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105 郡主及笄(二更)
    半个时辰后,刘玉儿完全平静了下来。

    小侯爷放下心来,出了房门,询问了几名大夫后,知道刘玉儿无事了,挥手让他们回去了。

    得了命令,几名大夫背着自己的药箱,争先恐后的往外走,唯恐走慢了一步,小侯爷改了主意,留他们下来。

    吩咐掌柜的,拿来了新的床单,让伺候的人换下,又吩咐她给刘玉儿换身干净的衣服,嘱咐刘玉儿好好的歇一会,小侯爷才精疲力尽的回了自己的屋子里躺下,闭上眼睛,一会儿沉沉的睡了过去。

    拓跋罕林的手下,在客栈外转悠了好几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眼看着主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几人心里发怵的同时,连客栈也不敢回了,一直在暗处盯着客栈,寻找机会。

    刘玉儿丝毫不知自己被盯上了,又养了几天后,身体终于恢复了。

    小侯爷立刻吩咐人收拾东西,准备回京。

    “父亲,外祖父的尸体葬在何处了,我想去祭拜一下。”

    想到霍甲死不瞑目的样子,刘玉儿心里害怕,想要去给他烧点纸钱,找点心里安慰。

    “他们被扔去了乱葬岗,估计这时候早就被野狗吃了。”

    刘玉儿听出了不对劲,问:“他们,还有谁?”

    小侯爷心虚的摸了摸下巴,撇开了眼神:“你外祖母!”

    “外祖母也死了?”刘玉儿惊得弹跳起来,尖声问。

    “霍家人都被判了流放,你外祖母年纪大了,早晚会死在路上的,现在也好,少受了那份罪。”

    小侯爷的声音有些不咸不淡,前几日的愧疚心情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父亲,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外祖母她”刘玉儿一时接受不了这个噩耗,有些激动的叫嚷,话还没有说完,被小侯爷打断:“闭嘴!”

    刘玉儿要说的话噎在了喉咙里。

    “收拾东西,立刻跟我回京,如果敢乱跑,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小侯爷也失去了耐性,面色不虞的吼她。

    要不是她在霍甲夫妇面前撺掇,霍家也不会有想要悄无声息灭了齐王爷一家的打算,也就不会有后面的这些事情了,都是她,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如今她还不知悔改,还要闹腾,看来平日真的是太宠惯她了,让她连个怕意也没有。

    看小侯爷神色震怒,刘玉儿咬了咬唇,下床,跪在面前:“父亲,女儿求你,就让我去拜祭外祖父、外祖母吧。这一年多,他们甚是疼爱玉儿,他们落得这样凄惨的下场,都是因玉儿而起,玉儿药当面去给他们赔罪。”

    “看来你是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了,你”

    “父亲,女儿悄悄去了,找到他们的骸骨,安葬了他们,回京会对母亲也有个交代呀,难道我们回去后,直接跟她说,外祖父、外祖母被扔去了乱葬岗,连个收尸的人也没有吗?”

    她这番话,说中了小侯爷的软肋,他们这样做,确实回去没法给自己的夫人交代。

    沉吟了一会儿,点头答应:“好,你去吧,我找几个人跟着你,如果找到他们的骸骨,悄悄找个地方埋了吧,如果找不到,也不要待太久,免得被有心人看到,传到皇上的耳朵里,那我们这几日所作的一切都白费了。”

    “女儿明白,速去速回。”

    说完,起身往外走。

    小侯爷点了五个人跟着她。

    几人刚出客栈,拓跋罕林的手下便看到了,欣喜不已,互相点了点头,不远不近的一路跟着来到乱葬岗。

    乱葬岗很吓人,大白天的到处是阴森森的,无数的骸骨堆积在一起,还有不少的野狗在啃食着刚扔来的人的骨肉。

    看到有人过来,野狗们只是抬起头看了一眼,没有理会,低下头继续吃着新鲜的尸体。

    一股股的恶臭传了过来,刘玉儿被熏的有些恶心,急忙捂住了口鼻,示意那几人把野狗赶开,自己进去寻找霍甲夫妇。

    可看来看去,也没有看到两人的尸体,刘玉儿明白,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了,两人肯定早就被啃噬完了,如今连骸骨都不知道是哪一块了。

    有无数的野狗的吠声传来,而且越来越近,刘玉儿心里害怕,扔掉了手里的棍子,慌忙退了出来,急切的吩咐:“我们走吧!”

