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虫类世界的“沙漠海”(求收藏)
    只见月牙状饰发出一片七彩霞光,小强和陆川竟然从爷爷的床前突然消失了!

    就仿佛是在光的通道中不断穿梭,大概经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只听啪的一声,陆川从半空中跌落到了沙堆上。

    “我去,摔的老子屁股疼死了。咦,这是哪里呢,怎么从爷爷的卧室到了这里?还有小强呢?”

    “小强”就是爷爷长期饲养的一只甲虫,虽然体形和一般甲虫十分相似,但是仔细看背部能看见一些金色的斑点,一条条像天空流星划过的那种痕迹,除此之外,寿命也较其他甲虫来的长些。从有记忆以来,这甲虫已经陪伴爷爷有十三年之久了,也正因为它的生命韧性如此坚毅,被陆川和爷爷取名为“小强”。

    陆川的眼前是一片深红色的沙漠,给人一种格外凄凉的感觉,这也让陆川整个人都处于懵逼的状态,他想努力回忆之前发生了什么。

    一个时辰前,他在村口送自己的好友王鸿去苍狼学院上学,然后见能保护他的王鸿离开了,财主家的儿子何子骞便和手下把陆川狠狠的胖揍了一顿。

    半个时辰前,陆川被爷爷所养的奇异甲虫小强引领回爷爷的小屋,发现从事虫类研究的爷爷由于长期实验用自己的血来喂养虫类导致失血过多而离开了他,他查看爷爷遗物时发现了一封信和一个月牙状饰,小强咬了他一口之后,爬向了月牙状饰……

    “哧”的一声,一条身长足有4米的沙虫从陆川不远处的沙堆中钻了出来,打断了陆川的思绪,陆川吓得转身就开跑,可是不幸的是“咣”的一声,他又撞到了一个硬硬的黑色物体上。

    “欢迎来到虫类世界的沙漠海。”那黑色的物体竟然转身了,还会说话。

    陆川定睛一看,这个黑色的物体竟然像一只巨大的甲虫,刚才自己就是撞到了它厚厚的背甲上,而且这背甲上的花纹怎么和自己家小强的那么相似呢?

    陆川嗖的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使劲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看是不是做梦,很疼,看来都是真的,可自己怎么变得这么小了呢?这个巨大的黑色甲虫是不是小强呢?而且虫子竟然能说话!

    “笨蛋主人,瞧你那好笑的样子,哈哈,我确实就是小强。”巨大的黑色甲虫将足有脸盆大的脸接近了陆川说道。

    “这……这……”平常小强都是在陆川的兜里玩,此时面对如此巨大的小强,陆川变得有些不知所措。

    “你之所以变小是因为我们来到的这个世界是不同于你们人类的世界另一个平行世界,也就是虫类世界,你受到了虫类世界的空间约束,所以到了这里就变得和虫类差不多的大小了。”小强似是看出了陆川的困惑,便开口为他解释道。

    “等等,你说这是和人类世界平行的世界,虫类怎么可能也有世界呢?而且你怎么会说话呢?”陆川一惊一乍的问道,今天发生的事实在是令他无法相信。

    “虫类怎么就不能有平行世界呢,你不知道只能说明你无知,你想想看早在三、四亿年前,那时候没有人类,可就已经有蜻蜓啊,蜈蚣这些昆虫了,只不过那时候的蜻蜓有现在老鹰的那么大,光翅膀就接近一米长,蜈蚣就更大了,有两米多长,可到了今天就是恐龙那些曾经的世界霸主都因为环境的变化而灭亡了,可蜻蜓啊,蜈蚣啊这些昆虫是不是还存在呢?就是个头变小了很多,这也说明昆虫的适应环境的能力是超过任何一个物种的,那么一个可以在地球上生存四亿多年的物种,有自己的平行世界很奇怪么?而我之所以能说话是因为今天吸食了你的精血,然后通过月牙饰到了属于我的虫类世界,才可以和你意识沟通的。你到底要不要听我的仔细介绍啊,别打岔成不?”小强用气愤的语气责问道。

    陆川心里想小强这么说也有道理啊,虫类确实存在比人类久远多了,“恩,你说,你说,这次我不打岔了。”陆川尴尬的挠了挠头。

    “那好,我想你一定对我能通过意识和你说话感到好奇,也很想知道我到底是什么类型的昆虫对吧?我先跟你介绍介绍我的身份吧。”小强沉默了一会,就好像在回忆什么不愿意回想起来的记忆似的。

