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102 要钱还是要命(一更)
    孟倩幽接过,打开,看清上面的内容,脸色微变,沉默不语的将纸条交给齐王妃看,抬头问皇甫曜月:“你去见他了?”

    皇甫曜月点头又摇头:“我出去后,还没有到茶馆,觉得不妥,又跑了回来。”

    孟倩幽站起来,摸了摸她的头:“月儿做的很好,你不用担心,这件事爹娘会处理的。”

    皇甫曜月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我”

    孟倩幽吩咐:“梦儿,你陪着月儿去隔壁屋子里。”

    皇甫拾梦应声,站起来。皇甫曜月要说的话也咽了回去,转身默默的跟着皇甫拾梦的后面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齐王妃抓紧了那张纸条,恨不得将它揉烂了,“将你父王和轩儿喊过来,我们商议一下此事。”

    孟倩幽去喊了两人过来。

    齐王妃将纸条交给了齐王爷。

    齐王爷看罢,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皇甫逸轩看完,什么话也没说,站起来就往外走。

    “逸轩,我和你一起去。”孟倩幽明白他的意图,说着就往外走。

    “你们两人站住!”齐王爷出声喊住他们。

    两人停住脚步,回头。

    齐王爷已经站了起来,对齐王妃伸手:“我们两人去吧,事情因我们而起,就让我们来解决。”

    “父王,我和幽儿去,这次非得打的他以后再也不敢踏进武国半步。”皇甫逸轩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往上涨,拳头也握的咯咯响。拓跋对我们有恩,我们会铭记于心,想着以后有机会会报答回去,没想到他醉翁之意不在酒,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勾引自己的女儿,先不说我们舍不得将她嫁去这么远的地方,就是拓跋身为一国之主,也应该知道这样做会破坏了月儿的名声,却还是做了,分明是存心不良,丝毫没有顾忌月儿的名声。

    “他毕竟对我们有恩,这样出手对付他,会被世人诟病的,你们不用管了,我和你母妃过去,好好跟他谈谈,先礼后兵,如果不行,你们在出面动用武力,父王便不干涉了。”

    齐王妃也跟着附和:“你父王说得对,无论他起初存了什么心思,折了手下的多少人,救了我们是事实,这救命之恩不能抹杀。”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没法,陪着他们出了客栈,站在原地,看着两人去了茶馆。

    拓跋罕林还沉浸在皇甫曜月跑回去的惊骇中没有回神,手下的人看到了齐王爷两人过来,急忙出声提醒他:“主子,那对王爷夫妇过来了,是不是来找麻烦的。”

    皇甫曜月回去,齐王爷两人过来,不用想,也知道是皇甫曜月告诉他们了,既然如此,就算自己躲起来,他们也会满城寻找自己的,除非自己回鹰国去,否的话也会很快的被他们找到,到时还是免不了一谈。拓跋罕林看了看缓缓而来的齐王爷夫妇,恢复了闲适的神情,坐回凳子上,吩咐:“下去,将他们两人迎接上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想要做什么。”

    手下应声,快速下了楼,等齐王爷两人到了茶馆门口以后,有礼的请他们上了二楼。

    听到他们上楼的脚步声,拓跋罕林站起来起,收敛了闲适的神情,换上一副恭敬的神态:“王爷,王妃亲自来找拓跋,不知为了何事?”

    “啪!”齐王爷将纸条拍在了桌子上,语气微怒的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拓跋罕林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道:“拓跋的心意,早在拜见武国皇上时就表明了,无奈王爷没有答应,我才出此下策,还望王爷恕罪。”

    齐王爷锐利的眼光看着他,就在拓跋罕林以为他要出手的时候,齐王爷从袖子里拿出一把匕首,放在了桌子上:“你对我们有恩,我皇甫靖铭记于心,但是你想要娶我的孙女是不可能的,今日我们夫妇俩就把欠你的恩情还清了,你是要钱还是要我们的命,你选一个?”

