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66 可怜的赞赏
    “轰”

    他的话落,府门外的看热闹的人们发出一阵轰鸣般的议论声。

    有惊讶,有惋惜,有不可思议,耶律阿保竟然是明国太子,这样高贵的身份齐王爷竟然连门也不让进。

    耶律阿保听了齐王爷的话,是真的懵了,愣愣的看着齐王爷,说不出话来。

    扫视了看热闹的人群一眼,齐王爷冷声命令:“今日本王心情不佳,闭门谢客!”

    话落,转身。

    齐王妃看清耶律阿保的面容,满意的不行,只可惜明国距离京城太远了,就算他长得貌若天仙,齐王府也不会同意梦儿嫁给他的。更何况,说个话还要让人解释来解释去,麻烦的很。张嘴,想要说几句,又想到还要让人解释,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跟着齐王爷转身,要往府里走。

    见两人不是预想中的那样欢迎自己,耶律阿保着急了,脱口而出道:“我想见见小郡主,询问下她的意见。”

    齐王爷刚迈出了一步,闻言转头,眼里冒出怒火,问:“你想见梦儿?”

    耶律阿保毫不犹豫的点头:“我要亲自问问小郡主,她……”

    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他的衣领,毫不犹豫的将他拽进府里,怒喝声也随之响起:“关门!”

    众人惊住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看门人却听清了齐王爷的话,马上,利索的关门。

    清清楚楚感受到了齐王爷的怒火,齐王妃心里突突了几下,这耶律阿保再怎么说名义上也是来武国示好的,若是被齐王爷揍了,很容易引起两国争端的。

    皇甫逸轩抿唇,心里却为齐王爷叫好,他在明国的时候就看着这小子不顺眼了,碍于身份没敢动手,这下好了,有人替他出手了。

    孟倩幽对这件事既不反对也不支持,不过看齐王爷怒火如此之大,怕伤到了这耶律阿保,让皇上无法对明国皇帝交代,抬脚就往府里走。

    皇甫逸轩伸手拦住她:“父王有分寸,不需要你我多事。”

    孟倩幽抬头,看他嘴角隐隐有些笑意,立刻明白了他的心思,摇了摇头:“耶律是明国……”

    “他若不是这个身份,你以为他还有命活着回去吗?我们救了他,他不知感恩,竟然还敢妄想我的女儿,活该。”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孟倩幽隐隐听到了他磨牙的声音。

    大门关好,除了齐王爷和齐王妃以及耶律阿保之外,所有的人被关在外面。

    事情发展的太快,等耶律阿保的手下反应过来的时候,耶律已经被齐王爷提溜进去了,众人大惊,放下手里的东西,一拥而上,不管不顾的就要往府里冲。

    皇甫逸轩迈动脚步,挡在府门中间,“你们这是要硬闯王府吗?”

    “不、不是,世、世子大人,我、我们、我们太、子他……”使者脸都白了,用手指着门内,话都不成句了。

    “不用担心,我父王只是跟他谈谈心,不会把他怎么样的。”皇甫逸轩淡淡说道。

    他这明明是睁着眼说瞎话,因为使者清清楚楚的听见门内传来了一声惨叫声,还有齐王妃在一边不知是劝慰还是拱火的声音:“王爷,你别打他的脸,让人看到,还以为你仗着身份欺负他呢。”

    使者倒抽了口凉气,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耶律太子是皇后所生,名正言顺的太子,天资聪颖,容貌绝伦,脾气温和,也不骄纵,从来没有仗着太子的身份欺压过任何人,颇得皇上的喜爱。如果被这齐王爷打伤了,回去后明皇非得砍了他的脑袋不可。

    想到此处,脑袋轰鸣,什么理智也没有了,挥手,命令:“撞开府门,救出太子!”

    众人应是,齐齐上前。

    皇甫逸轩立时明白了他们的意图,幽幽一笑,随意挥手,周安带人挡在他们身前。

    “拿下他们,敢乱动者,打昏了扔一边去。”

    周安应是。

    使者大惊,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自己的人已经冲着府门冲了过去。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懵了,不知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一时间,府门前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竟然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了。

