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77 江南霍家(一更)
    春香应声,又匆匆的下了木桥,躲去了距离齐王爷几人不远处偷偷查看。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又嬉耍了一会儿,齐王妃感觉有些疲累了,几人才走回来停放马车的地方,坐上马车,朝着暂住的客栈走去。

    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多,车夫怕冲撞到了路人,不敢赶的太快。

    春香提着裙摆远远的跟在后面,尾随着一路来到客栈,看到几人下了马车走了进去,记住了客栈的名字,转身急匆匆的走了,回去禀报刘玉儿。

    齐王爷几人走了,刘玉儿满心都是计划着怎么报仇的事,没有了看下去的兴致,领着几名丫鬟也坐着马车回了自己的外祖家。

    刘玉儿外祖家姓霍,是当地的名门望族,身份、地位都有,住的宅院当然也有别于一般的人家,甚比至当地官员的还要气派。尽管如此,当初刘玉儿被送来的时候,还是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在她眼里在,这江南之地,最气派的房子不过是些破墙烂瓦,不及她们武侯府的一个小角。可是没法,胳膊拧不过大腿,她即使再不愿意,也被送到了这里。好在外祖父和外祖母都健在,对她也算极为宠爱,这才让她心里好受了一些。

    刘玉儿下了马车,思量再三后,直接去了外祖父霍甲的房间里。

    霍甲已是古稀之年,但精神矍铄,眼神清明,丝毫没有这个年纪的老人该有的龙钟之态。

    刘玉儿等下人禀报以后,走进屋子里,恭恭敬敬的给霍甲和老霍氏行礼:“玉儿见过外祖父,外祖母。”

    女儿当年远嫁,霍甲夫妇是万分不舍,但和老武侯的情分在那,再加上女儿是去做武侯府夫人去了,两人即使再不舍,也将女儿嫁了过去。出嫁的女人从夫,武侯府夫人自从远嫁了以后,很少回娘家,这使得霍甲夫妇对她更加的惦念,直到去年,武侯夫人亲自带着玉儿回了娘家,说要让玉儿在江南待一段时间,具体为何,她没有说,霍甲夫妇也聪明的没有问,欣喜的留下了她。

    这刘玉儿长得酷似武侯夫人,所以霍甲夫妇将她当做了掌上明珠般疼宠,比自己的亲孙子,亲孙女还要疼,因此,没少得府中孩子们的怨言,偏偏刘玉儿被武侯夫人惯坏了,丝毫没有夹起尾巴做人的心思,反而还趾高气昂的对众人颐指气使,好像她就是这府里的主人一般,这使得府里的孩子更加的看她不顺眼,甚至于霍从明夫妇——刘玉儿的亲舅舅,亲舅母也对她有怨言。

    老霍氏点头,笑着问:“今日去游玩,心情好些了吗?”

    即使在江南吃的再好,住的豪华,用的奢侈,刘玉儿还是想家,经常无缘无故的发脾气,这让霍甲夫妇更加的心疼,竭尽全力满足她的一切条件,哪怕她想要天上的星星也会命人给她摘来。这不,她今日心烦,想要出去转转,他们立刻就应了,派人跟着,随她出了府。要知道对待自己的亲孙女,他们也没有这么宽容的。

    看到了齐王爷几人,刘玉儿的心情当然不好,可想到几人近在几尺,自己说不定有机会报仇了,心里又雀跃万分,脸上漾开了自从来了江南以后,发自内心的第一个笑容:“回外祖母,玉儿今日的心情很好。”

    刘玉儿容貌上等,这一笑,宛如春天的花儿徐徐盛开,绚丽的让人舍不得眨眼睛。

    老霍氏头一次见到外孙女露出这样的笑容,欣慰的同时也更加勾起了对女儿的惦念,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刘玉儿过来坐下,笑着问她:“玉儿今日如此高兴,是碰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或者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人?”

    这话问的含蓄了,如果是碰到了有趣的事,可以说给她听,借此拉近她和刘玉儿之间的感情,若是碰到了有趣的人,这正是她们老两口巴不得的,正好借此给刘玉儿定下亲事,留她在身边,弥补了女儿多年没在身边的遗憾。

    刘玉儿抿了抿嘴,微笑着道:“启禀外祖母,既是有趣的事,也是有趣的人。”

    “哦?”老霍氏来了兴趣:“说来听听?”

