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79 老武侯的打算(三更)
    即使受了天大的委屈,皇上给了台阶下了,也不能不接着,两位侯爷连说“不敢”后,小侯爷刚要起身,瞥眼看到老侯爷没动,吓得又赶紧跪好。

    老侯爷抬头,看着皇甫巽,请求:“皇上,这事既然关系到武侯府,那我们便不能置之不理,老臣请求皇上下旨,让小武侯前去江南,拿下霍家,以证侯府的清白。”

    老侯爷说完,皇甫巽眯起了眼睛,意味不明的看向他。

    小侯爷心里却是叫苦不迭,霍家是自己的岳丈家,如果他真领旨去了江南,查办了他们,那他如何给夫人交待?还有以后那每年百万两银子在从哪里来?

    老侯爷是家主,考虑的比较多,这霍家已经被皇上盯上,决计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如果不趁着此时将武侯府择出来,以后皇上对武侯府也就没有那么信任了,这世袭的爵位也是岌岌可危了。所以,狠心,咬牙,说出了这样的请求。

    御书房内一片寂静,皇甫巽既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沉默的看着他们。

    老侯爷心里打鼓,皇上相不相信武侯府就在这一举了,皇上若是答应了,就是信任武侯府,那他可以放下心了,如果不答应,那就是对武侯府还心存疑虑,那武侯府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只能夹尾巴做人了。

    小侯爷却不这样想,皇上不答应,他就不用去江南,也不用背负那六亲不认的恶名了。

    半晌,皇甫巽开口,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老侯爷这请求可是真心的?”

    “回皇上,为江山社稷效力,是老臣应尽的本分。”老侯爷毫不犹豫的回答。

    皇甫巽的目光转向小侯爷,清清淡淡的问:“那小侯爷呢?”

    “臣、臣、”小侯爷结巴了一下,在接受到老侯爷要杀了他的目光后,急忙快速的说:“父亲的想法就是臣的想法。”

    “既然如此,臣就应允了你们的请求,命小侯爷即刻启程去江南,查办霍家,找出他们的罪证,一举拿下。”

    “老臣谢主隆恩。”老侯爷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欣喜。

    “臣遵旨!”小侯爷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涩意。

    领旨,谢恩,回府收拾东西,准备去江南。父子俩走出宫门,老侯爷颤颤巍巍的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珠,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武侯府的爵位保住了,他临死之前也瞑目了。

    小侯爷却是满心的不愿意,等上了马车后,语带不满的责问:“父亲,你怎么?”

    “闭嘴!有什么话回府再说。”老侯爷厉声呵斥他。

    小侯爷闭紧了嘴,闷闷不乐的回了府里,刚要去自己的院子里收拾东西,老侯爷冷声道:“你随我去书房。”说完,又命令跟随的下人:“你去把少夫人也喊到书房。”

    书房是重地,小侯爷夫人这么多年了也没有被允许踏进过去一步,现在突然接到下人的禀报,满心疑虑,忐忑不安的来到了书房。

    见小侯爷也在,心里不安更重,屈膝见礼后,问:“父亲,你唤儿媳来为何事?”

    “娘家和武侯府,你选一个吧?”老侯爷直接开门见山的说。

    小侯爷夫人吓了一跳,急忙看向小侯爷。

    小侯爷嘴唇张了张,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小侯爷夫人意识到出了大事,“噗通”跪在地上:“父亲,到底出了何事,您为何要这样说?”

    老侯爷目光转向小侯爷:“你告诉她。”

    看着一向雍容华贵的夫人慌张的跪在地上,小侯爷心疼,上前,想要搀扶起她。

    小侯爷夫人一把抓住他的手,急切的问:“侯爷,到底出了何事,您快告诉臣妾呀。”

    “你先起来,我告诉你。”

    小侯爷夫人不起,“侯爷,你先告诉我,到底出了何事?”

    小侯爷无奈,只得将事情快速的告诉了她。

    小侯爷夫人满脸的不可置信,喃喃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皇上已接到了齐王爷的八百里加急,还有什么不肯能,如今我已为他请了圣旨,领命前去江南调查事情的始末,倘若真的如齐王爷所说,你霍家做了江南的土皇帝,那谁也保不住他们了,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留在武侯府,当没有这个娘家,以后也不准再提及,另一个是给你休书一封,你回江南,和你娘家人同进退。”

    小侯爷夫人摇头,泪流满面:“父亲,我生是武侯府的人,死是武侯府的鬼,怎么可能回娘家。”

    “好,既然如此,你回自己的院子吧,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踏出院子一步。”

    “父亲!”小侯爷不满惊叫,刚要抗议,老侯爷了声呵斥他:“闭嘴!”

