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开始反击(求收藏求推荐)
    陆川在光明圣图里修炼,很快就到了考试的日子。

    青木学院一学期有两次考试,每个科目皆分为笔试和实战。

    考卷一发下来,陆川简直不敢相信,题目都是由平常作业里出现过的。

    由于陆川每天都做了两份试卷,连凌心妍的那份也一起做了,所以对于理论和解题方式都相当熟悉,很轻松的便答完了试卷。

    这让陆川松了一口气,笔试可以说是过关了,接下来就是实战了。

    实战分为两阶段进行,先是对法力和武力进行测试,达不到最低标准的要进行补考,补考还不通过的就要留级了。

    开始前,班主任曾柔让身为班长的花梨分发给每个人一颗水晶球,并亲自解说了考试的方式,“只要将法力和武力注入这颗水晶球,使其发出光亮就行。”

    有些人一听完,直呼太简单了,便直接将自己的法力或者武力注入水晶球内,但水晶球却发出清脆的声响,原本完好的球体上,出现了裂痕。

    曾柔看了一眼,“话还没说完呢,这也不是普通的水晶球,所施放的法力和武力太强或太弱都不行,超过水晶球的限制量就会失败,一旦失败3次,水晶球便会粉碎,水晶球碎了,也不会给你补考机会了。”

    听曾柔这么一说,陆川赶紧小心翼翼的护着这颗水晶球,生怕有一点点闪失。

    自入学到现在陆川的魔法也提升不少,这考题看似简单,但是又相当困难,他如何知道这水晶球魔法的限制量是多少呢?

    只见旁边的凌心妍神情专注的凝聚精神在水晶球上,接着往水晶球注入魔法,随即水晶球闪耀着紫蓝色的火焰光芒。

    陆川看凌心妍居然这么快就办到了,心里不由的有些佩服。

    周围一开始失败的同学,也一个个成功的让水晶球发出光亮,连平时总是嬉皮笑脸的夏笙也轻松的一次就成功了。

    陆川不由得有些着急,他不会挂零分吧?

    凌心妍朝他眼前晃了下手,“看别人做什么啊?你也办的到啊。”

    “我?”陆川指着自己的脸,他真的能办到吗?

    凌心妍点头,“是啊,依你现在的能力应该能办到,有自信点。闭上眼,仔细去感受水晶球的灵力。”

    陆川依言闭上眼,凝聚精神去感受水晶球,隐约能感受到水晶球所散发的灵力,陆川试着伸手去抓握住散发出的灵力,他此时能感受到水晶球上的灵力。

    “就是现在!”

    陆川接着往水晶球里注入了相对应的光系法力,随即水晶球闪耀着如阳光般的光芒。

    凌心妍露出微笑,“看吧,你不也轻松能办到嘛,有自信点。”

    陆川也笑了,他真的能够办到,那瞬间所感受到的水晶球灵力还残留在手上。

    陆川握紧拳头。

    没错,要更相信自己才行。

    实战的第二阶段是按照之前测试的法力和武力水平,自行寻找对手,击倒对手或者对手主动放弃方可结束战斗。

    轮到孔刚老师询问陆川要跟谁对打时,陆川冲着赵衡的方向说道:“我想要跟赵衡一组。”

    顿时整个班的同学都傻眼了,连孔刚也愣在那。

    上次陆川和赵衡在体术课上受伤的事大家可都是知情的,怎么这次陆川还想跟赵衡打,难道陆川有受虐倾向么?

    赵衡摊了摊手,一脸无奈,表示这次可不是我要求的。

    “笨蛋!你这也没发烧啊,难道你忘记你之前怎样被打受伤的吗?”凌心妍一听到陆川又要和赵衡打,便来到了陆川的身边,用手摸了摸陆川的额头,急忙说道。

    “你就相信我这一次吧,我肯定能赢赵衡的。”陆川的态度很坚决,他明白他和赵衡的恩怨一天不解决,日后赵衡必定还会再找他麻烦。

    凌心妍见陆川态度如此坚决,也只好应允,闷闷说道:“好吧,被打伤可别哭鼻子了。到时我只会笑你,可不会扶你了。”

    陆川点点头,他明白凌心妍这是在关心他,但是,他也想证明自己。

    赵衡一听陆川说可以赢他,不禁笑出声:“你赢我?就凭你?”

