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67 害怕
    再次没有帝王威严的咽了下口水,皇甫巽坐正身体,忐忑的吩咐:“宣皇叔进来。”

    总管太监应声,退了出去,不一会儿齐王爷走了进来。

    进了御书房的门,恭敬的站在皇甫巽面前,没等他开口,行了一个从来的没有的大礼,“参见皇上。”

    皇甫巽吓得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要不是他坐了这些年的皇上,有了定力,非得吓得跳起来不可,额头上当即就出了一层细细的薄汗,原本感觉温度适宜的御书房,此刻竟然感觉燥热起来。

    坐着没动,强压着突突的心跳,微微有些发颤的声音说:“皇叔,您这是……。”

    “想必今天的事情皇上也听说了,臣特来谢谢皇上给了齐王府这么大的脸面。”

    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充满了秋后算账的意思,可齐王爷明明又是以极其恭敬的态度说的,皇甫巽心里更发怵了,掩饰性的哈哈笑了两声,岔过了这个话题,吩咐:“来人,给皇叔赐座。”

    下人搬来软凳,放在齐王爷身后。

    齐王爷也不客气,笔直的坐了下去,一双虎目直直的看着皇甫巽。

    “皇叔为何这样看着我?”

    “转眼间皇上已经登基很多年了,臣也老了,鲜有进宫,也有很多的时日没有仔细的看过皇上了……”他的话没说完,皇甫巽只感觉脊背发凉,头冒虚汗。

    “皇、皇叔,您有话就直说,不管什么要求侄儿都会答应的。”皇甫巽结结巴巴的开口,连尊称都忘了。

    “皇上误会老臣了,老臣没有其它要求,只是想要看看皇上,您忙您的,臣坐着不开口,就这样看着您就好。”齐王爷一脸真诚,毫不做作。

    什么也不做,就坐着死死的盯着他,光想想那种画面,皇甫巽就毛骨悚然。再也坐不住了,有些腿脚发软的站起身,走到齐王爷面前,放低了姿态,讨好的说:“皇叔,是不是侄儿哪里做错了,您老直说就是,侄儿一定改。”

    齐王爷也急忙站了起来,“皇上,您这是折煞老臣了,您是九五之尊,哪里有做错事的时候,错的都是臣,不不不,谁都没有错,臣真的是突然想起好久没有好好的看看皇上了,这才进宫来一瞻龙姿的,您要是觉得臣的行为不妥,臣这就告退,以后再也不进宫来看皇上。”

    齐王爷想念自己了,来御书房里看自己,并不打扰他批阅奏折,只是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而自己不允许,将他撵了出去,这样的话要传出去,且不说天下的百姓怎么看,就是皇祖母和太上皇那里,自己也交代不了呀,尤其是皇祖母,年纪愈发的大了,人也变得开始唠叨了,寻常的一件事她能说个两三个时辰,要是这件事让她老人家知道了,还不说个三天三夜呀,毕竟齐王爷是儿子,自己是孙子。

    皇甫巽心里那个苦呀,无比的后悔自己不应该一时兴起给耶律阿保说了那样的话,致使自己陷入这样两难的境地。

    见他不语,齐王爷还自责的说:“看来真的是老臣打扰皇上了,那老臣这就告退。”

    “不不不,没有,没有。”皇甫巽心里滴血,脸上却带着笑容:“皇叔没有打扰到侄儿,您来只管在这里坐着就好了。”

    “老臣真的没有打扰到皇上?”齐王爷一副不相信的问,并很贴心的摆开了往外走的架势。

    “没有,没有,皇叔请坐。”皇甫巽极力否认,还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那老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齐王爷说着,顺势坐了下去。

    皇甫巽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皇叔尽管坐着,侄儿还有一些奏折未批阅。”

    说完,吩咐:“来人,给皇叔上茶。”

    说这话的时候,故意将:“上茶”两个字咬的很重,气势想要让伺候的宫人明白,多上茶,上好茶,让齐王爷喝,喝到他想如厕了,自然就走了。这是他刚才情急之下,想出来的办法。

    可今日伺候的宫人变笨了,竟然没有领会他话里的意思,应声下去后,给齐王爷端了一小杯精致的茶水过来。

    皇甫巽想要命人拖下去杖责八十大板的心都有了,一个个的平日里不是很机灵吗,今天怎么这么没眼色的。

    心里这样想,当着齐王爷的面却不敢这样做,无奈,拖着沉重的脚步强迫自己去了御案后批阅奏折。

    可是,齐王爷一双眼睛虎视眈眈的盯着他,虽然露出的是和蔼喝欣慰的光,但皇甫巽知道不是这么回事,又怎么能安心的批阅奏折的。

    如坐针毡的坐了一个多时辰,手里的奏折刚开始拿的是哪一本,现在还是哪一本,皇甫巽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更别说做决策了。

