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63 偈语(二更)
    一晃一个多月过去,对于皇甫煜所作的事情,京城的人们议论了一阵后,也淡了下去。

    皇甫巽派人去了鹰国,褚文杰也率着大军回京城了。

    这场仗打下来,又有了许多的伤残兵士。

    皇甫巽不愿像以往一样,给点银子,让他们回老家去自生自灭,可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差点急白了头发。

    褚文杰也是着急,进宫见了皇甫巽以后,两人密谋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三五不时的去齐王府转转,并“故意”的在孟倩幽在的时候提起伤残兵士的事。没办法,不仅是他们,就连军营里的那些兵士也是每天眼巴巴的等着消息呢。

    皇甫巽还好,脸皮本来就厚,每日下来早朝,批阅完奏折以后,就来齐王府,美名其曰,鹰国被打败了,他的心里轻松了,现在又国泰民安的,没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他终于有空闲来陪陪他的皇婶和皇叔了。

    褚文杰就不行了,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厚脸皮的事,但是为了那些伤残的兵士,他咬牙,豁出去了,每日训练完军中的兵士们,便来齐王府蹭饭,找的由头是,世事无常,谁也不知道明日会发生什么,他得来陪陪他的姐姐和姐夫。

    他两人的说辞,齐王爷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屑的看了两人几眼,哼了一声后,倒是没有阻止。

    齐王妃倒是欣喜,每日吩咐厨房多做些两人爱吃的菜出来。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早就看穿了两人的心思,但就是不说,看两人干着急,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偷着乐。

    一晃又是半个月过去了,有的兵士的伤养好了,要开始离开军营了,褚文杰着急了,先去了皇宫里见了皇甫巽,毫不客气的说:“皇上,您再不想出安置兵士的办法,天下人都要开始耻笑您了。”

    无论他如何的明示,暗示,孟倩幽就是不表态,皇甫巽这几天急的差点揪光了自己的头发,闻言,霍然站起来,把手里的奏折重重的摔在了御案上,“来人,摆驾齐王府,今日世子妃不表态,朕就不回来了。”

    褚文杰站在一旁提醒:“皇上,我们是有求于人的,你摆这么大的阵仗,是去求人的,还是威逼的?”

    皇甫巽愣了一瞬,即刻重新下令:“来人,将朕做太子时的马车赶来。”

    宫人应声。

    皇甫巽坐着马车,褚文杰骑马,没带一个随从,来到了齐王府。

    这半个多月,孟倩幽之所以没表态,是因为她和皇甫逸轩在暗中调查有多少伤残的兵士,怎么才能更好的安置下,直到今日,两人才商议好。

    皇甫巽和褚文杰来的时候,两人刚刚商议完。所以,等两人进府以后,坐下,皇甫逸轩便把两人的商议的方法说了出来,道:“皇上,我和幽儿商议决定把土豆粉店开到邻近几国去,所以需要大量的荒地,您看看,能否赏给我们一些?”

    荒地有的是,只不过是离京城较远一些的地方,不过那些兵士们本也不是京城内的人,应该不会计较这些的,皇甫巽当即应了下来:“这个好说,你们要多少有多少?”

    皇甫逸轩转向褚文杰:“舅舅,开垦荒地是个吃苦的活,您回去问问,有不愿意的,我们不勉强。”

    这些兵士都是从乡间招上来的,都是些穷苦人家的孩子,什么样的重活、累活没有干过,开垦荒地算什么,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褚文杰还是点头应下,“好,我回去问问,尽快给你们消息。”

    “好,只要这两件事办妥了,我们就可以安置兵士们了。”

    皇甫巽和褚文杰没想到他们筹谋了半天,厚着脸皮上门了半个月求得事情,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解决了,一时都不敢相信,愣愣的坐在椅子上没有回神。

    皇甫逸轩皱了下眉头,问:“皇上,舅舅,你们对这样安排不满意吗?”

