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我没有得到承传
    或者昨天的话,天鹤会同意伏龙的要求,毕竟昨天那两个女人很难搞定。

    但今天,天鹤不惧了,真的一点儿都不惧。

    伏龙不死心的说道:“我可以告诉你,这次来的杀手虽然不是特别厉害,可是人数比较多,昨天晚上有两个女孩你见到了吧?她们只是其中之一小部分,如果你不小心一点,会死的很难看的。”

    “多谢提醒,我自己能搞定,让让。”

    天鹤微微一笑,走出了洗手间,进过伏龙的时候,反问了一句:“唉,你干嘛这么想知道呢?我的事情好像跟你没有关系,你可不要说什么,你之所以关心我,因为我是你丢失了20年的儿子,太俗,而且我不信。”

    伏龙无语,看着天鹤的背影恨声道:“我只不过是想看看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而已,我要是有你这种儿子,你出生的时候我就掐死你勒。”

    “幸亏我不是你的儿子。”天鹤怕怕的耸了耸肩,回头笑道:“传说?什么传说?如果你这么传说能够打动我,我不介意告诉你一点东西。”

    “这可是你说的。”伏龙一指沙发:“坐下说。”

    “坐。”

    天鹤点了点头,不过在走到沙发的时候,手掌轻轻一转,一股气流出现在手心,真气外放是一种实力,也是一种技巧。如果摸不清楚这种技巧,武者都只能固步自封。

    就比如,以前天鹤很不喜欢跟有兵器的人对打,因为双臂的长度有限,在对阵武器的时候,先天上就失去了优势。

    可如果真气外放,那就有所不同了,可以把真气变成各种各样自己喜欢的武器,比如剑,刀,戟,或者是九节钢鞭,只要你想,就能实现。

    当然,也有一点不好的地方就是,浪费的真气很多,毕竟真气外放,真气出现在体外之后会挥发掉一些。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是一种超强的技巧,感觉到手心的气流,天鹤心中一阵兴奋,果然是真的,脑中多出来的那些东西果然是真的。

    那这二次疼痛,估计就是在扩张大脑的储备量,疼的不冤枉。

    坐下之后,天鹤收回了手心中的气流,然后整个人陷入沙发,翘起二郎腿,很没有坐相的盯着伏龙。

    “什么传说?听起来好像很厉害。”

    天鹤隐隐约约猜到一些,伏龙所讲的传说,也许就是跟自己有关,或者说是跟玉玺的吸收有关。

    果然,伏龙也没有隐瞒,第一句开口就直接奔入主题,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你上次抢……拿走的玉玺,是不是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天鹤摇头道:“不懂,哦对了,听着,现在是你跟我讲合作,所以你说,我听,不要问我问题。”

    伏龙蠕了蠕嘴唇,一脸不高兴:“你到底师承何派?难道你师傅没有教过你,对前辈需要客客气气吗?”

    “……”天鹤一愣:“你算哪门子前辈?我就一个师傅,而且还挂了,我干嘛要客客气气?”

    “行,你小子行。”伏龙抬手指了天鹤几下,气呼呼的说道:“谈正事。”

    天鹤不置可否的昂首一笑,看着伏龙真正的吃瘪,感觉还是不错的,要不是上次打不过伏龙的话,玉玺也不会给他。

    “传说玉玺有一种能量,一种承传的能量。”

    说了一句话,伏龙语气顿了顿,眯眼看着天鹤,继续说道:“这种承传的能量是从帝王身上传来的,也就是说,某一种人如果得到了玉玺,而玉玺又比较喜欢他的话,玉玺就会把其中8层的能量传给他。”

    “……但具体是什么样的人会得到玉玺的喜欢,这我也不清楚,在我们记录的资料上,得到玉玺承传的人只有区区两个,当然,也不太确定,毕竟历史的真假我们只能靠猜。”

    天鹤昂首:“哪两个?”

    “嬴政和武则天。”

    “……”天鹤眉毛一挑:“两个牛叉?”

    伏龙耸耸肩:“记载是这样的,但具体不太清楚。”

    天鹤默默点了点头,随后又问:“你的意思是,那枚玉玺有灵性?会自动择主?看谁爽就传承给谁?”

    “理论上是这样。”伏龙点点头,并不否认:“上等的好玉,都是通过地壳变化而来,几亿年才能浮出地壳,这种变化能让很多东西有灵性,当然,玉精是最有灵性的东西。”

    天鹤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

    自己跟玉石早就有过沟通,虽然只有水种跟自己相互交流,可这也能说明一点,自己跟玉有着一种因缘。

    那么玉玺喜欢自己,这也无可厚非。

    “那这个,传承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谁知道?”伏龙摇头,也是一脸不解,但很快就有些激动,望着天鹤笑了起来,笑的有些‘猥琐’,好像天鹤是一个一丝不挂的美女一样。伏龙就差流口水了。

    就在天鹤一阵恶寒的时候,伏龙继续解释。

    “虽然没有人知道承传是怎么回事,但有一部分秘史有记载,承传记忆,玉玺中有着帝王之气,还有一些帝王的力量,你应该知道,人养玉三年,玉养人一生,这也就是说,当年很多帝王和枭雄得到玉玺之后,不但没有得到它的承传,反而被它吸收了一部分帝王身体中的东西,这也就是帝王之气。”

    “……而这部分承传就是集合了很多帝王的东西,然后转嫁给某一个人,比如你!当然,除了帝王之霸气之外,还有一种记忆,一种古时期的记忆,比如帝王之道,帝王武学等等,可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看过这方面的东西,说实在的,我以前没看过,就是最近玉玺要回国,我才收集了一些资料,所以我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天鹤暗暗点头,承传……绝对就是承传,不然脑中里面的那些东西,还有身上的帝王之霸气,无法解释。

    不过天鹤并不想承认,怎么说玉玺都是自己抢来的,如果说自己把玉玺不小心给吸收了,那好像有些盗非道,感觉好像是抢夺一样。

    “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没有得到承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