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80 拼死奋战(一更)
    拓跋罕林那日没有得手,回了下榻的客栈后,发了好大的脾气,责令手下的人去调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相信自己会那么倒霉,一次又一次错失接近皇甫曜月的机会。

    手下的人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发那么大的火,吓得心肝乱颤,急忙跑去调查,还真的查出了点蛛丝马迹,急忙回来禀报:“主子,属下查清了,是这里的霍家跟那王爷有恩怨,想要借此除掉他们,这才命人故意破坏木桥的的。”

    拓跋罕林听完,嘴角露出嘲讽笑意,这武国的皇帝,自称治国有方,武国上下安居乐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结果呢,却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要不是身份不允许,他真想看看皇甫巽得了禀报以后,怎样自己打脸。

    同时,怒火也从心里窜起。

    拓跋罕林放弃了国内的政务,跟了好几个月,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本来都已经得手了,却硬生生的被这霍家搅了局,失去了大好的机会,也不知道下次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再有这样的好机会。想到此处,怒火冒的更盛,沉着声音问:“打听清楚了吗?霍家与他们有何恩怨?”

    手下的人哪里敢不打听清楚,连忙禀报了上去。

    拓跋罕林听完,满心怒气的吩咐:“盯紧了霍家,想法把那个武侯府的小姐绑来,我要问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手下的人领命而去,去了霍府前盯着,伺机动手。

    这夜,霍大率着黑衣人一出来,便被探查到了,几名手下相互看了看后,其中的一人点头,一人飞快的跑回了客栈禀报拓跋罕林。

    在筒状的东西被扔在了客栈里的时候,异味传入了皇甫拾梦沉睡的鼻翼中,她立刻惊醒了,猛地睁开眼,坐了起来,摇晃身边的皇甫曜月:“月儿,快起来,有些不对劲。”

    可即使如此,她也吸入了一些迷烟,头脑有些昏沉,皇甫曜月也吸入的不少,迷迷糊糊应了一声,想要爬起来,眼皮却似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

    皇甫拾梦一手掩住口鼻,艰难的滚下床,爬到了放包裹的地方,一手费力的打开,找到一个白色的瓷瓶,倒出了一颗药丸放在了自己的嘴里,趴在原地喘了几口气,等药效发挥了作用,头脑有些清醒了,手脚也有些力气了,才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床边,快速的倒了一个药丸,放进了皇甫曜月的嘴里,“月儿,咽下去!”

    皇甫曜月还留有最后一丝意识,听了她的话,将药丸咽了下去。

    皇甫拾梦心里急切,看她咽下去以后,立刻走了过去,打开房门,整个客栈里都充斥着迷烟的味道,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回头,看皇甫曜月已经清醒了,急忙说道:“月儿,快起来,我们去爷爷,奶奶的房间。”

    说完,已经当先走了出去,来到隔壁,想也没想,用身体大力的撞开了房门。

    皇甫曜月也跌跌撞撞的跟了出来。

    齐王爷和齐王妃并排躺在床上,神色安静,睡颜安详,皇甫拾梦撞门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能惊醒他们,显然是已经被迷晕了。

    皇甫拾梦从瓷瓶里倒出了两颗药丸,分别放在两人的嘴里。皇甫曜月上前,扶起齐王妃,用力拍打她的背部,让她把药丸咽了下去,然后是齐王爷。

    药丸吃下,齐王爷和齐王妃幽幽转醒,看清眼前的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两人,齐王爷沙哑着声音开口询问:“出了何事?”

    “有人在客栈里放入了大量的迷烟,你和奶奶都被迷昏了过去。”皇甫拾梦简单回道。

    齐王爷刚醒,身体还有些酸软,但眼里迸出骇人的光,周身的气势也瞬间凌厉起来:“该死的东西们,竟然敢用这下三滥的手段。”

    “爷爷,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这半天没有动静,精卫们肯定也中招了,这瓷瓶里是解毒的药,我们也尽快给他们送过去。”

    既然敢投入大量的迷烟,而不是直接上门来杀死他们,也必定还有后手,齐王爷当即从床上下来,边穿外衣边嘱咐:“月儿,你陪着奶奶,我和梦儿下去一趟。”

    皇甫曜月点头。

    齐王爷和皇甫拾梦快速的来到了楼下,果然,精卫们全部中了招,一个清醒的也没有。

    皇甫拾梦将药丸一一放入他们的嘴中,齐王爷帮着他们咽下去,谢峰刚睁开眼,还没有完全清醒。

    一片火把扔了进来,整个大堂里都是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听出了是什么动静,谢峰立刻清醒了,一跃而起,神情有些惊慌:“王爷!”他奉命保护齐王爷几人的安全,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如果主子们出了事,他就是死一万次也不能弥补罪过。

