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68 又来一个(一更)
    齐王爷应是,并道:“母后,儿臣只是将今日府中发生的事详细的禀报给了皇上,并没有做其它的事,请母后放心。”

    老太后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自己的这个儿子,从小在自己严苛的教导下,知道什么事可为,什么事不可为,而且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会表里不一的。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竟然变了,学会了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了,连她这个母后也能轻易的唬弄过去了。

    老太后的叹息声,齐王爷假装没有听见,径直避开了这个话题,陪她说了一会儿话。

    刚用过午膳,老太后有歇午的习惯,说了一会儿话后,困意上来,精神有些不济了。齐王爷见状,站起来,恭敬道:“母后,儿臣府里还有事没有处理完,先回府了,等改日带着王妃和几个孩子进宫来看您。”

    老太后实在有些支撑不住了,掩嘴打了个哈欠,摆手:“去吧,回去告诉那两个丫头,让她们经常进宫来看看我这把老骨头。”

    从老太后宫里出来,齐王爷直接出了宫,回了府里。

    府门前已经打扫干净,看不出一丝打斗的痕迹,府门也大开着,看门人依旧揣着手靠在门前的桌子上,有些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听到马蹄声,看到是齐王爷回来了,急忙站直身体,迎了上去。

    齐王爷下马,将马缰绳甩给他以后,径直进了府里。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一直在府里,没有出门,府中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两人听到了,皇甫曜月按捺不住好奇的性子,想要出来观看,被皇甫拾梦阻止住:“娘吩咐了,让我们呆在院子里,不要乱动,你若是这样冒冒失失的出去了,娘会生气的。”

    皇甫曜月想要出去一探究竟的心思立刻淡了下来,噘着嘴坐在皇甫拾梦的身侧,顺势将头也靠在了她的肩上:“姐,你说说,这么大的动静,究竟是发生了何事呢?”

    “不论发生何事,都与我们无关,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吧。”

    皇甫曜月撇了撇小嘴,轻轻吐出一口气:“这天天的呆着府里好无聊,我们明日去城外去看看姥姥吧。这么多时日不见,她一定想我们了。”

    皇甫拾梦点头:“也好,我们晚些时候给爹娘说一声,明日带着睿儿去姥姥家。”

    两人这样说这话,一名小丫鬟有些气喘吁吁的进来禀报:“郡主,王爷和明国太子打起来了。”

    皇甫曜月稍微一愣后,立刻蹦了起来,精神奕奕,满脸兴奋的要往外走。

    皇甫拾梦一把拉住她,又不确定的问了一遍丫鬟:“你说爷爷和谁打起来了?”

    “明国太子,那个叫什么耶律阿保的,今日他抬着礼品,带着人上门求亲,王爷气急,把他薅进了府里,打了一顿。”气喘匀了,小丫鬟的声音里带着说不出的兴奋。

    皇甫曜月更加的待不住了,轻声祈求:“姐,这么热闹的事情我怎么可以错过,我只出去看一眼,就看一眼。”

    从小一起长大,心灵相通,皇甫拾梦还不知道她那些小心思,估计她出去以后不是看热闹的,是帮着爷爷打人的,这可不行,耶律阿保好歹是明国的太子,爷爷出手可以,月儿出手那就是侮辱人了,心思转到这,沉下了脸,严肃道:“月儿,不许胡闹,乖乖的呆在院子里。”

    祈求没有用,皇甫曜月也不敢硬出去,只能无奈的站去了门口,踮高了脚尖,翘着脖子往外看,可她身材太小了,什么也看不到。

    事情已然结束。齐王爷去了宫里,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回了自己的院子里,皇甫拾梦这才放了她出去。

    皇甫曜月提着裙摆,一路小跑着来到两人的院子里,刚进院门就迫不及待的大声问,“爹、娘,到底是发生了何事?”

    话说完,人也兴奋的冲进了屋子里。

    “你呀,这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孟倩幽笑着摇头。

    “娘,到底是发生了何事?”得不到答案,皇甫曜月急的慌,再次迫不及待的问。

    皇甫拾梦也随后跟来了,皇甫曜月的问话落,她刚好打开了门帘走进来,先喊人:“爹、娘。”然后也坐在了椅子上。

    孟倩幽看着容貌还没有完全张开的两个女儿,笑着将事情的告诉了她们。

    皇甫曜月听完,捂住了小嘴偷笑了几下,才满含笑意的说:“爹、娘,这明国的太子的脑门被门挤了吗?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这样冒冒失失的上门求亲,不被爷爷打的满地找牙才怪。”