    说完,急匆匆的往回走,手下人紧随其后。

    刚走出没多远,从道旁窜出了三人,脸上蒙着布,拦到几人面前。

    刘玉儿走到最前,猛然受到惊讶,发出尖利的叫声:“啊”

    这尖利的叫声能差点穿透了几人的耳膜。不但面前的三个劫道的皱起了眉头,就连身后的五人也受不住的想要捂住耳朵。

    拓跋的手下实在忍受不了了,大声呵斥了一句:“闭嘴!”

    刘玉儿的叫声攸然停住,却睁大了眼睛,指着说话的人,声音发颤:“你、你、你是”

    见他听出了自己的声音,来人不再犹豫,快速的对她伸出手,想要劫持她。

    跟随的五人也不是吃素的,迎了上来,挡在了刘玉儿身前。三人与他们对打,另外两人保护着刘玉儿躲去了一边。

    刘玉儿终于回过神来,尖叫:“不要放过他们,他们就是劫持我的人。”

    跟来的五人一听,心神一凛,手中的招式快了不少。可他们哪里是三人的对手,大概过了三五十招以后,不但对战的三人,就连保护刘玉儿的两人也躺倒了。

    看到他们步步朝自己逼近,刘玉儿害怕的一步步后退,然后转身往乱葬岗跑,还没有跑几步,脖颈一痛,眼前发黑,昏了过去。

    而倒地死去的五人也吸引来大批的野狗,没多长时间就将他们啃食干净,只留下带着鲜血的骨架散落在地上。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过去了,刘玉儿还没有回来,小侯爷坐不住了,命人去寻找,来人在刘玉儿被劫持的地方发现了五块腰牌,确定是跟随刘玉儿出来的五人后,惊慌的回去禀报。

    小侯爷跌坐在椅子上,上一次刘玉儿遭劫持回来后,自己只顾着让她指认霍甲的事了,根本没来的及问是何人所为,没想到埋下了隐患,她竟然又被人劫持了。可令小侯爷想不明白的是,既然上次他们将刘玉儿放了,这次又抓她做什么?

    不但他想不明白,就连醒来后,刚要大喊,被点了穴道,随意的扔在马车里的刘玉儿也不明白,他们再次抓自己来是为了什么。不过,她隐约感觉到,这次他们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了。

    小侯爷疯了似的冲去了府衙,朱之明自杀,皇上暂时还没有派新一任知府过来,府衙里的事暂由同知代理,听说武侯府的小姐被人劫持了,当即出动了所有的衙役,挨家挨户去寻找,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

    好多天过去了,连个人影也没有找到,小侯爷心急如焚的同时,也知道刘玉儿应该是被人带出城了,现在不知道去了何方。心情颓败之下,不再寻找,带着手下的人启程回京。

    小侯爷夫人已经得知了自己父母和娘家人的下场,承受不住打击,昏厥了过去,醒来后,以泪洗面,如今又听闻一向疼宠的女儿不知被何人劫持了去,下落不明,再也承受不住,再次昏了过去。

    武侯府陷入了一片愁云惨淡之中。

    齐王府内,齐王妃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回来后便一直卧病在床。孟倩幽放下来手里的所有事情,精心调养她的病情,这一调养就是两年。齐王妃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及笄的时候也到了。

    女孩子及笄是大事,更何况是齐王府的两个小郡主。不但府内早就开始操办,就连那些想要巴结齐王府的人也早早的准备好了礼物,只等这一天,带着家里的夫人过来祝贺。

    孟家的人更甭提了,上到孟中举夫妇,下到孟召,孟宏,孟越夫妇,在这一日,全部盛装打扮,来参加两人的及笄礼。

    浩浩荡荡的一溜马车进了城,来到了齐王府门前。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得了禀报,早早地在府门前等着了,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和皇甫睿三人站在他们的身后。

    看到马车过来,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两人微微提了裙摆,想要跑着迎上去。

    孟倩幽轻轻咳嗽了一声。

    两人的动作停住,提起的裙摆也放了回去,规规矩矩的站着没动。

    马车停下,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迎了上去。

    先是孟中举夫妇下来,接着孟大金夫妇,孟二银夫妇。

    两人一一喊人。

    后面的小辈们,迎上前来给他们打招呼。

    王府门前一时热闹的很,那些携着家眷过来祝贺的人们看此情景,吩咐车夫先将马车停下,等孟家的人进去再说。不是他们瞧不起孟家人,实在是不知该怎么跟孟家人打招呼。

    孟家现在今非昔比了,再也不是十几年前刚来京城时的那个仗着女儿身份,才在京城落下脚的孟家了。孟家的子弟,为官的,各各功绩显著,颇的皇上赏识。为商的,个个都是佼佼者,随随便便拿出几十万两银子,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他们这些人既想巴结,却又从骨子里又瞧不起他们,矛盾的很。

    15288209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