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一 107 让他滚(二更)
    拓跋微低着头,恭敬的随着皇甫巽往府里走,谁也没有看到他嘴角露出的那抹得逞的笑意。

    齐王妃和孟倩幽自然也是得到了消息。当日在江南,她是随着齐王爷一起去见拓跋罕林的,对于当年的承诺记的清清楚楚,听了玲珑的禀报,也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并没有说什么。

    孟倩幽却是拧紧了眉头,她总觉得拓跋的目的绝不是求娶皇甫曜月这么简单,但是到底为什么,她又说不上来。

    即使再不情愿,齐王爷和皇甫逸轩也随后走进了府内。

    拓跋算是贵客,应该由齐王爷亲自作陪的,可是齐王爷看到他心里便不痛快,干脆借口自己不舒服,回了主院,留下皇甫逸轩陪他们。

    皇甫逸轩也不说话,命人搬来了三坛陈年老酒,一人面前放了一坛,眼睛看着皇甫巽说:“今日臣弟的两个女儿及笄,臣弟心里十分高兴,咱们一人一坛酒,喝不完不许走。”

    皇甫巽的脸色当下便白了,这朝中你的大臣谁不知道他喝不了烈性酒,皇甫逸轩这样做,无非就是报复他让拓跋进来,这是要让他躺着出去。

    拓跋罕林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自从他十二岁那年去大皇子府中,喝多了酒,半夜起夜后,走错了地方,看到了那件事之后,他再也不喝酒了。而且,他求娶皇甫曜月的目的并不单纯,如果喝多了,无意中吐露点什么,那他可真的回不了鹰国了。

    皇甫逸轩不管那些,径自打开酒盖,给自己到了一大杯,仰头喝了下去,并把空杯子给两人看,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两人无法,只得咬牙打开了酒盖,自己斟满了一杯,也仰头喝了下去。

    两人喝完,还没有放下杯子,皇甫逸轩的第二杯已经喝完了。

    两人的脸都绿了,不约而同的在心里骂了皇甫逸轩几遍后,也喝了第二杯。

    第三杯也是如此。

    皇甫巽有些顶不住了,张嘴,有了微微醉意:“轩、轩弟,你是不是也该让我们吃口菜,我一大早就过来了,到现在可连口热乎的饭菜都没有吃上呢。”

    拓跋罕林跟着附和的点头:“我为了赶在月儿郡主及笄这一天到达京城,快马加鞭,风餐露宿的,也、也好久没有吃口热乎的了。”

    皇甫逸轩嘴角露出笑意,拿起酒坛,倒满了一杯酒,朝着拓跋举起:“鹰皇远道而来,这杯酒算是为您接风了。”

    “别”

    拓跋罕林阻止的话刚说了一个子,皇甫逸轩已仰头喝干了。

    拓跋无法,只得也倒了满满的一杯。

    又是三杯,皇甫逸轩面不改色,拓跋身体有些摇摇欲坠了。

    皇甫巽不管那一套,趁着两人喝酒的功夫拿起筷子赶紧吃了几口菜,才感觉胃里的那股灼热感消失了一些。

    皇甫巽既然吃了,皇甫逸轩喝完以后也拿起了筷子,夹了自己面前的青菜吃了几口。

    拓跋就不行了,摇了摇脑袋,找准了筷子的方向,好不容易才拿起,却哆哆嗦嗦的一个菜丝也夹不着。

    皇甫巽有些同情他,但是不敢再帮他,任凭他夹了好久之后,才将筷子插在了一个土豆块上,送到了嘴里,吃了下去。

    皇甫逸轩仿佛没有看到他的狼狈相,自顾吃着自己的饭菜,等吃的差不多了,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接着倒满了酒。

    皇甫巽心里暗暗叫苦。

    拓跋却是连酒杯也端不稳了。

    皇甫逸轩“好心”的建议:“鹰皇,不如你捧起酒坛直接喝算了,这样更方便。”

    拓跋罕林晕乎乎的,也辨不清他说这话是好还是坏了,竟然真的捧起了酒坛,“咕咚咕咚”大口的把里面的酒喝完,酒坛“咣”的一下放在了桌子上,口齿不清的说:“喝,喝,你们也喝。”

    “鹰皇真是好酒量,在下佩服。”皇甫逸轩说着奉承的话。

    拓跋罕林心中有事,还保有最后的一丝清醒,知道再喝下去,与自己绝没有好处,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不、不行了,我、我喝多了,我、我、我”

    话没说完,人朝着后面仰去。

    立在桌边的周安手疾眼快的接住了他,避免他摔倒地上。

    “将人送出去,还给他的手下。”

