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八强晋四强(求收藏求推荐)
    第二天早上,陆川早早的就起床了,前一天晚上大家都喝的醉醺醺的,就他还算保持清醒,在山里的日子,陆川除了经常被财主家儿子何子骞欺负的抗揍能力超强之外也就是酒量了,那个时候每次他挨揍被好友王鸿解救出来之后,都会带着他大喝一顿,久而久之,倒是让陆川的酒量大涨,很少有喝的不省人事的情况。

    为了感谢凌心妍替他保守他当家仆的秘密,陆川昨晚还特意给凌心妍烧了一大盆的热水让她泡澡解酒,今早早起也是为了给凌心妍准备早餐。

    也许是前一天晚上喝酒的缘故,两个人都感觉肚子空空的,所以风卷残云般吃完了陆川准备的早餐,就坐马车来到学院的竞技场,今天第一场是夏笙对战希尔,作为好友的他们自然要来为夏笙打气加油。

    当他俩到来的时候,发现夏笙和他的对手希尔已经站在了擂台之上。夏笙身穿一身红色铠甲,看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但给人的感觉防御性应该很强,手里还拿着一柄长枪,彷佛空气中弥漫着冰元素和火元素。

    这时候,旁边的花梨看到他们说道:“你俩来了啊,看来夏笙这次把压箱子底的宝物都给拿出来了,知道自己是遇到了劲敌。”

    然后就给陆川介绍了这副铠甲的来历,据说这是夏笙的祖父前任族长在世的时候,在一次外出试炼时偶然中救到了一条圣王级别的泰坦巨蟒,这条巨蟒为了感谢夏笙的祖父,就把自己晋升圣王级别时蜕掉的蛇皮送给了他,泰坦巨蟒的蛇皮本身就坚韧无比,而且还具有光滑的特性,可以把受到的伤害缩减到最小化,据说用这蛇皮做成的铠甲能抵御来自圣王之下的任何攻击,因为夏笙的身份是少族长,为了保护他的安全,才将这件家族的宝物交给他。

    在花梨旁边的泉接着说道:“夏笙手里的长枪也不简单,这把寒冰烈焰枪是逆属性兵器。”

    “逆属性兵器?”第一次听说逆属性武器这个词,陆川不由的好奇起来。

    “也就是两两相克的属性,寒冰烈焰枪是冰与火双属性的兵器,这冰火本就不相融,两属性相克,所以称作为逆属性兵器。”泉回答道。

    “兵器一般不都是单一属性吗?”陆川又接着问道。

    “正常来说是这样的,夏笙的父母亲一个是焰火系狼族,一个是冰雪系狼族,而夏笙只继承了母亲的冰雪系能力,却没有继承火系的能力。夏笙的武器是两族间的宝物,据说寒冰烈焰枪的前主人是具有冰火属性双能力,几百年下来都没有它认定的主人出现,有一天它突然选夏笙做为新的主人,两族间也觉得奇怪,为何寒冰烈焰枪会选择只继承单一能力的夏笙做为新的主人,奇迹的是夏笙在使用寒冰烈焰枪中,也没出现身体对火属性的排斥行为。”

    当看完了夏笙的装备之后,陆川又看向了希尔,让人奇怪的是,希尔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布衣,手里也没拿任何武器,不知道是对自己的实力自信还是真的就没有任何装备,但听大嘴巴夏笙提起过,说希尔身为血族的少族长,本身就是以身体各部位为武器,功法练到极致可媲美神兵利器。

    这个时候,学院的副院长顾岚来到场地中央,宣布了比赛规则,即以战斗的一方失去战斗能力或者被打下擂台便可结束比赛,不允许有伤人性命的情况发生,接着就宣布8强晋级4强的比赛正式开始。

    斗志昂扬的夏笙早就知道希尔不好对付,在顾岚宣布开始的时候就立刻进入兽化状态,势如猛虎般冲向了希尔,希尔也不甘示弱,低喝一声迎向了夏笙。只见竞技场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两人的第一击就是以这种**的直接碰撞结束,竟然不相上下,接着就是比拼速度了,只见竞技场上到处都是夏笙和希尔打斗的残影,让外面观战的观众根本看不清他们的具体位置,就这样两个人大概交手了五十回合,才渐渐放慢了速度。看来两个人身法和速度也不相上下,剩下的就是各自的法宝和功法上的比较了。

