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59 相见
    “她……”皇甫煜开口,声音嘶哑难听,却在说了一个字后,没有了问下去的勇气。

    孟倩幽叹息了一声:“你好好陪陪她吧。”

    皇甫煜眼圈发红,却没有了眼泪流出来,抬脚走进了府内。

    皇甫皓跟在身侧,领着他去了自己的房里。

    再次深深叹口气后,孟倩幽吩咐守在门口的兵士:“把他们也扶进去,安顿好。”

    兵士们应声,上前扶起贺一等人也进了府内。

    洗完澡,换上带来的衣服,把自己收拾的干净利落了,又喝了两杯水,润润自己干涩难受的喉咙,清了清嗓子,感觉自己发出的声音不那么嘶哑难听了,皇甫煜吩咐皇甫皓:“走吧,带我过去。”

    皇甫皓在前,皇甫煜在后,父子两人来到了林晗嫣的院子里。

    对于林晗嫣的情况,林仲一直瞒着林夫人,曾经有几次张开了嘴,想要告诉她,可看到她花白的头发和粗糙的面容,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心存侥幸,说不定皇甫煜来了以后,林晗嫣一高兴,就好了呢。

    今日仿佛老天听到了他的心声,一早睁开眼,林晗嫣就显得有精神,不但吃了一小碗粥,还有力气和家里人说笑了几句。

    林仲高兴不已。老夫人则是更加的高兴,甚至还迫不及待的问林晗嫣好了以后想要吃什么,她现在就让人准备好,等她伤势好了以后天天做给她吃。

    林仲夫妇也跟着帮腔。

    林晗嫣微微笑了下,刚要张口说些什么,丫鬟掀开门帘走了进来,给几人行过礼后,对林夫人道:“老夫人,齐王府的二公子求见。”

    林老夫人不相信,不确定的问了一遍:“谁?”

    “齐王府的二公子。”丫鬟再次回道。

    林老夫人噌就站了起来,尖声问:“他来做什么?”

    “不、不知道。”丫鬟骇得倒退了一步,惊慌回道。

    “不见!”林老夫人斩钉截铁的拒绝。声音却很平静,当年的是是非非过去了这么多年,她早已放下了。

    可他如今有妻有子,却突然过来探望嫣儿算是怎么回事,如果仅仅是因为嫣儿救下了他的儿子,那么不用了,嫣儿不需要,他们家也不需要。

    林晗嫣脸上却浮现了激动的神情,十多年了,终于又可以见到煜哥哥了,也不知道他是否和自己一样,变了模样。

    林仲心知肚明,站起来,劝解:“母亲,是我给二公子传信让他过来见嫣儿的,过去的事您就不要计较了,让嫣儿……”

    “你多此一举,早在我们来边关时,嫣儿就和他没有关系了。”林老夫人怒斥他。

    林仲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解释。

    “母亲!”林晗嫣喊她。

    林夫人回头。

    林晗嫣满眼希冀,语气恳求:“我想见见他。”

    “你……”林老夫人刚要斥责她为了那个男人吃的苦还不够吗,可在看到她苍白的脸色时,要说的话咽了回去。伸手,把她散落在脸前的一缕头发帮她拿去了脑后,叹息了一声,恨铁不成钢的责备:“你这又是何苦呢?”

    林晗嫣伸出手,抓住了林老夫人的衣襟,眼里泛出泪光:“母亲,他是我这一生的唯一呀。”

    唯一爱过的男人,唯一想要生生世世跟他在一起的男人,唯一心心念念十多年仍然不愿忘却的男人。

    “傻孩子。”林老夫人听明白了她的话,眼眶有些湿润,说了她一句后起身,去了脸盆边,打湿了帕子,重新给林晗嫣擦了擦脸,头发也给她顺了顺,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一些,才长叹了一声:“你这又是何苦呢,见了这一次,以后你……”

    林老夫人下面的话没说完,林晗嫣也明白,她是怕自己见了皇甫煜一面之后,会永远再也放不下他,可她老人家不知道,自己也许没有几日的活头了,能在见到煜哥哥一面,是她临死以前最大的心愿。

    林仲明白,不禁红了眼眶。

    林仲夫人也明白,差点泪崩,赶紧扭过头去,不让林老夫人看到自己的情绪。

    “让二公子进来吧。”林老夫人拍了拍林晗嫣的手,扭头吩咐。

    丫鬟应声,走了出去,恭声回禀了以后,站在门边,挑起门帘。

    皇甫煜走了进来。

    众人看去,这么多年没见,皇甫煜几乎是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原来的模样,只除了周身多了一些精明和稳重的气息。

