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 一 104 保命(一更)
    几名大夫吓得不断地求饶。

    小侯爷阴冷的瞪视着他们,“一个时辰内,人不醒,让你们的家人给你们准备后事吧。”

    几人千思量,万商议,才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没想到惹恼了小侯爷,还要把命搭进去。

    几人身上的冷汗涔涔的流,当下什么也顾不得了,立刻跪着围聚在一起,再次商议治疗刘玉儿的事情。

    小侯爷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几人,这让他们如芒在背,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几人商议来,商议去,也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正感觉自己脖颈发凉,脑袋随时离开脖子的时候,小侯爷移开视线,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阴冷的目光没有了,几人暗暗松了一口气,头靠近了一些,压低了声音商议,又商议出了一个办法,这刘小姐之所以昏过去,肯定是因为身体虚弱,那么就给她补,大补,用百年的老参,给她炖一整棵喝下去,这刘小姐说不定就醒过来了。

    几人都是有经验的大夫,经验肯定是有的,这百年的老参要是全炖了喝下去,刘玉儿这诊着脉象毫不虚弱的人一定会鼻子流血,身体温度异常,可现在顾不上这些了,希望能用这个方法以毒攻毒,使刘玉儿承受不住,自动醒来,大不了他们到时候再给她开退热的药。先让人醒来,保住他们几个脑袋要紧。

    商议完,几人互相看了看,都同时点头,那名胆大的大夫记吃不记打的转身面对这小侯爷,恭声到:“小侯爷,我们还有一个办法。”

    “说!”

    “刘小姐之所以一直昏迷不醒,乃是身体太虚弱了,所以,我们建议给她服用百年的老参,说不定刘小姐就醒过来了。”

    “说不定?”小侯爷凝眉,脸上再次有了怒意,“这么说你们也没有把握?”

    大夫惊出一身冷汗,急忙改口:“不不不,在下说错了,是刘小姐一定能醒来,一定能醒来。”

    小侯爷哼了一声:“最好你们有足够的把握,否则的话”

    几名大夫点头如捣蒜,异口同声的保证:“有有有,绝对有。”

    “那好,哪里有卖百年老参的,你们带路去买一棵过来。”

    一名大夫颤颤巍巍回答:“城里最大的药堂的德仁堂里有。”

    听到的德仁堂,小侯爷的眉头拧的更重,德仁堂的东家文泗跟齐王爷走的很近,这是全京城里的人都知道的,所以他们府上几乎不用德仁堂的药,又问了一句:“别的药堂还有吗?”

    几名大夫心里奇怪,不过还是老实回道:“别的药堂也有,不过没有德仁堂的药效好,到时要是刘小姐醒不过来”

    剩下的话没说,小侯爷也明白他的意思,斜看了他一眼,用手指着他道:“你,起来”

    大夫惊得身体抖动了一下,腿脚发软的慢慢站起来。

    小侯爷从身上掏出一张千两银票交给他:“你去德仁堂买人参,快去快回。”

    原来是跑腿,大夫松了一口气,上前哆嗦着接过银票,转身快速的出了房门。

    人参买来,几名大夫亲自熬好,端到屋子里。

    找来伺候刘玉儿的女人轻轻的抱起她,拿着勺子,一点点的将人参灌了下去。

    喝完,给她仔细的擦拭完,又放回了床上躺好。

    屋内众人屏息以待的看着她。

    慢慢的,刘玉儿的脸色变红了,人也不舒服的扭动起来。

    几名大夫大喜,暗叫:“有门!”

    小侯爷也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刘玉儿脸色越来越红,似是热的不行,将身上的遮盖物掀开,还要去解自己的衣服扣子。

    几名大夫一看,急忙转过身去:“小侯爷,小的们去门外等着!”

    说完,不等小侯爷同意,脚步一致的慌乱的走了出去。

    伺候的人摁住刘玉儿的手,不让她撕扯自己的衣服。

    刘玉儿全身越发扭动的厉害。

    就在伺候的人眼看压制不住,小侯爷眼睛里冒火的时候,刘玉儿突然睁开了眼睛,嘴里直喊:“热死我了,热死我了,受不了了。”

    人醒来,小侯爷心落下去了,门外几名大夫听到刘玉儿这声音就宛如天籁一般,激动的差点相拥而泣。

    “玉儿,你”

    小侯爷开口,刚说了这几个字。

    刘玉儿从床上猛然弹跳了起来,连鞋也没穿,直接冲到房门前,拉开房门就跑了出去。

    “拦住她!”

