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94 (一更)
    说完,飞身跃起,直直的朝着城墙上而去。

    孟清紧跟在后。

    孟倩幽不会轻功,留在了原地,只等城门一开,带人进去。

    精卫们分成了两拨,一波随着皇甫逸轩飞跃上城门,一波留下来保护孟倩幽。

    霍大的反应也算迅速,看皇甫逸轩飞身上来,立刻下了命令:“放箭,射死他们。”

    一片箭雨朝着他们飞来。

    孟倩幽紧抿双唇,担心的抬头看着他们。

    皇甫逸轩和孟清同时运足了内力,在半空中挥出了双掌,箭矢转了方向,“噗噗噗”的插去了城门侧方的地上。

    弓箭手大骇,急忙伸手从身后抽出了一只箭,想要再射过去。皇甫逸轩和孟清已经到了城门楼上。

    孟清的目标是那些弓箭手,皇甫逸轩则直接朝着霍大攻去。

    感受他强大的内力,霍大知道对付他自己没有胜算,但还是咬紧了牙关,出招抵挡。

    精卫们也接二连三的跃上了城墙,一场厮杀,确切的说一边倒的屠杀开始。

    孟清下手不留情,所过之处,剑剑见血,招招致命,精卫们也是,手中的小刀闪着寒光,毫不留情的插穿了对方的要害。

    他们的气势太凶猛,暗卫们有了胆怯之意,手中的招式凌乱了起来。

    这更加给了孟清和精卫们机会,不出一刻钟,几十名暗卫全部倒在地上,那些看守城门兵士看到,吓得双腿颤抖,跪在地上求饶。

    普通的兵士和暗卫还是有区别的,孟清没有下令诛杀他们,随意的瞥了他们一眼后,吩咐精卫:“去打开城门!”

    几名精卫跃下城墙,打开了厚重的城门,孟倩幽骑马走了进来,扬声说了一句话:“逸轩,速战速决,父王和母妃一定出事了。”

    皇甫逸轩闻言,手中的招式更加凌厉起来,霍大有些抵挡不住,连连后退。

    孟清提剑站在一边,随时准备助皇甫逸轩一臂之力。

    转眼三十招后,已是强弩之末的霍大脚下不稳,身体朝后仰去,孟清后准机会,一剑刺入他的后背,随之拔出,带出了一股鲜血,喷溅起了老高。

    霍大高大的身躯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砸的城墙似乎都晃了一晃。不相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孟清。

    孟清连喘息的机会也没有给他,反手一剑,割断了他的喉咙,快速的转身:“姐夫,走吧,梦儿他们还不知怎么样呢。”

    皇甫逸轩连个眼神也没有施舍给霍大,径直走下城墙。

    霍大睁大了双眼,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死不瞑目。

    守城门的兵士一个个吓得心里乱跳,身体发软,霍大的本事他们是知道的,一个人就可以杀了他们这些人,可那人,那人竟然轻而易举的杀死了他,太可怕了,幸亏他们刚才没有出手阻拦,否则的话现在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下了城墙,皇甫逸轩吩咐:“周安,留下一些人看守城门,暂时不许进出。”

    说完,跨上马背,疾驰进城。

    周安快速的吩咐完,也跟了上去,二三十名精卫留下。

    一群人进城,直奔知府衙门,巨大的声响惊动了城里的百姓,纷纷忍不住好奇探出头来观看,在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全部骑在马上狂奔,一个个都带着杀气的时候,探出的脑袋立刻缩了回去,赶紧关好了家门,嘱咐一家老小不要闹出动静。

    知府衙门也是关着的,里面半丝响动也没有,皇甫逸轩这次没有客气,直接命人踹开了衙门的大门,闯了进去。

    后院的仆人听到动静,走出来查看,看到这气势汹汹的一群人时,吓得脸色煞白,不住的倒退:“你、你们是什、什么人?”

    “朱之明呢,让他滚出来见我!”皇甫曜月声音带着暴怒,脚下的步子丝毫没停。

    仆人被他声音的怒意吓到,不住的后退:“老爷、老爷他”

    “滚一边去,别挡路!”听他说话牙齿都打颤了,皇甫逸轩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呵斥他,朝着内院走去。所有衙门的设计都差不多,他们很快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主院。

    看他们进去,仆人双脚发软,跌坐在地上,有心想扯开嗓子大喊几声,试了几下,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主院内,立着随时等着伺候的仆人和丫鬟,看到皇甫逸轩带人闯进来,惊得大喊大叫,惊动了屋子里的人。

    连着三天没有进食,朱之明已经饿得动弹不得了,朱夫人带着三个孩子跪在地上祈求他,也祈求了半天了,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两人心里俱是一惊,朱之明知道肯定是京里来人了,朱夫人则是纳闷谁这么大胆,敢闯知府衙门。