    皇甫拾梦的小脸有些发红,低下头没有说话。

    第二日,青肿着半边脸的耶律阿保向皇甫巽辞行,说自己一行人即刻启程回国去。

    皇甫巽盯着他的半边脸看了又看,心里琢磨他这几天能否恢复,别等人家回了自己的国家,这脸上的青肿还在呢,到时候两国闹起误会可就不好了。

    越看越觉得齐王爷当时的这一拳是下了重力的,目的就是让耶律阿保记一辈子,从此不敢再上门求亲,所以,十天半个月之内还真的不见的能好,露出和煦的笑容,道:“耶律太子,麻烦稍等一会儿,我有个重要的东西送给你。”

    耶律阿保愣怔了一下,谢过。

    皇甫巽低声在总管太监耳边说了几句,总管太监应是后,急匆匆的走了出去,骑上快马,亲自来了齐王府求见孟倩幽,说皇上想要讨一瓶治疗淤青的药给明国太子。

    孟倩幽听完,了然,立刻给他拿了一瓶药。

    总管太监揣在怀里,一路疾奔着回了皇宫,呈给了皇甫巽。

    “耶律太子,这是世子妃亲自制作的去除淤青的药,你拿回去一日涂抹两次,不出三天,您这容貌很快就恢复了。”皇甫巽指着药瓶笑着说道。

    耶律阿保当即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再次恭敬的道谢后收下了,率自己的手下踏上了回明国的路。只不过在走出城门时,掀开马车的车帘,抿着嘴唇,朝着齐王府的方向望了很久。

    这一切齐王爷当然不知道,只知道耶律阿保灰溜溜的走了,他这心情是无比的舒畅,舒畅到他的脸上整日都带着笑容。

    可惜呀,这笑容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又有那不长脑子,没有眼力劲的人上门讨打了,而且是一个接一个的。

    耶律阿保走的第二日,怕国子监里有什么风言风语,孟倩幽便没有让几个孩子去国子监,留她们在家里练习了两个时辰的武功后,教他们辨别草药,开方子,制药丸。

    看门人来报:“世子妃,德仁堂的文东家求见。”

    十多年过去了,有了御赐的这块牌子,德仁堂发展的也是愈发迅猛了,文泗也进入了忙碌的状态。同在京城里,如果不是有事情特意去找他,一年半载的也看不到他的人影。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今日却有时间过府来,孟倩幽心里感到奇怪,吩咐:“请文东家去会客厅,我马上过去。”

    看门人退了下去,带文泗去了会客厅。

    皇甫逸轩今日也没有去宫里,听到了孟倩幽的话,站起来道:“我去吧,看看他有何事?”

    这些年德仁堂壮大,挣得的银钱不计其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得到了分成也不少,皇甫逸轩以为今日文泗又是来讨要新的方子的,所以如此说。

    孟倩幽点头:“也好。”

    皇甫逸轩来到了会客厅,文泗已经等在里面了。

    见他过来,也没有寒暄,文泗立刻毫不客气的问:“我昨天晚上刚回京,就听说那明国的太子来求亲了,当时就想过来的,是被雯儿拦下,才忍到现在。”

    皇甫逸轩直觉这话有些不对劲,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下:“文东家过来是专门说这事的?”

    “当然不是,我是来告诉你们,这明国天高地远的,你们可别一时糊涂,给梦儿小郡主应下这门亲事。”

    “这个不用文东家操心了,梦儿还小,我们暂时还不考虑给她说亲的事。”

    文泗摸着自己下巴上的胡须,道:“两位小郡主说小也不小了嘛,等过完这个年就十三了吧?这也到了该议亲的年纪了。”

    皇甫逸轩看了他一眼,周身的气息有些微变,道:“文东家有什么话就直说了吧,不用拐弯抹角的。”

    心思被猜透,文泗也不脸红,嘿嘿一笑,上前倾了倾身体,道:“我也就不绕弯子了,咱们来个亲上加亲好不好。”

    果然是自己猜想的那样,皇甫逸轩心里的火气突突的就起来了,手不由得握紧。

    没等他说话,文泗又接着说道:“本来我也不是这么着急的,孩子还小,等两年再说也不迟,可那明国太子一上门我才知道,这事等不得了,再等我那儿媳妇就飞了,所以,我今日是来上门提亲的,不管哪一个,你只要答应许配给我那儿子一个就行。这么多年,也是看着他长大的,脾气秉性你也了解,绝对是最佳姑爷的人选。”

    152743899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