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60 了却心愿(一更)
    孟倩幽一把拉住她,将她的身体拉了起来:“林夫人,不是我不肯救,而是林小姐的身体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即使最好的灵丹妙药也回天乏力了。”

    “我不相信!”林老夫人对她嘶吼,“嫣儿刚才还是好好的,只这一会儿的时间怎么就不行了呢,你骗我,你骗我!”

    “她那只是回光返照而已,林小姐的伤势我早和林总兵说了,她能坚持到今天,是因为想要见到煜儿。”孟倩幽声音不大,却有着不容置喙的肯定。

    林老夫人看看自己的儿子,见他脸色沉痛,显然早就知情的模样,相信了孟倩幽的话,心中悲痛,扑倒床边,失声痛哭:“嫣儿呀,你还没有成亲呀,你怎么就忍心抛下母亲要走了呢”

    尽管泪眼模糊,林晗嫣却是露出了笑意,伸出手,抓住林老夫人的手,安慰她:“娘,女儿长这么大,让您操心了,女儿走后,您千万不要挂念,好好保重自己,和父亲安享晚年。”

    林老夫人哭着摇头:“我可怜的嫣儿,你这是要了母亲的命呀。”

    林晗嫣费力伸出衣袖给林老夫人擦眼泪:“娘,您莫要哭了,女儿多年所愿,今日也得以圆满,女儿是笑着走的,您老不要太伤心了。”

    林老夫人哭的说不出话来。

    林仲狠狠的一拳砸在了桌面上,林仲夫人眼泪落在了地上。

    皇甫煜止住了哭声,缓缓站直了身体后,又笔直的跪了下去,跪在了林老夫人的面前,声音哽咽,却清晰有力:“今齐王府二公子皇甫煜向林老夫人求娶林小姐为平妻,还望您老人家成全。”

    屋中人愣住。

    林老夫人也止住了哭声,愣愣的看着他。

    林晗嫣反而是最清醒的,急忙劝阻:“煜哥哥,您这又是何必,我死后,葬在此处,大漠孤烟,风沙满天,埋葬了一切,了却了今生,不再有牵挂,是我多年的所愿。”

    皇甫煜不理会她,重重的给林老夫人磕了一个头,再次请求:“还望您老人家成全。”

    林老夫人的嘴巴张张合合,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看着这一切没有说话。

    林仲也明白皇甫煜的意思,忍不住出口劝阻:“二公子”

    皇甫煜犹如没有听到他的话,对林老夫人道:“既然您老人家不反对,那就是同意了。”说完,转头对孟倩幽祈求:“大嫂,请您马上去帮我们准备,我和嫣儿马上拜堂成亲。”

    孟倩幽点头,抬脚往外走。

    “皓儿,你过来。”皇甫煜招呼皇甫皓。

    皇甫皓走上前。

    “跪下,拜见你娘。”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皇甫皓已经跪在了床前,重重的一个头磕在了地上:“孩儿拜见娘亲。”

    林晗嫣艰难的伸出手,对皇甫皓招手,示意他上前来。

    皇甫皓懂事的跪着前行到了床前。

    林晗嫣的手落在了他的头上,轻轻地抚摸着,流下满足而又幸福的眼泪:“好孩子,我很庆幸救下了你,你这声”娘“,圆了我多年的心愿。我死而无憾了。”

    “孩儿谢谢娘的救命之恩,以后我就是您的亲儿子,请您看在儿子的面子上,努力的,坚强的活下来,好让孩儿有侍奉您的机会。”

    林晗嫣的手滑落到皇甫皓的脸上,喃喃道:“你回京后,代我向你母亲说对不起。以后我的牌位入了齐王府,成为了煜哥哥的平妻,也是给你的母亲带来了难堪,这不是我所愿,却是我一直向往的。在这里,我真心的给她道歉了。”

    屋内所有的人都落下了眼泪,林老夫人更是哭的几欲昏厥过去。

    皇甫皓也是红了眼眶,“娘,你不用说对不起,母亲不会怪你的。”

    林晗嫣轻轻的,缓缓的点了下头:“我知道,你母亲是个好女人,但是这一声对不起是我欠她的,不仅为今日的事,还为十多年前的事。”

    皇甫皓哽咽着应下:“孩儿知道了,一定会代娘转达的。”

    林晗嫣露出欣慰的笑容,似放下心里的一个大石头般,再也撑不住,缓缓要闭上眼睛。

    “嫣儿,你听母亲说”林老夫人惊慌的扑到她面前:“你这么多年不是一直心心念念的嫁给二公子吗?你们马上就要拜堂成亲了,你要撑住千万不要闭上眼睛呀。”

    听了她的话,林晗嫣似乎又有了一些精神,勉强睁开了眼睛,喃喃自语:“对,我要和煜哥哥成亲了,我不可以这个时候死去,我要撑住。”

    林仲夫人忍不住了,使劲咬住了自己的手,才不让自己放声哭出来。

    林晗嫣的目光转向她,“大嫂。”

