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74 魅影(加更40000)
    皇甫靖那个老匹夫,身体强健的很,即使有些小病小痛的,这一个月了,早就好了,哪里用得着这么长时间不出门。还有她那两个孙女,可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城外的庄子上,看孟家人了,可现在也是有月余不去了,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绝不是单纯的病了那么简单。

    命人喊来了小侯爷,小声的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他。

    小侯爷立刻站了起来,神情激动的问:“爹的意思是那皇甫靖没有在府里,出门了?”

    “有这种可能,你马上派人去打探一番,看看皇甫靖到底在没在府里?”

    小侯爷应下,即刻派了身边的暗卫出去。

    可齐王府在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的管理下,简直是滴水不漏,别说看门人了,就是买菜的婆子对于府里的事也是闭口不谈,一个字也不肯透漏,这一打听,又用了很长的时间。

    齐王爷他们却已经到了南方了。

    三月底的天气,北方还是乍暖还寒,草长莺飞的季节,南方却已有些炎热了,几人也早已换上了轻便的服饰,坐在马车里,观赏着不同的风土人情。

    这一路走来,不单是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两人兴奋不已,就连齐王妃也是兴奋的容光焕发,像是年轻了十几岁。

    齐王爷嘴角噙笑的看着他们,脸上是说不出的满足。他这一生,困居在京城,为了皇兄的江山基业而活,差点丢失了自己的王妃和儿子。如今,放下了,走出来,才知道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也看到了自己王妃的另外一面,抛却了矜持,看到稀奇的事物,和两个孩子一起欢呼,看到不认识的东西,会好奇的上前询问,也会和普通的百姓一样,走到小摊前挑选自己的喜欢的东西。最主要的是,这大部分的东西都是给他买的,虽然不值什么银子,但这是她的心意,证明了她满心满眼里都是自己,连两个孙女也排在了后面。

    想到此处,齐王爷不仅嘴角的笑容更浓了,脸上也是满满的笑意,抬头,目光温柔的看向齐王妃。

    感受到了他的视线,齐王妃顿时红了脸,抬头瞪了她一眼之后,对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道:“梦儿,月儿,这里好繁华,我们下去走走吧。”

    两人正巴不得了,当即应声,打开车帘下去后,伸手搀扶齐王妃下马车。

    齐王爷也要跟着下去,齐王妃拦住他:“王爷,这里人多,您还是坐在马车里,慢慢的跟随着我们走吧。”

    这一路尽管齐王爷没有反对她们闲逛,但她知道他还是不适应跟这些平民百姓挤在一起的,所以才阻拦他。

    “好,你们小心一些,我到前面人少的地方去等你们。”齐王爷没有坚持,温和的说。

    齐王妃点头:“知道了,我们很快就过去。”

    齐王妃吩咐车夫先去前面,齐王妃领着两人在街道两旁的摊子上闲逛,不时的拿起自己喜欢的物件询问小贩。她们没有注意到的是,远处有个少年在一直盯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看到齐王爷坐着马车走了,少年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对着后面招手。

    一名大汉上前,躬身立在他面前,恭声称呼:“主子!”

    “知晓如何做了吧?”少年挺身而立,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尊贵,声音不高不低,却带着让人遵从的威严。

    “属下知道!”

    “去吧,做的利索一些,被让她们察觉到异样。”

    “是!”

    大汉应声,挥手。

    从暗处走出来三人,随着他一起朝着齐王妃三人的位置走去。

    齐王妃从来不知道民间会有这么多稀奇的小玩意,此时正拿着一个一个用稻草编织的花样的小篮子赞叹不已:“梦儿、月儿,你们看,这小篮子好精致,竟然是用稻草编的。”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也是第一次见到,稀奇的很,“确实很精致,奶奶,我们买下吧。”

    “好,”齐王妃应声,转向小贩,“请问,这个小篮子多少钱?”

    小贩是常年摆摊的人,听几人的口音,看她们的穿着打扮也知道是有钱的人家,心思打了一个转后,伸出了五个手指头,“五十文!”

