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难道你有什么货源
    “小郑,你说你来就来,带什么东西啊?”周芹这时开口了,语气有些不爽,也有些怪罪之意。

    天鹤一愣,看了看周芹,自己说送她玉器的时候,她怎么不拒绝呢?当然,不是天鹤小气,只是觉得有些待遇不公。

    不过转念一想,天鹤也是恍然大悟,叶家毕竟不是普通人家,礼物是不能随便收的,想来叶长天和叶明早就有交待,这也不是说他们不贪,坐上高位的人没有不贪的,只是这贪和贪之间,要有取舍,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拿的。

    当然,自己送礼就不算行贿了,毕竟是准孙女婿和准女婿,送什么都行都是家里内部的问题,别人也管不着,所以刚才天鹤说送周芹玉器的时候,她没有反对。

    “阿姨,我父亲说了,这不是什么极品,只不过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父亲的,我父亲又用不上,所以就借花献佛,还有这篮水果。”

    郑国宾笑嘻嘻的解释,虽然他看得出来周芹有些不高兴,但并没有反应太过于强烈。

    “你这孩子真是,跟你父亲带个好,说这东西老爷子也用不上,不过你既然都已经送来了,那就暂时先放在这里吧,什么时候要用,到阿姨家里来拿。”

    听到这话,天鹤暗道一声佩服,一句话把事情推的干干净净,说白了就是你送这东西没用,但既然送来了,我也不好博你面子,留下吧,什么时候要是这个人参东窗事发,或者你要用这根人参讲条件,那就拿回去。

    郑国宾毕竟是商界的子弟,很少到大陆来接触这边的官员,所以并不知道官员的媳妇各个都是人精,自然也听不出来周芹的话外音。

    只见她收下,也是喜出望外。

    “阿姨,那我先走了。”

    “不急嘛。”周芹笑道:“刚来坐下喝口茶,来阿姨家也不坐坐,这太不像话了,而且小天这也在,你们年龄差不多,好好聊聊。”

    说完,周芹转头看着叶老太爷:“爸,您先休息一下,这两位是中医院的副院长和专家主任,今天特意的来给您看看。”

    “这……”

    天鹤看叶老太爷不爽,忙笑道:“爷爷,可是你答应我的啊,不然我不下棋了。”

    “好好好。”老头忙摆手,接着双手一伸:“来吧。”

    天鹤无语,这老爷子真是,把脉弄的好像要戴手铐一样。

    周芹也是一笑,上前按着老爷子的手,轻声道:“爸,就把把脉,看看。”

    天鹤站起身来:“两位专家,坐吧,给爷爷把把脉。”

    “劳烦了。”

    两个人恭恭敬敬对着天鹤点点头,他们不知道天鹤是谁,但却知道此间的主人是谁,而天鹤又叫这个老人家爷爷,肯定是干部子弟,他们可得罪不起。

    而且他们刚才接到院里通知,本来是不打算来的,但院长说病人是市委副书记的老爹,他们这才屁颠屁颠赶来。

    “陈少……”郑国宾拉着天鹤走到一旁。

    “叫我天鹤就行。”天鹤忙打断郑国宾的话。

    郑国宾无语:“好吧,天鹤,这个,昨天我把你的事情跟我爸说了一下,可是……”

    看着郑国宾欲言又止,天鹤不解道:“不同意吧?”

    “唔……”郑国宾无语的摇摇头,一脸酱色,到现在他也弄不明白,爸爸到底怎么回事,这可是一个拓展的好机会。

    虽然郑国宾很想很想跟陈家搭上关系,但他不是主事人,而且对反又是他亲爹,他也不敢违背。

    不过他知道一点,就是现在没办法拉上陈家的关系,但只要跟天鹤打好关系,日后自己掌握了大权,自然可以开创一个新的大陆氛围,到时候家族那些不看好自己的叔伯兄弟,还不跌破眼镜?

    事实上,郑国宾跟郑家英虽然是父子,但两个人的性格却不同,郑家英在商场上打滚了几十年,什么东西都见过,而年纪也不小了,他很多东西都有些忌惮,特别是忌惮陈家,如果让他为了发展去得罪陈家的话,他宁可自杀算了。

    而郑国宾不同,他父亲深深的知道他的性格,所以昨天是欲言又止,最终也没有告诉他前因后果,只是用权利压着他,用威严震慑他。

    要是郑国宾拿了大权,有了主导地位,他野心是不小的,绝对不会为了什么莫须有的敌人,而放弃发展的机会,再说了,他虽然知道陈家很厉害,但并不相信陈家能够把他们1000多家分店弄垮,他只知道借助权贵可以大力发展,但并不相信权贵可以让他倾家荡产。

    天鹤早就猜到是这个结果,毕竟郑家英年纪大了,没有野心,而且郑家英了解陈家,知道陈家的地位,不跟自己合作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没想到,那厮居然害怕成这样,连个电话都不给自己,或者也不摆个酒给自己道歉,这不明摆的给自己拉清关系?

    要不是今天碰巧遇到郑国宾,天鹤还不知道他们已经拒绝了自己呢。

    这个老匹夫,胆子小的跟个娘们一样。

    不过转头,天鹤忽然笑了起来,淡淡的开口:“没事,你爸爸的意思我早就猜到了,不过,既然合作不成,我们还是朋友嘛。”

    郑国宾巴不得,忙点头:“嗯,咱们还是朋友,所谓生意不错,仁义在,以后早晚有合作的机会。”

    “那是。”天鹤嘿嘿一笑:“对了,听说你们在大陆有几千家的分店,货源够不够啊?当然,我指的是玉石的货源。”

    “不够。”郑国宾摇头,实话实说道:“现在的珠宝公司和珠宝店越来越多,竞争也是越来越大,玉石矿不同于别的,玉石成型要几十万年甚至更长,也就是说,用一点少一点,我相信所有公司的货源,都是紧缺的,而且玉石再未来也有很大的增值空间,特别是在内陆,毕竟玉石的含义不止是富贵,还有就是吉祥和辟邪。”

    天鹤点点头,郑国宾说的对,记得上次姜琴也是为了玉石的后院亲自跑去云贵谈判,虽然谈下来的,可这件事也证明,很多公司都缺货,公司越大扩展的越快,货源就越紧缺。

    “怎么陈……不是,天鹤。”郑国宾不解问道:“难道你有什么货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