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61 送回京城(二更)
    喜堂内充斥着哀伤的气氛,就连府中的下人和喜婆也是满脸的哀伤。

    林仲泪眼模糊的看着皇甫煜抱着林晗嫣远去的背影,很想冲上去把做些什么,可是他硬生生的克制住了自己没动,小妹这一生,所求的,所盼的,就是这一刻,如今她终于盼到了,他不能上去打扰,不能。

    孟倩幽眼眶发酸,紧抿嘴唇,煜儿和林晗嫣这么多年的恩恩怨怨,终止在了这一刻,留在了林晗嫣的记忆里,扎在了皇甫煜的心里,逝者已逝,可煜儿想到这,深深叹了一口气。

    走出喜堂,皇甫煜隐忍了许久的泪水才落了下来,一颗一颗砸在林晗嫣的身上,浸湿了她的衣服,却再也灼热不了她的胸膛,只能随着她逐渐变冷的身子慢慢的变凉。

    泪水模糊了双眼,看不清眼前的道路,而曾经那些美好的画面,却一一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两人生气的,拌嘴的,嬉笑的,历历在目,仿佛昨日,可怀中人渐渐变凉的身体却在提醒着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时光,今生这世上再也不会有那样疼宠他,满心满眼里都是他,以他为尊,奉他为荣的人儿了。

    一路踉跄着来到洞房,将她轻轻放在床上,伸出手,抚摸着她苍白的容颜,眼泪再一次无声的滚落。

    从早上到天黑,从日升到日落,皇甫煜一直呆在洞房里没有出来。

    林老夫人终于忍受不了丧女之痛,哭昏了过去。

    孟倩幽替她施了针,林仲夫妇守在她的面前。

    林从文一天之间仿佛苍老了许多,愣愣的在他和林老夫人房间的椅子上做了一整天。

    齐王爷和和皇甫逸轩在军中听闻了这个消息,望着边城的方向深深叹了几口气。

    同一天,八百里加急也送到,褚文杰打开,上面只写了几句话,他远在京城,不了解形势,让他们看着判断,是打是和他都没有意见。

    这等于是把大权交到了他们的手上,褚文杰赶紧把信拿给齐王爷和皇甫逸轩看。

    几人商议了一番,最后决定还是让鹰国臣服为好,不宜再起战争了。

    鹰国皇宫内,拓跋罕木的头颅被要回,举国上下举办了盛大的丧礼后,老皇上就一病不起了,强撑着一口气把那日的少年,自己的十皇子拓跋罕林叫到了自己的床前,屏退了寝殿里的所与人后,不知对他嘱咐了些什么,只知道十皇子从寝殿里出来的时候,嘴唇紧抿,面色凝重,遥望着武国的方向很久。

    当日,老皇上宣布退位,传位十皇子。

    其他的皇子听闻,惊骇不已。

    第二日,十皇子继位,第一件事就是对褚文杰献上降书,表示以后鹰国的子民世世代代臣服武国,并保证鹰国永远只会是武国的一个附属国。

    褚文杰收了降书,下令大军撤回了武国的边城。

    第三日,老皇上驾崩,举国哀悼,新帝痛哭不已。

    边城内。

    皇甫煜在洞房里呆了一天一夜后,第二日早上,精神颓废,满脸憔悴的从屋内走了出来,声音越发的嘶哑,对站在门口担心他的孟倩幽道:“大嫂,麻烦您给嫣儿准备上好的棺木,我和皓儿一路陪着她回京城。”

    “已经准备好了,在大门外。”

    “多谢大嫂。”

    说完,转向皇甫皓:“皓儿,收拾好你的东西,和父亲一起送你娘回京。”

    “是,父亲。”皇甫皓应下,转身去了自己的屋内,把自己的小包裹收拾好,背在身上,走出大门。

    皇甫煜转身进了屋里,把林晗嫣僵硬的身体抱了出来,“大嫂,麻烦您带路,我和嫣儿去给岳父、岳母道个别。”

    孟倩幽领着他来到林老夫人的院子里。

    皇甫煜抱着林晗嫣跪在了院中,磕了三个头,高声道:“岳父,岳母,我和嫣儿今日就回京了,您二老保重好身体。”

    已经哭了一天一夜的林老夫人听了他的话,再次失声痛哭。

    一直发愣的林从文回神,站起来,走出门外,来到皇甫煜面前。

    皇甫煜跪的端端正正,喊人:“岳父!”

