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99 关键人物(二更)
    自己的身体齐王妃哪里不清楚,受了伤,又在阴暗潮湿的地方躲了三天,恐怕这些年养回来的身体又回去了,不过,既然孟倩幽这样说,想必是不想让自己多想,想到此处,齐王妃也笑了起来:“是啊,母妃感觉好多了,休养了几天,咱们就可以回京了。”

    她的神色变化孟倩幽看在眼里,抿了抿唇,轻轻点了点头:“嗯。”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却没有在意,相信了孟倩幽的话,高兴不已,笑着道:“奶奶,等您好了,我们不回京,再去别的地方游玩。”

    齐王妃笑着拍了拍两人的手:“这一次可把奶奶吓坏了,咱们还是先回京休养一段时间吧。”

    两人也没有坚持,点头,应下:“好,听奶奶的。”

    孟倩幽笑着开口:“梦儿,你知道拓跋的身体为什么一直不好吗?”

    连吃了几天药,拓跋罕林的脸色还是那么苍白,皇甫拾梦也是纳闷,听孟倩幽问起,摇头:“梦儿不知。”

    “那是因为你加错了一味药,虽然他们的药性差不多,但一个猛烈一些,一个温和一些,你加了温和的,他的伤势自然不会很快好起来。”

    皇甫拾梦恍然,询问是哪一味药,孟倩幽告诉她,皇甫曜月在一旁竖着耳朵听着,她和大姐明明是双胞胎,可是大姐随了娘,所有的药物看过,便能记住,而她则随了他那个无所不能,在草药方面却近乎白痴的爹,不过,好在从小接触那些药材,她多少也知道了一些,虽然比不上大姐那样精,一些个小毛病她也能治好的。

    好几天了,也没有见到自己的人,这些天城门紧闭,他们应该也没有出去,拓跋的手下抓好了药以后,走到暗处,发出了一个信号后,静静地站在原处等待。

    很快其中一个过来,对他行礼,急切的询问:“主子如何?”

    “无大碍了,只是还需要休息几天,你们那边情况如何?”

    “没事,我们还是躲在那间破宅子里,您有事可直接过去。”

    手下皱了皱眉,“一直在那边吗?那女孩如何了?”

    “前几日搜查时,我们换了一个地方,如今安全了,又回了那里,至于那个女孩,想要逃跑,被我们收拾了一顿,老实了。”

    “好,看紧了,等主子好了再说。”

    来人应声。

    手下转身离开,来人也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回了客栈,亲自熬了药,给拓跋罕林喝下,并禀报了刘玉儿的情况。

    原来抓刘玉儿是想审问她跟皇甫曜月有什么过节,值得霍府这样大费周章的对付齐王爷他们。现在霍府被封了,霍家的人被抓了,有什么过节也没有必要审问了,拓跋罕林吩咐:“将人放了吧,听说那个小侯爷也来了,你去打听一下他住在哪里,将人扔到门口。”

    手下应声,转身出去,走到谢峰面前,询问小侯爷的住处。

    谢峰自然是不知道,没法告诉他。

    没有打听到,没法回去交差,手下想了一下,去了那间破房子里,吩咐她们将人扔去霍府门前。

    这几天,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没喝过几口水,又被人下狠手收拾了一顿,现在的刘玉儿几乎完全脱了形,人也没有了精神,软绵绵的趴在地上,呆滞的看着眼前的地面,连有人进去,也没有抬头看一眼。

    随意额扫了一眼刘玉儿,那人用鹰国话吩咐两人。

    两人同时点头。

    那人离去,两人也提起刘玉儿出了破宅子。

    刘玉儿也不挣扎了,任凭他们像拎着破麻袋一路拎着她来到了距离霍府不远处,然后将她扔在地上,说了一句:“你可以回家了”,便转身而去。

    刘玉儿开始不信,还是躺在地上,过了半天,发觉没有动静,这才虚弱的抬起头,看看四周,发现是在霍府不远处,心中欢喜,顿时有了精神,费力的爬起来,跌跌撞撞的朝着霍府跑去,边跑边回头,唯恐那两人从后面跃出来再抓她回去。

    看守霍府的兵士看到一个女人披头散发,衣衫凌乱的跑过来,警惕起来,拿着手中的兵器对准她呵斥:“站住,不许再跑了,再跑就将你抓起来。”

    刘玉儿还沉浸在回府的喜悦里,看到这些兵士将霍府团团围住,惊得双腿发软,跌倒在地:“你、你们是谁,为何包围了我外祖父家?”

