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我管你怎么交代
    伏龙淡淡开口:“把玉玺拿出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以后不相往来,你陈家的身份,我也不会到处说。”

    天鹤虽然有点心动,不过还是摇头,毕竟90亿……就算伏龙说的是真话,只有50亿,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有了这50亿,可以快速的成立起一个华夏的珠宝王国,甚至是全世界的珠宝帝国。

    “我总觉得我有些亏。”天鹤微微叹了口气,动之以情的劝道:“当夜要不是我出手帮助你们干掉那只波斯猫,你们神圣这次出来的人,绝对一个也活不了,最后你不但不报恩,反而打我一钢鞭,你觉得这件事能够如此轻易的了结吗?”

    “……且不说我救了你们,就说你打我那一记钢鞭,这笔帐怎么算?如果你说的我满意,我把玉玺给你,也未尝不可,反正那东西就是一个身外之物,我要来没用。”

    “你想怎么样?”伏龙冷冷的语气,死死的盯着天鹤:“钱我是不可能给你,要说几百万的奖金,我能够做主,上千万我就没有办法了。”

    天鹤摆摆手:“你们神圣穷,我知道,但你丫别一个劲的在我面前哭穷,老子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种吃着皇粮,还一个劲哭穷的国家干部,你要说你在燕京钓鱼台七号院没有房子,我跟你姓。”

    说罢,天鹤哼哼望着伏龙。

    伏龙忽然笑了起来,摇摇头:“你还真说错了,钓鱼台七号院我没有产业,我只有霄云路8号的一栋产业,而且是我存了一辈子的钱,才买下来的。不过,我并不会让你跟我姓。”

    “继续装,弄的好像你们神圣真是奉公廉洁一样,我差点就真的相信了。”天鹤一脸不屑,重哼几声,道:“行了伏龙,别跟我在这里打马虎眼,一句话,要玉玺还是要钱,我现在是穷的要死,没钱我是死都不会撒手的,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还穿这种阿迪牌的耐克,里面贴的商标居然是鸿星尔克的,一身总价69块钱,鞋稍微好一点,300来块,所以,要哭穷,也是我先哭,还轮不到你们。”

    “我手上暂时没钱。”伏龙摇头,一副‘穷鬼’的德行。

    “那就有钱再跟我谈。”说罢,天鹤转身就走。

    伏龙拧着钢鞭,慢步紧随其后。

    “行了。”天鹤冷声一哼,转头盯着伏龙:“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有钱再跟我谈。”

    “这不可能,你今天要是不交出玉玺,你走不出这里。”

    “你真以为我怕了你伏龙吗?”天鹤气急反笑,阴阴的盯着伏龙,还有他手中的钢鞭。

    伏龙摇头:“不,只不过这是职责所在,要么玉玺留下,要么你和玉玺一块儿留下。”

    “我告诉你伏龙,要么你让我走,要么我打倒你再走,要么我打死你,带着你的尸体一块走。”

    伏龙这次没有再说话,拧着钢鞭静静对视着天鹤,哪怕现在天鹤身上的气势强烈,伏龙也没有半分退让。

    而且伏龙自信,就算这小子提升了很大的实力,那也不可能马上能够运用出来,只要能够坚持几分钟,等着大部队到来,一切都尽在掌握。

    伏龙猜测的是对的,虽然天鹤实力大增,可是来得太快,没办法灵活运用。

    这也是天鹤一直迟迟不肯出手的原因,当然,更多的是,他也摸不清伏龙的实力,还有他手中的钢鞭也让天鹤忌惮。

    天鹤再一次发誓,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学一点关于兵器的武功,这样就不会如此被动。

    “妈的。”天鹤恨恨的嘀咕了一句,有些‘幽怨’的望着伏龙:“你说我倒霉不倒霉,遇见你这种实力不错的傻子?行,权当是我怕了你,我把玉玺给你,但是你保证,你们神圣的人马上离开江州,我只想过我安稳的小日子,以后我们不相往来。”

    伏龙点头:“行,我保证。”

    天鹤深吸一口气,心中憋屈的要死,虽然玉玺给自己带来了不可想象的好处,此时玉玺之中只剩下一点点浊气,它此时已经变成了真正的古董,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

    不过要说价值,它此时还是有一点点的,就是值钱。

    当然,天鹤也不傻,相对于钱来说,天鹤并不想跟神圣对着干。

    刚才天鹤还考虑着,是不是要拿玉玺敲诈神圣一笔钱,但想想还是算了,神圣这个穷地方最多给你一千万,这点钱要来没用,反而让神圣抓到你敲诈的把柄,要对付你就简单多了。

    如果把玉玺白白送给神圣,那么神圣的人也没办法对付自己,怎么说自己都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就算是狗,也知道报恩,何况是神圣这群武者。

    思绪只是一秒,天鹤挥手放出珠光黄金柱,之后天鹤把玉玺从顶端拿起,好像垃圾一样随手丢给十米之外的伏龙,然后把黄金柱收回到戒指里面。

    “喂,陈天鹤……”

    天鹤刚回头准备离去,就听到了伏龙的叫声,不爽的回头嚷道:“叫我天鹤,我跟陈家没有关系。”

    伏龙也不在意这句话,右手拧着钢鞭,左手拿着玉玺:“还有那根珠光黄金柱。”

    “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贪心,得到玉玺就够了。”天鹤没好气的瞪了伏龙一眼:“我还缺钱呢。”

    伏龙摇头,一副不拿到手不罢休的态度:“这本来就是玉玺配套的物件,如果这跟黄金柱丢了,你让我怎么交代?”

    “我管你怎么交代,你从开始就说了,你要的是玉玺,我已经给你了,你别得寸进尺,你当真以为我怕你啊?”

    天鹤指着伏龙,怒道:“还是那句话,拿着玉玺,带着你的人离开江州,我们不相往来。”

    “喂。”

    “你再跟我一步,我就随便去杀一个人,二步,杀两个,三步杀三个……周而复始,我看是你们神圣救的人多,还是我杀的人多,草,得寸进尺。”

    骂完,天鹤没好气的盯了伏龙几秒,接着一声重哼,转身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