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92 丧心病狂(一更)
    两人还没到主院,便被人拦截了下来,厉声询问他们是怎么回事。

    霍甲一直待在书房里等霍大的消息,自然听到了动静,怒气上来,沉声对着外面吩咐:“是何人吵吵嚷嚷,将他们带来!”

    书房外有人应声,去了主院外,将春香和车夫两人带来。

    两人战战兢兢的进了书房,头也没敢抬,直接“噗通”跪在地上:“老爷,不好了,出大事了。”

    这么长时间,霍大还没有回来,霍甲心里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两人的声音未落,霍甲站起来,抬脚对着车夫踢了过去,正中他的心口,车夫骨碌碌在地上往后翻了两个滚,趴在地上,动也不动。“该死的东西,大半夜的说这样的丧气话,真是活腻了。”

    春香看车夫一动不动,心里更加的害怕,浑身抖的筛糠一样,牙齿也打颤了,碰的直响。

    踹了这一脚,心里的火气下去了些,霍甲坐回了椅子上,依然难掩火气的问:“你说,到底出了何事?”

    这春香是玉儿从京城带来的,平日里甚得刘玉儿的看重,所以霍甲才没有对她出脚。

    “老、老爷,小、小、小姐她”

    话说到这里,被霍甲厉声呵斥:“说话吞吞吐吐的,是没长舌头吗?”

    春香浑身一个激灵,牙齿也不打颤了,舌头也捋直了,“老爷,小姐被人劫走了!”

    霍甲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又问了一遍,“谁?”

    “小姐她刚才在街上被人劫走了!”春香又着急的说了一遍。

    霍甲霍然站了起来,不相信的确认:“玉儿!”

    春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得到了确认,霍甲还是不敢相信,这大晚上的,刘玉儿怎会被人劫走?厉声呵斥春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春香把刘玉儿执意要去亲眼看齐王爷等人的下场,她阻拦不住,找到了车夫,给了他银两,偷偷从角门出去,刚出去没多远,便遇到了人将她们打昏,把刘玉儿劫走的事,一个字不敢落的说了出来。

    霍甲听完,怒气冲天,站起身,同样一个大脚踹了过去。

    春香比车夫还难堪,直接滚去了门边。

    吐出了一大口鲜血,翻了翻白眼,差点没有疼死过去。

    “该死的东西,我不是下令,过了戌时以后,府里的人谁也不许出府嘛,你们把我的话当做了耳旁风吗?”说完,还不解气,吩咐候在外面的人:“将这两个该死的东西拖下去乱棍打死!”

    车夫犹如死去了一般,毫无反应,春香却是吓坏了,艰难的爬起来,对着霍甲磕头:“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霍大挥手,院子里下人直接进来捂住她的口鼻,拖死狗一样将她和车夫拖了出去。

    外面响起棍棒打在皮肉上的沉闷声。

    “来人呀!”

    霍甲高声大喊。

    一直候在外面的管家走了进来:“老爷!”

    “将府里的人全部派出去,寻找玉儿,还有,封锁城门,从现在起不许进出!”

    管家应声后,急急忙忙的转身往外走,这玉儿小姐就是老爷夫人的心头肉,要是不尽快找到,这府里的人谁也别想安生了。

    “等一下!”霍甲又喊住他:“派人去看看霍大那边如何了,这么长时间了,连这点事也做不好,真是越来越废物了。”

    管家头上冒出了汗,应声后,急忙小跑了出去,霍大可是老爷的左膀右臂,如今却被姥爷这样说,足可见老爷的怒气有多大了。

    霍甲想了想后,回了主院,对已经被吵嚷声惊醒,正询问发生了何事的夫人说了刘玉儿被人劫走了事。

    老夫人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当即一番白眼,昏死了过去。

    霍甲立刻吩咐人去请大夫。

    府里等人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乱成了一团。

    霍府一团乱的时候,齐王爷也是满头的乱麻,拓跋罕林昏迷不醒,自己这些人又遭到了追杀,尤其是今晚过后,明日天亮,霍甲肯定会派人大肆搜查的,自己几人留在这聚贤楼,也不知道能不能躲过这一劫。

    齐王妃也想到了这些,眉头同样是舒展不开。

    皇甫曜月看看两人的脸色,抿了抿嘴,斟酌着开口:“爷爷,您先把这一身血污的衣服换下来吧,我过去找姐姐。”

    齐王爷要梳洗,皇甫曜月留下确实不合适,齐王妃点头,“如果没事,你和梦儿也去休息,明日还不知如何?”

