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73 非同寻常(二更)
    拓跋罕木正要反驳齐王爷的话,老鹰皇临死前的嘱托却浮现在了自己耳边:“你大哥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全是因为那武国齐王府的小郡主,女扮男装引起了你大哥的注意,也是她那好父亲杀了你大哥,父皇之所以要将这皇位传给你,是因为在你们这众多的兄弟们,只有你和你大哥情谊深厚,你要想方设法的为你大哥报仇,父皇在九泉之下也就瞑目了。”

    张开的嘴合上,低下了头。

    齐王爷将他的动作神情看在了眼里,哼了一声:“鹰皇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我洗耳恭听就是。”

    “王爷说笑了,拓跋初次来武国,规矩礼仪难免有疏漏的地方,惹了王爷,是拓跋的错,还请王爷见谅。”拓跋罕林的态度更加的恭敬,恭敬到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来。

    齐王爷眯起了眼睛,锐利地目光在他的身上转了又转:“鹰皇这招以退为进玩的可真好,恐怕今日以后,各国都会流传我这个王爷,倚老卖老,欺负鹰皇的传闻吧。”

    说完,扫视了其他各国的使臣一眼。

    使臣门纷纷低着头,谁也不敢正视他的目光,但心里确实有这样的想法。

    齐王爷的话声又起,声音低沉,重重的落在众人的心上,“我就是倚老卖老,欺负人了又如何?不但是鹰皇,今日在座的各位都听好了,如果有谁以后再敢肖想我的孙女,那就等着我领兵打过去吧。”

    说罢,站起,对皇甫巽行礼,告退,淡然的出了清和殿,留给众人一个气势昂然,尊贵无比的背影。

    大殿内再次陷入静谧,这次连皇甫巽都咳嗽不出来了。

    出宫,上马,无事一般回齐王府,吩咐看门人:“闭门谢客,从今日起,无论谁来,一律不许进门,就算皇上来了也不行。”

    看门人应声,急忙关上了大门。

    齐王爷今日的言行,很快传遍了整个京城,不但高门府邸的人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就连普通百姓,市井流民也是议论纷纷,尤其从那日起,齐王府的大门紧闭,一个进出的人都没有,这让人们的猜测越发的激烈。

    不管外面如何,王府内却是另一番景象。一家人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孩子们该嬉笑玩闹的嬉笑玩闹,一点儿也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

    表面上虽是如此,齐王爷心里却有思量,梦儿和月儿眼看就要长大了,这以后前来提亲的人只会多不会少,拒绝一次可以,拒绝两次可以,但是拒绝的多了,难免会被人说三道四的,虽然家里的人不在意,但总归是对两个孙女的名声不太好,思来想去,琢磨了五六天以后,派人把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叫到了书房,对两人说:“我这几日想了一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样,我想带着你母妃和两个丫头去周游天下,让他们长长见识的同时,也避开京城里那些对她们虎视眈眈的人。”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这几日也在想这个事情,听完齐王爷的话,对视了一眼,同时点头,皇甫逸轩道:“父王这个方法极好,正好也可以带着母妃到处去看看。”

    既然两人都同意,齐王爷也不再拖沓,亲身来到齐王妃的院子里,对她说了要带她和孩子们出去游玩的事,道:“这么多年,你从来没有出过京城,趁着我们现在还不老,我带你到处去转转。”

    齐王妃从小体弱,只有小时候跟着老将军去过几次城外的军营,别的地方一次也没有去过,早就有了想出去看看的想法,闻言,面露欢喜,毫不犹豫的点头:“臣妾早就想要出去看看,如今有这个机会,臣妾求之不得。”

    齐王妃也同意,那就好办了,一家人开始悄悄的准备,准备着出了正月,二月天气暖和了,就出门。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自然是欣喜万分,国子监也不去了,整日里在府里准备自己要带的东西。

    皇甫皓和皇甫睿也想去,两人聚在一起悄悄的商议了一番,避开了自己的爹娘和齐王爷,直接求到了齐王妃的头上:“祖母,我们也想跟着去游玩。”

    让不让两人随行的这个事,齐王妃和齐王爷商议过,齐王爷道:“睿儿是王府的继承人,去国子监受教是必须的,皓儿以后要帮着他支撑王府,受教也是必不可少的。我们这一次出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要是耽误了他们的学业,便得不偿失了。”

