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75 (二更)
    “大姐!”皇甫曜月呼喊着跑过去。

    皇甫拾梦闻声也跑了过来,将她细细的打量了一遍,见她除了衣衫有些褶皱,头发有些凌乱外,没有受伤的痕迹,放下心来,责怪她:“你也太冒失了,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不会的。”危险解除,皇甫曜月的小脸上满是微笑:“爹娘不是给了我们精卫吗?危机时刻他们会出现的。”

    “你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真的出了事,后悔都来不及。”

    皇甫曜月抱住皇甫拾梦的胳膊:“好大姐,我错了,以后绝不这么冲动了。”

    皇甫拾梦无奈的摇头,问精卫:“人呢?”

    “在那边的巷子里,属下这就回去处理。”精卫恭敬应声。

    “那荷包里只是些散碎银子,留他们一命,送去衙门即可。”

    “属下遵命。”

    皇甫拾梦点头,转向皇甫曜月:“我们快去找奶奶吧,她肯定担心坏了。”

    皇甫曜月应声,挽着她的胳膊朝着齐王妃停留的地方走去。

    精卫看着她们的身影消失在人群里,才转身回了僻静的街道上。

    四名精卫对着四名大汉,谁也没有先出手,此时大汉已经没有了那痞痞的模样,恢复了周身的气势,内敛的气息丝毫不亚于面前的精卫。

    远处的少年,手紧紧的攥起,皇甫逸轩身边有三千精卫,他早有耳闻,自从齐王爷几人出了京城,他一路派人跟随,也在时刻注意着他们的动静,可这都将近两个月了,也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所以他才挑选了今日这个时机下手,没想到这几名精卫竟然凭空的冒了出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毁了他的全盘计划,更重要的是,看他们的气势,自己的那几名手下,今日看来是保不住了。

    送皇甫曜月的精卫回来,立在众人面前,扫视了四名大汉一眼,轻飘飘的问:“是让我们动手,还是你们自行了断?”

    偷了荷包的大汉面色无惧,哈哈一笑:“笑话,就凭你们几人,也想要了我们的命?”

    “看来是想让我们动手了?”精卫淡然的问。

    “废话少说,你们坏了老子的好事,还敢这么嚣张,拿命来!”

    话落,身形闪动,招式凌厉的对着自己面前的精卫攻去。

    其余三人也同时动手。

    把人纠缠在了一起。

    带头的精卫静静的站在一边。

    远处的少年手扬起,想要让人上去帮忙,却不知想到了什么,手又落了下去,看了四名大汉最后一眼,咬牙转身离去。

    四名大汉身手也是不错,十几个回合下来,精卫们也没有占到便宜。

    “速战速决,一会儿引来路人就麻烦了。”静立的在一边的精卫出声。

    说完,也加入了战场,手中锋利的小刀闪过,趁其不备的割开了一名大汉的脖颈。

    大汉不相信的睁大眼,直挺挺的扑倒在地上,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迅速染红了地面。

    其余的三名大汉分了神,相继被精卫抹了脖子,四人先后“噗通”“噗通”的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弯腰,翻过大汉的身子,捡回荷包,吹了吹上面的尘土,小心的拿在手里,带头的精卫吩咐了一声:“毁了吧。”

    一名精卫应声,从袖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打开,滴在了几名大汉的尸体上。

    尸体发出滋滋的声响后,很快化了个无影无踪,要不是地上还有血水,刚才的打斗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带头的精卫转身往回走,脑子里浮现着皇甫逸轩的话:“只要你们感到是不对劲的人,倾尽全力,杀了后,毁尸灭迹,不要留下任何后患。”

    这四名大汉,装作了普通人的样子,可他们的脚步稳健,气息内敛,绝不是普通人那么简单。但是如今他们没有功夫去调查他们的来历,主子们的安全要紧。

    远远的看到齐王妃焦急的往这边张望,皇甫曜月松开皇甫拾梦的胳膊,避开人群,小跑到她面前,堆起了笑容,讨好的喊:“奶奶。”

    “你跑哪儿去了?吓死奶奶了,受伤了没有?”齐王妃一连串的问。

    “没有,我好好的,奶奶不用担心。”

    “我看看。”齐王妃不放心,将她细细打量了一遍,看没有受伤的痕迹,才放下心来。顿时感觉自己的腿脚有些发软,身体踉跄了一下。

    “奶奶!”皇甫拾梦惊呼,跑上前搀扶住了她,担心的问:“你怎么了?”

    齐王妃摆手:“无事,无事,大概是刚才太紧张了,现在腿脚有些发软,你们扶我去马车上吧。”

    皇甫拾梦没动,将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探得是真的没有问题,才和皇甫曜月一起扶着她去了前面人少的地方去找齐王爷。

    三人刚才离开的时刻,还是高高兴兴的、生龙活虎的,这一会儿的功夫齐王妃的步伐有些蹒跚了,坐在马车里的齐王爷察觉了不对劲,立刻从马上下来,大步流星的走到她们面前,压低了声音问:“出了何事?”

