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钢管女郎
    天鹤并没有追击,而是缓缓收回手,静静的看着几米外的李涛,呵呵一笑:“感觉如何?”

    李涛此时的丹田之中好像扭曲一样,体内的真气瞬间被蒸发掉了十分之一,最恐怖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李涛并不知道大公子是怎么弄的,也并不知道自己的真气为什么会被腐蚀。

    刚才明显的感觉手臂筋脉被强酸的东西被吞噬,而且筋脉壁四周有强烈的灼烧感,这种感觉就好像体内有一团火,一团没办法熄灭的大火,一直灼烧着筋脉和筋脉之中的内力。

    如果不是逃得快,如果不是顶着内伤而逃出的话,李涛相信,过不了几分钟,体内的真气会被腐蚀的一干二净,到时候就算不变成废人,也没办法再用内力了。

    心中恐惧,但李涛还是忍着手臂的灼热,微微抬起手臂,一抱拳:“请大公子指教。”

    天鹤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而是劝道:“李涛,给你一个机会,跟着我,等我灭了陈家之后,你是功臣,也是大管家。”

    “……”李涛眉宇间微微一颤,但很快,还是摇摇头:“谢大公子好意,但李涛从小是跟着老爷长大的,不能背叛老爷。”

    “那你的意思是,这次杀我,是老爷的意思?”天鹤眼中寒光一闪,杀气爆发,体内帝王之气也瞬间散发出来。

    李涛身体微微一颤,看着面前忽然好像高大的大公子,内心第一次出现了动摇,刚才是恐惧,但并没有动摇,他知道自己的任务,就算杀不了大公子,但也不会叛变,可此时……

    “李涛,问答我的话,是不是老爷的意思。”天鹤眸中寒光更甚。

    李涛摇头:“不是老爷,老爷并不知道,是家主私下命令我的。”

    天鹤听到这话,语气才微微好了不少,不过身上的‘王八之气’并没有减少:“那我再问你,你是听老爷的,还是家主的?”

    李涛想了想,摇头道:“家主的令,我必须要服从,但我也听老爷的,我一身功力是老爷给我的。”

    “如果老爷死了呢?”

    李涛一怔,接着淡淡开口:“那我就听家主的。”

    “如果家主死了呢?”

    “……”李涛深深的看了天鹤一眼,感受着他身上那强大的气息,那一股让人臣服的帝王之气,李涛忽然有些幻觉。

    一种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哪怕是在老爷身上也不曾见过的气势。

    老爷将近70多年的霸者生涯,身上的王者之气让人恐惧,可大公子身上这气势,不是王者之气,而是帝王之气,一种看天下苍生、指点江山的气势。

    虽然大公子这帝王之气没有老爷身上的气势犀利,但它也足够的强大,相信再过几年,这种气势顺着大公子的变化,应该会变的锋利,变的让人不敢直视,不敢抬头仰望。

    “回答我。”

    李涛一怔,低着头:“如果家主死了,就听新家主的。”

    “好。”天鹤眯起眼:“老爷今年80多快90了,过不了多久就死了,就算不死,我也会让他死,至于家主……等着吧,很快就没了,李涛,我劝你一句,最好是给我乖乖的在家族里呆着,不然你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我会送他们去阎王殿的。”

    “大公子……”李涛一声急叫,抬头看着天鹤那冷冰冰的表情,确认他不是说笑,再看他身上那摄人心脾的气势,忙低下头,劝道:“大公子,老爷一向是帮你的。”

    “废话。”天鹤冷然:“如果帮我,就不会让我母亲白白离开……你说得对,陈家是不欠我,但我也不欠他,我们是两不相欠,但我们有仇,有着杀母之仇,你回去吧,今天的你是打不过我的,说真的李涛,我现在真的很想把你留在这里,但想想还是算了,馨儿从小拿我当亲哥,我不想她没了爸爸。”

    “……”

    天鹤挥手,身上气势顿收,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记住我说的话,现在我们是对头,但你想好什么时候投靠我,你就是功臣,你也是未来的大管家的。陈家虽强,但家世太大,他顾不得那么多,我只有一人而已,怕他个求。”

    天鹤说的没错,陈家虽然强大,无论是政治地位,江湖地位,商界地位,都不是天鹤可以比拟的,但是有一点,就是天鹤的机动性,不是陈家能够拥有的。

    大象虽然大,然也弄不是蚂蚁,蚂蚁多了还能咬死象呢。

    不过在天鹤转身的一瞬间,李涛并没有离去,而是低着头,手臂恢复了不少,不亢不卑的说道:“大公子,我无法交差。”

    “你是想我杀了你?”天鹤停住脚跟,又缓缓的转过身,凝视的李涛。

    “李涛只想完成任务……或者,断臂回去交差。”

    “哈哈……”忽然,林中传来一个很媚的笑声,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个妩媚至极的女人。

    女人一声披风长衫,下面是一条很短的四角裤,两腿滑美白嫩的大腿露在外面。

    来人的气势让李涛一怔,天鹤也是凝眉望去,虽然不知道来的这个女人是谁,但是,天鹤本能的知道,也许是陈家请来助威的,而且这人还是一个极强的内功武者,实力不在李涛之下。

    刚才天鹤算是‘偷袭’得手,用的是自己昨天才发现的武功,今天只不过是试试而已,说真的,熟练度不够,真的跟内功武者拼起来,反而是有些鸡肋。

    来的女人很妩媚,脸上淡妆,但凤眼轻挑,嘴中清铃一样的笑声,年纪看上去应该有40了,不过动作和身段,跟20多岁的女孩差不多,都是很飘逸妩媚的身段,有点像钢管舞女郎。

    当然,这也是天鹤的印象。

    “严家的人?”天鹤淡淡问了一句,像是在问来的女人,又像是在问李涛。

    李涛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摇头,眼神很警惕的看着来人,他也不知道来人是谁,他开始还以为是大公子的帮手,但现在看上去,大公子也不知道这个人的身份。

    不过李涛可不认为这女人是严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