    “不要慌!”齐王爷这一会儿反而镇静了下来,对着他们摆手,声音沉着的吩咐,“以现在这种形势,外面应该还埋伏好了人,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命令所有人捂好口鼻,冲去后院,剩余的事我们一会儿再商议。”

    说完,转身出了精卫的房间,趁着火势还小,冲上了楼去。

    皇甫拾梦小跑着跟了上去,冲回来自己的房间,将随身携带的包裹斜系在身上,迅速的来跟齐王爷汇合。

    齐王妃也拿好了该拿的东西,走了出来。

    四人急急忙忙下楼。

    大火已经开始蔓延,炙热的气息烤的几人几乎喘不上气来。

    谢峰神色焦急的等在一楼的楼梯口,清除掉附近的火势,好让几人能够下来。

    其余的精卫捂着口鼻立在一边。

    几人下来,精卫们簇拥着他们朝着后院走去,打开大堂和后院相连的大门。

    这时一只箭带着凌厉的风声射过来。

    精卫大惊之下,勉强躲闪,却仍被射中了肩头,当即身体一个踉跄,朝前迈了一步,又是一只箭凌空而来,朝着他的身上射去。

    身后的精卫一个前扑,将他扑倒在地,躲过了这一箭。

    两人动作没敢停留,就地一滚,顺势回了门边。

    后面的精卫后退,给他们留出空隙,两人滚进门内,才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不知道外面埋伏了多少人,精卫们不敢硬闯,出不去后院,大堂里的火势已经全部蔓延开了,整个客栈里都是浓烟,还伴随着烧焦的味道,如果再不想个办法冲出去,他们这些人今日就要全部葬身火海了。

    齐王爷当即下令:“谢峰,领几个人想法打开大门,从前门出去。”

    后门都埋伏着弓箭手,前面的埋伏肯定也不少,但这是唯一的出路了,拼一拼也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谢峰当即领着人去撞门,用足了内力,门板立刻摇摇欲坠起来。

    霍大站在门前,看着摇晃的木门,听着精卫们大力撞门的声音,嘴角浮起嗜血的笑容。很好,就这样还有活着的,他倒要见识见识到底是谁?这些年在江南,他替霍家做下的阴暗的事不少,还从来没有一次遇到过这样顽强的对手,这让他莫名的兴奋起来,眼里闪着嗜杀的光。

    撞了五六下,门板轰然倒塌,借着月色,谢峰看到了外面的形势,乌压压的全部是身形彪悍的黑衣人,心里沉了下去,深吸了一口气,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几名精卫紧随在后,齐王爷几人被他们保护在中间。

    不知是霍大自大还是故意的,后面埋伏了不少的弓箭手,出去一个射杀一个。而前门只有黑衣人守着,谢峰冲了上去,立刻有几个黑衣人围攻了上来,个个招式狠厉,下手直逼他要害之处,显然是想几招之内把他置于死地。

    谢峰能被周安挑中,保护齐王爷几人的安全,身手自然是数一数二的,哪能轻易的被他们撂倒,当即拔出随身携带的精致小刀,反击。

    身后的几名精卫也不例外,生死关头,全部拼尽了全力挣得一线生机。

    霍大犹如没有看到眼前打斗的场面,纹丝不动,眯眼看着被精卫们簇拥着出来的齐王爷。见他神色镇定,气质尊贵,即使如此紧急状况下,也没丝毫狼狈。暗赞了一声,果然是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救下太上皇和老太后的齐王爷,使皇甫家的江山能稳坐至今的功臣,生死之前,果真沉的住气,可惜了,今日他要死在自己的手下了。

    一句话没说,挥手,众黑衣人上前,试图将他们逼退回客栈内。

    精卫们岂能让他们如愿,各个使出了绝杀的招数,手中的小刀闪着寒光逼近黑衣人的要害之处。

    黑衣人大惊,迅速后退,门前闪出空地,后面的精卫簇拥着齐王爷几人出了客栈。

    大火已经熊熊燃起,整个客栈都处在熊熊的大火之中,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

    精卫们簇拥着齐王爷几人站前门前。

    客栈随时都会有坍塌可能,霍大明白,精卫们也明白,得了这一空隙之后,不敢有任何的耽搁,继续厮杀着往前,希望给主子们撕开更大的空间。

    15280438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