    皇甫巽回神,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激动的连自称都忘了,一连声的道:“满意,满意,我这就下旨,你和弟妹相中了哪儿的荒地,尽管提,要多少给多少。”

    开垦荒地,既可以安置伤残的兵士,也可以多收成粮食,这么一举多得的事情,他这个当皇帝的不满意,不支持绝对就是个大傻子。

    褚文杰回神,当即站起来,满面笑容的说:“我这就回军营,询问他们的意见,最迟今日傍晚……不,最迟一个时辰以后给你们回音。”

    说完,给皇甫巽行礼,告退,脚步生风的出了齐王府,骑着快马远去。

    皇甫巽也没有耽搁,回了皇宫。

    伤残兵士的事情得到解决,龙心大悦。借着各种名头赏赐给了齐王府不少好东西,但由于是冬天,天气寒冷,土地上冻,无法开垦,孟倩幽只得先安排这些伤残的兵士去了荒地边搭建房屋,等来年开春以后可以住人。

    皇甫煜也恢复了如常,把府里的生意打理的红红火火。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以及皇甫皓依旧去国子监上课,不过,自从林晗嫣的事情过后,从小到大活泼好动,一刻也闲不住的皇甫曜月变得有些沉稳了。

    齐王妃看在眼里,既是心疼又是欣慰,总是想着办法哄她开心。

    一晃有过了许多天,这日,看天气晴好,阳光照在身上有了几分暖洋洋的味道,齐王妃提议:“趁着今日天气好,我们一家人去城外的青云寺还愿吧。”

    当年玄青大师没有当着皇上和全城百姓的面,没有揭穿孟倩幽是穿越而来的事实,皇甫逸轩和孟倩幽都十分感激,每年都会抽个时间青云寺上香,顺便送上大量的香火钱。久而久之,这么多年过去了,府里的人都形成了这个习惯,每年全家人都一起去。

    齐王爷同意,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更甭提,皇甫煜也正好在府里,一家人准备好东西以后,分坐上几辆马车来到青云寺。

    青云寺的香火鼎盛,来的人络绎不绝,达官贵人,平头百姓,商人,都有。

    求财的,求姻缘的,求无病无痛的,求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求法,什么也有。

    马车到了山脚下,一家人下了马车。

    齐王爷和齐王妃并排走在前面。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一左一右跟在俩个人身侧。

    皇甫睿和皇甫皓走在几人身后。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皇甫煜以及姜瑾走在最后。

    寺内到处都是攒动的人头,一家人进了大殿虔诚的上完香以后,寺内的僧人领他们去了玄青大师的屋中。

    皇甫逸轩掏出一沓银票放在玄青大师面前。

    玄青大师笑着命僧人收下,看了几个孩一眼,在看到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时微愣了一下,笑着问:“两位小施主,是不是最近遇到了什么有造化的事?”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没有反应过来。

    孟倩幽问:“大师何故这样说?”

    “两位小施主红鸾星动,尤其是这位小施主……”说到这,指着皇甫拾梦:“最近会有贵人上门提亲呀。”

    收了钱财,自然是要替人消灾,齐王府门庭富贵,没有什么灾难可言,而齐王府的这两位小郡主是多少人家虎视眈眈盯着想要求娶的对象,玄青大师透露这些,是想让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心里有个准备。再说,看着两位小郡主的面相,将来都是人中之凤,可惜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便被齐王爷不悦的声音打断:“玄青大师,我敬你是德高望重的大师,所以才领着一家人过来捐香火钱,而不是过来听你说些胡言乱语,我孙女还小,哪里会有人上门提亲。”

    玄青大师稍微愣了下后,笑着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老衲多嘴了。”

    齐王爷面色不虞的转身走了出去。

    玄青大师笑着摇头,都说齐王爷万分疼爱这两个孙女,传言果然不假。可是姻缘这事,不管你是爷爷,还是王爷,都是阻挡不住的。

    齐王妃心里想的不一样,俗话说一家女百家求,孙女这么小的年纪有人上门提亲是好事,脸上带了笑意,虔诚的道谢。

    看她如此期待,玄青大师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两位小施主的姻缘虽然好,可是要经历很多的波折才能修成正果。”

    齐王妃没有在意,当年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经历了多少的波折,她的两个孙女天生带着富贵出生的,姻缘还能比她们爹娘的还艰难?想到此,笑呵呵的道了谢后,走了出去。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心里有几分沉重,不过没有显现出来,道过谢后往外走,玄青大师的话在身后响起:“姻缘天注定,切莫要强求。”

    两人的脚步同时顿了顿,却也没有回头再询问。

    齐王爷走出去了以后,没有了在寺庙里闲逛的兴致,对几人道:“我先回马车上等你们。”

    “我和大哥陪着父王过去吧,让大嫂和瑾儿留下陪着母妃和几个孩子。”皇甫煜直觉去了边关期间应该还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急切的想要问个明白,顺势说道。

    152718185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