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好奇心真的容易害死人
    “又是这里。”

    进入那敞开的大门,天鹤先是一愣,接着一股吸力将天鹤的身体吸了进去,身后大门也瞬间给关上,天鹤又一次进入了这种无边的地方,周围依旧是白蒙蒙一片。

    这次天鹤敢肯定,自己绝对不是做梦。

    “难道我没死?”天鹤自问一句,手掌在鼻尖前呼扇了几下,扫开眼前的雾气。

    暗夜被蔷薇扶起,嘴角挂着一道鲜血,脸色苍白难看,本来还算不错的娇容,此时在夜晚的月光之下,有点骇人和狰狞。

    “慢着。”

    蔷薇已经提着匕首上前,准备给天鹤一刀,任务也算是结束,虽然好奇,但她不傻,她不会去检查天鹤的身体。

    就在这时,暗夜忽然叫了一声,然后扶着蔷薇肩头,体内受了重伤,不过还好,暂时死不了,需要几天时间来恢复。

    “怎么了?难道你还想去检查?”蔷薇不解,虽然一样好奇,但是杀手知道什么时候该好奇,什么时候不该好奇,因为好奇心真的容易害死人。

    “不。”暗夜有些心有余悸的摇摇头,一个人很少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只要不检查他的身体就没事,我们把他带走,带回去找父亲。”

    “啊?”蔷薇虽然聪明,但一下子也没有反应过来,任务是杀人,什么时候变成抓人了?

    “这小子一定有古怪,身上的真气霸道十足,体内存活气息很少,但一直保持着不死,回去让父亲看看,也许对咱们的修炼有好处,而且……他的步法如果可以学会,对我们有百利。”

    蔷薇顿时没了脾气,这个姐姐就是太好奇,什么事情都是那么的好奇。

    不过蔷薇也是有些担心的:“万一他醒了?”

    “把他的穴位锁住,他就如羔羊一般,醒了也没用。”

    蔷薇沉默了几秒,出于对锁穴夹的信任,最后还是勉强同意,毕竟她也想搞清楚这具体是怎么回事,一个强者怎么会在十分钟的时间,在不被外力伤害的情况之下,濒临死亡。

    两个女孩说干就干,暗夜虽然受了内伤,不过搀扶着一个人还是没有问题的,她们一左一右提起天鹤,然后想外面走去,在四百米外,一辆车停在远处。

    驾车离去,没有停留,直接开往江州之外,三个小时就能够抵达汉江,然后坐自己的船离开,出黄海,然后回家。

    一夜时间,暗夜和蔷薇就已经登上了回家的路途,已经出海了,再有不到20个小时,就能够回到岛上。天鹤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多久,一直找着出路,现在是存活的唯一机会。

    天鹤刚才在临死的时候已经想通了,遗憾,自己有着太多太多的遗憾,遗憾是什么?遗憾说白了,就是以前他妈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

    还好,老天不绝天鹤,没有让天鹤直接死亡,还留下了这么一个空间。

    不过这个地方除了雾气之外,什么都没有,一眼看不到边,但回音又特别大,好几个小时呆在里面,除了天鹤发出的声音之外就没有一丝声响了,天鹤都感觉自己好像要崩溃,这是精神的崩溃,在一个无人的地方,时间久了,人的心中就会产生恐惧,随着时间延长,可能会把人逼成神经病也说不定。

    天鹤狠狠的抓了一下脑袋,鼻中小声哼着音调,他可不想在这种无声的地方被逼疯。

    四周转了好几圈,天鹤实在是放弃了,这个地方有很大的回音,看上去不大,但根本就走不到头,天鹤记得,自己是一直往前走,结果这么几个小时,愣是没有走到顶。

    算下来估计有几十公里了,结果还是到不了头。

    “小子……”

    震耳欲聋,天鹤慌忙捂住耳朵,刚才一直都没有什么声音,所以耳膜特别的敏感,此时哪能受得了这种刺激。

    眼中有些怒气,又有些希冀,这个声音天鹤很熟悉,上次就听到一声,当然,让天鹤愤怒的是,这个声音为什么早不出现?非要等自己快疯的时候才出现?

    捂着耳朵,压了压心中的愤怒,脸上出现了一点笑容,乖乖的叫了一声:“这位前辈,你还在吗?”

    还在吗…在吗…吗…吗!!

    一道道的回音响起,不过那个浑厚且霸道的声音又一次消失了。

    等了好几秒,天鹤脸色又黑了下来,当有了希望的时候,一个人是很有精神的,可当这希望破灭,无奈和绝望又一次占据了大脑。

    妈的!

    就在天鹤心中怒骂的时候,空气中的雾气忽然产生了极大的波动,肉眼可见雾气渐散,不过三分钟,雾气一点点的分散开来,天鹤也算是第一次看到十米以外的东西,那边还是一团雾气。

    猛然间,感觉着一阵波动从天而降,天鹤赫然抬起头,只见一条白色的龙,对,没错,就是传说中的龙,在那些石头上,圆柱上刻画的龙,一摸一样,只不过这条龙显得雾气腾腾,好像是透明一样,并且不是很大,如果立起身子,估计也就5米左右,小龙?

    天鹤愣住了,确实是愣住了,他没什么信仰,或者说他不信有神,可这个龙的出现确实带来了极大的冲击,虽然看得出来,这个龙不是真实的,有些虚无缥缈,可还是给天鹤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龙停在天鹤对面四米左右,悬浮在半空中,一双雾气腾腾的大眼,含着怒意看着天鹤。

    “小子……”

    开口的声音格外的强大,一股强大的气流压着天鹤不自觉的退了两步,体内感觉翻腾,差点一口血喷出。

    “你很好啊。”

    这听上去是一句问候,但天鹤可以从他的语气之中,听得出强大的愤怒感。

    先不说龙吐人言有多么刺激,就说这龙,怎么感觉跟自己这么大的仇恨?好像杀父之仇一般。

    天鹤忙平息了几下,长出一口气,作揖拱手:“前辈,不知道晚辈什么地方惹您了?让您如此生气。”

    这个时候,就算天鹤再傻,也猜出来了一些,自己脑袋的疼痛可能跟这条龙有关,不过这也只是一个猜测而已。

    “惹我?哼。”雾龙重哼一声,这个‘哼’好像炸雷一样在天鹤耳边响起,弄的天鹤脑袋一阵晕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