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两个“情敌”(求收藏求推荐)
    凌府距离青木学院还是有段距离的,即使是凌心妍和陆川乘坐着由五级魔兽火云驹所拉的马车,也行驶了大概一个时辰。

    他们一下马车就有一个管家模样的老爷爷迎了上来。

    “大小姐欢迎回家。”管家毕恭毕敬的对凌心妍行个礼。

    “管家爷爷,他是陆川。父亲有跟你说明了吧?”

    “是的,早些时间老爷已有吩咐。”

    “嗯,那你带他去他的房间吧,在外面呆了这么久,我先回房洗漱了。”说完,凌心妍便径自上楼,关上了房门。

    管家便领着他上楼,到了一间房间门口,就在凌心妍的隔壁房间。

    “陆川少爷,房间按照老爷的吩咐已经打扫干净了,如果你还有其他需要,尽管告诉我吧。”

    “谢谢管家爷爷了。”

    送走了微笑着离开的管家,陆川关上了房门,倚着墙,按着胸口,心想着爷爷,我终于也要进学院就读了。虽然你说不要去找那些仇人,但是,我想见我的父母,我要努力修习术法、强大自己,以后就换我保护他们了。

    这一夜,他满脑子想着第二天就可以去学院学习的事,兴奋了好久才睡着。

    “陆川少爷,请随我去前厅用早饭吧,小姐已经去了。”第二天早上,陆川洗漱完毕走出房门的时候,管家爷爷已经在外面等候了。

    在凌府的前厅,陆川除了见到了凌心妍和凌云烨,还见到了凌心妍的母亲—叶雨,即使有了些年纪,也十分漂亮而且具有雍容华贵的气质,不难猜测出年轻时一定不乏追求者,凌心妍便继承了她娇好的容貌。

    陆川和凌心妍吃完早饭后,和两凌云烨夫妇打了声招呼便再次乘坐马车赶往青木学院,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总是不能迟到的吧。

    有了上次的教训,守门的两个守卫再也不敢拦陆川了,两个人很顺利的就来到了学院的一处教学楼。

    当凌心妍跟陆川一同进入教室时,教室内的视线便齐唰唰的向他们集中而来,整个教室显得尤其宁静。

    陆川被这情景弄得有点发蒙。

    倒是凌心妍神态自若的走了进去便找个位置坐好。

    陆川看了一眼,便也跟上了,坐在凌心妍旁边。

    教室又吵嚷着了,但是,他还是能感觉到一些打量的目光,和一些人交头接耳着。周遭的目光让他挺不自在的。

    凌心妍正拿出看着,陆川想问问凌心妍为什么周遭的人总往这瞧。

    突然陆川的背被戳了一下。

    陆川顿了一下,心想可能是坐后面的不小心碰到吧,就不加理会。

    结果又被连续戳了好几下,陆川赶紧回头。

    只见一个白白净净的、有着一头银白色卷发的小男孩漾起笑容,笑起来能看到两颗虎牙,眼睛是深邃的紫色。手里正拿着支笔,维持戳到一半的动作。“你好啊。你是陆川对吧?叫我夏笙就好。”

    陆川不禁心想这小孩走错班级了吗?不过还是礼貌性的点点头。“你好……”

    “第一次看到你,你和凌心妍怎么认识的啊?居然跟她一起来。今天看到你,大家都在猜测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呢。”

    “呃……我现在是她家仆。”

    夏笙像是不敢置信般惊呼道,“什么?家仆?”惊呼引起周遭人注意。

    夏笙压低着声音,道:“你要知道凌心妍以前是都不带家仆来的。”

    陆川尴尬笑道,“呃,这就有点说来话长了。”

    夏笙正想说些什么,稚气的脸突然一凛,“小心,有暗器。”

    “哪里?”

    突然一本从后排的位置飞了过来,迎面砸向陆川了脸。

    夏笙拍着桌子,哈哈笑着,“都提醒你了喔。”

    “喔?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能反应过来呢。”只见一个男孩子状似不好意思般,从后排位置站了起来。

    但嘴角噙着的笑,足以说明此举动是带着恶意的。

    夏笙对着陆川窃窃私语道,“假惺惺,他肯定是故意的。他是赵衡,是班上的战力第十一名,他一直在追求凌心妍,刚才见你和凌心妍走的那么近,估计是想找你麻烦。”

    “主人啊,真有你的,课都没上就先树立了一个情敌了,哈哈。”陆川内衣兜的小强竟然开始取笑他。

    突然,班级的门被推开,一个卷发的美女就这么走进来,眼神迷离,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妩媚。

    陆川看的两眼都发直,只差没流口水了。

    凌心妍见了,使劲捏了陆川一把,“正经点,别让人觉得我家仆好象没见过世面一样。”

    陆川赶紧甩甩头。

    只见美女慢慢的走上讲台,扫了台下一眼,视线在陆川身上停顿了下,道:“我们班上有个新来的同学,你叫陆川是吧?”