    “知道了,奶奶,我会告诉姐姐的。”

    皇甫曜月应声后,转身走了出去,来到了拓跋罕林的屋子里。

    皇甫拾梦又给他号了一次脉,感觉他的情况比方才好多了,松了一口气,嘱咐了谢峰几句,刚要回掌柜的给她们准备好的屋子,皇甫曜月走了进来。

    “你怎么过来了?”下意识的站在了皇甫曜月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两人几乎差不多高,皇甫曜月的视线被挡住,想要看拓跋罕林的希望落空,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不过还是如实的回答:“爷爷在梳洗,不方便,我过来找你一起回屋。”

    皇甫拾梦双手搭在她的肩膀,直接将她转了一个身,“那走吧,你今日受了惊吓,赶快去休息一会儿。”

    皇甫曜月倒也没有坚持,两人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折腾了这么长的时间,天色要亮了,唯恐再有什么变故,两人也是和衣躺在了床上,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全部进去梦乡。

    霍大看着所有的尸体在火中化为灰烬,才领着剩余的众人回了霍府。

    刚到府门前就被焦急的管家拦下:“老爷吩咐,让你直接去主院。”

    霍大也没有多想,直接去了主院。

    霍甲听到他的声音,从屋子里走出来,无视院子里两条血淋淋的尸体,怒声责问他:“一点小事,处理了这么长时间,我看你是越来越不中用了。”

    霍大单膝跪下,认罪:“属下无能,请主子责罚。”

    听出他话音里的不对,霍甲眯起了眼睛,神色有了愠怒:“不要告诉我,你失手了。”

    霍大没有辩解,还是那句话:“请主子责罚。”

    “你们百余人众,还手持弓箭,竟然没有杀掉他们,你何时变得这么废物了?”霍甲的声音阴冷,充斥着必杀的气息。

    霍大心里发紧,还是硬着头皮解释:“属下本来要得手了,可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小子带着不少高手,属下竭尽全力的追杀,也没能杀了他们,还损失了几十人。”

    暗卫从挑选到培养成,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和财力,听说损失了几十人,霍甲额脑袋里嗡嗡作响,怒骂:“废物,一群废物!”

    霍大不敢吱声。

    管家也噤若寒蝉,院子的下人也甭提,大气也不敢出。

    “明日挨家挨户的盘查,我就不信他们能长翅膀飞了出去。”咬着牙根,一字一句的下令。

    第二日,天亮后,四城的门里门外都站了不少的人,等着城门打开,好进城出城,可时辰过了,丝毫没有打开的迹象。人们有些急眼了,纷纷打听,这才知道,城门从今日起不开了,不管是想要进来的人,还是想要出去的人,一律都不能通行了。

    人群顿时炸开了锅,议论纷纷,还有那急着出城办事的,想着进城做小生意的,一时不能接受,大声质问为什么不开城门。

    霍大领着一群人站在了城墙上,各个手持弓箭,对准了城下两边的人。意思很明显,谁要是敢乱动,当场射杀。

    都是普通的百姓,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顿时吓得不敢说话了,麻利的离开了城门口,城门两边一下子清净下来。

    这是霍大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站在阳光下,抬眼,看着太空,却莫名的觉得今日的阳光有些刺眼。

    齐王爷等人自然也是得到了消息,在意料之中,却也恼人的很。唯一让他们欣慰的是,拓跋的手下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在天亮时分,真的把药抓来了,刚休息了一下的皇甫拾梦立刻起来,亲自熬好了药,命令他的手下给他喝了下去。

    孟倩幽做的解毒药,用的是从皇宫里搜刮来的最好的药材做成的,里面还加了血莲,本来是交给了皇甫拾梦,让她们在不小心中了毒以后使用的。因拓跋罕林对几人有救命之恩,皇甫拾梦便毫不犹豫的给他服下了一颗,怕有余毒引起发热,才让人去抓药。

    现在好了,药抓来了,人肯定是没事了,接下来的日子只要养着就好了,皇甫拾梦彻底的松了一口气,齐王爷和齐王妃的心也落回了原处。

    聚贤楼还是照常营业,几人躲在了后院的后院,无人发现。

    将近中午,一队人来到了聚贤楼门口。为首一人满脸横肉,出言不善:“掌柜的,你们这里是不是私藏了受伤的人,赶快交出来,否的的话我拆了你这聚贤楼!”

    掌柜的急忙从柜台后走出来,拱手作揖:“大爷,大爷,你这是哪里话,我这酒楼做的是开门迎客的生意,哪里有受伤的人,不信,您老进来看看?”

    15283030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