    说完,忐忑的看着三人,唯恐她们看破自己多要了钱,其实这个小篮子平日里是卖十五文的,毕竟稻草到处有的是,不值钱,他仅仅花了五文钱收来的。

    才五十文钱,齐王妃刚要应下,皇甫曜月开口:“五十文钱太贵了,便宜些。”

    看她们没有撂下东西转头就走,小贩心里有了数,摇头:“小姑娘,真的不能再便宜了,你看看,这做工,这手法,我家里人用了整整三天才编好呢。”

    周围的小贩听了他的话,差点没有唾弃他,这么个破东西,家里的婆娘手巧的,半天就能编两个,他却忽悠三天编一个,但是也没有揭穿他,买卖东西,就是愿打愿挨,这祖孙三人一看也是不差银子的,难得遇到这样的富贵人家的。再说了,小贩也没有狮子大开口,仅仅五十文而已,对她们说,九牛一毛而已。

    皇甫曜月摇头,一副很在行的样子讨价还价:“最多三十文,再多了我们就不要了。”她出门前可是问过了,这小摊上的东西可是能还价的,而且这一路走来,她也是这样做的。

    小贩强忍着心里的激动,摇头,摆手:“不行,不行,你给的太少了,最低四十五文。”

    满以为接下来皇甫曜月会给到四十文,毕竟眼前的这个妇人喜欢的很,不了皇甫曜月却直接对齐王妃道:“奶奶,我们不买了,等回去以后,我给您编一个。”

    “哦,好。”齐王妃配合的放下。

    倒不是她真的在乎这十文钱,而是看到孙女这讨价还价的模样很稀奇。

    “走吧!”皇甫曜月故意说道。

    齐王妃和皇甫拾梦也配合的要转身。

    小贩着急了,急忙大声的喊住她们:“三十文就三十文了,卖给你们。”

    三人停住脚步,皇甫曜月重新把小篮子拿起,放入齐王妃手里:“奶奶,给您,我付钱。”

    齐王妃接过。

    皇甫曜月拿出荷包,打开,从里面掏出一把铜板,数给了小贩三十个。

    “你这小姑娘,太会讨价了,我这东西还没有卖过这个价呢。”小贩接过铜板的同时,心疼的嘟囔。

    皇甫曜月听在耳朵里,欢喜的不行,把荷包挂在了腰间,得意的挽着齐王妃的胳膊继续朝前走。

    皇甫拾梦跟在后面,笑着摇头。

    三人刚走了几步,一名大汉从对面而来,从皇甫曜月身边走过,故意大力的顺走了她的荷包,朝着前方急匆匆的跑去。

    皇甫曜月感觉腰间一沉,手下意识的摸向腰间,荷包不见了,立刻回头观看,等看到大汉手里露出一角的自己的荷包是,放开了齐王妃,朝着大汉的方向追了过去:“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偷我的荷包,你站住!”

    皇甫拾梦反应过来,伸出手想要阻拦她,却连她的衣角也没有抓住,眼睁睁的看着她跑远,急的大喊:“月儿,快回来,荷包我们不要了。”

    平生第一次碰到小偷,皇甫曜月正兴奋着呢,哪里听得到她的话,满脑子里都是抓住小偷的念头。

    齐王妃也是着急,看她越跑越远,催促皇甫拾梦:“梦儿,你去追月儿,别让她出了什么事。”

    只留下齐王妃一个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皇甫拾梦不放心,可不去追月儿,万一她遇到了麻烦皇甫拾梦急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咬牙道:“奶奶,您站在这里别动,我追上月儿就回来。”

    “好好好,快去!”齐王妃催促她。

    皇甫拾梦撩起裙摆,朝着皇甫曜月的方向追了过去,可就这一小会儿的功夫,哪里还看得见皇甫曜月的身影,急的站在街道的拐弯处大喊:“月儿,月儿,你在哪儿?”

