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73 意外?(三更)
    齐王爷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不想了。唤来谢峰:“派人去调查,这霍府是何背景?我与他们有何冤仇?还有,再派人去调查一下,这江南是否也像北方一样,在皇上的治理下,国泰民安,百姓丰衣足食。”

    这天下总归是他们皇甫家的,既然他遇上了,就没有不管的道理。

    谢峰应是,退了下去。

    齐王妃感觉心里不安,一连几天没有出门,齐王爷和皇甫拾梦以及皇甫曜月也在客栈里陪她。

    转眼到了赛龙舟的日子,一大早,皇甫曜月兴奋的跑到齐王爷和齐王妃的屋子里嚷嚷:“爷爷,奶奶,今日就是赛龙舟的日子了,我们早些去吧。”

    这是她心心念念的,齐王妃笑着点头:“好,吃过早饭,我们就去,等龙舟赛完了,我们回客栈稍微休息一下,即刻启程去下一个地方。”

    “好,”皇甫曜月爽快的应道:“一切都听奶奶的。”

    几人用过早饭,出了门,坐上马车,来到了江边的木桥上。

    赛龙舟是一年一度的盛事,当地的百姓也是穿戴整齐早早的来到木桥上占一个好位置,等他们几人到的时候,木桥上早已经有不少的人了。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一边一个挽着齐王妃的胳膊,齐王爷倒背着手,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四人来到早已看好的位置上站好。

    他们站的是木桥的正中间,最高点,桥下的情景一览无余。此时,江面上已经摆好了许多各式各样的龙舟,龙舟上的人正在为比赛做着准备。

    京城的青阳湖上也有船,但那是供游人游玩的,上面都有华丽的顶棚,和龙舟一点也不一样。龙舟的样式好看,上面的人也是看的清清楚楚。

    第一次看到龙舟,皇甫曜月很是兴奋,不停的指着各个龙舟对着齐王妃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齐王妃不住的点头,皇甫拾梦也顺着她指得方向一一看过去,眼中闪着不可思议的光。

    齐王爷身材高大,一直站在几人的身后,心思全在三人的身上。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木桥上渐渐拥挤了起来。

    齐王爷眉头微皱,装作不经意的左右方向看了一眼。

    谢峰意会,挥手命令精卫们逐渐朝着几人靠拢。

    时辰到,热热闹闹的龙舟赛开始,一时间,江河上的锣鼓震天,人们的吆喝声、加油声、叫好声连成一片。

    皇甫曜月激动的放开了齐王妃的胳膊,拍着双手为自己相中的龙舟加油。

    而此刻,有几名少女悄悄靠近了几人身边,她们的气息与常人无异,齐王爷没有在意。

    谢峰却感觉有些不对劲,给了其他几名精卫暗示,挤过眼前看热闹的人群,想要将几人不着痕迹的和齐王妃他们隔离开来。

    几名少女先他们一步到了皇甫曜月面前,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齐齐抱住皇甫曜月,纵身跳入湍流的江河里。

    “月儿!”齐王妃反应过来,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尖叫,纵身也要跟着跳下去。

    这时木桥却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几声响,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木桥从中间断裂,桥上所有的人从木桥上掉落,纷纷落入江河里。

    齐王爷先反应过来,伸出手,抱住了齐王妃和皇甫拾梦,一起落入了江水了。

    谢峰几人也身不由己的跟着掉落了下来。

    一时间,江面上到处都是惊恐的呼喊声,救命声,噗通声。

    岸上近距离给龙舟加油鼓劲人们被这一变故惊呆了,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江水很深,齐王爷抱着齐王妃和皇甫拾梦落水后,不得已放开了她们,两手拖住两人,浮出水面。

    齐王妃和皇甫拾梦会游泳,只不过刚才吓懵了,忘记了,浮出水面后,清醒过来,着急的到处查看,寻找皇甫曜月的身影。

    江面上都是攒动的人头,会游泳的拼命的往岸上游,不会游泳的大声喊救命,乱哄哄的一片,根本看不到皇甫曜月的身影。

    谢峰几人被惊慌的人群阻挡,很难靠近齐王爷等人。

    齐王爷运足了内力,大声吩咐几人:“不用管我们,分头去找月儿。”

    谢峰点头,手放在嘴边,发出一声尖利的哨声,从暗处跃出来十数条身影,“噗通,噗通,”全部跳入江水里,寻找皇甫曜月。

    皇甫曜月被几名少女钳制着跳下木桥,刚接近水面,她便闭住了气,防止自己被江水呛晕。

    几名少女熟识水性,带着皇甫曜月跳入江水里以后,像几条自由的鱼儿朝着既定的方向游去。可令她们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木桥断了,桥上的所有人全部掉入了水中,挡住了她们的去路,让她们一时半会游不过去。

    皇甫曜月毕竟会武功,适应了水中的环境以后,开始死命的挣脱她们的钳制。

    几名少女以为她不会游泳,怕她淹死,不得已带着她出水面透透气,但无论她怎么挣扎,始终没有放开对她的钳制。

    情急之下,皇甫曜月低头咬在了牵制住她的少女的手上,

    少女吃痛,手不自觉的松开。

    皇甫曜月得了机会,一头撞在另一名少女的身上。

    人在水里,身体有浮力,重心不稳,少女被皇甫曜月撞的也是身体后仰,放开了对她的钳制。

    左右的人都放开了,皇甫曜月的两条胳膊得了自由,挥手毫不留情的对着另外两人少女打了过去。

    “哎哟,哎哟,”两声过后,剩余的两名少女也放开了她。

    皇甫曜月彻底挣脱了她们的钳制,也不恋战,身体潜入水中,随意的朝着一个方向游去,先离开她们再说。

    几名少女反应过来,紧跟在后。

    岸边不远处,拓跋罕林的鼻子差点气歪了,他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今日齐王爷他们会出来看赛龙舟,想出了这么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没想到木桥突然断裂,让他看不清他的计划实施好了没有。

