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64 出使(一更)
    齐王妃点头:“也好,我们上完香以后就出来。”

    父子三人走出寺外。

    齐王妃领着众人去上完香以后,也回了马车上。见齐王爷的脸色依旧很难看,不解,皱眉,想要询问。

    孟倩幽上前笑着道:“母妃,先回府吧,有什么事情咱们回去了以后再说。”

    齐王妃想要询问的话咽了回去,上了马车,一家人回了王府。

    难得不去国子监上课,回府以后,几个孩子凑到一起,叽叽喳喳说的热闹的很。

    齐王妃吩咐众人去了她的院子里后,命玲珑给每人上了一杯热茶后,问:“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说吧。”

    孟倩幽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轻轻的抿了口热茶后,道:“是这样,我们在鹰国救了月儿”

    刚说了这一句,外面想起了管家的禀报声:“启禀王爷、王妃,宫中来人了,说是明国派了人来示好,皇上宣世子即刻进宫。”

    齐王爷听闻,眯了眯眼睛,这不过年不过节的,明国派人来示什么好?还有那挥之不去的玄青大师的话,脸色阴沉了下来,站起身,道:“我随你进宫看看。”

    两人进了宫,直接来到了御书房。

    明国的使臣到了以后,被安排在了驿站,皇甫巽还没有接见他们。看到齐王爷和皇甫逸轩一起过来,微愣了下,试探的问:“皇叔,您这怎么跟着来了?”

    要知道齐王爷已经很多年不理朝事了,如今这突然进宫,皇甫巽直觉有什么不对劲。

    “明国的人呢?”齐王爷直接开口问。

    “朕命人将他们安排在驿站里,皇叔可是有什么事情?”

    齐王爷也不回答他,继续询问:“来的是何人?”

    “明国太子,耶律阿保。”

    皇甫巽话落,齐王爷礼也没行,直接黑沉着脸走了出去。

    “哎,皇叔你”被他的行为弄得云里雾里的皇甫巽想要喊住他询问,齐王爷犹如没有听到一样走出了御书房。

    “轩弟,皇叔他这是”皇甫巽转向皇甫逸轩询问。

    皇甫逸轩行礼:“皇上,有什么事我们晚些再议。”

    说完,也跟着大步走了出去。

    皇甫巽更加的纳闷了,吩咐总管太监:“派人去打听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王爷出了皇宫,直接翻身上马,来到驿站。

    驿站负责伺候的太监骇了一跳,急忙迎上前来:“小的给王爷,世子”

    “明国的人呢?”没等他说完,齐王爷威严的开口问。

    太监一下没有反应过来,愣在原地。

    齐王爷撇了他一眼,眼里有了怒火。

    太监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浑身如被浇了冰水一样透彻心骨,脑袋也清醒了,哆嗦着声音回道:“在、在里面。”

    齐王爷直接走了进去。

    这不合规矩,太监想拦又不敢拦,大冷天的急出了出了一脑门的大汗。

    武国和鹰国一战,在明国的皇帝看来,武国没有费吹灰之力,便轻而易举的得胜了,不得不说,武国的国力和兵力已经达到了让他们忌惮的地步,在连着无数个夜晚没有睡好觉以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先向武国皇上示好,表明自己没有想要和武国开战的野心。

    耶律阿保听说了自己的父皇要派人来武国,便主动要求前往。

    皇上不同意,上次他只是在本国游玩,还差点丢了性命,如果出使武国,还不知会遇到什么危险的,他是明国太子,下一任的帝王,万不可再出现这样危险的情况。

    耶律阿保无法,只得把自己遇刺时,是武国的一家人救了他,而且那一家人富贵不凡,不是普通人家,应该是武国的皇族。他过来,一是来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二呢,他和他们也熟知,如果真是皇族的话,有什么事情也好说。

    明国皇帝思量再三,答应了他的请求,派他来到武国。

    齐王爷到了驿站门口的时候,耶律阿保正一手握着茶杯,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喝着茶,听到外面的动静,丝毫没有在意。

    齐王爷进来驿站以后,扫视了一眼,看到一间屋子前站满了侍卫,当即抬脚就走了过去。

    还没走到门口,便被耶律阿保的手下抽出大刀拦下:“站住,你是什么人?”