    陆川赶紧应答,“是的。”

    “我是这班级的班主任,我叫曾柔,你的情况我都听学院长说明了,以后有什么问题你也可以问凌心妍。”

    陆川点点头。

    “那我们就开始上课吧。”说完,班导翻开,几欲开口,又停止。

    “抱歉,我有点心情不好,没什么心思上课。”说完还抹了抹眼角。

    “老师你怎么了?”

    “这不应该跟你们说的,这是老师自己的问题。”脸颊又滑落更多泪珠,眼睛和脸颊都红扑扑的,看了尤让人疼惜。

    台下男孩子见班主任这副模样,也有些愤慨,是谁?居然这么坏心?“说吧,说不定我们也能一起解决啊。”

    她一边哽咽一边说道,“其实学院长老下令了,下次学院大比要是不能取得好成绩,就要将我解雇。可是我经济有些困难,底下还有七个弟弟妹妹需要我照顾,家里的生计就由我一肩扛起。如果这份工作丢了,我该怎么办?我那些弟弟妹妹该怎么办呢?”说完就用双手遮住脸。

    “那我们一定会努力的。”

    “是啊,老师,我们一定会取得好成绩的!”

    “老师,就交给我们吧。”

    台下的呼声此起彼落。

    “你们…真是让我太感动了。”曾柔吸吸鼻子, “有你们这样的学生真的太好了,我能不能保持着工作就靠你们了!”

    “我们一定会打倒其他班的。”

    “我们还要把其他学院的都打败了。”

    “没错!”

    “大家拼了!”

    这课就在高昂的气势下结束了。

    陆川眼神无助的看着桌上的一叠试卷,有些无力了,这么多,这怎么写的完啊?不过为了那么可怜的班主任,他也要咬牙撑着。

    收拾完东西,陆川正想跟着凌心妍离开。

    突然一个女声喊住他,“请等一下。”

    陆川和凌心妍转身一看,只见是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是让人看起来就想保护的那型。“我是班长雨宫花梨,叫我花梨就行了。班主任让你填写一些资料,因为你入学的晚,大家都已经填好了。”

    陆川赶紧拿了笔填写资料。

    不过,陆川发现花梨身后不远处有个男孩子一直瞪着他。

    花梨看了下陆川填写的资料,就收进了资料袋里,“谢谢。那陆同学明天见了。”花梨甜甜地笑着。

    “明天见。”再不走,他都可以感觉那男孩子的目光都快把他弄穿了。

    “刚才那男的怎么一回事啊?我得罪他了吗?”陆川想破了头,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得罪他了。

    “他是花梨的护卫高森泉,高森家世世代代都侍奉于雨宫一家。”

    “这么说,他也是家仆啰?”想了一会,道:“不对啊,院长说必须是天才武者集别的才有能收家仆的特权,花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不太像啊。”

    凌心妍笑出声,道:“笨蛋,泉他当然是靠自己实力进来了,护卫的实力自然是不差,哪像某个人喔。”

    “我当然会慢慢的提升自己的实力,总有一天,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呵呵,那我可拭目以待了。时间还早,我们先去食堂吃饭吧。”

    估计是凌心妍带着家仆来上课的消息传了出去,这一路上,陆川总是觉得有人正打量着自己,陆川心想,切,没见过人吗。

    经过一整天的目光洗礼,陆川也不怎么在意外人的眼光了。

    “不过,没想到班上居然有小孩呢,是走错教室了吗……”陆川喃喃自语。

    凌心妍掩着嘴笑道,“才不是呢,夏笙是狼族,而且他可跟你同年纪呢。”

    “同年纪?”没想到还有个跟他同年纪的娃娃脸,简直是诈欺,这得多让人羡慕啊。

    “是啊,还有别在他面前提到矮、小的字眼,他会生气的。而且不要看他那样,他体术可是满分的,惹他生气的下场都不太好。”

    陆川吞吞口水,“以后会注意的。”

    凌心妍继续道,“还有年级前十的话,可以自己决定要来上课,还是在家里研习。”

    陆川击了下掌,“喔喔,这样年级前十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翘课啦?”

