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90 重伤,危急(一更)
    齐王爷带着狼狈的众人继续往前跑,转身的时候,皇甫曜月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背过去身去的拓跋罕林,心里升起了一股奇异的感觉。

    几人已经离开了箭矢的射程之内,霍大吩咐弓箭手停止射箭,亲自率人追了上来,将拓跋罕林几人团团围在了中间。

    三名手下挡在拓跋罕林身边,握紧了手里的大刀,准备和黑衣人拼命。

    拓跋罕林留下的目的就是拖延住黑衣人,所以并没有立刻出手,而是负手而立,眼光蔑视的看着霍大。

    这么多年,霍大虽然隐在暗处,但一直是暗地里的王者,从来没有被人用这种眼光看过,当下被怒火烧昏了理智,提刀朝着拓跋罕林攻来。

    拓跋罕林迎战,两人厮杀在一起。

    没有得到命令,其余的黑衣人没敢乱动。

    拓跋罕林的手下依然握紧了大刀,警惕的看着他们,丝毫不敢放松。

    两人大战了两刻钟,没有分出胜负,霍大心里越发恼怒,开口,正要命令所有的人围攻,远处有凌乱的脚步声传来。

    拓跋罕林分神看过去,竟然是齐王爷领着众人又返回来了,气得脑袋里嗡嗡作响,嘴里的牙都要咬碎了。

    看着去而复返的齐王爷等人,黑衣人惊诧了一下,立刻围了过去。

    一群人也顾不上喘息了,挥刀就杀。

    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在自己的手下逃跑了,还能自己再跑回来的人,霍大也是愣了一下。

    拓跋罕林趁他分神的功夫,一脚将他手里的大刀踢飞后,攸的伸手想要抓住他的脖颈。

    霍大已然回神,身体后仰,堪堪避过他的手,也展开凌厉的招式打了回来。

    一击不中,失去了机会,拓跋罕林不再恋战,纵身跃到齐王爷不远处,一掌拍飞了距离他最近的黑衣人,毫不客气的怒声质问:“你的脑子是被驴踢过吗?”

    齐王爷闻言,气得将自己面前的一名黑衣人一剑斩杀,怒气冲冲的回击:“老子的脑袋没被驴踢,倒是你的脑袋被驴踢了,妄想用救下我们的恩情求娶月儿,做你娘的青天白日梦。”

    堂堂一个王爷,什么优雅、矜持、尊贵,此刻全都跑去了一边,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就是自己今日死在这里,也不欠他的这份恩情,也不会把自己的孙女嫁给这个趁人之危的小人。

    拓跋罕林还真的没有这个想法,刚才那样对霍大说,是让他信以为真,自己好有理由下手,听了齐王爷的话,又踹飞了一名黑衣人后,怒骂:“你的脑袋没被驴踢,是里面被塞了草了。”

    “你”齐王爷从小长在皇宫,长大搬进了自己的王爷府,没有跟一般的平民百姓接触过,骂人的话不多,听了拓跋罕林的话,想要怒怼回去,却想不起来要骂他什么。

    霍大也听出了端倪,原来是一个想要求娶,另一个不愿意,所以拓跋罕林这才急着救人,越是这样的人越难对付。

    齐王爷和拓跋罕林势不可挡,可手下的人却没几个了,再战下去,他们今日就真的丧生于此了。但齐王爷无惧,因为他安排那些受了伤的精卫带着齐王妃和皇甫拾梦以及皇甫曜月先走了,他拼了这条命的阻止黑衣人,总能给他们争取些时间。

    两刻钟过去,黑衣人死伤了一片,而这边也只剩下齐王爷,谢峰和两名精卫,以及拓跋罕林和他的一名手下了。

    拓跋罕林武功高强,这个时候独自逃命不成问题。他的手下,用鹰国话祈求:“主子,我留下帮助他们,您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拓跋罕林抿唇,分神看了看现在的形势,看看发丝有些凌乱,身上溅满了鲜血,有些体力不支的齐王爷,再看看胳膊受了伤,还在死命抵挡,保护齐王爷安全的谢峰,刚涌起的带着手下的人一起冲出去的念头,忽然就消散了下去,没说话,只是手中的招式更加的凌厉。

    打斗了这么长时间,却不见任何官府的人来,齐王爷也明白了,朱之明也参与了其中,不会派人来救他们了,想要活命,只有拼杀这一条路了。

    寂静的夜里,没有喊杀声,只有刀剑碰撞的声音传出去很远,而在这一片寂静而又杂乱的声音里,由远而近的马蹄声显得格外的响亮。

    霍大皱眉,齐王爷的眉头也是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众人不由得都抬眼望去,一匹雪白的高头大马拉着一辆乌篷的马车而来,一黑一白,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越发的诡异。

    赶车的人黑衣黑裤,黑巾蒙面,看不清他的样貌,只看到一双精明的眼睛露在外面。

    犹如没有看到这打斗的场景,赶车的人径直挥着马鞭快速的赶着马车冲过来。

    所有的人奇异的停下了打斗的动作,愣愣的看着这辆马车越来越近。

    “站住!”霍大反应过来,厉喝一声。

    赶车的人犹如没有听见,马车的速度不敢没有慢下来,反而更快了。

    众人怕被马儿踩到,纷纷避让。

    马车到了齐王爷面前,车夫低喝了一声:“王爷,上车!”