    “我叫虫十二世,是虫类世界的皇子,我父皇虫十一世是一个伟大的虫类领袖,其他五大虫王在他的带领下,让整个虫类世界都欣欣向荣。可是好景不长,虫类世界出现了一个叫蛐蟮的昆虫,他自称是人类鸿钧道祖的分身,来到虫类世界是为了历练,然后凭借他的高深法术,夺得了虫类世界十年一度的虫状元,并宣誓为我父皇效忠,可没想到过了两年后,他阴谋谋反,笼络了一些当时反对我父皇统治的虫王趁虫类世界大多数昆虫以及五大虫王都冬眠的时间发动了叛变,迅速占领了虫类王国,并利用他的空间法术重创了我父皇,我父皇拼着最后一口气,利用我的祖父虫十世留下的传送卷轴把我传送了出来。”

    说到这里,小强又停顿了一下,仿佛是再次回忆到了当时父皇拼死护送他出来的场景,情绪很激动的样子,头上的触角都颤抖个不停。

    “别气,别气,小强,哦,不,虫十二世,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也认识这么久了,现在爷爷去世,你也算是我的亲人,走,带我去找那个坏蛋,我帮你杀了他,夺回你的王位。”陆川轻轻抚摸着小强的触角说道。

    “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我父皇当时的法术水平都相当于你们人类的法皇级别了,而那个邪恶的昆虫估计早就到了人类的法圣程度,否则就是偷袭的话,也不会把我父皇那么轻易的打败,再加上他掌握着空间法则,可以说是法圣级别内无敌,也就是说除非你能达到圣神才有希望赢他,可你现在连学徒都不是呢。”

    “再说了,这是我虫类世界的战争,你一个人类如果直接参与进来也会破坏平衡,如果不小心真的打破了虫类世界和人类世界的空间壁垒,大批邪恶毒虫侵入人类世界,那么就会发生远比你们人类世界蝗虫灾,蚁灾危害大十倍百倍的灾难,你我就成为人类和虫类世界的罪人了,所以这个敌人只能我以虫类皇子的身份去打败,我也要亲自替我父皇报仇,就是我现在实在势单力薄,也没什么强大的能力,唉!”小强垂头丧气的说道。

    “那可怎么办啊?”,陆川很着急的问道,“咱们也不能便宜了那个邪恶的昆虫就这么肆无忌惮的霸占着本应属于你的王位吧,而且他既然野心勃勃又残暴不仁,很快虫类世界一些善良的昆虫就会被他杀害殆尽,只留下一些屈服他的了。”

    “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小强看了一眼陆川,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你倒是说啊,有什么办法啊?跟我还这么吞吞吐吐的干什么?”陆川急的直跳脚。

    小强内心纠结了会,仿佛下了决定,说道:“那…那我就说了啊,其实和你爷爷发现的以血喂虫的方式类似,他老人家不是发现了用血喂养我,使我的寿命和智商都提高了吗?而我要提升战力就需要先开启我的虫窍,找一个和我灵魂相契合的人,需要吸食一些他的精血,从而开发出我的一些新的能力。”

    “那咱就抓紧去找啊,还愣着干嘛?等等,你说这和你灵魂相契合的人,那是不是指的就是我啊?”陆川想起爷爷信中所提及的事,突然恍然大悟。

    小强点点头,“嗯嗯,你还挺聪明,我想你应该知道你们人类世界有一些强者和龙族、凤凰签订契约,形成伴生的关系,也就是伴生龙王啊、伴生凤凰啊,而我们虫类也如此。强大的虫类也是可以和人族签订契约的,当初我父皇告诉我打败那个邪恶昆虫的方法就是让我去寻找能和我签订伴生契约的人类,与之形成伴生关系,这个人要和我的灵魂有相当高的契约度,要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会在你出生的时候就出现在你身边呢?还有那个月牙状的饰也是我们虫类王国的国宝月牙玺,是目前为止能从虫类世界传送到人类世界的唯一法宝。”

    小强顿了顿,接着又接着说,“坦白的说,虫类和人类签订这种契约是有一定的风险的,我和你生活了这么久也早把你当成了我的亲人,所以我刚才才那样犹豫不决,这个风险就是虫类和人类签订了伴生契约的话,虫类如果死了,这个人类会损失一半的寿命,而人类要是死了,这个虫类会直接丢掉全部寿命。