    小侯爷张着的嘴闭上,喏喏的不敢再说话。

    小侯爷夫人起身,泪眼模糊,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

    小侯爷想要追出去,被老侯爷呵斥住:“你站住!”

    小侯爷回身,“父亲,孩儿要回去收拾一下。”

    “不用了。我命人给你准备,你现在就动身吧。”

    说完,吩咐管家,去账房拿了银票,又命人去他的院子里让丫鬟帮他收拾了几件平日穿的衣服,亲自看着他出府们,骑上马背,扬鞭而去,这才站在门口,深深叹了口气。仰头,看着先祖皇上亲手御赐的闪着荣耀的武侯府的门匾,心里五味杂陈。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以及孟清骑着快马,带着三百精卫出了京城,搅起了很大的动静,引得不少的人观望,纷纷猜测出了什么事情。

    钦差的仪仗队紧跟在后,又是浩浩荡荡的出了城,这让人们更加的知道,肯定出了大事了。

    孟清没来及回家,只写下了一封书信,简单扼要的告诉家人,他随着孟倩幽两人去趟江南,至于为了何事,没敢说,免得家里人担心。交给了皇甫毅,让他送去城外的庄子里。

    皇甫煜也听到了动静,慌慌张张的回了府里,姜瑾把孟倩幽的话告诉他,皇甫煜跌坐在椅子上。大哥,大嫂都去了,那证明父王他们出事了,而且出的是非同寻常的大事,只是,打死他都想不到,这次不仅是大事,还是差点要了几人命的大事,他们一家人也差点永远见不了面。

    江南。

    朱之明决定了以后,心里踏实了,安稳的吃过早饭,穿戴好了官服,先去衙门里走了一趟,见没有什么急于处理的公事,便乘坐着自己的专用小轿,吩咐轿夫去霍府。

    已是第四日,霍甲料定了朱之明今日会来,一早就坐在会客厅里等着。

    管家来报,知府大人来访,霍甲嘴角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吩咐人领他进来。

    朱之明进了会客厅,霍甲起身相迎:“知府大人。”

    “霍老爷。”朱之明满脸笑意的拱手打招呼。

    “看来知府大人已做了决断了。”霍甲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询问。

    朱之明点头:“霍老爷,您只管去做您要做的事,我绝不派人干涉,但是,我也不会派人帮你。”

    霍甲哈哈一笑,“这是我们说好的,知府大人放心吧。”

    “如此,我就回去了,衙门里还有公事等着我处理。”

    “请等一下。”霍甲拦住他,从怀里掏出那十万两的银票,塞到了他的手里:“这些银票,知府大人拿好。”

    朱之明也不推脱,将银票放进袖带里,转身出了会客厅。

    霍甲看着他的背影,露出冷笑。

    三天了,案件还没与任何进展,齐王爷喊了朱之明去问话。

    朱之明早就准备好了说辞,说霍家在江南盘踞多年,树大根深,做事隐蔽的很,他调查了这三天,才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希望齐王爷再给他几天的时间,他一定会差个水落石出,到时将霍家一网打尽。

    齐王爷相信了他的话,放他回了衙门。

    霍甲叫来了霍大,询问他准备的怎么样了。

    霍大回禀,“老爷放心,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夜深,我们就可以动手了。”

    是夜,过了子时,夜深人静,家家户户紧闭大门,人们进入了梦乡。齐王爷几人和谢峰等人也不例外,全部睡得很沉。

    几十名黑衣人飞跃而来,齐齐到了客栈门口。

    霍大穿着黑衣,蒙着黑面,对手下人做了个手势。

    黑衣人无声的点了点头,迅速的分散而去,将客栈不留一丝缝隙的包围了起来。

    客栈已然落上门闩,几名黑衣人去了后院,摸着伙计睡觉的房间里,手里刀落,伙计在睡梦中全部无声无息的死去。

    黑衣人对着同伙点头,迅速撤去,从后门进去大堂,将门闩卸下,悄无声息的打开客栈的大门。

    霍大抬脚而入,脚步比猫还轻,扫视了屋内一眼,对着手下点头。

    十几名黑衣人从怀里掏出一个筒状的东西,打开盖子,里面立刻冒出了不同寻常的气味。

    飞身将筒状的东西扔去了客栈的各个角落,黑衣人迅速的撤出了客栈,轻轻的关上了客栈的门。

    霍大负手而立,感觉差不多了,挥手。

    黑衣人将手里准备好的火把点燃,打开客栈的门扔了进去,然后从外面将客栈的门反锁上。

    霍大阴冷的声音同时响起:“将客栈各个角落守好了,一旦发现有人出来,全部斩杀!”

    152795967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