    小侯爷惊喊。

    手下的人身形极快的跃到刘玉儿面前,挡住她的去路:“小姐”

    “你起开!”刘玉儿怒喝了一声。

    手下不动。

    刘玉儿魔障了一般,连推了他几把,没有推动,咬牙,低头,对着他撞过去。

    没有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动作,手下发愣的功夫,竟然被她撞的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有了空隙,刘玉儿身体灵活的从他身旁极速的跑下楼,急切的拍打着柜台问掌柜的:“水缸在哪,水缸在哪?”

    掌柜的看她瞪着红红的眼睛,仿佛要吃人的模样,慌张的抬起手,指着后门的方向。

    刘玉儿嘴里念叨着水缸,冲到后院,四处寻找。

    后院的伙计们以为来了个疯子,正要上前撵她出去的时候,刘玉儿看到了水缸,双眼冒光的跑到水缸前,二话不说,舀起一瓢水,从头到脚浇了下去,身体里的灼热似乎下去了一些,感觉舒服了一些。又舀了一瓢,又一瓢

    小侯爷等人到了后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刘玉儿不停的往自己身上浇凉水,单薄的衣服紧紧的裹在了她的身上,露出了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曲线。

    后院的伙计们都看直眼了,不错眼珠的看着她,连手中的活计都忘记了。

    “谁敢再看一眼,就剜了他的眼珠子!”

    小侯爷怒吼了一声。

    伙计们回神,吓得急忙背过身去。

    刘玉儿还不自觉,犹在往自己的身上浇凉水。

    小侯爷上前,顺手扯了一块晾在后院绳子上的一个床单,裹在了刘玉儿的身上,“玉儿,你疯了!”

    这么多凉水浇下去,刘玉儿身体里的燥热下去了一些,神志也有些清醒了,将手里的水瓢扔在了水缸里,颤抖着声音可怜兮兮的说:“父亲,女儿身体好热,热的快受不了了。”

    “我们即刻回屋,我马上命人去买冰来。”

    小侯爷不知道是人参的作用,还以为她受不来这样的天气,说完以后,边抱着她大步回屋子,边吩咐手下的人去买冰来。

    那股燥热又上来了,刘玉儿在小侯爷的怀里不断的扭动身子:“父、父亲,水,水,水、凉水。”

    小侯爷将她抱的紧紧的,回了屋子里。

    几名大夫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作用,对看了几眼,没用小侯爷命令,径直又写下了一个药方,交给了另一名手下让他速去抓来,熬好。

    几人不敢进屋,不知道小侯爷用了什么的手段,将刘玉儿桎梏在了屋子里,只听见了她那凄惨哀求声:“父亲,我好热,水,我要凉水。”

    身为医者,端的是一颗治病救人的心,像这样用非常的手段给一个小姑娘治病,对于几名大夫来说,平生也是第一次,心里又急又愧,急的是,再这样下去,万一刘玉儿承受不住药力,流血而死,那他们几个的小命就真的玩完了。愧的是,经此一闹,刘玉儿的名声恐怕是完了,这等于是他们几个间接给害的。

    手下的人冰块买来了,送去了屋子里,刘玉儿安静了一瞬,仅仅是一瞬,又开始哀求:“父亲,求求你,把那冰块撒我身上”

    屋内没有动静。

    几名大夫再也忍不住了,那名胆大的在门外喊:“小侯爷,不可,那样做会伤及了刘小姐的身子,以后会落下病根了,我们已经让人抓了药来,马上熬好,给刘小姐喝下去,会缓解一些的。”

    小侯爷当然知道这样做会伤了刘玉儿的身子,所以才没有动作。

    刘玉儿也听到了,也想着忍忍的。可体内的那股灼烧的感觉似乎要烧毁了她的全身,让她爆裂而死,心里害怕,不停的祈求。

    好久以后,刘玉儿的嗓子几乎祈求哑了,药才熬好,端去了屋子里。

    小侯爷亲自端着药碗立在床前,“玉儿,听话,老实喝完这碗药以后,你就好了。”

    刘玉儿点头,想要接过药碗,可她的手哆嗦个不停,根本不听使唤。

    小侯爷示意她仰头,张嘴,一碗药慢慢的给她灌了下去。

    药喝下去,额头上立刻有大颗的汗珠冒了下来,身体内的灼热似乎下去了一些。

    刘玉儿停止了挣扎和哀求,瘫坐在凳子上。

    小侯爷放下药碗,将绑在她身上的撕扯开的床单解开,吩咐伺候的人:“扶她去床上歇息一会儿。”

    刘玉儿全身力气被抽干了一样的平躺在床上,想起自己刚才的行为,想要去死的心都有了。

    屋内没有了动静,证明药起作用了,几名大夫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先后瘫坐在地上,他们行医几十年,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惊险的时候,要不是下了狠心,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今日脖子上吃饭的家伙可真的是没有了。

    15288209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