    拓跋罕林愣住,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王爷,你”

    “要钱,你随意说,无论是多大的数目,我齐王府倾其所有也给你凑齐,若是要命,我们今日就还了你,以后你和我们之间也没有任何瓜葛。”

    一番话说得沉着,冷静,丝毫没有迟疑。

    齐王妃站在他身边始终没有说话,但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她也是赞同齐王爷这种行为的。

    拓跋罕林是彻底的愣住了。钱,做为一国之主,他多的是。齐王爷夫妇的命,他不敢要,如果他要了,那不出一个月,这是世上恐怕再也没有鹰国这个国家存在了,可如果他不说出一个条件,今日月甭想走出茶楼了,此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大错误,他不应该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他默不作声,齐王爷也不催促,静静的站在原地,等着他的回答,

    良久,拓跋罕林微微弯了弯腰,态度诚恳,语气真诚:“王爷、王妃,是拓跋错了,拓跋在此向你们保证,以后再也不出做出类似的事,还请两位见谅。”

    齐王爷沉默不语,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拓跋微一思量,继续说道:“王爷放心,从今日起,拓跋即刻回国,以后再也不轻易的踏上武国的土地,至于月儿小郡主,等她及笄的时候,我再来求娶,希望到时王爷不要强加阻拦。”

    雅间内一片寂静。

    好久,齐王爷才开口:“我们王府从来不希望月儿远嫁,不过你们我们有救命之恩,我给你一次机会,等月儿及笄后,你来求亲,如果她答应,我们决不干涉。”

    这已是齐王爷做的最大的让步了,齐王爷的两个小郡主被视为一家人的心头肉,这个拓跋罕林早就派人打听清楚了,也知道她们长大以后,不可能远嫁,这才想这一路跟踪他们,寻找机会跟皇甫曜月接触。如今得了齐王爷的保证,他也不必在费尽心思的去接近月儿了,只等她及笄以后,自己再来就行,而离她及笄的时间还有两年,两年后,国内稳定了,他多的是时间往返于武国和鹰国之间了。

    想到此,弯腰的动作大了一些,由衷的感谢:“多谢王爷给我这个机会,那我今日便回国了,祝王爷接下来的事情顺利。”

    “一路顺风!”

    拓跋罕林谢过,领着手下出了茶楼,头也不会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齐王爷站在窗口,看着他的身影消失不见了,才收回了视线,收好匕首,拿起纸条,用内力震的粉碎后,才对齐王妃道:“走吧,我们回去。”

    看着拓跋罕林出了茶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赶了过来,什么也没问,扶着两人回了客栈。

    又过了两天,刘玉儿的病情也好的差不多了,小侯爷又耐着性子,将事情的利弊给她说了一遍又一遍,告诉她,如果不照着他交给的话说,武侯府就完了,她也会失去现有的身份,好的话,吃糠咽菜,勉强能度日。不好的话,说不定一家人会全部被关入大牢,永生不见天日。

    他说的严重,刘玉儿听的也害怕,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她想要的,她过惯了人上人的日子,才不要去坐牢呢。尤其是前几日刚从牢里出来,那里面就是她的噩梦,当下再也没有犹豫了,点头应了下来:“我一切都听父亲的,父亲让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小侯爷满意了,脸上露出慈爱的笑意,关心了几句,便匆匆去了客栈,禀报了齐王爷。

    刘玉儿开口,这就好办了,孟清当即开堂审理此案。

    霍甲被押了上来,短短几日的功夫,人像老了十几岁,但还是梗着脖子不认罪,说这一切都是霍大所为,一切与自己无关。直到刘玉儿出现在大堂上,他再也撑不下去了,尤其是听到刘玉儿从在木桥上看到齐王爷一家开始,一字一句说的详细,连他们之间的谋划和他当时的神情都说的一清二楚,一丝隐瞒也没有,气得吐出了一口鲜血,身体剧烈的摇晃个不停:“你这个孽障,你竟然,你竟然”

    他没想到,这一年里自己竟然养了个白眼狼,自己和夫人那样疼宠她,甚至超过了自己的亲孙子、亲孙女。为了替她出气,才筹划了这一切,没想到她不但不知感恩,还和她那个忘恩负义的爹一样,在背后捅了一刀子,这样他怎么能不气血上涌、睚眦俱裂。

    刘玉儿刚一上堂时,看到霍甲的模样,心里也是微微疼痛了一下。可是这些跟自己要去坐牢想必,便微不足道了,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外祖父,月儿还小,对事情没有判断的能力,如果您当时劝阻了我,也许我便会放下这一切,也不至于后来被人劫持了去。可是您并没有这样做,你反而借着此事,要挟朱知府,草菅人命,意图谋害齐王爷一家,请恕玉儿不能苟同您的做法,选择站在了大义的面前,也算是为江南的百姓除去了一害。”

    152873630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