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91 (二更)
    借着屋内的灯光,众人这才看清,霍大的那一箭射在了拓跋的左胳膊上,没有伤及到要害,可是箭矢上的毒看起来很厉害,拓跋此刻脸色已经全部是青紫了。

    不能再耽搁了,皇甫拾梦从包裹里找出一个瓷瓶,打开瓶塞,倒出了一个药丸,交给拓跋的手下,吩咐:“给他喂下去!”然后又找来一个毛巾,勒紧了箭伤的位置,看拓跋将解毒的药丸咽了下去以后,下令:“拔箭!”

    拓跋的手下抓紧箭身,一个用力,一股黑血随着箭头喷了出来,溅了他一身一脸。

    皇甫拾梦手中早已备好了两瓶止血药,毫不犹豫的全部撒在了拓跋罕林的伤口上。

    血被止住,拓跋罕林脸上的青紫也微微下去了一些。

    众人松了一口气,皇甫拾梦拿过一个木凳坐在床边,伸手给他把脉。

    拓跋罕林的手下顶着满脸的黑色的鲜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皇甫拾梦的眉头微皱,放开拓跋罕林的手:“毒性好解,但是需要去抓几副药回来,如今这情况,恐怕这城里的药店已经被人盯死了,只等着我们自投罗网了。”

    屋内众人陷入沉默。

    拓跋罕林的手下开口,声音略有些嘶哑:“姑娘,你把药方给我,我去想办法。”

    皇甫拾梦看了他一眼,摇头:“你与黑衣人厮杀了一晚上,恐怕你的容貌他们早就记住了,你出去,无疑是撞到了他们的手上,会白白丢了性命。”

    “这个姑娘不用管了,你只管开药方就是。”拓跋的手下没有说自己这边还有人在,只是执意要求她开药方。

    皇甫拾梦看向齐王爷,询问他的意见。

    齐王爷点头,唯今之计,也只能是如此了,他们几个包括精卫在内,都伤得不轻,出去很容易被人认出来。

    皇甫拾梦吩咐随着进来的那个赶车的:“掌柜的,麻烦您拿笔墨过来。”

    掌柜的应声,转身出去,很快拿了笔墨进来。

    皇甫拾梦写下一个方子,递给了拓跋的手下:“小心些,你们主子还等着你救命呢。”

    “多谢姑娘,请帮我照顾一下主子,我很快回来。”

    说完,转身大步往外走。

    “等一下!”皇甫拾梦喊住他,弯腰把从拓跋罕林手臂上解下来的毛巾递给他:“先把脸洗干净,让掌柜的帮你找套衣服过来了。”

    他这样顶着满身满脸的血出去,就是找到了药店,这大半夜的也没人敢抓药给他。

    拓跋的手下也想到了这一点,再次道谢后,跟着掌柜的出去,匆匆的换了一件衣衫后,出了院子,朝着绑架刘玉儿的两人的地方飞跃而去。

    皇甫拾梦拿出一瓶止血药交给谢峰:“你们几个也自己处理一下。”

    谢峰等人也带了止血药,只不过客栈里的事情发生的太急,他们醒了以后,只顾着护着齐王爷几人逃出来的,忘记带了出来。接过,道谢。

    “不用,让掌柜的也帮你们找几身衣服换下,稍微去休息一下。”皇甫拾梦道。

    皇甫拾梦是小郡主,一个姑娘家,不适合留下来照顾拓跋罕林,谢峰摇头:“不用了,属下不累,还是属下等来照顾他吧。”

    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皇甫拾梦也没有坚持,“那你们先去稍微的收拾一下,收拾好了过来换我们吧。”

    谢峰几人退去。

    皇甫拾梦扶着齐王爷坐去了凳子上,抿了抿唇问:“爷爷,他是拓跋罕林,大皇子的弟弟,鹰国的新皇?”

    齐王爷神色不明的看着昏迷的拓跋罕林一眼,缓缓点了点头。

    果然是她猜想的那样,皇甫拾梦心里有些发沉,“那”

    刚说了一个字,便被齐王爷怒气冲冲的打断:“他休想!”

    望着怒气似要冲破屋顶的齐王爷,再回头看了看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拓跋罕林,皇甫拾梦抿唇,一个字也没说,站起来,绕到齐王爷身后,轻轻的给他捶打后背。

    “今日与他们对战,你也累了,坐下歇会吧。”齐王爷心疼她,不让她捶。

    皇甫拾梦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我没事,和奶奶还有月儿来到这聚贤楼后,已经歇息了一会儿。”

    齐王爷知道她说的是谎话,自己坐马车都用了这么长时间,她们几个还不知走了多少路,才走到的呢,再加上担心自己,不可能会歇息的,但也不忍心拂了他这片孝心,拍了拍她的小手,叹了一口气。他嘴上说的硬气,可这拓跋确实救了他们几人。先不说他及时赶到,恰巧救下了月儿,就是他拼命帮着抵挡黑衣人,让他们几人能活下来的这份恩情,也是无法报答的。

    皇甫拾梦明白他心里的所想,抿着唇,不说话。

    谢峰几人收拾好,走了进来。

    皇甫拾梦道:“他的毒性已经得到控制,暂时没有什么大碍,你们几个不用全部留下,轮流照看他就好。”

    谢峰遂吩咐了两名受伤较重的精卫去掌柜的安排好的屋子里休息。

    “爷爷,您也去收拾一下吧,您这个样子,奶奶肯定担心坏了,我留下照看一会儿,如果他不出现别的症状,我也去休息了。”

    齐王爷点头,站了起来,“有什么事喊我。”

    “知道了。”皇甫拾梦应声。

    齐王爷走了出去,回了齐王妃所在的房间。

    齐王妃和皇甫曜月正坐在屋内的凳子上,看到他进屋,立刻站了起来。齐王妃迎上前,“怎么样,严重吗?”