    只见夏笙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开始催动自己手里的武器。只见温度骤然下降,竞技场内顿时出现了许多冰山冰柱,而这样的环境更有利于夏笙。

    希尔眉头也不皱一下,似乎是这温度的变化无法影响他分毫。

    夏笙手里拿着比他个子高上不少的银白色长枪,银白色的枪身上浮雕着红银双色的符文,随着夏笙利落的转动长枪,便在空气中画出红银双色的流光。

    竞技场内的温度顿时有了极冷与极热的变化,原本整片覆盖着冰雪的场地,又仿佛火山爆发般出现了好多股烈焰。

    只见希尔单手一挥,随着希尔的手一挥,整个竞技场突然间被如墨般黑色给笼罩住了,就像是被拉上的布幕般,让人看不清场内的情况,只能听到里面两人偶尔发出的打斗声。

    大概过了十分钟,正当竞技场外的陆川众人因不能够掌握竞技内的动静而不知如何是好时,竞技场内的黑暗如烟雾般被风吹散似的迅速的散去,只见竞技场内不知何时居然形成了个巨大的冰块,哪里还有希尔和夏笙的踪影。

    陆川看着这样的情况,不由得有些担心起夏笙来,剎那间,大冰块发出了细细碎碎的声响,一开始是在大冰块上是产生细细小小的裂痕,但如同效应般,迅速扩大至整个冰体,冰块碎裂的声响也越来越大,在声音最响的那刻,整个巨大的冰体应声崩解。

    整个冰体粉碎,碎裂的冰块细如粉尘,在太阳照射下,闪着晶亮的光芒。

    趁着冰块散尽,大家赶紧查看场内的情况。

    只见希尔就站在竞技场中间,身上衣服除了一开始被夏笙划破的一角之外,基本上毫发无伤。

    而夏笙就躺在距离希尔不远的位置,双眼紧闭,似是失去的意识。而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好在伤势看起来没那么严重,没有致命的伤害。

    裁判赶紧上竞技场查看夏笙的情况,经确认后,判定夏笙无法继续接下来比试,便宣布由希尔取得此次的胜负。

    接着是中午休息的时间,下午的比赛两点开始进行。

    到了下午,陆川刚一到了竞技场附近,便看见在学院长老利高级恢复魔法帮助下已经恢复八成的夏笙背着很大一个包袱,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陆川,看看我给你带来什么好东西!”夏笙摊开包袱,从包袱拿出一堆东西,味道阵阵扑鼻而来,周遭的人纷纷捂着鼻子避开。“看!有大蒜、十字架、圣水还有木钉,这些都是传说中可以克血族的东西。”夏笙一一介绍里面的物。

    此时一旁冷冷的飘来一句,“你们以为希尔会怕这些吗?”

    陆川和夏笙往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泉跟一会也要比赛的花梨走了过来。

    夏笙被泉训了一顿,脸整个皱成了一团,嘟嚷着,“我明白啊,我只是缓解下比赛前紧张的气氛嘛,既然我被淘汰了,就改做你们的拉拉队吧,嘿嘿。”

    “而且希尔还跟你同寝,你这些道具不怕被他发现啊?”泉还不忘揶揄了夏笙几句。

    夏笙一边冷哼一边把东西收拾回包里,“哼哼,才不管他!陆川你一定要为我报这个仇啊。”

    陆川拍了拍夏笙的肩膀说道:“放心吧,就冲当初我和赵衡的事你那么帮我,我也一定会尽力的。”

    “不过话说一会就是花梨和泉的比试了,我们倒很好奇你俩究竟谁能胜出呢?”陆川转身对花梨和泉说道。

    结果只换来泉和花梨很有默契的一笑。

    很快就到了下午2点,还是由副院长宣布比赛规则,和第一场的规则是一样的,伴随着他说出比赛开始四个字,花梨和泉就开始过招了。

    今天的花梨穿着一身淡绿色的服装,站在那里给人一种清新淡雅的感觉,就彷佛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她虽然没有凌心妍那种娇媚的美丽,却也有一种蕙质兰心的的高雅,可能这也是她从小就可以平复泉那容易激动过度的心情的重要原因;对面的泉今天穿着一身天蓝色的轻甲,本身他就性格冰冷,站在这里给人的感觉就是他就像一把冰封的剑,随时可以出鞘。

    两个人站在台上,冷静的对峙了一会,如果说上午夏笙和希尔的比斗激烈如烈火,那么花梨和泉的比试就仿佛平静如水了。不知道是都舍不得发招还是觉得势均力敌都不肯先出手攻击,直到下面的观众都有起哄的声音响起时,泉对着花梨说道:“咱们都发出最强的招式,一招定胜负怎么样?”

