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62 一切都过去了(一更)
    皇甫煜脚步踉跄了几下,跌坐在凳子上,没有再坚持,低下了头,大颗的泪珠低落在地上。

    一夜无眠,到了第二日,吃过早饭后,一行人继续赶路,到了下午,周安也领人跟上,乍一看到有具棺木,骇了一跳,忙查看了一下府中的人,一个不少,都在,放下心来,再看清赶马车的人是皇甫煜,心里更加的吃惊了。却也没敢问,压住心里的疑惑,上前,低声禀报了这许多日以来调查到的关于清风楼背后主人的事。

    皇甫逸轩听完,陷入沉默。

    周安退后。

    一路无事,十多天以后,一行人到达了京城,好在天气寒冷,林晗嫣的尸体已经冻僵,没有腐化发出难闻的气味。

    京中人没有得到消息,不知道发生何事,看到齐王爷一家拉着棺木回来,开始纷纷猜测,没多大的功夫,这事情就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京城,传到了皇甫巽的耳朵里。

    以为是齐王府里的人出了事,皇甫巽惊的连手里的奏折都掉到了地上,急忙命令总管太监:“快,快去打听,到底是谁出了事?”

    到了城门口,齐王爷早先一步派人回府去禀报齐王妃。

    几人到达府门前的时候,齐王妃已经红着眼眶和姜瑾一起在府门前等着了。

    府门大开。

    皇甫煜停下马车。

    姜瑾见他面容憔悴,想要上前关心询问。

    皇甫煜停下马车后,扶着棺木,轻声说:“嫣儿,我们到家了。”姜瑾一见这场景,伸出的脚又默默的收了回来,抿唇,站在齐王妃身后。

    皇甫煜回身给齐王妃行礼:“母妃,我和嫣儿已经拜堂成亲,如今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请您允许她的棺木从正门进去。”

    皇甫煜接到孟倩幽的信,匆匆走后,姜槿把信拿给了齐王妃看,齐王妃已经知道林晗嫣是为救皇甫皓而死,现在听到皇甫煜这样说,心里猜到了几分,点头:“应该的,灵堂我已经命人搭好,这就吩咐人把棺木从正门抬进去。”

    “多谢母妃。”

    府中的下人上前,小心翼翼的把棺木卸下来,抬了进去,放置到灵堂里。

    皇甫煜始终跟在一起。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以及皇甫皓上前给齐王妃行礼。

    齐王妃点头后,问孟倩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把皇甫煜取了林晗嫣为平妻,并让皇甫皓喊她娘的事全部说了出来。

    “这……”齐王妃看向姜瑾。

    姜瑾听完,心里惊涛骇浪一般不能平静,见齐王妃看向他,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大度说道:“母妃,既然相公娶了林小姐为平妻,那这丧礼还不能马虎了,免得被人笑话了去。”

    齐王妃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有点了点头:“瑾儿,你若是心里不舒服,就回去歇会儿吧。我和你大嫂来操办嫣儿的丧礼。”

    “母妃说的哪里话,这是我的份内之事,瑾儿一定会做好的。”

    齐王妃叹息了一声,“瑾儿啊,煜儿这一生能娶你为妻,不知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姜瑾勉强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棺木进了齐王府,众人猜测纷纭间,一批批的下人腰系孝布从齐王府内出来,去各府报丧,说是二公子的平妻林家小姐因病去世。

    当年皇甫煜和林晗嫣的事情可是在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现在皇甫煜却又拉着林晗嫣的棺木进京,说是平妻,众人又是一番猜测。不过猜测归猜测,各大府邸还是都过来了人吊唁。

    姜府。

    姜太医听了报丧人的话,以为自己年纪大了,耳朵聋了,不相信的又问了一遍:“你说谁殁了?”

    “二少爷的平妻,林家的大小姐林晗嫣。”下人按照皇甫煜的说辞,又恭敬的重复了一遍。

    “放屁!”姜太医平生第二次毫不顾忌形象的爆了粗口:“我怎么没有听说二公子什么时候娶了平妻呢。”

    下人骇了一跳,下意识的挪动了下脚步,离姜太医远了一些,才回道:“管家吩咐下来是让我么这样说的。”

    姜太医吹起了胡子瞪起了眼:“他让你这样说,是没有把我们姜家的人放在了眼里吗?”

