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106 怕啥来啥(一更)
    一阵寒暄过后,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上前,一人扶着孟中举,一人扶老孟氏朝着府里走去。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则扶着一左一右的扶着孟氏,一人一句的跟她说着话。

    府门前清净了,后面的官员才纷纷携着家眷下车,互相打着招呼朝着府门而来。

    管家和下人们穿着一新,精神抖擞的站在府门前迎客。

    齐王府门前好不热闹。

    齐王爷和齐王妃也是满脸笑意的站在府中迎客。

    这种场合,自然是少不了好事的皇甫巽。

    在来祝贺的人差不多都到齐的时候,管家小跑着进来禀报:“王爷、世子,皇上过来了。”

    平日里如何没有礼仪都没有关系,今日当着这许多官员的面,该给的面子,该有的礼仪是不能少的,齐王爷和皇甫逸轩迎了出去,双双给皇甫巽行礼。

    “皇叔,轩弟,不必多礼。”皇甫巽抬手,皇帝的威仪自然流露。

    谢过,请他入内。

    吉时到,及笄礼开始。

    齐王妃和孟倩幽上前,将两人平日里梳的少女双髻打散,熟练的给两人挽成一个髻,然后拿起两支一模一样的翠绿的翡翠簪子各自插在了两人的发髻上。

    孟倩幽倒是没有什么大的情绪,齐王妃的眼眶却有些发红了,两个孙女及笄了,谈婚论嫁的日子也就到了,在她们身边待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孟倩幽笑着挽住她的胳膊:“母妃,不是还有岚儿吗,她现在还小,刚满一周,等她十五岁还早着呢。”

    皇甫岚是皇甫煜和姜槿的女儿,两人在经过努力后,终于心想事成的又生了一个女儿,现在已经成了府里人的新宠。

    孟氏也是眼眶微红,孟大金家的拍了拍她的手,安慰:“孩子总是要长大的,再不舍也挡不住她们成亲生子。”

    礼成,各家的夫人笑着上前来祝贺,把各自精心准备的礼物亲手交给了孟倩幽。

    孟倩幽一一接过,交给青鸾和朱篱放好。

    男人们则是聚在一起,喝茶,寒暄。

    众人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府门前传来动静,管家噔噔噔的跑进来,有些气喘的禀报:“王、王爷,门口又来人了?”

    齐王爷微皱了下眉头,能让管家慌张至此的,应该不是一般的客人,可今日皇上都来了,难道想到了什么,霍然站起来,“皇上,您坐着,我出去看看。”

    “皇叔请。”

    看他的动作和表情,皇甫巽意识到了来了什么特殊的人物。好事的他恨不得也跟着出去看看,可他是皇上,在这众多的官员面前,要有威仪,只得按捺住内心的想法,温和的说。

    齐王爷匆匆往外走,脚步有些着急。

    陪着那些官员的皇甫逸轩也得了禀报,同时站起身,走了出去。

    父子俩来到府门口,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府门前,后面跟随着十多名随从。而马车边,似乎长高了,也更加沉稳了,有了几分帝王气势的拓跋罕林笑眯眯的给两人弯腰行礼:“王爷,世子,今日是月儿小郡主的及笄礼,我来提亲了。”

    看着他嘴边势在必得的笑意,望着他胸有成竹,料定月儿一定会嫁给他的模样,齐王爷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大步朝他走去。

    拓跋罕林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举手挡在了自己的脸前,在手指缝礼露出自己的双眼:“两年前,你们可是应允过我的,月儿郡主及笄以后,允许我来提亲的。”

    齐王爷的手攥的咯咯响,拓跋罕林又没出息的后退了几步。

    手下的人全部低下头,没脸再看,他们的堂堂的一国之主,竟然像个软弱的小白脸一样,一副怕打的样子,实在是有损他们鹰国人的脸面,也不知道他是中了什么邪了,放着国内那么多的美人不要,非得惦记着一个还没有长大的黄毛丫头。

    齐王爷步步紧逼,拓跋罕林步步后退,退到实在无路可退了,索性放开了自己的脸,嚷嚷道:“咱们说好了,打人不打脸,要不然出门会吓到人的。”

    跟随的人脑袋低的更低了,在心里催眠自己:这不是我们的主子,这不是我们的皇帝,我们不认识这个人。

    齐王爷止住了脚步,冷冷的瞥他一眼,高喊一声:“管家!”

    管家急忙上前来:“王爷!”