    “梦儿说只需要几副药就能清除,可眼下这情形,哪里能抓的到药?”

    “那怎么办?他与我们有恩,总不能看着他死去吧?”齐王妃着急的问。

    “死倒不至于,只是多受一些罪罢了,再说了,他的手下已经去抓药了,说不定真的有办法抓回来。”

    而他说的那个手下,此刻已经到了他们另一个落脚点,一座普通甚至有些破烂的民宅内。

    刘玉儿被点了穴道,被随意的扔在了地上。绑架他的两人坐在一张破桌子边,桌上点着一盏并不明亮的小灯,灯光忽明忽暗,使这间屋子显得越发的诡异。

    当一声轻微的脚步声入耳,两人同时吹灭了灯,身形极快的立去了门边,低声喝问:“谁?”

    “我!”熟悉的声音入耳,两人绷紧的神经松了下来,一人出手拉开了门,迎了出去:“可是主子有吩咐?”

    “主子受伤了,你们想法抓药回来。”话说完,一张药方递到了他们面前。

    两人大惊,同时出口询问:“主子可否严重?”

    “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你们只管做好这件事就行。”

    两人恭敬应下,其中一人问:“里面那人怎么处理?”

    刘玉儿听在耳朵里,心提了起来,恐惧再次袭卷了她全身。

    “主子现在昏迷,无法审问她,此地也不宜久留,你们想法将她弄出去城去,如果三天之内我和主子没有消息,带她回国,随意扔个地方再说。”

    两人再次应下。

    而回国两字入耳,刘玉儿不可置信的瞪了眼睛,他们竟然不是武国人。那他们绑架我做什么?我并没有身负什么秘密,一点儿价值也没有。可惜呀,这些话她只能在心里想想,却说不出来。

    “药抓好,给我信号,我自会过来拿走。”

    又吩咐了一句,来人转身就走。把主子一人放在那里,他不放心,还是及早赶回去的好。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两人也回身回屋,躺去了屋内有些破烂的大床上。而刘玉儿,仿佛被他们遗忘了一样,仍旧扔在了地上。

    再说被打晕的春香和车夫,醒过来后,两人看着黑漆漆的夜色有些发懵,然后想起来被打昏之前发生的事,惊得动作一致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春香带着哭意问:“小姐呢,小姐呢?”

    看着没有任何动静的漆黑的远方,车夫的腿脚有些发软,要是让老爷知道了他不顾府里的规矩,半夜赶着马车带着小姐从角门里出来,一定会活活的被打死的。

    春香的惊惧一点不比他少。小姐丢了,她们这做下人的却没事,不被活活打死才怪。

    两人惊惧的同时,对看了一眼,同时抬脚往府里跑,赶快去禀报霍甲,心里都存了一丝侥幸,也许老爷看在他们两人及时报信的份上,能绕过他们一命呢。

    事实证明,他们想错了。两人一路狂奔,连鞋子跑掉了也顾不得捡,跑回了霍府,喘着大气的拼命的拍打着大门:“开门,开门,快开门,出事了,出大事了!”

    做了霍府的看门人多年,还没有听到过这样急促的敲门声,看门人被惊醒后,立刻光着膀子就起来了,卸下门闩,打开大门,刚来得及问了一个字:“是”

    两道身影从门外冲进来,左右各撞了他一下后,直直的朝着住院奔去,嘴里还不住的喊:“老爷,出事了,出大事了!”

    看门人被撞的有些发懵,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两道身影已经飞一样的冲去了主院,即使他想拦也拦不住了额,咒骂了一声:“该死的东西,大半夜大惊小怪的,惊醒了老爷乱棍打死你们。”

    ------题外话------

    文文:王者归来:大神好傲娇

    笔名:糖布宝

    5号——8号2p,活动多多,欢迎来踩。

    邪恶版简介:

    主持人问:“叶萌同学,请问一见钟情和日久生情你的爱情观更偏向于哪一种?”

    叶萌回复:“日久生情。”

    待日后,叶萌被程子皓压在床上起不来的时候,她忍不住吐槽:“程子皓,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程子皓慵懒地搂着她,淡淡地回复:“这不是你喜欢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了?”

    “之前你在广播上说你喜欢日/久生情,不满足你的**生不了情的话,怎么办?”

    程子皓,你垢了!你这么玷污成语是会被谴责的!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腰细胸大腿长的傻姑娘勾搭上傲娇毒舌的王者荣耀大神的jq故事

    152825357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