    “皇上,该用午膳了。”总管太监如天籁一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皇甫巽不着痕迹的暗暗松了一口气,抬头,轻轻的“嗯”了一声,慢条斯理的将手里的奏折收起,声音里的高兴清晰可着:“皇叔,到了午膳的时辰了,侄儿陪您老一起用膳吧。”

    “哦,好。”齐王爷似乎还没有看过瘾,毫不犹豫的应下。

    皇甫巽反倒是愣了一下,脸上的肌肉不可抑止的抽搐了几下,站起身,没有刚才从心里发出的高兴的劲头,有些头疼和咬牙切齿的说:“皇叔请!”

    齐王爷也不客气,站起身来到御膳房。

    饭菜很精致,皇甫巽却连吃一口的**也没有,因为齐王爷虽然是坐在了桌边,却一口也没吃,依旧直勾勾的盯着皇甫巽看,好像永远也看不够一样。

    皇甫巽再也忍受不了,饭没吃完,放下碗筷,挥退了所有伺候的人,站起身来,万分可怜的给齐王爷认错:“皇叔,我错了,您老放过我吧。”

    见他这样说,齐王爷自然也没有了装下去的兴致,放松了身体,恢复了平常的神态:“皇上哪里错了?”

    他这话出口,皇甫巽才算是真的松了一口气,急忙回道:“侄儿不应该怂恿那耶律上门求亲。”

    “如果皇上有需要,我和世子可以不顾生死,为皇上冲锋陷阵,但梦儿和月儿是我捧在心尖上长大的,您若是想打她们的主意,让她们为了您的宏图大业来做交易,这是我不允许的,也是我们齐王府不能允许的。”

    听完他的话,皇甫巽骇了一跳,急忙解释:“皇叔,侄儿从来没有那样的想法,您误会了。现在咱们武国兵强马壮,国力充实,是不会通过联姻也巩固地位的,更何况,这两个小侄女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就算您们舍得,我还舍不得她们远嫁呢。”

    “皇上说的可是真心话?”

    “那是当然,朕是皇上,一言九鼎,金口玉言,哪能哄骗皇叔。”

    “好,皇上的话我记下了,希望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那是自然。”皇甫巽满口应下,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回就够够的了,发生第二回,恐怕连皇甫逸轩那个腹黑的东西都会直接来找自己拼命的。

    这样的回答齐王爷满意了,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皇甫巽后,站起来,扔下了一句:“既然如此,皇上就好好用膳吧,臣告退了。”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再看看没有动过几口的满桌子的精致的菜肴,皇甫巽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这皇帝做的真是窝囊,连皇叔都怕,可奇异的事,他心里竟然一点火气也没有,竟然觉得这样的日子,才是自己想要的,有血有肉的,而不是像太上皇一样,做了一辈子的孤家寡人,到头来,兄弟情分也没有剩下了多少。

    齐王爷一入宫,老太后和太上皇都知道了,想着他是有要事要跟皇甫巽商量,便也没有过多过问,可是一个时辰过去了,他竟然还留下了和皇甫巽一块用午膳,这就有些不正常了。所以,两人都派了各自宫里的人前来打探,等齐王爷刚一从御书房里出来,太后宫里的管事太监急忙上前行礼:“王爷,太后她老人家听说您进宫了,让您过去一趟。”

    自己的母后,又年事已高,齐王爷以往也是三五不时的进宫请安的,听了管事太监的话,转身就往太后宫里走去。

    老太后如今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宫里的任何事情都不管了,全部交给了太后处理,一心一意的呆在自己宫里,安详度日,只不过今日齐王府发生的事情太大了,管事姑姑听说了以后,忍不住告诉了她,老太后心里不安,怕自己的这个二儿子气怒之下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来,所以才派了人去拦截。

    齐王爷进门,行礼:“见过母后!”

    “坐吧。”

    “谢母后。”

    谢过以后,齐王爷规矩的坐下。

    “今日的事我都听说了,既然你不愿意梦儿的亲事,推了便是,不要因此和皇上之间起了隔阂。”老太后也没有拐弯抹角,开口劝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田园佳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