    一进门,皇甫煜的目光变落到了林晗嫣的身上。

    林晗嫣也同样激动的看着他,身子动了动,似乎是想要坐起来。

    皇甫煜下意识的伸手,想要阻拦她。

    林老夫人咳嗽了一声。

    皇甫煜这才回神,收回目光,恭敬见礼:“见过夫人。”

    林老夫人躲开身体,言辞有些犀利:“不敢当,我一介平民之身,哪里受得了二公子的大礼。”

    皇甫煜立起身体,抿唇,没有说话。

    林仲夫妇见礼:“见过二公子。”

    皇甫煜伸手,虚扶了一把,“二位不必如此客气。”

    “母亲,我们出去吧,让小妹和二公子单独说会儿话。”林仲对林老夫人说道。

    林老夫人不同意:“那怎么行,二公子有妻有儿的不在乎,我们嫣儿可还是没有成亲的人呢,他们单独在一起,会被人说闲话的。”

    林老夫人的这句话,像针一样扎在皇甫煜的心头,疼的他几乎要忍不住要弯下了身子。

    “母亲,二公子和小妹多年未见,有好多话要说,我们还是回避一下吧。”林仲夫人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劝说林老夫人,并上前抱住她的一条胳膊,半是拖拽,半是劝解的拉着她往外走。

    自己生的女儿,岂能不会知道这十多年来她想的是什么,林老夫人嘴上说的厉害,其实心里对皇甫煜能来也是高兴的,也就没再坚持,顺势跟了出去。

    林仲对屋内伺候的人的吩咐:“你们也下去吧。”

    屋内的丫鬟退了出去,林仲走在最后,并顺手轻轻的关上了门。

    屋内只剩了皇甫煜和林晗嫣两人。

    两人相望,林晗嫣泪奔,皇甫煜则是红了眼眶。

    林晗嫣伸出手,轻轻喊了一声:“煜哥哥。”

    皇甫煜紧走了几步,到了她面前,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嘶哑着开口:“嫣儿。”

    十多年的相思,在这一刻终于得以相见,林晗嫣的眼泪犹如决了堤一样往外流,打湿了耳边的头发,灼烫了皇甫煜的内心。

    掏出丝帕,如少时一般,轻柔的给她擦拭眼泪,却越擦也多。

    “煜……哥……哥……”林晗嫣的声音颤抖的厉害。

    皇甫煜轻轻点头,哽咽出声:“我在。”

    林晗嫣露出发自内心的笑意,泪中带笑的说:“你能来看我,真好!我死而无憾了!”

    皇甫煜的手颤抖的几乎拿不住丝帕,眼泪大颗的滴落了下来,嘴唇也哆嗦个不停,一个字说不出来。

    林晗嫣反而笑着安慰他:“煜哥哥,你不必伤心,我很高兴,能救下大公子,还了你多年前的情分,就算死,我也心安了。”

    皇甫煜终于发出了声音,却是泣不成声:“嫣儿,即使你恨我,怨我,我都希望你好好的。哪怕、哪怕,你苍白了头发,垂老了容颜,我也希望你活下来,所以,你答应我,坚持住,好好的活下去。”

    林晗嫣笑着轻轻摇头,“煜哥哥,我这一生从来没有恨过你,怨过你……”

    “嫣儿,求求你,恨我,怨我好不好?每天诅咒我不得好死也行。”皇甫煜急切的打断她:“我只求你好好的活下去。”

    眼泪再次模糊了林晗嫣的双眼,让她渐渐的看不清眼前人的面容,声音也有些微弱了下去:“煜哥哥,有你的这些话,我死而无憾了。”

    “嫣儿!”皇甫煜痛苦失声。

    林老夫人出去后一直站在院子里,听出了皇甫煜的声音不对劲,慌忙推开林中夫人闯进屋内,看到眼前的情形,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几个大步走到床边,一把推开皇甫煜,惊慌的喊道:“嫣儿,你怎么了?”

    林仲夫妇也跟了进来。

    孟倩幽和皇甫皓走在最后。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变冷,林晗嫣知道着急快不行了,露出一个虚弱的笑意,道:“母亲,我太累了,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不行!”林老夫人惊慌失措的尖叫:“嫣儿,你听母亲说,你若是抛下我和你父亲走了,你这是不孝……”

    林仲也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慌了手脚,当即转向孟倩幽,恳求:“世子妃……”

    孟倩幽抿唇,大步走到床边,抓起林晗嫣的手,把了下脉,尽管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心还是沉到了谷底。轻轻的放下,摇了摇头。

    林老夫人的身体踉跄了一下,不相信的摇头,急切的抓住孟倩幽的手:“不会的,不会的,嫣儿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会……”说完,双腿一弯就要跪下去,嘴里急切的恳求:“求求你,世子妃,过去的恩怨都是我们的错,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救救嫣儿吧。”田园佳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