    没人回应。

    此时的皇甫曜月已经七拐八拐的不知追出去了多远,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一条僻静的街道上,被几个身形彪悍的大汉围在了中间了。

    抢她荷包的大汉甩着手里的荷包,一副吊儿郎当,满不在意的口气痞痞对皇甫曜月道:“小丫头,身手不错呀,竟然追了老子几条街。”

    “你身强力壮的,不去做工挣钱,反而做小偷,好不要脸。”皇甫曜月想要训斥他一顿,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骂出了这一句。

    大汉哈哈大笑,“脸,那是什么东西,能当饭吃吗?老子只要能吃饱饭,什么事情也做的出来。”说完,目光在皇甫曜月身上不怀好意的转了一圈,眼睛里有了贪婪。

    被卖了一次,皇甫曜月太熟悉他眼睛里的东西了,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强自镇静的说道:“你敢,这光天化日之下,你眼里还有王法吗?”

    大汉犹如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笑的前仰后合:“哟嗬,看不出来,你还懂王法,来来来,你告诉我,什么是王法,老子听一听。”

    其余三名大汉也配合的大笑。

    阴恻恻的笑声里,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皇甫曜月看着在大汉手里晃来晃去的荷包,纵身一跃,冲到了他面前,就想夺下。

    大汉显然是没想到她的身体会这样灵活,吓了一跳的同时,身体急剧的后退了几步,躲开了她的进攻:“哟嗬,有两下子,老子今天要发财了,逮住你卖去芳华馆,绝对会卖个好价钱。”

    他这话落,其余三名大汉朝着皇甫曜月围了上来。

    皇甫曜月一看,明白自己一对四讨不到便宜,急中生智,一个劲的朝着大汉猛攻,心想,只要制服住了他,拿他做人质,其余的人自然是不敢再对她动手的。

    大汉不知是武力不敌,还是一直没有反应过来,身体不住的后退。

    皇甫曜月窃喜,手中的动作更快,眼看就要擒下大汉的时候。

    大汉慌乱的朝着另外三人怒喊:“你们三个,是白吃饭的吗?还不赶快过来帮忙?”

    三人应声,齐齐上手。

    皇甫曜月压力倍增,失去了制住大汉的大好时机。

    大汉站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呸”了一声,恶狠狠的道:“给我抓住她,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跑了,老子要好好的告诉她,这个地界,是谁的天下。”

    三名大汉看来也不过如此,会几下拳脚功夫,但不很精通,皇甫曜月开始对付他们的时候,绰绰有余,紧绷的心情缓解了不少。

    可眨眼间,十几招过去了,皇甫曜月有些气喘吁吁了,却是没有制服其中的任何一个人。而且,先前的大汉也缓过神来,加入进来,她顿时感觉有些吃力了。

    刚才的那位年轻公子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眼里散发出怨毒的光,恨不得将皇甫曜月生吞活剥了一样,垂在身侧的手,攥起松开,松开又攥起,反复了好几次,才下定了决心,朝着几人斗殴的地方走去。

    刚走了几步,耳边有急劲的风吹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五名精卫落在了皇甫曜月打斗的地方。

    少年停住脚步,眯起了眼,观察着这边的一切。

    感受到五名精卫内敛的气息,围着皇甫曜月的大汉骇然,停下了动作,戒备的看着他们。

    一名精卫拱手:“小郡主,王爷等着急了,让您赶快回去。”

    皇甫曜月也停止了动作,气息有些紊乱,深深的松了一口气,点头,指着大汉手里的荷包:“那个荷包是我的,你们帮我抢回来。”

    “是。”

    皇甫曜月转身往回走,不由得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暗道一声好险,要不是精卫们及时赶到,她今日恐怕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站在远处的少年看到她回头,立刻闪身躲去了暗处。

    皇甫曜月没有看到他,顺着街道走到了尽头,四处看了下,有些茫然,不知自己该往哪里走。

    “小郡主,这边请,王妃和梦郡主在那边等着了。”跟随在后的精卫指着一个方向出声。

    “谢谢,”皇甫曜月道谢,随着他拐了几个弯,看到了站在繁华的街道口,焦急的呼喊她的皇甫拾梦。

    ------题外话------

    推荐好友种田文:昕玥格农门辣女:媒婆俏当家农家丑女大翻身,变身金牌美媒婆,一张巧嘴无人敌,挣钱撩夫嫁自己

    152769628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