    “一会比试过就知道了。”陆川在光明圣图里修炼完虫族的三大秘技之后,曾问过小强自己现在能达到什么境界了,据小强估计陆川目前的级别应该和赵衡差不多,都达到了中级法王的级别,但由于虫族的三大秘技都比较逆天,所以应该可以让赵衡尝点苦头。

    “既然你如此有把握,我们就来打个赌吧!”

    “打什么赌?”陆川心里有不妙的预感。

    “这场比赛里,赢的一方可以跟心妍姑娘约会,而且输的一方必须答应赢的一方三件事!”

    陆川一听可就不乐意了,还是以凌心妍作为赌注。

    “这是我们两个之前的争斗,为什么要牵扯他人呢?”

    “怎么?你怕了吗?”

    “才不是怕呢。”陆川反驳。

    “那又怎么不敢接受这赌注呢?”赵衡接着追问。

    陆川不禁有些为难,他没想到赵衡居然开出这样的条件,还偏偏牵扯到凌心妍。

    突然凌心妍开口说道:“我答应这个条件!”

    “为什么要答应他的条件啊?这是我和他的比斗,你根本没必要牵涉其中啊!”陆川没想到凌心妍居然会答应这无理的条件。

    “因为你是我的家仆,既然你说你能赢,那么我相信你,所以才答应他的条件。”

    “可是……”陆川面有难色。

    “别可是了,既然你都如此有信心了,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你呢?”

    陆川顿时愣住了,“那好,我一定会赢的。”既然有人愿意相信他,那么他就一定要证明给所有人看。

    孔刚老师虽然不希望陆川再和赵衡交手,但是既然双方都没意见,他也只好同意了。

    上场前他一再叮嘱双方要遵守比试的规定,绝不可以做出违反规定的行为或者恶意伤害同学的行为,尤其对赵衡一在强调。

    “是上次打你打傻了吗?我是怎么也没想到你会找我当做对手。”

    陆川也没答复赵衡,反而观望整个场地,“嘿嘿,这体育场你扫的可真干净啊!”

    赵衡一听到这个就来气,还害他因此受罚,扫了一个月的体育场,夏笙还总兽化,把他好不容易扫干净的地方踩得脏兮兮的,这仇他可要好好地跟陆川清算。

    “比试开始!”孔刚老师一宣布开始,赵衡再次使出上次那招冲向陆川,左劈右砍,气势很是凶猛。

    陆川发动了虫技“复眼术”来观察赵衡的动作,他发现能看清赵衡的动作,比起毛毛的速度,赵衡的速度又更慢了,在陆川眼里一切都象慢动作一样,陆川一 一闪避开赵衡凶猛的攻击。

    凌心妍看到陆川的姿势既轻柔、又快速,就仿佛蝴蝶在花丛中轻轻飞舞一般,躲避着来自赵衡的凶猛攻击,之前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而孔刚老师看到陆川这么轻快的闪躲身法也眼前一亮,心里叨咕着,这小子很有潜力么,上次还被赵衡欺负的那么惨,这次却这般轻松了,距离上次也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居然能在这短时间内就飞速提升能力,不过也不知道这个身法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但是,对战可不能光靠躲闪,接下来这小子会如何出招呢?

    陆川一一闪避开赵衡的攻击,几番对峙下来,陆川一身轻松的样子,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反观赵衡却是累的满头大汗。

    也许是上次赢的轻松,赵衡这次就有点轻敌,他没想到陆川这次都能闪开他的攻击,总是在快打中陆川时,就被他巧妙地避开。

    周围都开始传出些碎语,说他身为排名11的少年高手居然都伤不了陆川分毫,气的赵衡牙痒。

    赵衡越是想要伤到陆川,就越是乱了手脚,体内气息也变得紊乱起来,出招也没上次那般利落。

    虽然已满头大汗,但赵衡仍故作冷静,挑衅笑道,“你难道就只会闪躲吗?”

    陆川也觉得不能总闪躲,小强所传授的曙光定身术目前也能够将赵衡定身一秒,那一秒就是他的机会,就能趁那时对他发出攻击。可他该如何压制住他?

    突然陆川想起了他的友人,王鸿。

    那次是陆川又被地主家儿子何子骞找麻烦,王鸿跳出来帮助他。

    王鸿护在陆川身前,转身揶揄道:“我说你这总被欺负也不是个办法,这样吧,我交给你一招。看好了!”说完王鸿便右手抓握着对方衣领,左手抓握对方右手袖口,接着右脚使劲一拌,何子骞便顺势被制服在地上,说几句今后会找他们报仇之类的场面话,便被他身旁的喽啰搀扶着,灰溜溜地逃走走的。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看的陆川目瞪口呆,惊呼道:“兄弟,你这招可厉害了!”

