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黑侠再现
    天鹤也反应过来了,忙把神智丢进空间戒,从里面掏出了10枚戒指,随手拿了两个递给孙颖:“这个戒指补齐了,以后可以随时戴在身边,不怕被人发现,还有一个是雨妍的,行了,我不要钱,我把银行卡的事情忘记了,我现在去取,你快点去上班吧。”

    说完,天鹤退了一步,把车门给关上,然后抬起手,对着孙颖挥了挥。

    对于上次买车的卡,天鹤确实是忘记了,不过算起来,天鹤现在确实是应该买一辆车,但问题是买什么车?

    以前因为要低调,所以只能买现代,可现在自己需要低调吗?……显然是不需要,陈家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神圣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而且这两批人都已经找上门来了,自己低调干嘛?

    “咱们江州又出了一个黑侠啊?”

    “嗯,新黑侠,据说这次不是警察的人,而是真正的民间侠客,你看,报纸都登出来了。”

    “我瞧瞧……”

    这时,旁边两名男子拿着一份报纸,嘀咕着经过天鹤的身旁。

    起先天鹤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杨阳以前也冒充过自己,可想了想,天鹤还是有些好奇,走向旁边的马路报摊。

    “老板,这个关于新黑侠的,是什么报纸啊?”

    报摊老板是个女的,年纪有五十来岁,正在打毛衣,听到问话头也不抬道:“都市报,一块钱一份。”

    “嗯。”

    天鹤现在身上还有几块钱,买了一份报纸之后,拿着《江州都市报》就找,新黑侠的消息不是头版头条,但也是第二版,占了一半的版面。

    真正的黑侠因为被警方公布之后,就失去了他的神秘,虽然一直以来大家不曾见过黑侠,但他是警察,很多人就不那么感冒了,认为他做这些事,是应理当该的。

    所以渐渐的,一个多月之后,江州市谈论黑侠的人也慢慢的少了,只是偶尔有些人互相开玩笑的时候会说。

    ……你牛,你牛就戴着面具去为民除害啊。

    渐渐的黑侠也成了历史,不得不说,在快节奏的今天,大家都是健忘的,或者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谈论。

    当然,在所有人的意外中,‘新黑侠’居然出现了,天鹤当然知道,这件事绝对跟自己没有关系,不过如果这个新黑侠无恶不作,天鹤不介意去把他干掉,省的他破坏了自己以前的名声。

    不过当天鹤看着报纸新闻的时候,先是一惊,接着忽然笑了起来。

    ‘新黑侠’只‘作案’一次,抓到了广粤b级通缉犯五人,全国a级通缉犯三人。

    而这八个人全都被送到了市公安局的大门口,每个人身上都贴着一张电脑打印的通缉令,而把他们送去的人,送到之后就开车离开了,虽然市公安局的门卫看到了人,可看不到那个人的背影,等他追出来的时候,那人已经消失在黑夜之中了。

    所以这才被成为‘新黑侠’,而且看得出来,媒体捧新黑侠的程度,要比当时捧天鹤还要大,毕竟‘新黑侠’没有打死人,最多算起来是蓄意伤人,不过他伤的是八名通缉犯,相比起来,罪过就要轻多了。

    其实天鹤并不是觉得这件事好笑,而是他看到八个人的照片登报,想到了昨天那个唐小白和周阳。

    天鹤也是有些无奈,没有想到他们居然把人送到市公安局,而且也没有想到八个人居然是外省和全国的通缉犯。

    拿着报纸,天鹤掏出手机,拨了一窜号码。

    不多一会,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好像是没有睡醒。

    “喂,哪位?”

    天鹤微微一笑:“恭喜啊周阳,上报纸了。”

    “呃!你……你是?”

    “天鹤。”

    “呀?”周阳一惊,顿时清醒过来,语气有些急促:“真是你呀,多谢了。”

    “别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我打电话就是想恭喜一下你们,成了新黑侠。”

    “嘿嘿,这没什么,我们应该做的,对了,一会有没有时间?我想跟你见个面。”

    天鹤沉吟了一会,问道:“你现在在哪?”

    “私人门诊呢。”

    “那你先休息一下吧,我过一会再找你,反正又不急,你们暂时不离开江州吧?”

    “这个……暂时不会离开。”

    “那行,你先休息吧,再次恭喜你们成了英雄。”

    挂了电话,天鹤微微一笑,势力该整合了,也该发展了。

    换成以前的话,天鹤如果被陈家发现,只有一条路,就是跑。

    可现在不同,天鹤有了自身的实力,打斗并不弱于陈家,除非陈家倾尽所有来对付自己。

    而且天鹤相信,陈家的产业并没有延伸到江州这种小地方,在这里发展是最好不过了,而且这里还是母亲的娘家,所以更没有理由离开这里。

    嘀!嘀!嘀……

    这时,路边急性而至一辆本田,三声喇叭之后,窗户摇下。

    “喂小子。”

    天鹤侧目望去,车内并不是别人,而是那个卯兔老妖婆。

    “喂老奶奶,有啥事?”

    “你叫谁奶奶?”卯兔一怒,她平生最狠的就是别人说她老,如果是普通人见到她,或许真的以为她是什么少妇,毕竟她长的很嫩。

    虽然年纪将近50,可看上去只不过是30而已。

    所以卯兔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她年纪大,说她老。

    “你叫谁小子?”天鹤无视卯兔怒火眸子,不爽的哼了一句。

    其实天鹤并不爽卯兔,上次要不是自己没有力气跟她动手,也不至于被她一脚踢的吐血。

    天鹤这个人很记仇,不管对方是男是女,只要得罪了天鹤,后果都不会太好,都要承受天鹤的怒火。

    当然,天鹤现在可不会傻乎乎的跟神圣对敌,不过不对敌,并不表示要臣服,偶尔给神圣一点小麻烦也是好的。

    “你……”卯兔一声冷哼,伸手指着天鹤:“我警告你,不要激怒我。”

    “我怕你咬我?”天鹤一挑眉,接着哼笑两声。

    “猖狂就要付出代价,我今天是来告诉你的,今天你敢伤了我们神圣的队员,那么接下来,你就要小心我们的报复,当然,我们会很小心的,不会让你死的那么容易,后会有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