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最恶心的图片
    “行,我也不闹了。”

    叶龙想后一靠,身体陷入沙发,双手放置胸前,看上去也是不准备吃饭了,一脸怨气十足的盯着天鹤,只要天鹤一吃,叶龙绝对会讲‘笑话’。

    “你是不是还想闹?”

    叶佳放下筷子,看着叶龙那欠揍的模样,冷声问道。

    “不闹了。”叶龙摇摇头,眼神却没有离开天鹤:“我只不过休息一下。”

    “你敢闹试试。”叶佳恨恨的威胁了一句,接着拿起筷子,正准备吃,但又想起了什么,放下筷子端起叶龙的碗:“我给你重新打一碗,你要是再闹,别怪我把你丢出房子。”

    郑国宾拍了拍叶龙:“现在先不要扯了,你看你姐对你多好?”

    “我知道。”叶龙一脸冷意,怨气幽幽盯着天鹤,看上去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天鹤端起碗,对着叶龙扬了扬,做出了一个敬酒的姿势:“来,先吃为敬。”

    “你先吃,我等饭。”叶龙说话冷冷的,语气中带着恨意。

    “行,那我先吃了。”天鹤嘿嘿一笑,开始往嘴里扒饭,还抬起筷子夹了一点茶几上的菜。

    旁边的叶佩茹和郑国宾都没有吃,而是悄悄看着叶龙,他们可不相信叶龙就就此罢休。

    果然,在天鹤刚吃两口,叶龙‘啊哈’一声,坐直身子。

    “我也给你讲一个笑话。”

    叶龙说话声音很快,生怕天鹤会把饭咽下去,或者是吐出来,可以说,叶龙一个故事从头到尾,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一口气合成,而且吐字标准,不去做激情足球解说员,真是可惜了。

    “从前有两个人坐飞机,一个是老大,一个是老二。老二晕机,不停呕吐,两袋吐满之后,老大只好去找空姐取袋子,等他回来时,发觉全机人都在不停呕吐。”

    “老大问其原因,老二说:我看到这两只袋子都吐满了,没有袋子吐了,只好又喝进去了半袋,结果他们就全吐了。”

    ……郑国宾只感觉胃里一阵难受,不想听,可惜耳朵关不住,听完之后又恶心,幸亏刚才没有吃饭,不然估计自己也要吐。

    叶佩茹好点,毕竟以前听叶龙讲过这个所谓的‘笑话’,但此时听起来,还是如此的恶心。

    天鹤没有听过这个故事,但不得不承认,叶龙在这方面还是有些水平的,讲故事也有些厉害。

    当然,以前在燕京的时候,一群纨绔也这样玩过,天鹤的抵抗力还是非常不错的,只是肚子里有些不舒服而已。

    说完故事,叶龙‘哈哈’一笑,看着天鹤停下筷子,脸色有些不顺,顿时一口浊气消散,乐的他差点在沙发上打滚。

    天鹤轻咳两声,望着叶龙那嚣张的模样,淡淡开口:“好了吧?现在舒服了吧?那我们算是扯平了,来,吃饭,谁也不谁惹。”

    “行,我没问题。”叶龙大大咧咧一挥手:“继续吃饭。”

    “你们吃吧,我去泡点茶。”叶佩茹无奈站起身来,她实在是吃不下去了。

    郑国宾也站起身来:“两位慢吃,我也去喝点东西,咳咳……”

    “嘿嘿。”叶龙搓了搓手,一脸嬉笑,横了天鹤一眼,好像在说:看你以后还敢惹我。

    天鹤也微微一笑,不过并没有多说,而是掏出手机,在手机里面翻找了一下,之后把手机对着叶龙。

    叶龙本来不想看,可是好奇心作祟,微微一抬头,当看着手机上面的图片时,脸色一阵胀红,脸部的五官瞬间挤在一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但很快,在叶佳端饭过来的时候,天鹤已经把手机收了回来,对着叶龙微微一笑。

    “饭来了,吃吧。”

    叶龙‘腾’的一下站起身来,一句话也不多说,转身走向了饭厅,他也要喝水,或者……他不想再看到天鹤了。

    “怎么回事?”叶佳把饭放好之后,低声询问天鹤。

    “没事,刚才叶龙讲了一个故事,郑国宾和佩茹好像受不了,喝茶去了。”

    “这……”叶佳无奈叹气,这孩子真是无语。

    “那叶龙怎么也跑了,你也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没有呀,我只不过给他看了三张图片。”天鹤嘿嘿一笑,笑的非常奸邪。

    看着天鹤那笑容的时候,叶佳心中不自觉的一紧:“什么图片?”

    “你还是别看了,你看完之后,我估计你几年都会在恶心中度过。”天鹤拿起筷子,敲了敲碗:“来,咱们吃饭,他们不吃更好。”

    “……”叶佳也不再询问,虽然不知道什么图片,但天鹤既然说几年都在恶心中度过,想想也应该是很恶心,要不就是很恐怖的图片。

    不过刚吃了两口,叶佳低声道:“到底什么图片?”

    “你真要看?”天鹤微微一愣,侧脸询问。

    “这个……”所有的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区别只是在于,好奇心大,和好奇心小。

    做了一定量的挣扎之后,叶佳点点头:“我就看一眼。”

    “你确定?”天鹤好笑道。

    “嗯,就一眼。”

    “到时候你可不能怨我啊。”

    “……”叶佳又是一阵犹豫,偷偷的问道:“真的很恶心吗?”

    “嗯,非常恶心。”天鹤点点头,正色道:“反正我小时候看的时候,有三年都不敢再想,一想就恶心,现在还好,我看着没什么感觉,不过有数据统计,凡是看过这组图片的人,会在三年之内出现恶心的症状,而且是一想就恶心,浑身发麻,当然,看的时间越久,持续的时间越长,这是一组禁图,我也是一个月前在电脑里下载过来的。”

    “真的假的?图片叫什么名字?”

    “没名字,你直接上网百度搜索:最恶心的图片。就可以看到了,当然。作为好朋友。”天鹤很正经的说道:“我劝你,不要去看,这份好奇心不要也罢,当然,如果你真的想看,看完之后最好是去看看心理医生,不然很容易郁闷的。”

    叶佳看着天鹤那么正经的模样,再叶佳的心中,天鹤很少会这么正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