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78 震惊(二更)
    朱之明出了霍府,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抬眼看向天空,阳光更加的灼热了,照在身上却没有了炙热感,有的只是暖烘烘的热意。回头,看着高大气派的霍府,心里知道自己以后恐怕是真的和霍家拴在一起了,抿唇,回了马车上,吩咐车夫去了江边。

    会客厅内,霍甲没动,命管家送朱之明出去,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锐利的眼睛眯起,发出幽深的光,没想到这朱之明为官这么久了,还这么天真,竟然相信了他许诺给他的话。他也不想想,我霍甲这一生从来没有受人胁迫过,事成之后,又岂能留下他这个活口在世上。

    想到此处,眼光转到桌上的银票上,想到朱之明刚才见到银票时那贪婪的目光,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意,扬声喊人:“来呀!”

    下人进来。

    “去,把霍大给我叫来!”

    霍大是府里的暗卫统领,平日从来不显身于人前,就连府中见到他的人也是少之又少,日常处理霍甲身边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得了命令,霍大快步而来,躬身而立:“主子!”

    “有一件大事要你去做,你附耳过来。”

    霍大上前,高大的身子几乎折成了一半,附耳在了霍甲面前。

    霍甲对着他耳语一番。

    霍大听完,直起腰身:“属下遵命!”

    “先去准备,三日后动手,无论是谁,阻挡了我们的计划,一个不留!”

    “是!”

    客栈内。

    朱之明走后,齐王爷皱眉沉思,齐王妃从隔壁屋子里走了进来:“事情涉及到霍府,这朱之明不知道会不会尽力而为?”

    “他是一方父母官,岂能和霍家沆瀣一气,置百姓的生死于不顾?”齐王爷道。

    齐王妃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这三日,朱之明十分不好过,理智上告诉他,和霍府联手,谋害齐王爷几人,不会有好下场的。可思想上,早已偏向了霍甲的建议,对于那十万两银票和高官厚禄起了贪婪。在煎熬了三日后,第四日清晨,一夜未睡的他,看着窗外渐渐发白的天色,心里有了最后的决断。

    同时,一匹八百里加急的快马进了京城,直奔吏部,到了吏部门口,马上之人滚落下来,高举着奏折跑进吏部。

    刚下了早朝,吏部尚书回了吏部想要处理公务,听到了有八百里加急,脸上的神色变了几变。

    皇上登基后,经过几年多的治理和大刀阔斧的改革,国泰民安,兵强马壮,已经少有紧急的情况发生了。他这吏部尚书也是前所未有的清闲,这百八里加急更是没有过。现在一大早听到这个,吏部尚书直觉不好,即刻命人收了上来,打开一看,江南来的,再仔细看下去,惊得变了脸色,当即拿着奏折匆匆忙忙进了皇宫,来到了御书房。

    皇甫巽正在批阅奏折,听礼部尚书拿着八百里加急求见,立刻宣他进来。

    礼部尚书把奏折呈上,立在御案前。

    皇甫巽打开,看完,惊得站起来,高声吩咐:“速去把世子和世子妃请来。”

    皇甫逸轩上完早朝,刚回了府里,屁股还没有坐稳,宫里人就到了。

    眉头微皱,问:“出了何事?”

    “奴才也不知道,皇上刚收了一封八百里加急,看完后脸色大变,宣世子即刻进宫。”宣旨太监回禀。

    八百里加急?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对望一眼。同时站了起来,出了府门,骑上快马来到皇宫前,把缰绳扔给了看守宫门的太监,急匆匆的来到了御书房。

    吏部尚书已经退下,皇甫巽急的在御书房里走来走去,见两人进来,将御案上的八百里加急交给了皇甫逸轩:“你看看这个。”

    皇甫逸轩接过,打开一看,是齐王爷的笔迹,上面详细诉说几人的境况,和江上木桥断裂,死伤不少百姓的事,还把自己和齐王妃的担忧写在了上面。

    齐王爷和齐王妃带着两个孩子出去游玩,目的地不定,随心而为,皇甫逸轩确实不知道他们的踪迹,也不知道他们到了江南。不过他派了十数名精卫随行,保护他们的安全,现在却出了这样的大事,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地下,月儿差点被人胁迫走,他和母妃还有梦儿也差点遭了毒手,而在这幕后操纵这一切的,竟然是武侯府的姻亲,小侯爷夫人的娘家,江南的世家霍家所为。

    联想到和武侯府的恩怨,皇甫逸轩心里涌起不好的感觉,立刻道:“大哥,我和幽儿即可启程去江南,您即刻宣武侯进宫,如果这事和他有关联,您让他及早放手,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如果没有武侯府的事,您问清楚这江南的霍家到底是为了何事出手?”