    凌心妍白了他一眼,“不过必须要保证自己的课业不落后,掉出前十的话,也就没办法享受这特权了。”

    “这样啊,不过,既然我的班级在一班,这样我的程度还挺不错的啊。”

    “少来了,你现在是我家仆,当然是跟着我上课啊,怎么可能在别班呢?你可要好好感谢我呢。年级排行前十就有四个在一班呢,可以说是高手云集呢。”

    “你说我们班上有四个在前十,可是我刚才看指有两个人缺课,那其他两个又是谁啊?”居然放弃这公然翘课的机会。

    “夏笙啊,他年级排行第四,都说了他体术能力满分了。”

    陆川心想人可真不可貌相,点点头,“那另一个呢?”

    凌心妍掩着嘴笑着,指着自己。

    “你?”陆川想了想,也发现自己这句话有些多余,既然是院长女儿,身上还配带着中级法王的配饰,实力自然是不低的。

    凌心妍叉着腰说道,“是啊,年级排行第五,不服气吗?”

    “才没有呢。我怎敢不服?大小姐你可别生气啊。”

    “这还差不多。”便松开了紧握拳头。

    这时不远处的人群躁动了起来,慢慢分开出一个通道。

    只见从人群中一个男孩子缓缓走了出来,手里还捧着一大束鲜花。

    那人清了下嗓子,“心妍姑娘,这么久不见,你依然还是如此美丽动人。”

    噢,又是一个喜欢凌心妍的。

    求爱男继续说着,“心妍姑娘,我一收到你今天来学院的消息就赶过来了。这鲜花是我差人新鲜摘取下来的,我觉得和你的气质很般配,送给你。”说完便单膝跪下。

    不过当事人像是没事般,倒是继续慢条斯理的吃着餐点。

    陆川看着眼前的花束,凌心妍似是没有接手的打算,但看这求爱男手举的这么久,估计也酸了,就帮忙接过花吧。

    陆川一握住花束,求爱男便一把抓握住陆川的手,欣喜的道,

    “心妍姑娘你终于肯接受我的花了!心妍姑娘的的手怎么有点大啊?”待看清楚是陆川接了花束,“靠!这花不是给你的!”便甩掉陆川的手,一脸嫌恶。陆川心想好心把你拿还这样对我。

    凌心妍这才擦了擦嘴,缓了缓说道。“雷历,有事?”

    求爱男清咳了一声,又把话重说了遍。“这鲜花是我差人新鲜摘取下来的,和你的气质很般配,送给你。”

    “不需要。你雷大少的鲜花我可接受不起……”凌心妍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

    一瞬间雷历都反应不过来。“这……”

    “哈啾!”陆川终于忍不住了,打个大喷嚏。

    整个围观人群都安静了下来。

    陆川揉了揉鼻子,打了个喷嚏总算舒服多了。

    怎么这四周这么安静,待陆川看清楚情况,他居然把鼻水喷到雷历身上了。

    对面的凌心妍居然笑了起来。

    陆川心想这情况心想你还笑的出来。

    雷历身旁的人急忙递着手帕给他。

    雷历阴沉的说道:“你不仅打断我说话,居然还敢这样对我,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我很抱歉,但是,我是真不知道你是谁?”

    雷历愣了几秒,像是恍然大悟般,“噢、对,你就是心妍姑娘的家仆吗?告诉你,我是雷历。这个学院里,没人不知道我,没人敢这样三番两次的不把我看在眼里。”

    凌心妍像是厌烦了,“陆川,我们走吧,回家。”

    这句话就像是炸弹一样,在人群中炸了开来。

    “你、你、你居然和心妍姑娘住在一块?”雷历闻言眉头都皱在一块,不敢置信的说道。

    还没等陆川说什么反而是凌心妍帮陆川回话,“是啊,他现在就住在我家。”

    陆川明白这是凌心妍故意要刺激雷历知难而退,所以什么也没说,只是酷酷的看着雷历,就好像在表达“怎么样啊,我们就住在一起呢。”

    雷历恶狠狠的说道:“好、好!我认定的东西,我就一定要得到手,你如果要跟我抢,以后我会好好关照你的。”

    这句话也激起了陆川的怒气,他正色道:“心妍姑娘可并不是你嘴里所说的东西。”说完便拉着凌心妍的手穿过重重的人群出去了。

    留在原地的雷历须臾开了口。“好,那我们就走着瞧。”嘴角还带着不怀好意的笑。

    就这样,开学的第一天,倒霉的陆川除了收获了大量的卷子还收获了两名“情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