    “外祖母可知我为什么被娘亲自送来了江南?”刘玉儿开口问。

    夫妻俩对望了一眼,老霍氏摇头:“外租母问过了,你母亲不肯说。”

    “母亲不告诉您们,是怕您二老担心。不过玉儿可以告诉您二老是因为什么。”

    来了有将近一年了,刘玉儿对于京城发生的事情闭口不谈,今日却主动要告诉两人,霍甲直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微微的皱了下眉头,沉着声音道:“你说。”

    “那是因为我在国子监的时候”刘玉儿添油加醋的将自己在国子监和齐王府的孩子们起冲突,自己被他们仗着人多势众,狠狠的打了一顿不说,连过来讨个说法的哥哥也没有逃过她们的毒手,更可恨的是,随后发生的一连串事情,武侯府不但丢了天大的脸面,她母亲更是迫于孟倩幽的威吓,不得不将自己送来了江南的事情说了一遍。

    霍甲听完,拍桌而起:“这齐王爷简直太可恶了,竟然这么侮辱武侯府,要是在江南,外祖父一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无怪乎他敢这样说,实在是江南这个地方真的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皇上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尊称而已,皇族对他们来说,那便什么也不是了。他们霍家高门大户,世世代代居住在江南的这片土地上,早已经成了这里的土皇帝,就算当地的官员见了面也得礼让三分,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

    老霍氏也是一脸的愤慨,“怪不得我们询问你母亲的时候,她怎么都不肯说,原来是这么回事。”

    看了两人的神色一眼,刘玉儿接着道:“今日我碰到的有趣的事和有趣的人就是齐王爷竟然来江南了,恰巧被我碰到。”

    霍甲微微一愣,随即问:“你说的可是真的?”

    刘玉儿点头:“千真万确,我在京城住了那么多年,绝对不可能认错他们,尤其是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那两个下贱的丫头,即使化成了灰我也识得他们。”

    “他们来此地做什么?”霍甲接着问。

    刘玉儿摇头:“外孙女也不知,我已经派人去打探了,相信很快会有结果出来。”

    春香急匆匆的回了府,去了刘玉儿的院子里禀报,屋中没人,负责洒扫的丫鬟告诉她没有看到小姐回去。略一思索,春香来到了霍甲夫妇的院子里求见。

    三人正等着她呢,刘玉儿喊了她进去。

    春香把客栈的位置和名字告诉了霍甲。

    霍甲闻言,扬声喊人进来,将客栈的名字告诉他:“你去这家客栈打听一下,是否有京城里的人来住店,还有,他们什么时候来的,来了几人,打听详细了,回来一一禀报与我。”

    下人应声,退下,去了客栈。

    齐王爷几人丝毫没有察觉被人盯上了,回了客栈以后,进了各自的房间休息。

    谢峰带着几名精卫也随着走进了客栈,住在一楼的普通房间里。只不过谢峰现在的眉头紧皱,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霍府的下人进了客栈,扫视了大堂内三三两两坐在一起的客人们一眼,侧耳倾听了一下他的谈话,没有发现有带京城口音的客人,走近柜台,在掌柜的刚要热情的开口询问时,掏出了腰牌,展示给掌柜的看。

    掌柜的脸色微变,不知道自己何事惹上了霍府,他们竟然派了人过来。

    下人收好腰牌,压低了声音,威胁掌柜的:“我问你话,你要如实回答,否则的话你知道下场如何。”

    提起江南的巡抚是谁,不见得人人知道,可是提起霍家,就连那刚刚学会走路的孩童都知道,那就是这里的土皇帝,是他们得罪不起的人。

    下人这样问说,掌柜的额头上的汗珠立刻冒出来了,点头哈腰的说:“您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一定不会隐瞒。”

    “我问你,你这客栈里可住着有京城口音的人?”

    掌柜的连连点头:“有有有,就在楼上。”

    “几人?”

    “四人,一对老夫妻带着两个丫头。”

    “还有别人吗?”

    掌柜的略微沉吟了一下,指着两个房间道:“还有四人也是京城口音,与他们同一天住进来的,不知道有没有关系。”

    下人朝着两个房间看了一眼,记下了房间的位置,随后吩咐:“带我去楼上,将房间的位置指给我看。”

    掌柜的立刻应声,从柜台里出来,带着他去了楼上,把齐王爷四人居住的上房指给他。

    下人看完,转身回了楼下,从怀里掏出一小角银子扔在柜台上:“给我好好的盯住他们,如果他们有什么异动,去霍府禀报给看门人。”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掌柜的看看柜台上的银子,再看看下人走出去的身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这几人是如何得罪霍家了,竟然被他们盯上了,下场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题外话------

    亲们,有三更哟

    152778452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