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70 打住
    又是一年不见,李大锤家的头上的白发又添了几根,但精神却是很好,面色也很红润,丝毫没有长途跋涉过来的疲惫之色。见孟倩幽如往年一样,对自己依旧亲切,脸上的笑意也是遮掩不住:“幽儿,来,让李奶奶好好看看,瘦了没有。”

    在李大锤家的心里,孟倩幽坐在世子妃的位置,打理着府中所有的事务,还要操心土豆粉店里的事,每日里定然是脚不沾地的忙着,连好好养着的时间都没有,肯定会瘦不少。

    孟倩幽松开自己的手,站好,让她好好的看清自己。

    细细看了一遍,李大锤家的笑着点头:“没胖也没瘦,正好。”

    孟二银夫妇也笑着上前打招呼。

    李大锤夫妇应过。

    几人簇拥着他们两人进了庄子。

    孟家的其他人也走出来迎接,众人一番寒暄后,李大锤夫妇去了孟中举夫妇的院子里。

    一直在庄子里待到天色将黑,孟倩幽才回了王府,至于皇甫拾梦几人,则留在了庄子里。

    既然已经决定在临近几国开土豆粉店,孟倩幽趁着这段时日闲暇无事,叫来了孟贤、孟齐和孟义商议。

    孟贤有些不同意,认为在武国内开土豆粉店就可以了,何必要去他国。

    孟齐和孟义也有些犹豫,他们孟家现在不比以前了,银钱可以说多的花不完,没必要再去冒这个险。而且也不知周围几国的风土人情如何,如果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开了,却没有人愿意吃,那岂不是白忙活了。

    孟倩幽试着劝说了半天,见三人还是犹豫,便压低了声音将他们一家几口在鹰国和明国境内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道:“我之所以要去周边几国开土豆粉店,是想着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不至于连个藏身之地也没有。”

    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经历,三人听完,全部后怕的出了一身冷汗,也不犹豫了,全部点头同意。告诉她,剩下的事情她不用管了,有他们就行。

    又过了些时日,临近年关了,各处铺子的掌柜的都进京来汇报店铺里这一年的情况,孟倩幽忙的不可开交。

    掌柜的们大多数都是聚集在这几天内过来,所以孟义一早就包下了一间客栈,好让这些掌柜的来了以后有个地方休息。

    这日,听完了几名掌柜的汇报,嘱咐他们好好休息,孟倩幽和孟义从客栈里出来后,想着好些时日没有去云祥绸缎庄了,和孟义告别后,吩咐车夫过去。

    车夫一路来到云祥绸缎庄,停下马车,打开车帘,孟倩幽刚从马车上下来,一个人影快步的从店里冲了出来,“我正吩咐掌柜的准备礼物去王府里看你的,你却过来了。”

    话说完,孟倩幽还没有来的及回话,来人对着店铺内招手:“奕儿,过来,见过你未来的岳母。”

    孟倩幽嘴角不自觉的抖了抖,见到孙良才的喜悦也被冲的无影无踪,抬脚,踹了过去:“孙良才,你又想挨打了是不是?”

    每年都要进京好几次,每次都会是如此的待遇,孙良才已经习惯了,也做好了准备,所以孟倩幽刚抬脚,他已经迅速的倒退了几步,嘴里嚷嚷:“喂喂喂,都这么大的岁数了,你这脾气怎么还不改,动不动就打人,像个母老虎一样,也不知道逸轩那个家伙怎么忍受了你这么多年。”

    话落,一把锃亮的匕首闪着寒光已到了他面前。

    孙良才脸色这次是真的变了,惊慌的退后了好几步,还差点被的门槛绊倒。

    孙奕从店内走出来,不着痕迹的挡在孙良才和孟倩幽之间,恭敬的给孟倩幽行礼,喊人:“姑姑。”

    孟倩幽收回匕首,放好,笑着应声:“一年不见,奕儿又长高了不少。”

    孙良才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又不怕死的上前,指着孙奕的脸说:“你别光看个头,你看看这模样,比我当年的英姿还要略胜一筹,怎么样,把你的女儿许配奕儿一个?”

    孙奕红了脸,无奈的喊了一声:“爹。”他也不知怎么了,自己的这个爹,和人谈生意的时候,精明稳重的很。可一见到孟倩幽的时候,就完全变了样,说话、做事完全是没有脑子。也难怪孟姑姑每次见到他都要教训他一番。

    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孟倩幽轻飘飘的说:“梦儿和月儿的亲事都是父王做主的,你若是有本事求得他答应,我可以考虑考虑。”

    当年齐王爷的那一顿揍,孙良才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想到齐王爷那挥舞着棍子的狠劲,孙良才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一时没有接上话来。

    孟倩幽不再理会他,问:“奕儿,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去看过你姑姑了没有?”