    想要站起身,出去查看一看,无奈跪了半天了,腿麻了,起了几次没有起来。

    外面一个冰冷的,在这五月的天气里,几乎能冻死人的声音响起:“朱之明,滚出来!我乃皇上封的钦差大臣孟清,特来调查木桥坍塌一案。”

    朱之明浑身一震,嘶哑着声音吩咐朱夫人:“快,扶我起来去见钦差大臣。”

    朱夫人站了起来,三个孩子也跟着起身,同时上前,扶起他。

    躺的久了,乍一起来,眼前发黑,脑袋轰鸣,朱之明什么也顾不上了,闭了闭眼睛,睁开,下了床,连鞋子也没穿,直接让几人扶自己出去。摇摇欲坠的跪地,叩拜:“下官拜见钦差大臣。”

    皇甫逸轩和孟清看他面容消瘦,脚步轻浮,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似的,心里同时有了疑惑,孟清开口,直接询问:“朱大人这是生了大病?”

    “多谢大人关心,下官无事。”朱之明深深喘了一口气后,回答。

    “你可知王爷一家在哪里?”一个陌生的但冰冷的声音询问。

    朱之明微微抬头,刚要张嘴回答,看清皇甫逸轩的面容时,吓得朝后跌坐在地上:“世、世子?”

    “朱大人认识我?”皇甫逸轩开口,声音里隐着山雨欲来的气息。

    “不、不、不认识。”朱之明慌忙回答,说完,又觉得不妥,连忙点头:“认识,认识。”

    “既然如此,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朱大人,我父王和母后在哪儿,说出来,饶你不死。”

    朱之明挣扎了几下,想要再次跪好,却没有半分力气,只得做在地上,喘着粗气摇头:“下官不知!”

    “嗯?”尾音拉到很长,充满着戾气和杀意,惊得在场的众人心里一颤一颤的,朱之明更是吓的汗湿了后背。

    “朱大人可真是一个好官,我齐王府一家出了事,你却躲在府里大气也不敢吭,看来真应了那句话,天高皇帝远,没人约束到你们了。”

    “世子恕罪,世子恕罪,下官”朱之明额头上大颗的汗珠往下落,低头求饶。话没说完,便听到了远去的脚步声,抬头,皇甫逸轩和孟清已然带人往外走。

    半张着嘴巴,愣愣的坐在地上,直到所有的人都走远,听不见任何的脚步声了,朱夫人才试探的喊了一句:“老爷!”

    朱之明惊醒,回神,当即吩咐:“快、快扶我回屋子里,我有话要交代你们。”

    几人扶他回屋子里做好,朱之明深深喘了几口大气后,从袖带里掏出一沓银票,交给了朱夫人:“夫人,快,收拾些细软,拿着这些银票,带着孩子们出城,走的越远越好。”

    “老爷,到底出了何事,你快告诉我们,也让我们心里有个底。”朱夫人着急的说。

    “我犯了大罪,有可能被押送回京,你们娘几个说不定也会受到连累,趁着现在世子和钦差大臣没空顾及我们,你带着孩子赶快走,走的越远越好。”一口气说完了这么多,朱之明猛烈的咳嗽起来。

    朱夫人上前,想要为他拍一下后背,被朱之明猛地一下推了一个踉跄,怒斥:“无知的蠢妇,都什么时候了,还磨磨蹭蹭的,还不赶快带着孩子们去逃命!”

    成亲数十载,朱之明还没有这样对过她,朱夫人这次彻底的明白了,朱之明有可能犯下了死罪,咬了咬牙,道:“让孩子们走,我留下来陪你。”

    “你的娘家和我的老家都不能回去,以免被人找到,你让他们三人去往何方,听我的,赶快走,能走一个是一个,再不走,可真是来不及了。”朱之明催促。

    朱夫人咬牙,看着他,有些犹豫不决。

    朱之明顺手拿起桌上的一个茶杯,狠狠的摔在地上,厉声喝道:“走!”

    朱夫人吓得差点惊叫出来,三个孩子也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

    朱之明气得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朱夫人没在上前,擦干了眼泪,吩咐三个孩子:“给你们父亲磕头!”

    三个孩子跪下,规矩的磕头。

    朱之明无力的摆手。

    朱夫人转身走了出去,三个孩子起身,也跟着往外走。

    看着他们的背影,朱之明眼角流下悔恨的泪水,一步错,步步错,自己的贪生怕死,见财起意,差点害死了一家人。

    他的算盘打得好,可没想到朱夫人收拾好东西,坐着马车到城门口的时候,便被拦截了下来:“这位夫人,钦差大人有令,任何人不得出入。”

    朱夫人无奈,只得又回了府衙,看着去而复返的四人,朱之明是真的昏死了过去。

    152861261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