    明国的人弄不清状况,救人心切,不顾一切的往府门前冲,周安带着精卫挡在面前,不用想,立刻打了起来。

    唯恐伤到孟倩幽,皇甫逸轩伸手把她拉到了身后,毫不在意的看着眼前的混乱。

    能够同耶律阿保随行的,都是些身手不错的人,救主心切,对周安等人的出手自然是毫不客气。

    周安带领精卫一时半会竟然也没有占到便宜。

    皇甫逸轩眯起眼睛。

    门外是打斗声,门内却是另一番景象。

    齐王爷把耶律阿保拽进去以后,拎着踉踉跄跄的他来到了府中一处宽敞的地方,放开,道:“你也别说我欺负你,拿出你的真本事,我们较量一番,如果你打赢了,剩下的事再说。”

    可怜的耶律,没有了翻译,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睁着一双茫然的眼睛看着他,试图用手比划着表达他的意思。

    他这一动作,又成功的激怒了齐王爷,连个武国话也不会说,还来求亲,一点诚心也没有。废话不再说,重重的一拳朝着他早就看不顺眼的耶律阿保的脸上招呼过去。

    耶律阿保意识到了危险,脑袋微偏,可惜,晚了,拳头还是打在了他的脸上。

    匆匆跟来的齐王妃惊呼出声,她知道齐王爷现在正在气头上,劝阻他停手是不可能的,但是俗话说打人不打脸,他这么不管不顾的朝着耶律的脸上招呼,岂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诉天下人他堂堂的王爷,竟然打了上门的对孙女提亲的人,虽然你这是事实,但传出去总归是不好听呀,所以才有了使者听到的那一声劝,明着劝架,暗地里告诉齐王爷,你最好打别处。

    只是可怜了耶律阿保,满心欢喜的来求亲,谁知道竟然挨了一顿揍,更可怜的是,直到被打的满身青肿了,他还不知道为什么会挨揍。

    耶律阿保不敢还手,结果自然而知了。

    把人揍趴下了,齐王爷的气也顺了,示意下人打开大门,重新把耶律阿保提溜了出来,放在正在混战的府门前,喝道:“住手!”

    周安带人退下。

    耶律阿保的人也停了手,围了过来,看他肿了的半边脸,骇得不轻,慌乱的询问。

    “刚才我已经给你们的太子深入谈过了,他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妥,以后不会再上门提亲了。不知者不怪,你们今天想闯王府的事,我也不怪罪了,带上你们的人和东西,速速回去吧。”齐王爷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话。

    使者小声的把他的的话告诉了耶律阿保。

    耶律阿保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什么,在齐王爷冷冷的眼光看过来的时候,咽了回去,恭敬的给他行了礼:“今日是我唐突了,还请王爷莫要见怪。”

    齐王爷大度的摆摆手:“无事,毕竟两国风俗不同,我不会怪你,更不会告诉我们的皇上,说你的手下敢硬闯王府。”

    这是**裸的威胁了,自己是来王府求亲的,手下的人弄不清楚状况,救人心切,做出了不妥的行为。武皇要是真的听了齐王爷的话,予以计较,那自己这趟的出使反而起了反作用了,耶律阿保抿了抿唇,道歉:“多谢王爷的宽宏大度,回去后我一定会好好的教训他们。”

    没有纠缠,干净利落的道歉,有高位者的大度和从容,齐王爷此时不禁对他有了几分赞赏,不过这点赞赏在他求娶自己孙女的事情面前,可以忽略不计。

    齐王爷点头,客气挥手:“好走不送!”

    耶律阿保态度恭敬的行过礼后,带着人和东西走了。

    吹吹打打,满怀高兴的来,垂头丧气,灰头土脸的回去。看到耶律阿保的惨状,那些个想要跟齐王爷攀亲家的人心里开始打鼓,这么尊贵的身份、这么隽秀飘逸的少年,齐王爷都看不上,那自家的歪瓜裂枣还有机会吗?

    京中众人心思如何,齐王爷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不是皇甫巽说过了什么话,耶律阿保不会这样大张旗鼓的上门求亲的。所以,等耶律阿保领着人走了以后,吩咐下人:“将门前打扫干净,什么痕迹也不留。”然后,直接命人给他牵来了一匹马,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

    齐王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很快传到皇甫巽的耳朵里,皇甫巽心里那个乐呀,谁让皇甫逸轩不告诉他发生了何事,让他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下好了,给他出了难题,自己这心里总算舒畅了。可他脸上的笑容没有维持多久,总管太监便进了御书房禀报:“皇上,齐王爷求见。”

    皇甫巽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下意识咽了下口水,问:“皇叔可说为了何事?”

    “启禀皇上,齐王爷没说,但看着心情很好。”

    皇甫巽心里哀嚎,完了,皇叔心情很好,那肯定是觉得一会儿要收拾他了,高兴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田园佳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