    话入耳,齐王爷没有丝毫犹豫,纵身跃入车里,“谢峰,快点!”

    谢峰和两名精卫也动作迅速的跃进车里。

    拓跋罕林和他的手下没动。

    齐王爷带着怒气的声音传出来:“还愣着做什么,真想留下等死呀!”

    拓跋罕林怒哼了一声,不想理他,手下急了眼,不顾身份的扯着他的胳膊,也跃到了马车里。

    马车内空间很大,盛下他们绰绰有余。

    马车也没有调头,径直朝着前方跑去。

    霍大反应过来,提身欲追,忽然又想到什么,伸手。

    一名黑衣人将一把短小的弓箭放入他的手里。

    霍大拿过,满满的拉开弓,眼睛望着马车的方向,用力一拉,箭矢带着凌厉的风声朝着马车的方向而去。

    箭矢不但准,力道也很足,穿透了马车后面的帘子,穿入了坐在车尾的拓跋罕林的皮肉里。

    拓跋罕林闷哼了一声。

    “主子!”手下惊叫,当下就要拔下箭头。

    “不要动!”齐王爷虽然没看到拓跋罕林伤到哪,但听声音,也知道他伤的不轻,急忙阻止:“现在不知他情况如何,你若冒冒失失拔下箭头,反而会加重他的伤势。”

    手下的手顿住。

    拓跋罕林强忍住穿透了四肢百骸的痛意,尽量平稳了声音道:“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

    一箭射出,霍大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箭头上抹了剧毒,不管射中了谁,他们要想救回他的命,必须去药堂里抓药,他只要派人守住所有的药堂,就能等到他们再一次自投罗网。

    回头,看着地上凌乱的尸体,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吩咐了一句:“处理干净!”转身朝着大火的方向而去。

    留下了几人,将所有的尸体堆放在一起,从怀里掏出药瓶,打开,洒在所有尸体的身上。尸体冒出嗞嗞的几声响后,很快化没了,地上一丝的痕迹也没有留下。

    客栈几乎快燃烧干净了,霍大挥手,随后而来的人有默契的把所有的尸体抬起来,抛入了火中,火势又大了起来,空气中也弥漫着刺鼻的味道。

    马车走了不远,拐了一个弯,车夫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一座房子前,停下,下了马车,扯下了自己的面巾,打开车帘:“王爷,到了,请下车吧。”

    齐王爷点头,下了马车,后面的几人跟上,几人刚下马车,马车里却传来:“咚”的一声响,随后他的手下带着惊慌的声音从马车里传来:“主子,您怎么了?”

    齐王爷一个大步到了车尾,打开车帘,拓跋罕林紧闭双眼,倒在了车厢内,脸上青黑一片,明显就是中毒了。

    “谢峰,将他抬到里面去!”

    齐王爷命令。

    谢峰应声,和两名精卫一起,艰难地将拓跋罕林从马车上抬下来,在车夫的指引下,进了院子。

    院子很大,充斥着各种味道,好像是个后院,有几间房子里还亮着灯,听到他们杂乱的脚步声,里面的人跑了出来,正是齐王妃和皇甫拾梦以及皇甫曜月三人。

    看到齐王爷没事,齐王妃一直提着的心落回了原处。欣喜的喊了一声:“王爷!”欲要迎上来。

    “拓跋中毒了,梦儿,你手里有没有解毒药?”齐王爷顾不得应声,开口询问。

    “哦,有。”听了齐王爷的称呼,愣怔了一下的皇甫拾梦急忙点头回道。

    “王爷,去那边的房间里吧。”车夫指着距离这边不远处,一个亮着灯的房间恭声说。

    “梦儿,将药拿来,谢峰,把人抬过去。”

    齐王爷下令,大步朝着那个房间走去。

    谢峰等人抬着拓跋罕林紧跟在后面。

    车夫快走了一步,把房门打开,让他们进去。

    皇甫拾梦转身回屋子拿了随身携带的包裹,也跟了过去。

    齐王妃想了一下,没有跟过去。

    皇甫曜月留下照顾她,也没有过去,只不过眼睛不受控制的朝那边看去。

    152825357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