    而另一边,霍甲捋着胡须看着在江水里喊叫着挣扎的人们,脸上露出得逞的笑意,玉儿说了,皇甫家那两个下贱的丫头,不会游泳,这一番掉下去肯定凶多吉少,要不是怕人怀疑,他真想走上前去看看,齐王爷那个老东西,此刻脸上是什么表情。

    刘玉儿站在一边,看的比较仔细,包括在桥没塌以前,皇甫曜月被人钳制住,突然跳下木桥的情景。欣喜的同时,轻轻的开口询问:“外祖父,您还另外安排了人要先淹死皇甫曜月那个死丫头吗?”

    霍甲微愣,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玉儿,你在说什么,外祖父怎么听不懂。”

    不是外祖父安排的人。刘玉儿微微一愣,脸上的笑容消失,随即又开心的笑起来,原来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人看皇甫曜月不顺眼,要置她与死地,这个认知,让她阴郁了一年的心情瞬间高兴的飞扬了起来,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欢喜和得意。

    “没有,外祖父,玉儿只是随口一问,您老不要放在心上。”

    霍甲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没在追问。

    齐王妃和皇甫拾梦在水中焦急的大喊皇甫曜月,得不到回应,都要急死了。

    齐王爷还算冷静,安慰她们:“精卫们已下水寻找,很快就会找到,你们不太担心了。”

    皇甫曜月是被几名少女生生的拽到江水里的,齐王妃怎能不着急,浮在水面上,扯着嗓子大喊:“月儿,月儿。”

    无奈江面上扑腾的人,喊救命的人太多了,她的声音刚喊出便被埋没了下去。

    精卫们跳入水中,从不同的方向挨个寻找。

    皇甫曜月左躲右闪,躲避着几名少女的追击,迎面正好碰到了一名精卫。

    精卫大喜:“小郡主,请您随属下这边来,王爷和王妃他们在那边等着您。”

    皇甫曜月点头,头前游去。

    精卫转身游在后面。

    那几名少女一看,顿住身形,不敢再靠近,主子可说过了,如果被人抓到了,不单她们,就是她们的家人也甭想再活下去。

    顺着精卫指引的方向来到齐王妃他们附近,听到齐王妃已然带着哭意的呼喊,皇甫曜月心里愧疚至极,每次都是自己惹事情,连累的爷爷奶奶为自己操心。

    忙高喊了一声:“奶奶,我在这。”便用尽全力朝着几人面前游去。

    齐王妃听见了她的呼喊,顺着声音看过来,果然看到了她,喜极而泣,也朝着她游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她,带着哭音道:“月儿,你吓死奶奶了。”

    “奶奶,我没事,您不用担心,倒是您,摔到了没有?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齐王爷和皇甫拾梦也到了她们的面前。

    皇甫拾梦伸手抱住了她,双手微微有些颤抖,声音里带着颤意:“月儿,吓死我了。”

    “大姐,没事,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凭她们制不住我。”

    “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皇甫拾梦的声音里还带着怕意,“走,我们上岸,立刻离开这个地方。”

    “大姐。”皇甫曜月拉住她,看向齐王爷:“爷爷,我觉得今日这事有些不寻常,那几人刚才还在我身后,您派人跟着我们,我和大姐去将她们抓来。”

    “不行,”齐王妃激烈反对:“你好不容易回来了,千万别再去冒险了,剩下的事交给精卫们去做吧。”

    “奶奶,精卫们没有见到她们的模样,不识得她们。她们不会武功,我和大姐联手,很容易抓到她们的。”皇甫曜月试着劝解。

    皇甫曜月已经找到,精卫发出了一声哨响,所以的精卫全部朝着他们的方向围拢而来。

    谢峰也很快到了跟前。

    “谢峰,你领人几人跟在月二和梦儿身后,去拿人,记住,要活的。”

    谢峰领命。

    皇甫曜月转身,朝着刚才的方向游去,皇甫拾梦跟在后面。

    谢峰领着三名精卫紧随其后。

    四名少女眼睁睁的看着皇甫曜月跟随精卫而去,浮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返身朝着岸边拓跋罕林的方向游去,上了岸,不顾湿湿哒哒的衣服,快步走到他的面前,战战兢兢的喊:“主子。”

    “人呢?”

    拓跋罕林犹如没有看到几人的样子,冷冰冰的开口询问。

    “跑、跑了。”

    一名少女头也不敢抬,结结巴巴的回道。

    拓跋罕林的眉头深深的皱起,声音又冷了几分:“跑了?”

    这次没人敢应声。

    “怎么不说话了,都哑巴了?”拓跋罕林的声音里的冷意冻得几人身体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腿脚发软,四人全部跌跪在地上,拼命磕头:“主子饶命,主子饶命,奴婢们尽力了,原本都得手了,谁知木桥突然塌了,落下的人挡住了奴婢们的去路,这才让她跑了。”

    “这么说不是你们办事不力了?”拓跋罕林阴恻恻的问。

    “主子饶命,主子饶命。”几人不敢再说话,拼命的磕头求饶。

    “将她们送回去,扔到军营里。”拓跋罕林不再看她们一眼,没有任何感情的吩咐。

    ------题外话------

    推荐基友明熙尔尔好文——宠夫祸世:轻狂大小姐

    这是一个女魔头重生归来逆天改命的故事

    这是一个美萌正太蜕变成腹黑妻奴的成长史

    152778462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