    当然了,签订契约自然也有好处,从此我们即使不通过月牙玺也可以随时沟通,而且随着伴生虫类的强大,签订契约的人类也会获得一些强大的能力,签不签契约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考虑,这个要自愿才成,你不要因为可怜我而违背自己的心意就好。”

    陆川心想,拼了,小强和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不帮他帮谁啊,而且本身我在人类世界就总受欺负,不能让小强在虫类世界还受欺负吧。再说了,他要是挂了我才损失一半寿命,而我要是挂了他直接也跟着灭亡了,说起来,他所承受的契约风险更大呢。

    陆川攥起了拳头,低头想了几分钟后,露出坚定的目光对小强说,“我想好了,不就是签订个契约么?如果这样能帮你夺回属于你的一切,我同意!”

    小强没料到陆川会这么爽快就答应和他签定契约,“谢谢你,陆川,你这么快就能同意和我签订契约,冒着可能损失一半寿命的风险,说明你是真的把我当做了亲人,我很荣幸!而你会获得什么样的能力你连问都没问我,也说明你对我的信任,放心,我不会叫你失望的!”小强感动的说道。

    “那要怎么签订契约呢,在这里么?对了,我们不会今后就生活在这个沙漠吧?还能回到人类世界么?这里荒无人烟的,没水没粮的,怎么生存啊?”陆川一副苦瓜脸的问道。

    小强幸灾乐祸的笑起来,“哈哈,你才想起来问这个问题啊,你真够马虎的。好了,我也不逗你了,我正要跟你说这个问题呢。其实这个月牙玺的传送功能是需要月能储存的,就是在每夜月光的照射下,大概七夜可以积累一次把你我从人类世界传送到虫类世界的传送能量,而你在虫类世界最多只能呆三个时辰就会被自动传送出去,而我们要签订契约的地方应该就在前面不远处的祭坛那里,我已经隐隐感觉到了祭坛的召唤,你坐在我背上,我们飞着去。”说完这些,小强打开了背上的翅膀,趴在了地上。

    就这样,陆川坐在了小强的背上,他们飞行了大概一个时辰,发现前面出现一个大概十丈左右的圆型平台,平台上刻画着类似阴阳八卦图的图形,小强飞到阴阳图的阴面落了下去,接着对主角说,“你站到阳面那里吧,对了,还需要你的几滴精血,只要你咬破手指,这阴阳图会自动吸取你的精血的。”

    “好!”陆川毫不犹豫的咬破了自己的左手食指,鲜红的血液随即从伤口涌出,这个时候只见地上的阴阳图竟然散发出微光,缓缓旋转了起来,从陆川的食指还有小强的触角处吸出了阵阵精血,紧接着整个祭坛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而且还有一束粗大的如同太阳般耀眼的光芒直冲天际。

    这声巨响以及耀眼光芒顿时震惊了整个虫类世界,在南方一个皇城的皇座上类似一个大蚯蚓模样的昆虫突然站了起来,嘴里唸道,“伴生契约?难道是那个家伙的儿子回来了?”接着它阴沉的喊道:“来人,给我查查引此轰动的原因是什么?”

    与此同时,五大虫王也也都各自派出自己的得力手下出来探查这引起巨大动静的原因,真可谓八方云动,而造成这轰动的主角却浑然不知。

    大概过了一分钟,祭坛再次恢复了平静,而陆川和小强也累的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了,似是知道造成这么大动静会引起其他虫类的注意,小强忙爬起身来,念动了一串咒语。

    “嗖”的一声,光芒一闪,小强将陆川从虫类世界带回了爷爷的茅草屋里。

    过了一会,陆川大口喘了几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心想现在爷爷走了,他的好朋友王鸿也去苍狼学院学习武术去了,他和小强无依无靠,看来也要想办法强大自己了。

    看到床上的遗,让他想到爷爷有提到让他去找青木学院的院长,说那个人是陆川父亲的生死之交,应该会给予照顾。

    说做就做,陆川和小强把爷爷的遗体埋在了屋子后面的小山丘上,然后在爷爷的坟墓前,重重的叩了三个头,草草的拿了些干粮和衣物,就步向了通往城里青木学院的道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