    王鸿拍拍身上的灰,有些得意的说道:“这招主要在破坏对方的身体平衡,整个动作必须一气呵成,而这招就算力量不够,也能够轻易地制服敌人,这招连我父亲都会,你要是还使不出来你就丢人了。”

    陆川想起友人不禁笑了出声。

    赵衡见陆川居然还笑的出来,心里不由的有些火大,心里一横,也不管上场前孔刚曾嘱咐他的那几句,便又将魔法加诸在刀身上,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的魔法更加强大。赵衡是木系法师,从手掌中释出墨绿色的光芒,从袖口伸出如树枝般的东西,树枝有如被赋予生命般,慢慢将赵衡握着刀柄的手缠绕包围住。

    赵衡就不信陆川他这次还能闪避他这一击,他上次能够打中,这次一定也可以。

    凌心妍和体术老师见状心里大喊不妙,这招是让武器不断去吸收施术者的体力与魔力,让武器能暂时提升一个级别,发挥出更强大的攻击力。

    孔刚正犹豫着是否该喊停时,凌心妍朝他摇摇头,“就相信他这一次吧。”毕竟她自己也愿意相信陆川,谁叫他是她的家仆呢。

    陆川见赵衡要使出比上次威力还要强大的招式冲向自己,他竟然不退反进,也冲向了赵衡,在两人即将接触的一瞬间,陆川使用了曙光定身术将赵衡定身,周遭的人都被这光芒刺激的眼睛睁不开,眯起了眼睛。

    赵衡正想攻击眼前却突然闪耀着如曙光的光芒,刺激的让他有些睁不开眼,而同时也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动不了,就算使劲也动不了分毫。

    虽然也就短短一秒,但是孔刚和夏笙都注意到那不对静,要知道在场上一瞬间的迟疑,都有可能造成落败,这道理身为武者的赵衡应该是再明白不过的,可怎么,难道赵衡是动不了身了嘛?

    陆川便依照王鸿当初所示范的方法,右手拉住赵衡衣领,左手拉住赵衡的右手袖口,同时右脚抬腿,扫赵衡的右腿,身体并同时向下压,右手也向下推,重心向前倾。

    一阵天旋地转,蹦的一声,发出巨大的声响,赵衡便被摔在竞技场上。

    整个过程就在短短几秒内结束了,整个竞赛场安静无声。

    赵衡一瞬间也被摔懵了,没有立即作出反应应对,所聚集在剑身上的魔法也在这时散去。

    “我宣布,此场比试,陆川获胜。”孔刚在惊诧之中宣布了比试结果。

    赵衡眼睛瞪得大大的,不相信自己在这场应该稳赢的比试中居然输了,对手居然还是那个陆川。

    他一有时间便会自行锻炼,他怎么可能会输给个新生呢?

    只见陆川向他伸出手。“说好的愿赌服输啊。”

    赵衡脸上闪过一阵羞愧,接着用力拍开他的手,“用不着你同情。”便自行起身。

    “说吧。”

    “啥?”一时间陆川还没反应过来。

    赵衡翻了白眼,还是提醒了句,“就是我们赌约里,输的一方必须答应赢的一方一件事。”

    陆川还以为赵衡还想找麻烦呢,他想了会,“心妍姑娘她并不是物,从今以后希望你不要再拿心妍姑娘当赌注,而且我们要赢的是她的芳心也不能光靠蛮横的武力去强取。”

    赵衡看着陆川的眼神有些怪异,“就这样?”照理说这种赌约都常是会要求对方做很过分的事或很难实现的事,原本他都做好陆川可能会提出些过分要求的准备了。

    “嗯,就这个。”陆川点点头。

    “那另外两个要求呢?”

    “既然能在同班就是缘分,以后就好好相处吧。如果你要报这次的仇,别用找麻烦的方式,可以光明正大地来,我会接受挑战。嗯,另外两个要求我还没想到,就先这样吧。”

    “行,我愿赌服输。”原本赵衡是想趁这个机会,把陆川从这个学院里赶走的。但看来目前是无法做到了,毕竟是比试输了。

    但这仇,他赵衡有机会还要讨回来的,嗯,努力修炼,下次就用光明正大的方式再次将陆川踩在脚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