    他说的是明国的话,齐王爷听不懂,但看拦他人的架势,也知道是呵斥自己不要再往前,眼睛眯了眯。

    太监紧跟在后面,看到明国的人呵斥齐王爷,脸上的汗珠子落得更快了,急忙上前,阻止他:“收起你的兵器,这是我们的王爷。”

    他说的是武国的话,耶律阿保的手下没有听懂,反而瞪起了大眼,怒视着他们。

    双方剑拔弩张,耶律阿保听到外面的动静不对劲,站起来朝外观看,等看请皇甫逸轩的面容时,大喜,几个大步就走了出来,呵斥手下:“住手,退下!”

    手下应声,收回大刀,退到一旁。

    耶律阿保走到皇甫逸轩面前,笑着道:“恩人,我们又见面了。”

    没有翻译,皇甫逸轩听不懂他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吩咐太监:“找个熟知明国话的人过来。”

    太监一脸苦色,这驿站里都是和他一样的太监,因家里贫困,养不起才送入宫里做太监的,一个个的连字也不认识,哪里还会熟知明国的话。

    耶律阿保也想起来了,皇甫逸轩听不懂自己说话,转头,低声吩咐了几句。

    手下应声,去了距离这间屋子比较远的一间屋子里,喊来了一个人。

    来人的脸色一场苍白,走路也有些摇摇晃晃的,走到几人面前,先给耶律阿保行礼。

    耶律阿保对他说了几句话。

    来人把齐王爷晾在一边,对着皇甫逸轩行礼,用武国话说:“贵人,我是这次随行的使者,精通几国语言,来时的路上感染了风寒,这才去了屋子里小憩一会儿,没有及时的迎接贵人,还望贵人恕罪。”

    皇甫逸轩看了耶律阿保一眼,没有说话。

    太监急忙对使者介绍:“这是我们的武国最尊贵的齐王爷,这是世子。”

    “见过王爷,见过世子。”使者的脸色闪过惊讶,从善如流的顺势见礼,直起身后,急忙说给了耶律阿保。

    耶律阿保当即上前给给两人见礼。

    使者见此,脸上的惊讶更重。

    语言不通,等于是对牛弹琴,齐王爷忽然没有了责问的意思,这样的人,不说是自己,就是梦儿也不会同意的。不过还是细细的打量了他一番。见他容貌绝伦,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站在那里,有一种集日月光华于一身,令人不由的仰望的气度。心里的怒气也跟着消失了,这样的人,是配的上自己的孙女的,可惜,他是明国的太子,将来要接人帝位的人,不但是他,恐怕府中的人没有一个会同意梦儿远嫁的。更何况,还要跟无数的嫔妃争宠。这是家里人不允许的,也不能接受的,他们的梦儿就应该是被一个人独宠的。

    脸上不虞的神色退去,淡淡开口:“耶律太子身负重任,来到武国,自当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希望你不要做出让我们不高兴的事。”

    说完,也不等使者解释给耶律阿保听,便转身出了驿站。

    皇甫逸轩无言的紧随其后,留下了一众摸不着头脑的太监和明国的使者愣在原地。

    耶律阿宝听了使者的话,望着齐王爷和皇甫逸轩的方向,嘴唇紧抿,目光幽深,不知在想些什么。

    齐王爷和皇甫逸轩走了以后,齐王妃心里着急,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便把在明国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几人。

    “你的意思是说,明国的太子有借着示好的机会来求亲的可能?”齐王妃听完,急切的问。

    “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

    “绝对不行!”齐王妃急的站起来,断然拒绝:“明国距离京城遥远,梦儿怎么可以嫁去那么远的地方,不行,绝对不行。”

    孟倩幽失笑,劝解:“母妃,这只是我们的猜测,不是真的。万一明国只是单纯的来示好呢,我们这样着急是不是早了些。”

    “母妃相信你说的话,你说他对梦儿起了心思,那就是肯定起了心思,你不会看错。不行,母妃要想个办法阻止他。”

    “父王不是去了吗?想必跟皇上已经说明了,就算明国太子提亲,也会被皇上退掉的。”

    “也是,巽儿知道我们的心思,舍不得梦儿和月儿远嫁的,他必然不会答应的。”想到这,齐王妃放下心来,坐了回去。

    出了驿站,齐王爷直接骑马回府,皇甫逸轩则去了宫里。

    皇甫巽派去打听的人还没有回来呢,不知道发生了何事,正纳闷着呢,看到皇甫逸轩回来,挥退了伺候的宫人,凑到他面前,问:“到底出了何事,皇叔的脸色为什么那么难看。”

    淡淡的看他一眼,收回视线,皇甫逸轩道:“无事,皇上记着如果明国太子想要求亲,您直接拒绝就行了。”

    15272676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