    齐王爷说的有道理,齐王妃也是无可反驳,只好歉意的摸了摸两人的头:“睿儿,皓儿,你们和梦儿,月儿不一样,你们是将来要支撑王府的人,身负重任,不能任性,听祖母的话,踏下心来,好好的去国子监,等将来有机会了,你们再出去开开眼界。”

    这是不同意了,两人脸上的期待之色立刻消失了,也没有了精神,蔫头耷了脑,站在齐王妃面前。

    齐王妃于心不忍,正要再劝慰几句,齐王爷从外面走进来,看两人的样子就知道是为了什么,轻轻的看了他们一眼,问:“你们两人有何想法?”

    “没?没什么想法,我、我们只是也想跟着去。”皇甫睿壮着胆子,观察着齐王爷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请求。

    “你们的书都读好了?”

    两人摇头。

    “国子监内的课都学会了?”

    两人还是摇头。

    “武功独步天下了?”

    两人的连续摇头。

    “既然这样,我问你们,你们什么都没学好,以后如何支撑王府的门庭?”齐王爷的声音不大,却充满了威严。

    两人对看一眼,低下了头。

    “随我去书房,我先考校一下你们的学问,等我们游历回来以后,你们若是没有进步,知道下场会如何?”

    “是,祖父。”

    两人恭敬应声,关于出去游玩的事一个字都没有敢提。

    接受完齐王爷的考校,两人从书房了出来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小大人似的同时舒出了一口气,伸手同时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一脸同情的看着对方,互相询问:“兄弟,为什么我们要出生在王府?”

    是啊,为什么要出生在王府,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朝代,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男孩更是家里人的心头宝,无论是高官府邸,还是平头百姓,皆不例外。可到了他们这里,例外了,不得宠不说,还什么好事都轮不到他们。

    孟倩幽写下了药单,吩咐周安去德仁堂拉了一车药材回来,带领着自己院子里的人研磨好了以后,她和皇甫逸轩两人制作成了各种药丸,装在不同的瓷瓶里,给齐王爷几人备好,让他们游玩的时候应急用。

    皇甫煜和姜瑾乍一听说,骇了一跳,急急的跑到孟倩幽的院子里询问,等得到确认以后,出口反对:“我们齐王府这些年树敌不少,如果被有心人探听到了,借机对父王和母妃出手,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你们放心,我和你大嫂都安排好了,多则半年,少则三个月,他们就会回来了。”

    皇甫逸轩手里有三千精卫,孟倩幽在全国有土豆粉店,他们这样说,皇甫煜放心了不少,当下和姜瑾回了自己的院子里,拿了两万两的银票后,又一同来到了主院,将银票交给齐王妃:“母妃,这些银票你收好,路上好用。”

    齐王妃笑着将银票又放回了姜瑾的手里:“公中有的是银子,你大嫂也给了不少,你们这些拿回去吧。”

    要是比银子,这府里也就是皇甫煜和姜瑾两人手里最少,齐王妃当然不会要他们的,最主要的是,府里的银子根本花不完,也没有必要要他们的。

    姜瑾笑着把银票又放回了齐王妃面前,“母妃,这是我们的心意,您就收下吧,要不然我和相公心里都会不安的。”

    齐王妃没有再推脱,笑着收下。

    一切准备妥当了,到了二月,过了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的生日,选了一个天气晴朗的好日子,齐王爷和齐王妃以及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坐在特制的大马车里,悄没声息的出了京城。同一时间,皇甫逸轩对外宣布,齐王爷和齐王妃身体不适,短时间内不见客,而两个女儿,年纪也不小了,国子监就不去了,留在家里学些女红,顺便帮着照顾齐王爷和齐王妃。

    人吃五谷杂粮,都有生病的时候,一开始京中的人还没有在意,可时间长了,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见到齐王爷几人的身影,有心人心里就开始猜测了,而这其中要属武侯府的老侯爷。

    自从被齐王爷公然上门挑衅,自己一府的人都没有得了便宜,而告到了皇上面前,也没有得到好处以后,老侯爷这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想要找个机会出出气,便命人随时随地的注意着齐王府的动静,看看有什么好下手的时机。所以,他才从下人的禀报中,察觉到了不寻常。

    152761533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