    她这称呼入耳,周安耳朵动了动,大步走到她面前,试探的喊了一声:“刘小姐?”

    刘玉儿猛然抬头,反问:“你怎么认识”话没说完,在看清是周安时,惊叫了一声往后挪动了几步:“你、你怎么在这?”

    确认是她,周安吩咐:“去告诉钦差大人,刘小姐回来了。”

    一名精卫领命而去。

    刘玉儿听到耳朵里,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嘶哑着嗓子质问:“什么钦差,你们把我外祖父一家怎么了?”

    “霍甲草菅人命,谋害王爷一家,证据确凿,已经被打入大牢。”周安冷声告诉她。

    “不,不,不,”刘玉儿尖叫着后退:“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怎么会,怎么会?”

    没人理会她。

    刘玉儿咬牙,迅速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回跑。

    周安使了个眼色,一名精卫跟上去,一个手刀劈在她的勃颈上,将她打昏,拖了回来。

    “看好了,别出差错。”周安吩咐。

    精卫去了知府衙门,禀报了刘玉儿跑回来的消息,孟清大喜,立刻吩咐:“将人带来!”

    刘玉儿很快被带到了府衙,看她昏迷不醒,孟清皱眉,碍于她是侯爷府的小姐,没有让人用水泼醒她,而是坐在大堂的椅子上等着她醒来。

    半个时辰后,刘玉儿幽幽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景物,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了什么,猛然抬头,看到两边的衙役,惊叫了一声,又昏死了过去。

    看她的样子,想必这几天也没有得到好待遇,孟清吩咐:“找间好的牢房关进去,醒了给她弄点吃的。”

    衙役应声,将人拖了下去。

    看她的样子,一时半会也醒不了,孟清离开衙门,去了客栈。给齐王爷和皇甫逸轩禀报了此事。

    所有的事情都是因刘玉儿而起,要不是她心怀怨恨,看到齐王爷几人时撺掇霍甲,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可她毕竟没有参与其中,不好治罪。

    齐王爷微微沉吟了一下,吩咐:“去将小侯爷找来,商议此事。”

    小侯爷没在客栈,也没去府衙,应该是另找了地方住下,孟清派人去查探附近的客栈,很快找到了他,得知是齐王爷是有事找他,立马急匆匆的过来了,“王爷找我何事?”

    “刘小姐已经找到了,暂时被关押在了大牢,找小侯爷过来就是告知你一声。”

    小侯爷听闻,眼前发黑,恨不得昏过去,这个死丫头,被劫持了就被劫持了呗,没事自己跑回来做什么,这下好了,正好撞到孟清的手里,不死也得脱层皮,说不定还会连累了武侯府。在心里骂了一遍又一遍,咬牙,刚要开口。

    齐王爷的声音响起:“找小侯爷过来还有一事。”

    小侯爷急忙道:“王爷请说,在下一定照办。”

    “还请小侯爷去劝劝刘小姐,将她所知道的事情如实说出来,我保证可以对她网开一面,既往不咎。”

    这正是小侯爷害怕的,霍甲有此行为,绝对是刘玉儿导致的,可如果刘玉儿找不到,没有证词,谁也不能定她的罪,可是现在刘玉儿回来了,要想治她的罪,轻而易举的事,所以他才害怕、才担心。现在听齐王爷这样说,小侯爷很快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当即表示:“我立刻就去,如果她不说,我就大义灭亲,将她驱逐出武侯府,以后再也没有这个女儿”。

    齐王爷点头,再次夸奖了一番。

    小侯爷连说不敢。

    随后去了牢里见刘玉儿。

    刘玉儿已经醒了,牢头听从吩咐,给她准备了还算可口的饭菜,她已经饿了好几天,此刻什么也顾不上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小侯爷到了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她这副狼狈相,皱眉,呵斥:“堂堂一个武侯府小姐,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刘玉儿刚吃了一口饭菜下去,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呛到了,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嘴里的饭菜喷溅的到处都是。

    小侯爷更加的嫌弃了,眉头皱的更深,刚要在训斥,刘玉儿站起来,扑倒她面前,不相信的问:“父亲,真的是你吗?”

    小侯爷立刻黑了脸,刚要发火,想到一会儿要劝说她的事,压制住了火气,语气也尽量缓和一些,“玉儿,怎么,连父亲也不认识了?”

    毕竟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短短几天经历了又是劫持,又是进大牢的,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如今见到了亲人,所有的情绪立刻爆发了出来,当即“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涕泪横流。

    小侯爷愈发的厌恶,恨不得大吼她一声,让她闭嘴。

    152861261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