    林仲夫人放下自己的手,走上前来,哽咽着应声:“小妹。”

    “你帮我打扮一下吧。我想要漂漂亮亮的嫁给煜哥哥。”

    林仲夫人哭的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的点头。

    “多谢大嫂了。”

    “大哥。”林晗嫣又把目光转向林仲,喊他。

    林仲一个大男人已经哭成了泪人一般,脚步踉跄着走到床前,“小妹。”

    “你扶我起来吧。”

    “嗯,好!”林仲只能发出这个声音。

    林晗嫣又转向依旧跪在床前的皇甫皓:“好孩子,起来吧,帮着舅舅扶我起来。”

    皇甫皓站了起来,和林仲一起弯腰,把林晗嫣小心翼翼的扶着坐起来。

    林晗嫣深深喘了几口大气。

    林仲夫人先打湿了帕子,给她擦干净了脸,然后给轻轻的,柔柔的给她梳了一个漂亮的发髻,拿出胭脂水粉,泪眼模糊,手发抖的给她打扮。

    “大嫂,”林晗嫣笑着喊她,声音里还带着调侃的意味:“我这一生只有这一次拜堂成亲的机会,你确定你的手这样抖,不会把我这如花的容颜给化成丑八怪?”

    林仲妇人停下颤抖的手,泪眼婆娑的看着林晗嫣,嘴唇哆嗦了许多下,却一个字没有说出来。

    “大嫂,今天是我的好日子,你应该高兴才对,你这样让外人看到,还以为你不愿意我这个老姑子嫁出去,留在府里给你卖力呢。”林晗嫣依然轻声笑着说,说完,还深深的喘了几口气。

    林仲夫人也没有拿丝帕,直接抬起袖子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深吸了一口气,也笑着哽咽说道:“你说对了,大嫂就是不愿意让你出嫁,这府里少了你,可没人帮衬我了。”

    话这样说,却是又拿着胭脂水粉细心的往林晗嫣脸上涂抹。

    这几句话已经耗费了林晗嫣大部分的力气,此时已经没有力气再开口了,闭上了眼睛,任由林仲夫人给她涂抹。

    一刻钟后,林仲夫人给林晗嫣化好了妆,丫鬟轻手轻脚的进来禀报:“老夫人,大少爷,世子妃说准备好了。”

    林晗嫣闻言,强撑着精神道:“大嫂,你帮我把铜镜拿来。”

    知道她想做什么,林仲妇人把铜镜举到了她面前。

    铜镜里,出现了一个娇人儿,除了脸色苍白一些,似乎这十几年的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苍老的痕迹,依旧是那么娇媚,艳丽,可人。

    林晗嫣身体已到了极限,只靠着一口气撑着,抬头,笑看着皇甫煜,声音微弱的几乎听不到她说了些什么:“煜哥哥,我今日好看吗?”

    皇甫煜走上前来,盯视着她的眼睛,毫不犹豫的点头:“好看。”

    说完,俯下身,将她的双手搭在自己的勃颈上,弯腰抱起了她,朝外走去。

    林仲夫人搀扶着林老夫人跟在后面。

    林仲在他们身后,皇甫皓走在最后。

    一行人来到一处与林晗嫣的闺房相隔不远的漂亮的小院子里,院门前,两个喜庆的大红灯笼随风飘荡,院里到处都张贴着大红喜字。

    屋内,也是到处用红绸装扮,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

    林从文坐在屋内的主座上,看到皇甫煜抱着林晗嫣进来,身体动了动,手紧紧的握起,用了所有的自制力才强迫自己没有站起来。

    林夫人哭泣着坐去了主座。

    剩余的所有人站在皇甫煜和林晗嫣的身后。

    两人的面前站着一个喜婆打扮的老妇人,看到这种情景,也是微微有了红了眼眶,高喝:“一拜天地!”

    皇甫煜抱着林晗嫣跪下,磕头,站起。

    “二拜高堂!”

    皇甫煜再次跪下,磕头,站起。

    怀里的林晗嫣笑看着她。

    “夫妻对拜!”

    皇甫煜低头,额头碰触在林晗嫣的额头上,轻声,温柔:“嫣儿,礼成,你是我皇甫煜真真正正的妻了。”

    林晗嫣露出最后一个灿烂的微笑:“是啊,煜哥哥,我是你真正的妻了,真好。”

    话落,眼睛慢慢的永久的闭上,手也无力的垂落。

    “嫣儿!”林老夫人失控尖叫着冲过来。

    林从文走坐椅子上没动,却是老泪纵横。

    皇甫煜脸色平静,声音平静:“麻烦各位让一下,我和嫣儿要入洞房了。”

    说完,抱着林晗嫣顺着大红喜字的方向走去。

    林老夫人哭倒在地上。

    林仲夫人哭着喊着“母亲”想要扶起她,却自己也没有了力气,和她一起跌坐了地上。

    ------题外话------

    哭的稀里哗啦的,以后打死不写这情节了。

    152709335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