    皇甫逸轩看也没看一眼,直接吩咐。

    周安应声,和另外一名精卫将他抬了出去。

    人是站着进去的,却躺着出来的。距离很远,都能闻到一股烈酒味,不用说,这是喝醉了,一众官员们纷纷摇头,这个鹰皇,也太不知所谓了,半刻钟的功夫都不到,人就成这样了,估计连求亲的话还没说吧,真是有损他一国帝王的颜面。

    拓跋罕林的手下看到他被抬了出来,以为被打的,吓坏了,纷纷往这边跑,等闻到那股刺鼻的酒味时,都红了脸,自己的主子太不靠谱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被人扔了出来。

    不过,是扔出去的,因为周安抬着拓跋出门时,接到了皇甫逸轩的眼神指示,所以,一个脚迈出府门后,对着拓跋的手下吆喝了一声:“接好你们的主子!”便一起用力将他抛了出去,至于他们接不接得住,那就是他们的事了,和这边无关。

    拓跋罕林被扔出去了,皇甫逸轩挥退了屋里伺候的人,身子后移,靠在椅背上,似笑非笑的看着皇甫巽,好声好气的商量:“大哥,我们再来一坛如何?”

    皇甫巽惊得差点弹跳起来,手中的筷子也掉落在了地上:“轩、轩、轩、轩弟你听我说”

    皇甫逸轩打断他的话:“大哥不用说了,我知道大哥都是好意,所以才想好好的谢谢大哥。”

    一口一个大哥,叫的皇甫巽胆战心惊,急忙摆出了笑脸,讨好的说:“轩弟,我也知道,皇叔和你不愿让月儿远嫁,可是你想过没有,凭咱们月儿的条件,京中之人还真没有合适的,我这也是为了月儿考虑,难不成你想让月儿老在府中?”

    “我齐王府养不起她吗?”皇甫逸轩轻飘飘的问。

    “话不能这样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自古以来都是这样,即使梦儿和月儿也不例外,即使你们再不想,他们两人也到了说亲的年纪。”

    皇甫逸轩不说话了。

    皇甫巽见说到他心里去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抬起手,抹了一把脑门上出的冷汗。

    听闻拓跋罕林被扔出去了,齐王爷郁闷的心情才微微舒展了一些。

    而和齐王妃一起陪着孟家人的皇甫曜月听到拓跋上门求亲的消息,心里不知是什么情绪,有些小小的激动,有着点点的喜悦,还有些许的娇羞。

    吃过饭,皇甫巽离去,众官员也携着家眷离开,府中清净了下来。

    管家指挥众人收拾席面,打扫卫生。

    孟家人特意走晚了一些,把给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的礼物一一交给了她们,银票,首饰,合身的衣服,各种稀奇好玩的东西,应有尽有,堆满了半间屋子。

    “刚才客人多,没往外拿,你们俩人看看,喜欢吗?”孟氏笑着问。

    皇甫拾梦高兴的点头:“喜欢,谢谢姥姥。”

    皇甫曜月也高兴的不行。

    “别谢我,这些东西可不是我为你们准备的。都是你这些舅舅搜罗来的。”

    皇甫拾梦和皇甫曜月从孟中举夫妇开始,一人一人的喊过去,孟家的人又是一阵欢喜,留在屋子里又说了半天的话。

    抬眼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孟中举站起身,“时辰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众人这才往外走,坐上马车,回了城外的庄子上。

    送走孟家人,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直接转身来到齐王妃的院子里,刚坐好,还没有来的及说话,管家又急匆匆的跑进来:“王爷,世子,外面又有人求见。”

    看他的神情,齐王爷也知道来的不是一般的人,当下有些暴怒了,喝问:“谁?”

    管家吓得身体抖了几下,战战兢兢的回道:“是明国的太子耶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被齐王爷的一声怒喝打断:“让他滚!”

    “哦,是,王爷!”管家吓得后退了一步,慌忙应声后,急忙转身往外跑。

    “等一下!”

    齐王妃出声喊住他。

    管家停住脚步,胆战心惊的回身。

    齐王妃看向齐王爷:“王爷,梦儿和月儿今日及笄了,到了说亲的年纪,即使不是这明国的太子,也会是别的人,难道你要把他们全部拒之门外吗?”

    齐王爷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齐王妃接着说:“我看这明国太子人不错,最起码他没有向拓跋罕林一样在上午的时候过来,让京中的人都知道了,无形中给了我们压力,就凭这一点,我们也该让他进来。”

    齐王爷深深叹了口气,脸上出现了无奈之色:“夙英,你可知道明国太子是什么身份?”

    齐王妃愣了一愣,反问:“不是太子吗?还有别的?”

    “他现在是太子,以后就是帝王,他和巽儿一样,会拥有三宫六院,数不清的妃嫔,难道你希望梦儿和其他的女人去争宠吗?”

    15289065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