲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世子妃请明说吧,我承受得住。”

    “我已经尽力了。”

    一句话,说明了一切。

    即使在见到林晗嫣的那一刻,便有了心里准备,林仲的身子还是不可抑止的颤抖了下,闭了闭眼睛:“还有多少时日?”

    “我给煜儿去了信,他十天之内就会到了,这是林小姐的心愿,也许她能等到那时候。”

    林仲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拱手,道谢:“多谢世子妃了。”

    “林小姐会受重伤,全是因为我们,我这样做,也算是全了她的心愿,希望林总兵不会怪我们。”

    “世子妃言重了,小妹心心念念了二公子十多年,如果能够相见,会笑着闭上眼睛的。”林仲说到此处,不禁红了眼眶,声音也略有些哽咽。

    孟倩幽伸出手,想要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一下,却又想起身份不合,收了回去,轻轻说了一句:“我很抱歉。”

    说完,默默转身走了进去。

    林仲站在原地,好半天才挪动沉重脚步走进府内。

    齐王爷和皇甫逸轩去了军营以后,和褚文杰,孟清猜测了半天以后,也没有猜出鹰国老皇帝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臣服了呢。不过,不打仗了,兵士们也不用在再受伤了,几人的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当即书信了一封,八百里加急送回了京城,询问皇甫巽的旨意,。至于鹰国那边,先把拓跋罕木的头颅还给了他们,宽限他们举国办完了丧事以后再谈后续的事宜。

    四日后,凌晨,城门刚开不久。

    已经看不出穿的是什么衣服的,风尘仆仆的柱子,到了齐王府门口,摇摇摆摆的身子从马上跌落了下来,“噗通”一声落在地上。

    看门人一大早正在府门前打扫,见状,走了过来,低头,居高临下的询问:“你没事吧?”

    柱子摔得头晕眼花,使劲摇了摇头,才看清看门人,用破锣嗓子,嘶哑的问:“你就是齐王府的看门的?”

    看门人疑惑的打量了他几眼,回道:“我是,你是……?”

    柱子从怀里摸索出了腰牌,连举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这么放在了自己的胸前,让看门人看清楚,嘶哑着嗓音开口:“带我去见二公子,东家有封信让我交给他。”

    看门人看清了腰牌,听清了他说的话,急忙扔了手里的扫帚,低下身子,费力的扶起来他,走进府内。

    府内的下人都起来了,陆陆续续的从他们面前经过,全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柱子。

    柱子强撑着身子跟着看门人来到皇甫煜的院子前,被贺一挡住。

    “贺统领,这是世子妃派过来的,说是有封信交给二公子。”看门人恭敬地说。

    贺一点头,伸出手。

    柱子没有反应过来。

    看门人急忙提醒:“快把信拿出来,给贺统领,由他去交给二公子。”

    柱子这才明白过来,但他实在没有力气了,喘着大气道:“在我的怀里,麻烦你自己拿出来吧。”

    看他的样子,贺一也知道他已经到了极限,伸手入怀拿出信后,径直拿着进了院子。

    皇甫煜和姜瑾刚起床不久,梳洗打扮后,正准备去给齐王妃请安,陪她吃早饭。

    听了贺一的禀报,命他进来。

    贺一把信恭敬的递给了皇甫煜:“二公子,这是世子妃让人快马加鞭送回来的信。”

    孟倩幽派人送来的,皇甫煜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迅速接过,打开。信中孟倩幽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和林晗嫣为救几个孩子受伤,自己也无能为力的事全部说了出来,并告诉他,林晗嫣的伤势很重,如果他想要见她最后一面的话,尽快来边城,如果不愿意见,便不要过来了。

    皇甫煜看完,跌坐在椅子上。

    姜槿瑾看他神情不对劲,上前,轻声询问:“相公,怎么了?”

