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审讯(上)
    天鹤‘哦’了一声,接着在口袋里面翻找,找了许久之后,无奈苦笑:“忘带了,在家里呢。”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是亮光一闪:“你家在哪?”

    “……金域豪庭啊。”

    “没带身份证就跟我们走一趟吧。”两个人指着警车:“走。”

    天鹤无奈,身份证在平民房内,很多时候天鹤都不带在身上,而且又不是出远门,谁没事就把身份证带身上?

    “两位大哥。”天鹤苦笑上前,委屈的说道:“我……我这不是去相亲嘛?迟到就倒霉了,你们可不知道,你看看我不丑吧?但我相亲了十几次,每次要不就是我迟到,要不就是她迟到,没有一次谈成的,这次好不容才找了一个好的,你们行行好。”

    “检查完再说。”两个人不容商量的口气摇头:“检查要不了多长时间,登个记就行。”

    天鹤现在真恨不得两巴掌把这两个人打飞,两个丹田之气的武者在自己面前还这么嚣张?完全就是欠收拾。

    不过可惜,天鹤思前想后,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方案,他不知道自己真的跟神圣闹翻到底会怎么样。

    虽然天鹤现在并不惧怕伏龙,但对于神圣这个组织天鹤不太了解,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个内功武者,如果就这么贸贸然的对立,这件事就有些麻烦了。

    陈家还没有搞定就出现了这么强大的敌人,这是绝对不利于天鹤自己发展的。

    想着想着,天鹤无奈的跟两个人上了车。

    上了车之后,两个人的语气也缓和了不少:“小兄弟叫什么?”

    “哦,我叫天鹤。”

    “呃……这个姓很少见嘛。”

    “嗯,对,属于千家姓的范畴。”

    “哦。”开车的人没有再说话,后座上的人开口道:“小伙子,最近这个国宝丢失的事情你知道吗?”

    “知道啊。”天鹤点头:“这么大的事情谁不知道?”

    男子点点头,打量了天鹤几眼,又看了看天鹤的右手手掌,还有手臂,轻轻的抓住天鹤的手臂,见天鹤没有反应,而且手臂好像也没有破损,微微一笑:“你也别担心,如果你没犯事,我们只是登个记,之后我们会送你去相亲,保证不会迟到。”

    “唉。”天鹤微微一叹,也不理会抓着自己手臂的男人,苦着脸:“刚才本来就快迟到了,算了,大不了再失败一次呗。”

    “江州美女也是不少的,不愁一个,看你条件还不错,找个漂亮的应该不是难事。”

    “但愿吧,可惜我这桃花运一直不来,桃花也不开,想找女朋友,难咯。”

    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到了就近的一间派出所,最近很多人都被调配到这里,毕竟他们是监视金域豪庭的,换班方便,而且拦截也比较方便。

    派出所的院内和院外停放着几十两警车,看起来热闹的不得了,不过人多,气氛并不好,很多人好像死了亲人没有时间去埋一样,各个都是苦瓜脸。

    大家看着燕京方面的队员带着一个年轻人回来,不少人都投来了目光,如果这人就是嫌疑犯,那自己就可以休假了,至少还可以休息一天。

    说真的,江州很多本来长假的警察,把偷玉玺的嫌疑犯恨死,还恨恨的发誓,如果抓到他,一定整死他。

    当然,那些原本值班的人,忽然看到这么多同事陪自己,乐的脸都歪了。

    “报告。”在所长室门口,两个人敲敲门,嚷了一声。

    “进。”

    声音很熟。

    这是天鹤第一个感觉。

    不过当开门之后,天鹤就看到了一个熟人,伏龙正坐在所长的位置上,面前电脑上放着监控录像。

    看着进来的三个人,伏龙眼中犀利的目光一闪,把天鹤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之后对着两个人甩甩头,示意他们出去,然后伸手指着桌子对面:“坐。”

    语气微冷,而且听上去有些疲惫。

    天鹤无奈的暗暗叹气,这个伏龙真他妈的敬业,你说你无聊就去度假呗,你抓老子干嘛?

    坐下之后,天鹤的眼神微微瞟了一下电脑,上面是那一晚的监控录像,正在播放庆民东路那段片子。

    看到这里,天鹤心中也明白了,原来是路上的监控器拍到自己,不过这个地方好像离机场高速很远了,他们怎么能够找到这里的?

    伏龙一直没有说话,而是眯眼打量着天鹤,虽然这小子外表看上去跟那天夺宝的小子差不多,不过气势不同,相差甚远。

    而且看脸色也不像是受了伤,一个人要是受了伤,就算你怎么样隐藏都没有用,身体不舒服的时候,都会在脸部的反射区显示出来,比如肾坏了,脸色会发黑。心脏不好的人,嘴唇会发黑。

    这是没办法改变的,除非你化妆,可伏龙知道,面前这小子绝对没有化妆,哪怕是男士香水都没有打。

    而且伏龙相信自己的力道,一钢鞭下去,绝对不是几天就能够恢复的,就算那小子能够命大活下来,现在也绝对下不了床。

    虽然表面可以排除这个小子不是抢走玉玺的人,但伏龙却暗暗有些别的想法。

    这小子太镇定了,年纪不到20,差不多只有18、9岁,或许也是第一次到警察局,看到自己居然没有一点紧张。

    伏龙记得,那些a级通缉犯,常常进警察局的人,只要看到自己,在自己的目光之下,多多少少有些害怕。

    可这小子居然一点都不紧张,事出无常必有妖,这句话伏龙懂。

    好一会,伏龙忽然开口,语气忽然轻了很多,而且还有一丝笑意:“小兄弟,那天龙吟刀被你用坏了,什么时候赔给我一把?”

    天鹤一愣,扭过脸看着伏龙,接着摇头不解:“啥意思啊?我什么时候弄坏你东西了?”

    伏龙摇头一笑,答非所问:“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种人,自以为自己很聪明,可以骗过所有人的眼睛,可他不知道,越是会骗,越是容易露出马脚,我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虽然你的声音跟上次不同,但你跟上次一样,都很镇定,哪怕是险象环生,你都可以保持冷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