    “上午到的,我爹说明日再去看看姑姑。”孙奕回答。

    “你老祖身体还好吗?”

    “多谢姑姑惦记了,我老祖身体还好,要不是祖奶奶的身体有恙,这次老祖就跟着我们一起过来了。”

    自从孟家人全来了京城,孟倩幽只回去了那么几次,和孙大善人也只是见过那么几次面。心里还是很惦记的。

    “孙老夫人没事吧?”

    “只是感了风寒,大夫说没有大事,吃几副药就好了,劳姑姑挂念了。”

    两人一问一答,走进店里,把孙良才晾在了门口。

    孙良才回过神来,快步跟了上去,接着刚才的话茬对孟倩幽道:“我说,幽儿,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你回去给你家那王爷老头透个信,看看能不能应允了奕儿和你女儿的亲事,如果能,我即刻就去王府提亲。”

    这家伙,随着年纪变大,脑袋也成了一根筋了,什么事情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为了自己的耳朵不再受荼毒,孟倩幽问:“奕儿才多大,你就这样着急的跟他定亲?”

    孙良才的声音里带着急切:“不急不行呀,我一进京城就听说,连那明国的太子也过来求亲了,我们可比不过他,只能先下手为强了,定下一个。”

    孟倩幽却是不紧不慢,笑着问:“既然你知道明国太子上门求亲了,那你也应该知道他是何种下场了吧?”

    孙良才的眼神极速的闪烁了几下,随即说道:“那是他活该,堂堂的一个太子,在他们国内想找什么样的姑娘没有,却跑来王府求亲,要是我在场,非打的他屁滚尿流不可。”说到这,顿了一下,又道:“可奕儿不一样呀,奕儿可以说是你看着长大的,脾气秉性你都了解,甭管你哪个女儿进门,都不会受到亏待的。”

    说完,见孟倩幽是笑非笑的看着他不应声,咬了咬牙,狠狠跺了下脚,道:“实在不行,让奕儿倒插门也行。”

    店内的掌柜的听到这话,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当即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满脸涨红。

    孙奕无奈的喊了声:“爹”。他就不明白了,自己的爹为什么非得执着让自己娶孟姑姑家的女儿呢。

    “这话你跟孙大善人商量过了没有?”孟倩幽脸色倒是没变,笑着问孙良才。

    心虚的眨了眨眼,咽了下口水后,孙良才道:“我的儿子,亲事我做主,只要你应下了,我立刻送奕儿去王府。”

    孟倩幽没有接话,转向孙奕:“奕儿,摸摸你爹的额头,看他是不是发热了,要不然怎么一直在说胡话呢。”

    刚停止了咳嗽的掌柜的再次被呛到,咳嗽个不停。

    孙奕红了脸。

    孙良才面不改色,还要再说,孟倩幽伸出手,示意他闭嘴:“我劝你打消了这个念头,否则的话,以后能不能再见到你,我都有些担心了。”

    孙良才就这一个儿子,要是让孙大善人知道了,他想让孙奕去王府倒插门,不止是打折他的两条腿了,估计会天天拿着菜刀满镇子追杀他了。

    孙良才张开的嘴悻悻的合上了,孟倩幽说的没错,自己要是真的让奕儿去王府做了倒插门,不止是自己的爷爷,就是自己那个不成器的爹,也会跟他没完的。

    今日原本就是代替孙良才来巡查店铺的,既然他来了,自己就没事了,稍坐了一会儿,孟倩幽起身回了王府。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到了新年,按照惯例,皇上这大年三十的晚上夜宴文武百官及其家眷。齐王爷,齐王妃和皇甫逸轩,孟倩幽都要去。

    将近傍晚,齐王爷和皇甫逸轩穿好了朝服,齐王妃和孟倩幽穿好了各自代表身份的衣服,坐着两辆马车来到了皇宫门口。

    宫门前已经停放了不少的马车,各个官员携着家眷从马车里下来,相互寒暄着打招呼。

    齐王爷的马车一到,众人停止了寒暄,等齐王爷和齐王妃从马车上下来以后,纷纷过来打招呼。

    齐王爷依旧是尊贵矜持的样子,只是微微颔首,齐王妃则是满脸笑意的应付着前来打招呼的家眷们。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默默的站在两人的身后。

    众人寒暄过后,先后走进了宫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田园佳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