    皇甫巽点头:“你们两人去不妥。我再任命个钦差巡视江南,命他随你们一同出行,特使情况下实行先斩后奏之权。”

    孟倩幽抿了抿唇,建议:“让清儿去吧,他有武功傍身,可以和我们一路同行,其他的官员恐怕吃不消。”

    事情紧急,他们必定日夜兼程骑马过去,一般的官员养尊处优惯了,一天下来就得散架了,更别说三日才能到了江南了。皇甫巽点头:“好,你们先回府,我马上宣孟清进宫。”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出了皇宫,急匆匆的回了府里。皇甫逸轩去准备,孟倩幽去找了姜瑾:“父王和母妃出事了,我和你大哥现在赶往江南,煜儿回来后,这几日就不要在出去了,你们将府门紧闭,任何人来,也不见。”

    皇甫煜去巡视店铺,皇甫皓和皇甫睿去了国子监,府中只有姜瑾一个人在,听完孟倩幽的话,吓了一跳,急忙问:“父王和母妃没事吧?”

    “暂时没事,你们也不要太担心了,也许只是虚惊一场。”

    姜瑾想要询问到底出了何事,孟倩幽已经转身,快步出了她的院子。

    两人走后,皇甫巽先宣了孟清进来,给了他一道任命他为巡视江南的钦差的圣旨和一把尚方宝剑,道:“要保证皇叔几人的的安全,必要之时,先斩后奏。”

    孟清接旨,出了宫门后,直奔齐王府。

    皇甫巽又命人宣了武侯府的两位侯爷进宫,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询问他们是不是联合了江南霍家,要谋害齐王爷一家。

    两位武侯吓得冷汗,老武侯颤颤巍巍的问:“皇上,你这话从何说起,老臣虽然和王爷有冲突,但那些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何来谋害一说?”

    皇甫巽将八百里加急递给他看。

    老侯爷接过,看清了上面的内容,惊得差点没有昏厥过去,当即“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皇上明鉴呀,这霍家所为可真真的于我们武侯府没有半点关系呀。”

    小武侯也看到了内容,心里惊涛骇浪般翻滚,随着跪在地上,言语和老武侯一致:“皇上,这霍家虽然是微臣的岳丈家,可是除了逢年过节命人送些礼物以表孝心外,我们几乎没怎么联系,他们如今做出这样大逆不道、危害百姓性命的事,的确于我们无关呐。”

    “既然如此,那他们为什么会对皇叔他们下手?”皇甫巽明显不信,威严质问。

    “这”小武侯眼神闪躲,支支吾吾说不上来。

    皇甫巽一拍御案,龙颜大怒,“小武侯,你真当我不敢处置你们,收回这武侯府的荣耀吗?”

    小武侯趴在地上,冷汗涔涔的冒,官服都被汗浸透了,双手哆嗦个不停,几乎撑不住身体,慌忙磕了一个头后:“皇上息怒,微臣一年前将那顽劣的小女送去了江南,也许、也许”

    “也许什么?”

    皇甫巽怒声发问。

    小武侯慌忙回答:“也许是小女见到了他们,认了出来,也说不定。”

    如果武侯府真的没有参与此事,小武侯这样说,也是合情合理了,皇甫巽的怒气消散了一些:“两位侯爷,并非是朕不给你们脸面,实在是这件事太大了。霍家盘踞江南多年,早已经将自己视为了那里的土皇帝,自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下,竟然枉顾众多百姓的性命,为了一己之私将木桥弄断,意图谋害皇叔他们,还死伤了许多的百姓,这样的人不除不足以安民心,所以,朕希望你们说的是真的,不仅仅是为了是保住武侯府的荣耀,更是为了保住你们侯府的几百条人命。”

    听出他语气中的缓和,老武侯松了一口气,一个重重的响头磕在地上:“皇上明鉴,我武侯府对皇上那是忠心耿耿,绝不会有异心,今日之事,确实与我们没有关联,至于那江南霍家,犯了如此大逆不道之罪,罪该满门抄斩,株连九族。”

    字字句句说的铿锵有力,没有半分犹豫。

    皇甫巽心里熨贴了一些,点头,语气更加的缓和:“两位侯爷请起,朕听闻皇叔有难,心里着急,说话尖利了些,两位侯爷不要往心里去。”

    152795967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