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87 深渊 (二更)
    精卫们拼尽全力,无奈黑衣人太多了,且个个武功不弱,他们想要上前一步,无比的艰难。

    身后的大火炙烤着齐王爷的后背,空气中传来的烧焦的味道让他明白,如果在这样僵持下去,自己这一家四口,还有这些精卫,今日必定会葬身于此,想也没想,沉着冷静的下令:“不必管我们,先杀开一条血路,冲出去。”

    言下之意,让簇拥在自己身侧的精卫们也加入打斗。

    得了命令,精卫们齐应声,离开了他们的身侧,和黑衣人缠斗在一起。

    只留下齐王爷四人在门前。

    形势一下有了好转,逼着黑衣人又退后了几步。

    齐王爷和齐王妃将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护在中间,并排向前走了几步,离客栈的大门稍稍远了一些。

    霍大抬眼,看齐王爷几人还在客栈砸到的范围内,没有说话,也没有出手,继续打量着几人。

    客栈已淹没在了火海之中,确定不会再有人出来了,分布在客栈周围的黑衣人迅速的靠拢了过来,加入了打斗。

    精卫们的压力倍增,有些吃力了。

    霍大开口,声音如百年没有见过阳光的幽灵一般阴冷:“我霍大在江南横行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敌手,不免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你们若是放弃抵抗,自动就擒,我可以给你们留个全尸,否则的话,后面的火海便是你们的最终的归处。”

    他这番话自然是对着精卫们说的,但精卫们无一人理会他,全部聚集了精神应付黑衣人,能杀一个算一个。

    齐王爷一直注意着周边的动静,防止有人偷袭他们。听了霍大的话,才转头看向他:“霍大?霍家人?你们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

    先不说他们一家,就这客栈里少说也有几十人,他们为了杀掉自己,竟然枉顾这么多条人命。

    霍大发出阴冷的笑声,惹得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不禁皱了下眉头。

    “齐王爷,你这番话还是等下了阴曹地府,给阎王爷去说吧,没准他看在你这样为国为民的份上,封你个判官做做。”

    “本王去不去见阎王,可不是你说了算的,就你这种见不得人的鼠辈,想要本王的命,简直是痴心妄想。”齐王爷面色无惧,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霍家是江南世家,不是官宦之家,按规定是不能养暗卫的,但是霍甲野心极大,想要做这个地方的土皇帝,必然要有人在暗地里为他卖命,所以私自养了众多的暗卫,但怕泄露消息,除了吩咐他们去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外,严命他们不许出现在人前,所以霍大即使是天大的本事,多年来帮霍家做了不少肮脏阴暗的事,也还是不能光明正大的立于众人面前的,这是他不能提及的痛处,如今被齐王爷一语说中,当即恼羞成怒,运足了内力,朝着齐王爷几人攻去。

    齐王爷放开皇甫拾梦的手,挡在了几人的身前,挡下了霍大的一招。

    但他年纪毕竟大了,霍大的身手又极高,硬生生接下他这一招之后,胸中的气血上涌,压制不住,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王爷!”齐王妃惊叫,就要上前来帮忙。

    “不用管我,看好孩子。”齐王爷厉声命令她。

    齐王妃要上前的脚步停住,脸色发白的看着齐王爷,双唇紧抿,双手发抖。

    霍大一击得手,哈哈大笑,声音里带着嘲讽:“传闻中的王爷也不过如此嘛,不堪一击,草包一个。”

    齐王爷没有被他激怒,抬手,不慌不忙擦掉了自己嘴角溢出的鲜血,冷静道:“激将法对本王没用,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本王奉陪到底。”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会多给你烧点纸钱的。”话落,人暴起,霍大又攻了过来。

    齐王爷主动迎了上去,和他缠抖在一起。

    客栈起火,火光照亮了半个天空,附近的百姓被同时惊醒,慌张的爬起来,连衣服顾不上穿,急急忙忙的打开大门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料,脚刚一迈出门槛,立刻有阴冷的声音传到耳朵里,“想要活命的话,乖乖的回去睡觉,就当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

    五月的江南,即使是夜里,天气也炎热的很,但是这声音入耳,好多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不假思索的将迈出的脚缩了回去,关紧了大门,忐忑不安的躲在屋里。

    也有那几个大胆的没有听话,试探的迈出了一步,寒光闪过,连声音也来不及发出,便已经身首异处。

    知府的府衙距离客栈较远,朱之明还没有察觉,正躺在放了冰块的屋子里,搂着那十万两银票呼呼大睡,正做着美梦,自己已经高升,被调入了京城,做了户部尚书。

    一阵鼓声将他从美梦中惊醒,吓得一骨碌爬起来连声质问:“出了何事,出了何事?”