    下人不敢再说话。

    姜瑾父亲上前劝阻:“父亲,你先别生气,孩儿派人前去吊唁,顺便问问槿儿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谁也不要去,我去,我倒要看看,我那孙女婿见了我以后,如何解释?这简直是欺人太甚了,当年,他不由分说抢了瑾儿做了她的妻子,这些年他对瑾儿也算不薄,没想到现在整了这么一出,真当我们姜家没人了,好欺负吗?”

    许是年纪大了,越活越回去了,跟个小孩子一样,也许是这些年齐王府的人对他很恭敬,让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姜太医此时怒气冲天,捋胳膊挽袖子,说什么都要去齐王府找皇甫煜算账。

    姜瑾父亲拗不过他,又担心他出事,只好陪着他过来了。

    二公子的平妻去世,前来吊唁的大多数都是女人,众人聚集在府门口,看到姜太医父子俩过来,顿时议论纷纷。

    王府的管家立在门口,接待前来吊唁的人,看到姜太医父子,愣了下后,立刻迎了上去:“姜老爷,您这是……”

    尽管很生气,姜太医的理智还在,看到门口这么多的人,压下了心里的火气,问:“你们二公子呢,让他出来见我。”

    “这……”管家不敢说,皇甫煜一直守在林晗嫣的灵前。

    可又怕惹怒了姜太医,赶紧压低了声音:“姜老爷,外面人多,不是说话的地方,您老先进府,有什么话让二夫人告诉您。”

    姜太医什么话也没说,随他走进府内。

    管家把他们父子安排在会客厅,急忙命人去请姜瑾过来。

    姜瑾听了下人的传话,匆匆忙忙的过来,看自己的爷爷脸色不善,放缓了脚步,小心翼翼的走到他面前:“爷爷。”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姜太医也不废话,直接开口询问。

    姜瑾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他。

    听闻林晗嫣是为了救自己的外孙子而死,姜太医半天沉默不语。

    姜瑾试探的开口:“爷爷,相公和林小姐的事情您是知道的。这么多年,林小姐一直未再嫁,相公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的,您老人家就不要生气了。”

    姜太医瞪了她一眼:“你爷爷我还没有老糊涂,我是那是非不分的人吗,要不是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了,没有人预先禀报我们一声,我至于找上门来吗?”

    “对,爷爷一向是我们家最睿智的人。”姜瑾赶紧笑着捧了一句。

    姜太医又瞪了她一眼:“不要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等事情消停了,你和二公子回家一趟,我有事要问你们。”

    “好,我一定转告他,爷爷放心吧。”姜瑾满口应下。

    谁知她答应的很好,却一直没有回去,因为皇甫煜在葬了林晗嫣回府以后,一头扎在了床上,发起了高热,整整三天,孟倩幽想尽了各种办法,也没有退下去,急的她嘴上都起来泡了。

    齐王爷和齐王妃更是别提。尤其是齐王爷,命人把太医院院首提溜来,咆哮着让他想办法。

    太医院院首吓得腿脚发软,哆哆嗦嗦,额头上的汗珠子成串的往下落,别说给皇甫煜治病了,站都站不稳了。

    齐王爷气得一脚踹了过去,怒骂:“无用的废物,也不知当今皇上养你们有何用?”

    他这话出,太医院院首哆嗦的更加厉害了。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时,第四日,皇甫煜的高热竟然奇迹般的退了下去。

    众人大喜,被齐王爷骂的狗血喷头的太医院院首更是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终于是捡回来一条命。

    屋内,众人全部围在床前,屏息的看着皇甫煜,期盼着他睁开眼睛。

    果然,皇甫煜的睫毛急剧的抖动了几下后,眼睛缓缓的睁开。

    “煜儿,你醒了?”齐王妃欣喜的问。

    皇甫煜缓缓移动目光,看向众人,张嘴,开口,却有些发不出声音。

    姜瑾急忙倒了一杯水过来,扶起他,慢慢给他喝了下去。

    皇甫煜舔了添干涩的嘴唇,这才低哑着声音满是歉意的说:“母妃,我没事,让您担心了。”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齐王妃红了眼眶,连声说道。

    皇甫煜又转向众人,一一喊道:“父王,大哥,大嫂,让您们担心了。”

    看他好了,齐王爷焦急的几天的心踏实了下来。却是哼了一声,威严的问:“可是真的好了?过去了?”

    皇甫煜点头,“好了,过去了。”

    两人的问话虽然简短,可众人都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姜瑾的眼眶一酸,眼泪几乎要流下来,赶紧低下了头,不让别人发现她这个样子。

    皇甫煜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守着众人郑重的给她保证:“瑾儿,一切都过去了,从今以后,我会全心全意的对你,决不食言。”

    152718185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