    “好,我同意。”花梨点头回答道。

    紧接着,就见他们二人的气势都攀升到了极限,都在酝酿自己最拿手的绝招。

    过了两分钟,就见花梨娇喝一声,从她的双手推出一棵苍天古树冲向对面的泉,看着来势汹汹的古树,泉先是竖起无数面水墙做抵挡,然后站在水浪上仿佛水神降世般,居高临下看着花梨,紧接着手指天空,就见花梨的头顶迅速集结出一片厚重的乌云,很快的就从乌云中冲出无数支一尺长的冰箭,冰是水的固体形态,所以泉的这招寒冰穿云箭可以说是修炼到了极致,威力巨大,一般人都不好抵挡。

    花梨眼见着从空中射向自己的无数冰箭,本来是想利用自己的咒术抵挡,结果因为刚使出苍天古树这一大绝招导致法力不足,只能闭上眼睛等着冰箭的来临。这个时候无论是学院的老师还是观战的学生们好多人都紧张的站了起来,毕竟谁都不希望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就这么香消玉陨,尤其是陆川他们更是着急的仿佛热锅上的蚂蚁,都咒骂着泉怎么下这么重的手,但又无可奈何,因为每场比试之前,都有学院的圣王级高手联手对竞技场下了坚固的封印,以免台上的余波伤害到台下的观众,陆川他们根本打不破这封印。

    眼看着冰箭离花梨只有几尺的距离了,就在这个时候,台上的泉,双目紧闭,又念了一段咒语,大家就发现那些冰箭以及台上的水墙都静止不动了,接着无论是冰箭还是水墙都变成水汽消散于空中,这时人们就见到泉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应该是他强行收回自己的术法,遭到了剧烈的反噬,紧接着他就从水浪上跌落了下来,这个时候花梨发出的苍天古木由于没有了水墙的抵挡也轰到了泉的身上,直接把他击飞出擂台,漫天散落的都是泉的鲜血,这次他可真是伤上加伤了。

    起初泉抽到和花梨对战的签之后就想过开局就自己放弃比赛,但一方面想看看花梨的咒法到了什么程度,一方面也是来自家族的压力,家里对他这个少族长还是有一些反对的声音的,觉得他实力不足,所以这次比赛无论如何都要尽全力,把自己的最高战力表现出来,但他又实在不忍心伤害花梨,所以才有了上面的一幕。

    本来以为自己会重伤的花梨,闭着眼睛等了一会,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伤,而且还听到一个巨大的撞击声,一睁眼正好看到自己发出的苍天古木击飞泉的场景,看着泉满身鲜血的样子,花梨顿时明白了一切,本来这场比试她必输无疑了,可泉宁肯自己受到反噬也强行收招,不忍心伤害到花梨,也放弃了取胜的机会,这让花梨如何不感动又如何不心痛呢。

    当顾岚宣布这场比赛花梨取胜后,竞技场的保护封印解开,花梨及陆川等好友纷纷冲向泉,花梨抱着泉也哭了起来,只有泉虚弱的睁开了眼睛,问花梨有没有受伤,劝花梨不要担心,自己身上的轻甲也是宝物,自己不至于有生命危险,就是需要向学院请假,休养一段时间了,花梨忙点头答应替他跟院长请假,紧接着泉又询问了花梨一个问题,就是希望花梨正式答应自己的追求,做自己的女朋友,花梨其实之前对泉就有好感,两个人相处这么久了泉又总是在她身边保护她,其实她们之间只是差一层纸没捅破,这次看泉拼了命的保护自己更加感动,所以就羞赧的答应了泉的要求。

    那么,这场比试的结果虽说是花梨胜利,但最大的赢家就变成了泉呢,输掉了比赛,却也赢得了花梨的心。

    当然了,陆川等几位好友自然不会放过取笑花梨和泉的机会,纷纷说他们秀得一手好恩爱呢,直把他俩都弄个大红脸才罢休,接着众人就一起将泉送回家好好休养,然后回到各自的住处准备第二天的比赛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