    “碰到了几个小偷,偷了月儿的荷包,月儿冲动之下追了过去,我心里担心,腿脚有些不停使唤了。”齐王妃言简意赅的告诉他。

    齐王爷眯起了眼睛,自从皇甫巽登基以后,大力发展农业,减少赋税,百姓们丰衣足食,安居乐业,怎么还会有偷盗的行为发生,难道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朝廷的官员欺上瞒下了吗?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两人小心的将齐王妃扶到了马车上。

    齐王妃坐好,深喘了一口气,笑着道:“真是人老了,经不住事了,这点小事便吓得我腿脚发软了。”

    “奶奶,都是月儿的错,月儿以后再也不这样冲动了,您不许这样说自己,您不老,一点儿都不老。”

    齐王妃摸了摸她的头,笑着道:“你们都是奶奶的命根子,以后可不能这样冲动了,要是真的出了大事,奶奶可真承受不起了。”

    皇甫曜月重重的点头:“我记住了,奶奶放心,以后不会了。”

    齐王爷也坐回了马车上,沉着声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甫曜月小声的将刚才的情形说了一遍。

    齐王爷皱眉,直觉事情有异,刚要再细细的询问,精卫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王爷!”

    “照顾奶奶躺下休息一会儿。”齐王爷嘱咐了两人后,下了马车。

    一名精卫恭敬的立在马车不远处,看齐王爷下了马车走过来,恭敬行礼:“属下谢峰,奉主子之命一路随行保护。”

    “你们一直跟着我们?”齐王爷问。

    “是,主子吩咐我们,要让您们玩的尽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得现身。”谢峰解释。

    齐王爷点头,“今日事情到底是如何,那几人呢?”

    谢峰将几人的下场和自己的猜测告诉了齐王爷,并道:“他们几人,不像是一般的毛贼,今日的事情更像是故意为之,属下这样处理,是想引出他们的幕后之人。还请王爷放心的游玩,一切交给属下。”

    “有什么事随时禀报,还有派人去调查一下,这江南之地,是否如当地官员禀报的那样,人人吃饱穿暖,没有恶**件发生。”

    “是。”

    谢峰领命而去,很快消失在远处。

    齐王爷不动声色的回了马车里。

    齐王妃忍不住问:“是轩儿派来的人吗?”

    齐王爷点头:“他们从京城开始就跟着我们,你可以放宽心了,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会有他们在。”

    “这样是再好不过了,今日的事可真是把我吓坏了,有他们在,我这心里踏实多了。”

    其实齐王爷身边也有暗卫的,只不过这次出来时,没让他们跟着,目的就是和两个孩子以及齐王妃好好的,放松的玩玩,不愿他们时刻监视着自己的一行一动。当然,更主要的是,皇甫逸轩说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这才放心大胆的放任他们娘三到处闲逛的,没想到还是被人钻了空子。但是他们出京的事,只有府里的人知道,连皇甫巽都瞒住了,又有谁会对他们下手呢?

    齐王爷百思不得其解。

    而在一间客栈里,面色阴郁的少年将手中的茶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巨大的响声不禁吓得屋内的众人不敢大声喘气,更是惊动了一楼大堂里喝酒的人和客栈里的掌柜的。

    抬头,听着是上房传来的动静,掌柜的思量了一下,从柜台里出来,抬着衣摆走上楼来,还没有接近上房的门口,便被人拦下:“站住!”

    眼前之人身形高大,面色凶悍,掌柜的自知不好惹,点头哈腰的问:“客官,我听着有动静,是否是我们店内的伙计慢怠了各位?”

    “这是我们的主子在发脾气,与你们无关,损坏的物品我们会照价赔偿,你先退下!”

    掌柜的等的就是这句话,应声退了下去。

    屋内,少年似乎还是不解气,抓起另一只杯子还要摔下去,想到这里是客栈,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说不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高高扬起的手臂落了下去,将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今天这个机会,是他跟踪了齐王爷几人将近两个月,才得到了唯一接触皇甫曜月的机会,原本都计划好了,来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在紧急关头救下皇甫曜月,让她对自己产生好的念头,后面的事情就好说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了精卫,不仅破坏了他的计划,还将他身边得力的四人全部诛杀,连具尸首都没有留。这让他怎么能不气急败坏?

    冷哼了一声,重新拿起桌上的茶杯放在手里把玩,看着不断在眼前旋转的花色,嘴角露出阴骘的笑意:“皇甫靖,咱们走着瞧,当日你是如何欺辱我的,他日我定当加倍的还回去。”

    齐王爷起了疑心,却怎么都想不出是谁知道了自己的行踪,索性也不想了,反正有精卫调查,自己只管领着齐王妃和两个孩子高高兴兴的游玩即可。

    南方天暖,又有许多的见闻和好玩的地方,不知不觉几人竟然在这个地方呆了月余。

    京城武侯府内。

    经过多方的打探,老武侯终于确定,齐王爷不在府内。而他们去了何方,却没有打听到。

    “来人,派人去调查,一定要给我查到皇甫靖那个老匹夫去了什么地方,我倒要看看,离开了京城,没有了王府和皇上的庇佑,他还能不能那么嚣张。”

    于此同时,皇甫巽也得到了消息,不相信之余宣了皇甫逸轩进宫,小心翼翼的试探询问:“轩弟,皇叔他是不是没在府里?”

    好几个月了,事情也该传出去了,皇甫逸轩不再隐瞒,点头:“父王和母妃,带着梦儿和月儿去游玩了,至于去哪儿,我也不知道。”

    152769628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