    皇甫煜把手里的信交给她。

    当年,皇甫煜和林晗嫣的事情闹得太厉害,整个京城里人都知道,姜槿瑾也不例外。成亲后,皇甫煜也不隐瞒她,将当年的是是非非也告诉了她。姜槿瑾知道皇甫煜在心里对林晗嫣还是有那么一丝割舍不下,看完信后,什么话有没说,当即去了衣箱边,打开,拿出几件衣服,又打开匣子,拿出几张银票放在包袱里,包好,走到皇甫煜面前,递给他:“相公,去一趟吧,全了你们之间的情分,也感谢林小姐舍身救了我们的儿子。”

    皇甫煜抬头看着她,嘴唇哆嗦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去吧,我留在府里陪着母妃,等着你们回来。”姜槿把包袱塞进他的怀里,轻声劝说。

    皇甫煜手指用力的抓紧包袱,眼中有了湿润,猛然站起身,一句话也没说,大步转身往外走。

    “贺一,我们去边关。”

    贺一应声,去了后院的马厩牵马。

    皇甫煜大步来到了府门口,跃上马背,疾驰而去,贺一率几名暗卫在后面紧紧跟随。

    姜瑾只跟着走出了屋子,便停住了脚步,看着皇甫煜头也不回的身影,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夫人,他……”

    看门人搀扶着柱子,小心翼翼的询问。

    姜瑾这才看到柱子几乎已经要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急忙自己院子里的下人:“把他扶下去,先好好的睡一觉,等睡醒了,再给他准备换洗的衣服和吃食。”

    两名下人应声,上来搀扶住柱子,去了客房。

    看门人回了府门前,捡起自己扔在地上的扫帚,继续扫地。

    和柱子相差不远的时间,一匹快马也跑进了京城,没用多长时间,一封八百里加急放在了皇甫巽的御案上。

    皇甫巽打开,仔细的看过,也是皱起了眉头。略微沉思了一下,提笔写下了一封回信,命速速的传回边关,交给褚文杰。

    皇甫煜出了京城,一路打马狂奔,脑中都是年少时和林晗嫣嬉戏的画面,借着寒风的呼啸,隐忍许久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e这些年都不知她在边关过的好不好,以前那样一个娇滴滴的如花儿一样的人儿,在风沙满天的边关,不知会变成了何种模样?

    现在,有消息传来了,却是到了生死两别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一天,他宁愿她活着,就算不在娇俏也好,就算边关的风沙早早的吹起了她脸上的皱纹也好,哪怕,哪怕,哪怕她失去了一条胳膊,一条腿也好,他真诚的希望她能好好的活着,可是这一切都成了奢望,她快死了,那个一直喊他煜哥哥,满心满眼里都是他的女人要死了。

    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寒风掩饰了他的呜咽,可是心中的悲痛却如那奔流的江水一般,在他的心里破涛汹涌的翻滚,搅的他心里满满的都是伤痛。

    三天三夜,跑死了三匹良马,第四天早上,太阳初升,皇甫煜面色憔悴,双眼红肿,身体摇晃着到达边城。

    如果他要来,肯定是这两日到达,孟倩幽早就派了皇甫皓等在城门前两天了。

    他们一行人,全部如土里扒出来的一般,过往的行人都纷纷好奇的看着他们。

    皇甫皓也看到了他们,迎了上去,恭声喊人:“父亲。”

    “带路!”皇甫煜的嗓子几乎要发不出声音了。

    “是,父亲。”皇甫皓翻身上马,走在前面。

    皇甫煜跟在后面来到总兵府。

    连续的骑在马上,他的双腿几乎已经僵硬了,连马都下不来了。

    贺一一众暗卫比他强不了多少,一个个翻身从马上滚落了下来。

    孟倩幽正好从府里出来,立刻吩咐守门的兵士合力把皇甫煜扶了下来。

    “大嫂!”皇甫煜喊人。

    孟倩幽点头,“去皓儿的房间里梳洗一下吧,林小姐支撑着等了你这么久,一定不想看到你这副样子。”田园佳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