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绝对的征服这个冰山美人
    孙雨妍是聪明,但她没有想过,姐姐会去喜欢一个艺人,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姐姐到底是怎么了。

    除了孙颖之外,更加吃惊的是人群中的李家,李丕,张玉珍,李毅和李印雪。

    当然,最吃惊的是李印雪……

    佳佳姐在李印雪心中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纯爷们……哦不,是女暴龙,她怎么会跟男人有关系?而且是那个混蛋流氓王八蛋?

    除了李家再就是冯静,冯静也是吃惊不小,如果说天鹤跟叶佩茹有关系,冯静也许还会想得通,毕竟叶佩茹喜欢的就是天鹤那种,比她聪明的男人。

    但是,叶佳姐为什么会喜欢他呢?

    难道他有什么自己没有看到的东西?

    冯静一愣,确实,关于这个男人很多东西自己都没有看明白,也没有摸清楚,他很神秘,但又不神秘。

    他外表是一个混混,一个连女孩子都欺负的混混。可是真实的他是什么模样的?

    冯静忽然发现,真实的对于天鹤,她一点儿也摸不清,以前的冯静会觉得,天鹤只不过是那么玩世不恭,但仔细的想一想,天鹤又是一团雾气,一团看得到,摸不着的雾气,雾气中还有很多秘密,这些秘密足够让一只猫好奇到死。

    主人家演讲完之后,这次寿宴算是完成,不过还有剩下的吃喝玩闹,今天六转大寿并没有蛋糕,这是叶老太爷说的,他穿着一身唐装,吃什么西式蛋糕?不伦不类的。

    当说完之后,不少人开始上前单独问候老爷子,然后顺便的跟叶长天和叶明说说话。

    当然也有不少人走向天鹤,这个未来的可能是‘太子爷’的家伙,不管他是什么,只要他是叶家的人,那么他就不能得罪。

    不过,天鹤也心急,一一回避所有人的示好,然后追出了大厅。

    因为被大伙儿缠绕了一会,天鹤无缘追上孙颖。

    刚才还没有讲完的时候,天鹤就看着孙颖好像有些不太一样,再看孙颖半条身子挂在雨妍身上,然后两姐妹慢慢的移出了大厅。

    当时天鹤就想追的,但因为天鹤答应了叶佳,这种事不能半途而废,所以天鹤忍了又忍。

    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除此之外,那些给天鹤示好的人,也是一脸不爽。

    什么东西?还没有当乘龙快婿就甩脸色?

    这玩意儿真当自己是叶家的人了?

    草,这个小白脸。

    不就是好看一点吗?不然怎么能够制服叶家大小姐的?

    反正什么不堪入耳的话,都会出现在那群被天鹤一一回避的人心中,不过就算他们说出来,就算被天鹤听到也无所谓,大不了揍几个人而已嘛。

    现在天鹤更关心的则是孙颖的事情。

    说真的,以前……

    天鹤承认,确实是想征服,绝对的征服这个冰山美人。

    可是后来,天鹤被她软化了。

    她的听话,她的办事,她的乖巧,还有很多她的一切。

    她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而且,天鹤也是真的对她产生了爱,虽然这些爱不是天鹤的全部,但是能够让天鹤动心的女人,除了漂亮之外,还有就是性格。

    当然,那些漂亮又坏的人,天鹤也承认,玩一玩可以,但想对她们产生爱,下辈子也未必可能。

    站在门口。

    “小天。”张玉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天鹤身后,柔声叫了一下。

    “阿姨。”天鹤回头,有些苦笑的叫了一句:“您怎么不在里面热闹呢?”

    “看你匆匆忙忙跑出来,还以为有什么急事呢,没想到你在门口发呆?”张玉珍一笑:“怎么了?看上去不太开心啊?”

    “不是,只是里面太闷,人太多,烦躁。”

    张玉珍点了点头:“是啊,今天人太多,哦阿姨忘了,忘了恭喜小天,成了叶家的乘龙快婿。”

    “阿姨别取笑了,什么乘龙快婿,都是大家开玩笑的。”天鹤客气的回应了一句,之后又道:“阿姨,我先不陪您,我还有点小事。”

    “嗯,去忙吧。”

    “阿姨再见。”

    离开之后,天鹤跑进房间,看着叶佳正在陪叶老太爷,有说有笑的,看得出她心情很好,估计是她想起自己以后不会再相亲了,所以才这么开心的吧?

    “太爷。”天鹤三步上前,问了一声好,叶长天和叶明在旁边跟大伙儿说这话,吃吃喝喝聊着天。

    “小天啊,来,太爷告诉你啊。”叶老太爷摆了摆手,等天鹤蹲在他面前之后,老太爷才说道:“刚才想了一下,你们的这个婚事啊,事不宜迟,好事快办,就赶在国庆好不好?”

    “啊?”叶佳惊讶的张开小嘴。

    天鹤无所谓,他现在有急事,所以点点头:“一切都按爷爷说的办。”

    “好好,佳佳啊,小天可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你以前的那些坏脾气可要收一收,听见了吗?”

    “哦……”叶佳恨不得一脚踢死这厮,但脸色还是强装微笑:“佳佳明白。”

    “嗯,你们去谈心吧,太爷自个坐一会。”

    “好的太爷。”

    天鹤起身,二话不说拉着叶佳的嫩手,然后穿过人群向后院走去。

    叶佳在途中试图抽了好几次,愣是没有把自己的玉手从天鹤的大爪子里面抽出来。

    叶老太爷看着两个小孩手拉手离开之后,笑的更甜,假牙差点掉下来。

    到了后院,叶佳一看四周无人,怒斥:“放手。”

    天鹤也没啥心情闹,松开手之后,站定身形:“现在应该没我的事情了吧?我想先走。”

    “那你快点走。”叶佳一赌气,赌的是刚才天鹤在大庭广众之下拉自己手的气,并不是让天鹤真走。

    可是天鹤却当真了,因为他急,急的要看孙颖发生了什么,急的要跟孙颖解释清楚。

    所以,在她听到叶佳的话之后,也没有责怪她卸磨杀驴,直接点点头,迈步向大厅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