    林从文的嘴唇动了动,花白的胡子跟着翘了翘,好半晌才开口:“我们回不去京城,嫣儿就拜托你了。”

    “岳父说的哪里话,嫣儿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她的丧礼我一定会办的风风观光的。”皇甫煜承诺。

    林从文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过身后,不让人看到他泪奔的双眼,声音哽咽着道:“走吧,路上小心。”

    “是,岳父保重。”

    皇甫煜应声,站了起来,转身,抱着林晗嫣来到府门外。

    门外一顶豪华的棺木,放在一辆大马车上。

    皇甫煜上前,将林晗嫣放在里面,亲自搬了棺盖盖在上面,然后接过车夫手里的缰绳,转身对孟倩幽道:“大嫂,我和嫣儿先回去了。”

    孟倩幽点头。

    皇甫煜扬起马鞭,对着马儿吆喝了一声,架着马车朝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皇甫皓骑着马跟在后面。

    贺一和几名暗卫跟在最后。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站在门口,看着马车远去。

    皇甫曜月慢慢蹭到孟倩幽面前,怯怯的喊了一声:“娘!”

    孟倩幽叹息了一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嘱咐:“和梦儿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吧,这几日我们也该回京了。”

    皇甫曜月应声,和皇甫拾梦回房。

    第三日,处理完鹰国的一切,齐王爷和皇甫逸轩回了城内,听了皇甫煜所做之事,沉默不语。

    好半晌,齐王爷才长叹了一声:“收拾东西,早日回京。”

    朝廷派遣的官员还没有过来,褚文杰暂时不能率大军回京,留在了边关。

    褚尧是跟着上战场历练的,如今战事打完了,褚文杰便让他和齐王爷一起回京城。

    第四日,齐王爷和皇甫逸轩一家骑马回京,褚尧跟随。

    林从文和林老夫人没有出来相送,林仲夫妇恭恭敬敬送了几人出城,而在这日傍晚,前去打探消息的周安回来了,听闻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已经回京了,不顾天黑,领着几人急急忙忙的赶了上去。

    皇甫煜虽然早走了一天,但赶的是马车,又不愿借别人之手,加上他已经几天几夜没有休息,速度自然是慢的不行,第一天的傍晚,几人就追上了他们。

    看到皇甫煜几乎是脱了形的摇摇晃晃的身体,齐王爷沉着声音道:“煜儿,停下马车,休息一晚再走。”

    知道让他不赶马车是不可能的,齐王爷退让了一步。

    皇甫煜犹如没有听见,机械的挥动着鞭子赶着马车朝前走。

    皇甫逸轩跃到他身后,一个手刀打昏了他后,迅速的接住了他的身体,放在了自己的马上,去了最近的客栈。

    贺一急忙跃下马背,赶着马车跟在后面。

    一行人的穿着一看非富则贵,可是却拉着一口棺材,店家感觉到晦气,本不想让他们住店的,又舍不得放弃这么多的银钱,权衡在下,提出了条件。人住下可以,棺材得拉到距离他们客栈较远的地方,不能去后院,免得其他的客人看到了,不愿住进来,耽误了他们的生意。

    齐王爷当即就要发怒,孟倩幽阻拦住了他,吩咐贺一把马车赶到城里的土豆粉店里去,并交给了他了一方印鉴。

    土豆粉店的掌柜的看着这方印鉴,二话没说,让贺一把马车赶进院子里。

    众人在客栈里住下。

    皇甫逸轩这一下打的非常重,直到吃晚饭的时候皇甫煜也没有醒来。

    众人吃过晚饭,各自回房歇息,皇甫逸轩和皇甫煜住在一间房里。

    半夜,皇甫煜幽幽醒转,刚睁开眼睛,就霍然坐了起来。

    “你醒了?”皇甫逸轩一直坐在屋中的凳子上没睡,看他坐了起来,出声询问。

    皇甫煜转动着僵硬的脖子,看向他,几乎要发不出声音来了,“大哥。”

    皇甫逸轩倒了一杯水,递到他面前。

    皇甫煜接过,仰头,一口喝干。

    皇甫逸轩又给他倒了一杯。

    一连喝干了三杯水,皇甫煜才感觉喉咙好受了一些,扫视了周围一眼,明白自己是住在了客栈里,低哑着嗓子询问:“嫣儿呢?”

    “客栈里不让存放棺木,你大嫂命贺一赶去了土豆粉店里。”

    “我去陪她。”说完,下床,趿拉上鞋,就往外走。

    “煜儿!”皇甫逸轩喊住他。

    皇甫煜停住脚步,回头。

    “你还有妻儿,父母。”

    皇甫煜点头:“我知道,可我陪嫣儿的时间不多了,我想好好的陪陪她。”

    皇甫逸轩轻叹了一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哥明白你的心情,可逝者已逝,你这个样子是想让林小姐走了也不安心吗?”

    皇甫煜的眼泪喷涌了出来,哽咽说道:“大哥,我”

    皇甫逸轩再次无声的叹息了一声,“你不用自责,当年你们的事情并不是你有负与她,她也有过错之处,她能舍身救下皓儿,我们齐王府感激不尽,相信林小姐在九泉之下也不愿看到你现在的这个样子。”

    152709335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