    有值夜的下人在门外应声:“老爷,是外面的紧急鼓被敲响了。”

    “快去看看出了何事!”大半夜的,紧急鼓被敲响,一定是发生了大事,朱之明将银票揣好,下了床,穿好了外衣,抬步走了出来,看到那被映红了半边天,喝问:“那里是什么地方?”

    值夜的下人早就看到了,也聚到一起悄悄议论了几声,但具体的位置谁也说不上来。

    一名衙役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禀报:“老爷,不好了,兴隆客栈着火了。”

    朱之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不相信的又问了一遍:“你说哪个客栈?”

    “兴隆客栈!”衙役再次高声回答,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就是齐王爷他们住的客栈。”

    “轰隆”一声炸响在朱之明的脑子里炸开,炸的他承受不住,踉跄了几下,跌坐在地上。

    “老爷!”丫鬟、下人惊叫着上前,争抢着扶起他。

    朱之明全身发软,连站住的力气也没有了,倚靠在一名下人的身上,抬头看着远方的火红的半边天。他没有想到,霍家竟然这么大胆,竟然大张旗鼓的烧了客栈,那里面除了齐王爷带来的人,还有不少无辜的百姓呀。这么多年,他谨小慎微的做官,虽然也贪污了一些,但是从来没有做过伤及人性命的事,这一下,这一下如果事情败露,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呀。

    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恐惧,急忙吩咐:“点齐衙役,快去救人。”

    以这里到客栈的距离,就是去了以后,客栈也烧成了一堆废墟了,但重要的是他的态度呀,他知道的晚了,带人去的晚了,没有救下人,顶多落一个办事不力之罪,要是他不去,可就成了不关心百姓死活的昏官了。

    衙役们都看到了漫天的火光,早已自动在衙门外聚齐了,朱之明恢复了力气,走出衙门,正要率着众衙役前去,一名黑人从暗处走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知府大人,我们老爷说了,让您安心呆在府里,今晚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朱之明瞬间瞪大了眼,指着那火光之处:“可是,可是”

    “大人不必担心,我们老爷已经安排好了,您就当今晚做了一个梦,等明日梦醒了,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可它是噩梦!”朱之明再也忍不住了,对着来人咆哮,直到现在,他似乎明白了,自己已经踏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永远都爬不上来了。

    黑衣人的声音更加冷了,“不管是什么梦,大人还是回去把它做完吧。”

    “我不回去,你能拿我怎”“样”字还没说出口,一把闪着寒光大刀抵在了他的颈边:“知府大人,您最好识相一点,我这把刀可是锋利无比,见血封喉的。”

    “大人!”

    众衙役失声惊呼,纷纷抽出腰间的大刀团团围住了黑衣人和朱之明。

    事到如今,朱之明已经完全明白了,自己这个知府在霍甲的眼里狗屁不如,平日里对自己和颜悦色,那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给他找过麻烦,今晚要是自己执意要去,恐怕真的会死在这个黑衣人之手,痛苦的闭了闭眼睛,对众衙役挥手:“都回去睡觉吧,今晚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黑衣人露出森森的笑意,收起了抵在他颈侧的刀:“还是知府大人识时务,您放心,我们老爷说了,承诺您的事情一件都不会少。”

    朱之明无力的垂下了头,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往府里走,那身形,充满了绝望。

    众衙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一步一步犹如千斤重,慢慢的挪进府里的知府大人,又看看黑衣人手里闪着寒光的刀,默默的退了下去,各自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拓跋罕林为了监视齐王爷等人,住在了和他们相邻不远的客栈,这边大火起来,那边客栈的人都醒了,纷纷穿衣起来,跑到门口,对着这边张望。

    手下的人听到了动静,也看到了火光,跑来敲房门:“主子,大事不好了,兴隆客栈着火了。”

    152804387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