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鹬蚌’相争
    “你丫早说啊。”天鹤听得出来,这是伏龙的声音。

    而且放眼看去,这五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出了兵器。

    伏龙用的是九节钢鞭,刚才一闪而过,天鹤知道,三柄巨剑齐飞,是伏龙帮的自己。

    而另外四个人,两柄长刀,一柄长剑和一个勾。

    这些家伙的兵器藏在什么地方啊?

    天鹤暗暗纳闷。

    不过就这么一会,10个人其中六个人冲向了天鹤,还有四个人提剑加入那边的战斗。

    冲向天鹤的这六个人,其中2个人手中没剑,4个人提着剑。

    “喂,伏龙,有兵器给我没?”

    “接着。”忽然一声历喝,一把白闪闪的大刀临空飞向天鹤。

    骑士们也发现了,一个人挥刀就砍,准备把大刀砍飞。

    “你大爷的。”天鹤一声怒骂,身体急速向前,手中十八掌疯魔掌瞬间发出。

    这次天鹤面对的骑士是准备砍刀的那个,其他五人天鹤根本就没有管,不过他们抓到了天鹤的机会,挥手两刀,天鹤微微躲了一下,但还是感觉手臂一阵发麻。

    不过虽然受伤,但天鹤并没有停下手,十八掌疯魔掌好像黑夜中的残影。

    咚咚咚咚……

    连续十八掌,在骑士高举巨剑的时候,十八掌已经打在了他的身上。

    骑士和天鹤一个退,一个进,骑士退了三步,天鹤追了四步。

    十八掌结结实实打在了骑士身上,而天鹤并没有停手,双手一抬,接着一转……

    又是一声颈脖断裂的声音。

    回头在空间接下刀,天鹤低头看了一眼手臂上的伤口,手臂上两道深深的刀伤,伤能见骨。

    手臂旁边的衣服也已经开了大口,衣服残缺的地方好像被火烧过一样。

    此时,天鹤好像闻到了一种肉香。

    “草。”天鹤怒骂一声,自己被他们的剑给烤了?

    伤口旁边被切开的肉,好像有些熟。

    五个人此时都拿着火焰剑,就在刚才天鹤拿刀的时候,两个空手的骑士也捡起了自己的火焰。

    “原来如此。”天鹤眯起眼,盯着五个人手中,虽然看上去这些人的手掌没有戴任何东西,比如防火手套之类的。

    但仔细看的话,他们确实戴了手套,好像是肉色的,不仔细看真的看不出来。

    “小兄弟,帮我掠阵。”

    忽然,伏龙大喝一声。

    天鹤回眸瞧去,刚才卡波斯在下风,此时五对五,虽然三名骑士受伤,但卡波斯却能够还击,而且伏龙胸口也有深深的一道火伤。

    刷……

    一声刀吟,天鹤横手一刀,没有理会对面五米处的五名骑士,而是反身冲向了五行阵。

    在天鹤身体动了之后,身后的五名骑士也紧随而上,距离本来就不远,只有五米左右。

    不过天鹤忽然停下脚步,刀影在路灯照耀下一闪而过。

    紧接着两道血溅喷起,好像发现了石油喷发一样。

    追过来的五个人,三个人用火焰挡了一下,两个人被天鹤的刀锋划破了喉咙。

    说真的,天鹤并没有刀法,他来来回回就会用这招,砍,劈,跺……

    不过看上去这三招已经是足够了。

    “一群煞笔。”天鹤啐了一口涂抹,然后低头看了看手臂上的伤,嘴角一翘,指着三名骑士:“妈个比,再敢上来,我弄死你们。”

    “小兄弟,快帮忙,别跟他们废话,他们听不懂国语。”

    “擦,你早说,浪费我口水。”天鹤回头冲去,果然,在天鹤动的时候,三人就紧随而上,不过这次他们小心了许多,没有猛冲。

    天鹤这次也不打算再来一个回马枪了,而是提刀冲上了五行阵,不过天鹤可不敢进去,虽然自己现在跟伏龙在合击,但天鹤知道自己的身份,这次是来偷玉玺的。

    万一自己进去被伏龙给暗害了,那就完蛋了。

    所以在五行阵的刀光剑影之中,天鹤只是从到外围,也不管里面是什么东西,一刀从上劈下。

    铛铛……

    两声兵器碰撞声,天鹤只觉得手臂发麻,虎口有些疼。

    呲了呲牙,天鹤暗暗心惊,虽然不知道是谁跟自己兵器对撞,但对方的实力绝对够牛。

    一秒钟不到的功夫,天鹤回头就跺,一跺之下三名骑士闪开还击。

    天鹤一档,然后一个横砍。

    再挡,再跺……

    天鹤就会这么几招,一时间跟三名骑士打得难解难分。

    边打边骂:“伏龙,你们都是傻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用冷兵器?不会用枪吗?”

    “用枪打不到人。”伏龙回了一句,之后声音就消失在兵器碰撞声中。

    天鹤也反应过来,看上去还真是,刚才那个火箭弹就没有伤害到伏龙这几个人。

    换成子弹也是一样。

    “我砍……”天鹤一刀而下。

    之后又闪,再砍:“砍。”

    “跺。”

    “你们有本事不要动。”

    天鹤怒喝一声,手中白晃晃的大刀在三人围攻之下一砍一档,弄的天鹤好不郁闷。

    如果有刀法,何至于这样跟他们硬碰硬?

    也不是明德师叔那里有没有刀剑之类的功夫,如果有的话,就爽了。

    “小兄弟闪开。”

    伏龙又是一声历喝。

    虽然天鹤不知道伏龙什么意思,但还是用刀挡住了其中一名骑士的攻击,借力向旁边弹开。

    就在天鹤弹开的一瞬间,天鹤只感觉脑门上一道寒光闪过,连天鹤的头发都微微颤抖。

    在看一条白色的九节钢鞭,插着自己的头部滑过,三名骑士一档之下,钢鞭把三柄剑全部勾走,然后勾进了五行阵之中。

    “手无寸铁,杀。”伏龙嚷道。

    “嘿嘿。”天鹤笑的非常的贱,看着三个人的火焰被勾走,提着刀走了上前。

    “今天我不把你们杀的哭爹喊娘,老子就不叫……”天鹤忽然反应过来,回头看了五行阵一眼,五行阵之中刀光剑影闪烁,天鹤改口:“老子就不叫神圣的伏龙。”

    “呃?”只听到伏龙一声疑问,接着声音瞬间消失不见。

    “啊!!”天鹤一声大吼,提刀冲向了三个人。

    铛铛铛……

    三声铁碰钢的声音,天鹤退了一步,眯眼看着三个人,刚才一刀之下,三个人拿手抵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