    “去禀报皇上,鹰皇突然来齐王爷,不知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请皇上派人细细的盘查一番。”

    这话说的厉害了,拓跋罕林吓了一跳。鹰国是附属国,说白了,他这个皇帝离开了自己的国家,就什么也不是了。尤其是现在,未经允许,来了京城,到了武国皇上的眼皮子底下。武皇心情好,给他个台阶下,说是他来齐王爷提亲的,如果心情不好,给他按个混入京城,意图不轨的罪名,后果可就不好说了。

    管家响亮的应声,转身小跑着进府。今天两位小郡主及笄,主子们的心情是既高兴又伤感,有种说不上来的复杂。这拓跋罕林赶在这个时候来提亲,纯粹是自己往主子的火气上撞,不被主子惩治一番才怪呢。

    皇甫巽闻报,正好有了去看好戏的理由,不慌不忙的站起来,慢条斯理的拂了拂自己的衣袖:“朕去看看,这鹰皇也忒大胆了,没有朕的允许竟然敢来京城。”

    说完,举步往外走。

    一众官员也听闻了消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有默契的起身,跟在后面来到府门前。

    黑压压的一群人一出来,拓跋罕林吓了一跳,上前,弯腰,行大礼:“拓跋见过吾皇。”

    皇甫巽没有叫他起身,而是看着他的后脑勺,询问:“拓跋,没有朕的允许,你私自来京,可知犯了什么罪?”

    “皇上恕罪。”拓跋罕林告饶:“三年前,拓跋就中意月儿郡主,无奈她那时年纪还小,拓跋这才等了现在,如今她及笄了,拓跋再也忍不了,才不远千里而来,一是庆贺她今日及笄,二是来齐王府提亲,还望皇上体谅拓跋等了多年的心情,饶恕了拓跋私自来京的罪过。”

    这一番话,言辞恳切,深情流露,让听到的人不免有几分动容。皇甫巽面不改色,没有说话,心里却盘算开了,鹰国虽然是附属国,但是独立的,月儿嫁过去后也算是尊贵无比的一国皇后,比在京城里找一个官宦人家嫁过去身份要高很多。

    想到此处,点了点头,故意威严的说:“即使你是真情一片,也不能没有了规矩,这样吧,一个月内你不许离京,等我派人调查清楚了,你没有异心才可以放你回去。”

    这明着是处罚他,暗地是在帮着他,拓跋罕林哪能听不明白。当下弯腰恭敬地回道:“多谢吾皇不怪之恩,拓跋用自己的人头担保,一个月内绝不离开京城。”

    他能明白,齐王爷和皇甫逸轩哪能不明白,眼刀子嗖嗖嗖的射向了皇甫巽。

    感受到他们似要活剥了自己的目光,皇甫巽心里微微颤抖了几下,表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轻咳了一声,掩饰了自己的心虚以后,下了命令:“拓跋一路远来,朕也没有功夫回宫招待,今日就留在王府内用饭吧,权当朕给你接风洗尘了,另外,关于鹰国这两年的状况,朕也有些要务问你。”

    拓跋罕林一揖到底,压制住心里的兴奋:“拓跋遵旨。”

    齐王爷那个气呀,原本是让皇甫巽过来把人撵出去的,没想到他竟然把人领进府了。

    皇甫逸轩的嘴唇抿的死死的,手握成拳也背到了身后,他怕自己控制不住,朝着皇甫巽的脸上挥去。

    皇甫巽自当没看见,反正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不敢对自己动手,至于过后,那再说,说不定他们还会感激自己呢。

    官员们最拿手的就是揣度皇上的圣意,皇甫巽这一行为,充分表明了他是赞同拓跋罕林来求娶皇甫曜月的,心中嫉妒的同时也有些遗憾。嫉妒的是,他齐王爷的孙女可以有这么好的造化,让拓跋罕林念想了好几年,今日刚及笄,就迫不及待的上门提亲,堂堂一国之主(虽然是附属国的)对着齐王爷和皇甫逸轩恭敬至极,给足了他们脸面。遗憾的是自己今日携带者家眷过来,就是想要让她们和齐王妃套套近乎,探探口风,看有没有可能结成儿女亲家。

    皇甫巽转身王府内走,众官员跟在身后,拓跋罕林看着齐王爷和皇甫逸轩的脸色没敢动。

    走了几步,皇甫巽似乎想到了什么,停住脚步,回头:“拓跋,怎么,还要让朕亲自过去请你不成?”

    “不敢,不敢。拓跋马上就来。”说着,脚步轻快的往府内走。

    等他一脚迈进府里了,皇甫巽才回头,继续往府内走。

    所有的人都进去了,府门前只剩下了齐王爷和皇甫逸轩两人。

    两人转身,脸色阴郁的看着走进府门的拓跋罕林的背影,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

    152890651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