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混乱对弈
    先不说天鹤,天鹤不会下棋是正常的,可这老头不会下?

    你说你不会下就不要跟别人玩吗,从来没见过不会下棋,还兴冲冲的拉着别人下,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棋艺水。

    也许是看到天鹤那窘样,老头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不对,忙解释道:“我会,只是有三年没人陪我下了,手生了。”

    “哦。”

    天鹤松了口气,这才放心,真要是两个不会下棋的人,对着干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把象棋,下的好像围棋一样,或者军旗。

    “来来来,摆棋,我要红的。”

    天鹤把象棋翻开,然后把棋子倒出来,嘴里却说道:“爷爷,要不,我跟你商量一件事好不?”

    “嗯嗯,你说,你说。”老头两只手抓六枚棋子,然后低着脑袋摆棋,眼神也不看天鹤。

    天鹤侧头看了一眼房子,见周芹没有出来,语气压低:“伯母非让我带你去医院。”

    “去去去。”老头点点头,继续摆棋,不过很快,好像反应了过来,一抬头,皱眉盯着天鹤:“不去。”

    宴会那天,天鹤对这个老爷子的印象是那种很老成的,不过现在看来,这个老爷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虽说算不上老顽童吧,但至少有些童心未泯,或者是年纪大了,心气也放下了,所以有些孩子气。

    看着老爷子那硬生生不高兴的模样,天鹤笑着解释道,语气很轻:“不去不去,咱不去,我的意思是,刚才我让伯母打电话,请几个老中医过来,到时候爷爷你只需要配合一下,把把脉,然后咱就不用出门了,也不用进那医院,闻那些受不了的消毒水。”

    老头转了转眼珠子,思绪了一会才点点头:“好,只要不去医院,什么都好,来,快摆旗啊。”

    “嗯。”天鹤嘿嘿一笑,也开始摆棋。

    当两个人摆好棋之后,开始混乱的对弈……

    确实是混乱,而且有些混乱不堪,叶老太爷的棋艺比天鹤好不少,但手比较生,而且人年纪大了,眼力不行了,思想也有些局限性,所以很多该吃掉的棋子他也漏了过去。

    而天鹤本来就不怎么会下象棋,但胜在年轻,眼力好,思想开阔,一股猛击打的叶老太爷丢盔弃甲。

    但毕竟老爷子棋艺还行,一轮混乱的你吃我夺之后,两个人的双车、双马、双炮都没了,天鹤只有3个小兵,老头还剩4个小卒,而且都过了河对岸,回是回不了头了,杀的那叫一个昏天暗地,日月无光。

    如果旁边有高手的话,一定会破口大骂:这哪他妈是下象棋啊,这完全就是玩军旗,能吃的绝对不放过,也不管对方旁边有没有棋子守护,反正就是吃了再说。

    不过高手也高手的下法,新人菜鸟有自己的玩头,别看两个人的技术不咋样,但下的那也是聚精会神,时不时还摸一摸下巴,装几分钟深沉,搞的好像象棋大师似地。

    气愤也异常的紧张,毕竟一轮下来,两个人手中各有一个兵和卒,防御只剩下两个仕了。

    周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旁边,看着棋盘上的‘惨烈’,也无奈摇头,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把这盘棋,下成这副巅峰之战的结果。

    还别说,一个小时之后,老爷子无奈一拍手:“和棋,再来。”

    天鹤苦笑,这老头真是,你的卒被吃了,我还有一个兵啊,和个屁啊?

    不过也只是天鹤随意的想想而已,怎么说自己都是陪老头玩的。

    而且可以说,天鹤这次立功了,来的时候老爷子脸色并不好,但一盘棋下来,老爷子可谓是红光满面,杀的那叫一个痛快。

    三年多了,老爷子真就没这么痛快,虽然他棋艺不行,但他就爱这么一口,喜爱与技术无关,这句话一点儿也不错。

    “好,再来,爷爷,我这次可不留情了啊。”天鹤发狠道。

    叶老太爷一横:“上盘是我老人家让着你们小辈的,你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

    “……”

    天鹤叹气,这老头真是,我这句话还叫了一声‘爷爷’呢,你要是说了,那我……不是长辈分了?

    “小天,爸,你们先玩着,我出去接一下人。”周芹这时再旁边开口。

    政府大院虽然不是武警站岗,但也是精挑细选的保安,大院内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所以刚才天鹤也只能在门口等待周芹来接自己。

    天鹤估计,这次接的人,应该就是中医吧。

    也没多想,天鹤和叶老太爷两个人又开始摆棋,又开始杀入……

    不过这次开头,叶老太爷就比较紧身了,当头炮一档,然后跳马移卒,这次打的战略是攻防配合,单马过河先杀了再说,家里的棋子先防着。

    这次开头天鹤就失了方向,毕竟他不会下,如果老爷子真动起手来的话,他未必是盘菜。

    下了五分钟,大铁门微微推开,鱼贯而入的有四个人,为首是周芹,身后跟着两个老头,身上没有穿白大褂,但肩上却背着一个木箱子,像似游走郎中,最后一个进来的人天鹤认识,郑国宾。

    而郑国宾手中提着一个果篮,还拿着一个长盒。

    当进门之后,看着老爷子正在跟天鹤对弈,一愣神之后也反应了过来。

    “叶老好,陈少,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天鹤摆摆手:“少说没用的,叫我天鹤就行,今天郑少怎么有空过来了?”

    “小郑啊。”叶老太爷也抬起了头,手中还拿着一枚棋……车。

    “嗯,叶老,昨天看您脸色不顺,想必应该是身体有些不太舒服,所以今天一早,小子就去给您拿了一个野山参,据说这是三十年的野参,大补的东西。”

    郑国宾献殷勤似地把盒子递上旁边的根雕,然后把长盒子打开,里面一条白黄色的野山参,长度估计有十五公分左右,人参须就有十公分,参身只有五公分,参须修长,大约三十来根。

    虽然这不是什么极品野参,但确实是不错的补品。

    连旁边两个老中医也缓缓点头,想来是这跟野参还入的了法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