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72 羞辱(一更)
    人已走出门外,再去拦截也来不及,总管太监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转身小跑着去回禀。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骑马回了王府,直接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

    今日是两人回娘家的日子,这么早回来还是第一次,齐王妃直觉有事,问:“今日怎么回来的这样早?是出了什么事吗?”

    “皇上有事派人去城外宣我们进宫,因此回来的早了。”皇甫逸轩见齐王爷不在屋内,避重就轻的回道。

    他的脸色不是很好,孟倩幽也没有欢喜的神情,齐王妃不由得问:“这大过年的,皇上宣你们进宫何事?”

    “各国的使臣今日都来了,皇上让逸轩进宫作陪。”不等皇甫逸轩回答,孟倩幽抢先回道。

    皇甫逸轩没有说话。

    齐王妃点头,道:“你们既然回来了,就去歇息会儿吧。”

    “父王呢,没在府里吗?”皇甫逸轩状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孩子们都不在家,他闲着无事,去了书房。”

    “幽儿,你回去歇息,我去找父王说会儿话。”为了不引起齐王妃的怀疑,皇甫逸轩故意支使孟倩幽回屋。

    孟倩幽明白了他的目的,当着齐王妃的面点头应下。

    两人一起出了齐王妃的院子,去了书房。

    孩子们不在家,府里冷冷清清的,齐王爷心里空荡荡的,去了书房练字以打发时间。

    见两人来了书房,齐王爷也很意外,放下手里的毛笔,微皱着眉头问:“可是出了什么事?”

    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以往每年孟倩幽回家拜年,不待足一整天是不会回来的,有时候府里没事,甚至还会待到初六才回来,今日这么早回来了,绝对是有事情。

    “皇上宣我们回来的。”皇甫逸轩回道。

    齐王爷正在清洗的手一顿,问:“何事?”

    “说是鹰国的小皇上亲自过来了,求娶月儿。”

    齐王爷手里的毛巾掉落在铜盆里,激起了不少的水花,溅的他满身都是。回头,不相信的确认了一遍:“求娶月儿?”

    皇甫逸轩点头,神情有几分沉重。

    得了确切回复,齐王爷二话不说,大步往外走。

    皇甫逸轩跟在后面:“今日各国使臣都到了,父王您还是换了朝服再过去吧。”

    齐王爷犹如没有听到,直接往府门口走,边走边吩咐:“牵马来。”

    府卫应声,快步跑着去牵马。

    “幽儿,你去陪母妃,我和父王进宫一趟。”

    皇甫逸轩说完,也急匆匆的跟了过去。

    出了府门,骑上马,一路快马扬鞭来到宫门前。

    下了马,齐王爷面色不善的直奔皇甫巽接待使臣的地方,清和殿。

    清和殿内一片丝乐之声传出来。

    总管太监领着众多的太监和宫女候在外面,看到齐王爷面色不善的大步走来,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但还是笑着恭敬的迎上去:“见过王爷,见过世子。”

    齐王爷停住脚步,声音里隐隐有着火气,“去禀报皇上,就说我要求见。”

    “这”总管太监有些犹豫。

    “怎么,公公的身份是水涨船高了,本王支使不动你了吗?”齐王爷换了一种语气,冷冰冰的问。

    齐王爷从来没有这样对他说过话,总管太监身上的冷汗一下冒出来的,腰弯的更低了一些,态度愈发的恭敬:“王爷息怒,奴才这就进去禀报。”

    开玩笑,连皇上都惧怕这位皇叔,他一个小小的太监若是得罪了他,别说保不住这些年好不容易挣来的荣华富贵了,就是脖子上的这颗脑袋也不见得能保住。

    想的此处,脚下的步子加快,进了殿内去禀报。

    总管太监去了一趟宫门,不但没有接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还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回了齐王府,皇甫巽听闻禀报后,这心里一直在打鼓,现在得了禀报,暗暗的深吸了一口气,扶着自己发痛的额头,挥手,示意丝乐之声停下,下旨:“宣皇叔进来。”

    总管太监高声喝宣。

    齐王爷和皇甫逸轩两人进殿,行大礼,叩拜磕头,在帝王面前的规矩做的丝毫不差,给足了皇甫巽面子。

    皇甫巽心里更家的发颤了,他继位十多年,这还是头一次享受齐王爷和皇甫逸轩的大礼。但他宁愿没有,因为他知道现在齐王爷有多给他面子,一会儿就会闹得有多凶。

    抬头,“皇叔和世子请起。”

    然后又吩咐:“给皇叔和世子赐座。”

