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小镇现法王(求收藏求推荐)
    陆川沿着崎岖的山路走了五个时辰之后,“我真走不动了,在这歇息一会吧。”陆川投降的说着。

    “就你这体力,说你是山村出来的,别人肯定不信了。你看你那朋友体力不是挺好的嘛,怎么你就这……”小强说完还叹了好大一口气。

    “哎,别把我跟王鸿相比啊,他体格比我好不少呢。再说了,我们这也赶了半天的路程了,倒是你可幸福了,在我兜里悠闲的躺着。”陆川喘着粗气反驳道。

    小强想了下,“这么说也对,那就歇息一会吧。”

    他们便在路旁大树底下找个阴凉舒适的位置歇息。广阔的平野上,一阵爽飒的风儿吹过,一棵棵树随风摇曳了起来,为闷热的天气带来了些许凉意,也带走了些许疲劳。

    这时,一辆满载着稻草的马车由远而近的缓缓驶来,马蹄声划破了此时的沉寂。

    陆川灵机一动,起身阻止了马车的继续行进,车上是一位憨厚的农夫,很好说话,一打听这辆马车是和自己顺路的,便用三个馒头换到了一趟马车之旅。

    陆川躺在马车里一边哼着曲子,一边感受这份宁静,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睡着了?”小强看了会,叹了口气,看着这愿意冒着风险和他签订伴生契约的人类,虽然现在能力还不怎么强,但是,却有一颗不服输的心,这也是成为强者必备的条件,从爷爷的遗里得知了他全家是因为被人追杀才被迫分离的,想必他也不好受吧,寻找父母及当初的仇人这是让他迫切希望变强的动力,而我也要为父皇报仇,夺回虫类世界的统治权,那就让我们一起变强吧。太久没使用空间法力,这一天内就使用了两次,它也确实有点累了。

    “加油吧,我的主人。”小强嘟囔了一句便也慢慢的入睡了。

    陆川再次醒来,不是被憨厚的车夫所叫醒,而是,“小强,你又咬人!”陆川吃痛说道。

    “快看快看,到青诏镇了,走了走了,赶紧去小镇里逛逛。”小强打断了陆川的抱怨,催促道。

    匆匆谢过好心的车夫之后,他们便循着喧闹的声音穿梭过大街小巷,沿着不断延伸的小巷转弯再转弯,便到达了这小镇的市集。喧闹的声音也源于此,喧闹的街头,充斥着商贩们的吆喝声,镇上的人潮也开始多了起来。

    小镇的市集有布匹店和铁匠铺,还有客栈等等。对于陆川和小强来说,由于他们先前都只生活在山村里,村里也没有像样的客栈和布匹店,所以这里的每一分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新奇的。

    “你们听说了么,咱们镇里的杜大少又在欺负老王和他那失明的女儿王芳了。”

    “是那个恶少啊,经常仗着自己是镇长的侄子就欺压百姓,说起来老王的女儿也够可怜的了,长的挺好看的,可年纪轻轻就失明了,走,咱们去看看吧,就在市集东边。”

    陆川由于之前在村里就常被财主家儿子何子骞欺负,因此对于同为弱者的老王父女也颇为同情,便打算跟随着之前说话的人一起前去看看。

    “我说老王啊,你看你们父女俩穷困潦倒的,我杜大少可怜你们,决定娶你女儿王芳当第五个小妾,这是十个低级灵石,不少了吧。”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皮笑肉不笑的对着跪倒在地上的一位老人说着,可一双桃花眼正不怀好意的盯着这位老人身边的一位长相颇为清秀的年轻女孩。

    “杜少啊,你也知道我女儿王芳前段时间眼睛突然失明了,自从她母亲去世后,我们父女俩一直相依为命,您就行行好,放过我们父女俩吧!”跪在地上的老王边说着边给这位杜少磕头,老人家已经磕的头破血流了,他的女儿王芳也在旁边哭的梨花带雨。

    “少啰嗦,我能看上你这个瞎女儿就算是你们天大的福气了,就定明天了,我去你们家提亲,我警告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看看我身边这位可是一位初级法王高手。”杜少恶狠狠的威胁道。

    “呦,有初级法王撑腰就了不起么?本姑娘还真不信了。”突然从人群中传出一个动听的女声。

    陆川心中怦的一动,那是一名美丽的让人惊艳的女子。

    当她徐徐走向众人的时候,大家都不禁眼前一亮。她周身的气质胜过于容貌带给人的震慑,有冰清玉洁的脱俗之感。

    弯弯的柳眉,双眸如湖水般清澈明亮,大眼睛带着浅浅的笑意,更添加了几分俏皮。鼻子小巧而挺直,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更衬得肌肤的白皙无瑕,两颊透出若有似无的淡淡红晕。