    齐王爷站起身,恭敬答谢:“多谢皇上,不必了,老臣站着就好。”

    说完,虎目威仪的在殿内扫视了一圈。

    皇甫巽知道,他这是在寻找鹰国的小皇上——拓跋罕林,而站着的目的就是好随时冲过去打人。

    尴尬的笑了一声,声音里多了几分小心翼翼:“皇叔、世子,朕宣你们进宫,是因为鹰皇为表臣属之意,想要求娶月儿小郡主为皇后,朕特意命人宣你们进宫商议。”

    齐王爷的视线各国使臣的脸上飘过,心里有了数,等皇甫巽说完,声音如常的问:“不知哪位是鹰皇,能否站出来让老臣一见。”

    他这不急不气,不缓不重,淡然的声音一出,皇甫巽心里直发突,心里期盼着拓跋罕林能识相些,委婉些,千万别在这大殿之内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当场挨了揍,他到时也是爱莫能助。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站了起来,以晚辈之姿对着齐王爷行礼,用武国话说道:“见过武国最尊贵的齐王爷。”

    齐王爷不闪不避,接受了他这个大礼,抬眼打量他。

    十五六岁的年纪,白皙俊秀,人中之姿,不似鹰国人的粗犷高大,也不似拓跋罕木的鹰眼钩鼻,乍一看,和武国的人长相差不过,点头,开口,声音平静,似好奇,又似唠家常:“我和贵国已死的大皇子拓跋罕木打过照面,不知鹰皇为何看起来像我们武国人士?”

    他这话落,大殿里一片静谧。

    拓跋罕林似乎也没有想到他会这样问,愣怔了一下,随即脸色爆红,有难堪、有羞辱、有微微的愤怒,各种情绪交织在脸上。就在众人以为他会爆发出来,甩袖而去的时候,只见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了这所有的情绪,又给齐王爷行了大礼:“拓跋罕林再次代替皇兄给王爷赔不是,他趁着父皇病重,不顾劝阻,私自出兵,才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这怨不得别人,全是他咎由自取。至于我,那是因为我母妃是武国人,当年两国交好,我父皇还没有继承皇位的时候,到武国游玩,和我母亲一见钟情,便纳了她在身边。而我随母妃的长相多了一些。”

    “哦,”齐王爷了然点头,就在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冷不丁的又来了一句:“老鹰皇的心真大,敢把皇位传给一个有武国血统的人,不怕把他那江山给弄丢了?”

    这一番话落,清和殿里比刚才还要安静,宛如无人一般,连一丝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皇甫巽惊得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他从来不知道,皇叔还有这么毒舌的时候,这要是要逼死拓跋罕林的节奏呀。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声,打破了大殿内的寂静。

    拓跋罕木的身体也几不可见的晃了几晃,脸色瞬间苍白了,但还是沉稳的躬着身没动,声音也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王爷说笑了,鹰国现在已是武国的附属国,武皇想要,随时可以拿去,哪里有用的着我来拱手相让。”

    这淡然的语气,这不外露的情绪,要不是他来求娶自己孙女的,齐王爷还真的想赞扬他一番,难得的少年英才。可惜了,他提出了要娶月儿,那就是他的敌人,他是绝对不会看他顺眼的。

    不能再任事情发展下去了,不然还不知皇叔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皇甫巽急忙打圆场:“皇叔,您先坐下,有什么事咱们好好说。”

    内侍赶快搬来软凳,放在齐王爷和皇甫逸轩身后。

    皇上赐座,不坐那是大不敬。

    齐王爷一撩衣摆,坐下,皇甫逸轩立在他的身后。

    拓跋罕木也直起了腰身,站立在原处。

    “我听说鹰皇想要求娶我孙女,不知是否是真的?”齐王爷接着发问。

    “老王爷明鉴,确实是我提出来的。”拓跋罕林直接放弃了尊称,以晚辈之礼称我。

    齐王爷的眉头狠狠的皱起,面露不悦:“老王爷?我哪里老了,鹰皇这样说是想要跟我切磋一下吗?”

    这明摆着是没事找事了,皇甫巽有心想要打破这种局面,又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刚要开口说话,拓跋罕林歉意的声音想起:“是我说错了,还请王爷恕罪。”

    “看来这老鹰皇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吗?要不然怎么会选了一个没有眼力,不会说话,还有着外族血统的皇子做皇位呢?”

    士可杀不可辱,自己的父皇早已经驾崩好几月余,现在却被一个王爷在这里评论不是,拓跋罕木是真的忍不住了,

    抬头,正视齐王爷,反驳的话到了嘴边。

    15276153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