    一张粉嫩且微微红润的瓜子脸,虽粉脂未施,但双唇红艳润泽,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让人想一亲芳泽,又唯恐亵渎这份美丽。

    身形婀娜,纤细不盈一握的小蛮腰,一袭淡紫色丝质纱裙更衬得她的优雅清丽脱俗。随着莲步款款,丝质纱裙摆随风飘起,完美的曲线毕露无遗,时不时露出裙摆下白嫩嫩的修长笔直双腿,若隐若现。

    举手投足间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尤其是那与生俱来的优雅脱俗气质,吸引围观众人目光,无人不为之屏息,别说男人,就算是女人也看的入迷,心生妒意。

    那名杜少就更加不堪了,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这名女子,甚至连嘴角都流下了口水。

    “美,真美啊,大师,我改主意了,这个王芳和这个说话的女孩我都要了,酬劳好说!”杜少很恭敬的对着身边的那位初级法王说道,只是那位初级法王并没有答应他,却很谨慎的盯着那个女孩。

    “姑娘,让我来看看你的眼睛吧。”那个女孩来到了王芳面前,还没等王芳反应过来,只见她那双莹莹玉手已经散发出一片柔和的光芒,将王芳整个人笼罩了进去。

    “咦,我能看见东西了,我眼睛好了,爹爹,我能看到你了。”王芳喜极而泣。

    “多谢这位姑娘,请受我们父女一拜!”老王见这位女孩治好了自己女儿的眼睛,忙拉着王芳跪拜了下去。

    “没什么的,这位大叔,你女儿不是真正的失明,只是中了别人一个简单的初级致盲术而已。”她一边说着一边若有所指的瞧向杜少身边那位初级法王。

    杜少旁边的那位初级法王,见到自己收到杜少的好处就对王芳施了一个致盲术的事要败露,脸色一暗,可当他刚要发作的时候突然发现了那名女孩腰间戴着一个配饰,顿时脸色大变,拉着还在他耳边唠叨不停的杜少逃命似的离开了。

    陆川在看到那名女子腰上所戴的配饰时也不由得大吃一惊,那可是法师行会给达到中级法王的人颁发的特殊徽章。

    说起来,寒凌大陆上有两股实力雄厚又神秘莫测的势力,是众多名门望族甚至国家都不愿意招惹的存在,一个是武者行会,另一个就是法师行会了,携带这两个行会徽章的人,一般人都不敢轻易招惹。

    “散了,散了,那恶少已经跑了,咱们也走吧。”大家见没热闹看了,便各自散去,陆川也寻找到一间客栈。

    可他刚走到客栈的门前,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只见一只红色的马,头上长着角,拉着一辆外观看起来就价值不斐的马车在客栈前停了下来,引起了大街上路过的人纷纷驻足观看,一些客栈里的客人也走出来看热闹。

    陆川当然也有留意到,他不禁惊叹道:“那是什么马啊?毛皮居然是如鲜血般的颜色。”

    周围围观群众一听他这句,不禁大笑。

    “你这土包子,那才不是马,这可是五级魔兽火云驹,行动如风、体力好、战斗力也颇为不俗。”

    周遭的人也开始低声的交头接耳谈论起来。

    “嘿,是哪来的权贵人家啊,竟然用五级魔兽当作坐骑。”

    “怎么?你想攀上人家啊?”

    “那可不是吗,若是能攀上这权贵,一辈子你想穿金戴银那都不是问题了。”

    “嘘,快看,人下来了。”

    从马车上走下了一位女子,陆川一看,正是之前出手帮助老王父女的那位美若天仙的姑娘,看来之前在市集那里她是有意不让家仆们跟随的。

    “客官,请问是需要一间房吗?”客栈老板的询问打断了陆川的思绪。

    “嗯、对!一间房!”

    陆川在老板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室内打扫的还算干净的客房,他洗了洗脸,躺了一小会便下楼到了客栈大厅,随便就找了空位便坐了下来。

    他张望了一下,也许是因为小镇没几间客栈的关系,所以入住的人挺多的,周围几乎都坐满了人,幸好他能有房间住。

    但是,现在对陆川他来说,眼前的才是大麻烦呢,因为他不知道究竟该点什么菜。

    陆川突然发现刚才刚才造成骚动的那姑娘就坐在隔壁桌,还有几名佣人和护卫随侍在侧,其中一个女仆已经跟客栈小二点了几道菜,此时那姑娘的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一盘菜。

    “客官,请问你决定好要叫些什么了吗?”一名小二上前询问着。

    “…啊,那就给我来份那个吧。”便指了指那姑娘桌上的食物。他心想,那看起来好像是类似地瓜还是土豆类型的菜肴,也许也可以带到屋里给小强尝尝,小强应该愿意吃这种吧。

    小二顺着陆川的手指望去。“拔丝地瓜?”

    那姑娘留意到他们的视线,便往他们这桌看了过来,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里带着不解。

    陆川吓得赶紧把指头和视线收回。“就这道了。”

    “客官不需要别的菜肴吗?”小二记下了桌号及菜肴。

    陆川迟疑了下,“呃,不需要,就先点这一道吧。”

    小二心想这人点的可真少,眼底带着鄙夷,一脸的嫌弃,“嗯,好的。一会就把菜送上桌,请客官稍等。”说完,便去厨房了。

    不一会儿,菜就送上桌了。陆川看着眼前这盘菜,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他是没吃过这道菜肴的,于是心里一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吃吧,不就一道菜吗?有什么能难倒他的?

    陆川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地瓜,发现都粘在一起了,他便使劲一拽,就只见这块地瓜和别的地瓜之间有许多银丝浆状的东西相连着,他试着把地瓜拽起来老长了,可还都没有断掉的迹象,他正想要站到凳子上继续拽时,留意到周围人投来异样的目光,这才停止了这个举动。

    陆川就听到周围人窃窃私语、对他指指点点的。

    “他村里来的吧,土包子一个,连这个菜都不知道怎么吃。”

    “可不是吗?他刚才居然还不知道火云驹,真是没见识!”像是怕他听不见似的,有人提高了嗓门。

    “不觉得自己丢人现眼吗?”

    陆川放下手里的筷子,毅然地大声说道,“是啊。我就是村里来的,怎么了?你们即使知道了又如何?就能自恃甚高,瞧不起别人吗?”

    “哎呦,还敢大声说话啊?”

    “就是,这么没见识还不如回村里种田吧。”

    说完周围又是嘲笑声迭起,众人眼神充满了不屑。

    那姑娘原本打算吃完饭就回房里歇息,但见周遭的人都这番嘲笑那名男子,心里也颇不是滋味,可即使这样他的脸上也没有露出因被人嘲笑所产生的羞愧或者畏惧的神情,还可以大声反驳众人,可见这是个不会轻易服输的男子,这倒让她对他有了些许好奇。

    她仔细端详那名男孩子,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一头墨黑长发在脑后束起,肤色莹莹如玉生辉,一双斜飞的英挺剑眉下是一对幽暗深邃的深蓝色眼眸,那眉宇眼神间有着隐藏不住的英气,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深陷其中。

    高而挺直的鼻梁,绝美的唇形,很是好看,就算一身简仆的布衣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英姿。

    那姑娘想了想,露出个俏皮的眼神,起身缓缓走到他这桌,并在他面前坐下。

    周围的嘲笑声戛然而止,似是没料到那姑娘居然会去找那土包子,陆川也没料到这姑娘会跑来他这桌,一时竟有点慌张。

    她轻掩着嘴笑了几声,装作没注意陆川一脸的惊讶,然后对他说 。“喂,傻小子,这道菜叫拔丝地瓜,得沾水吃,才比较方便,我示范一次,你看我怎么做的。”

    只见她夹起一块拔丝地瓜,沾了下旁边附的碗里的清水,这地瓜果然就和其他的不黏在一起了,陆川看着那女孩子的樱桃小嘴慢慢咀嚼的动作都看傻了,过去虽然见到过的女子不多,但是这名姑娘姣好的面容,加上那与生具来的气质也足以让人移不开视线,他也都不知道原来一个人吃东西也能这么好看。

    “喂,臭小子发什么呆呢,看没看懂我用的方法啊?这道菜只有沾了水,才会让地瓜之间连接的浆丝断掉,同时也因为沾水了,能让这道菜迅速降温,不然你直接吃的话不烫坏了你的舌头才怪呢,大笨蛋!”女孩子微笑说明着,笑起来的时候有浅浅的酒窝,无比的醉人。

    “原来是这样,就觉得奇怪。”陆川点点头,心里不由得感谢这名姑娘细心的教他这道菜的吃法,不仅人美,心地也如此善良。

    女孩子把筷子放到他手上,“呐,换你试试看。”示意他用这方法试试看。

    陆川看着姑娘放在手里的筷子,便依照女孩子刚才的方式,夹起一块地瓜,并沾了下碗里的水,果然真的没像刚才那样沾粘了。

    “吃吃看。”女孩子又说道。

    陆川依言放进嘴里咀嚼着,外面是糖葫芦般甜脆的糖壳,里头却是又烫又松软的地瓜,对比的口感,是种难以形容的奇妙享受。

    “怎么样?甜吗?”女孩子又继续问道。

    被女子这般注视,陆川一瞬间失了神,差点噎着了,轻咳了几声。“嗯,很甜。”陆川一边咀嚼着一边照实说。

    那女孩子闻言笑了,陆川的心跳也漏跳一拍,因为此刻比起他嘴里的拔丝地瓜,他觉得这女孩子的笑容更加的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