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袖珍玉玺
    天鹤仔细的观摩手心中的玉玺,也没有回答暗夜的话,他确实是有些惊喜,这枚玉玺应该是真正传国玉玺的十分之一大小,放在手心把玩正好,而最奇特的就是,这枚袖珍玉玺一个角也是金镶玉的,除了大小不同,其余的东西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此时,蔷薇也下了石桌石凳,走到天鹤身边,一脸泥垢看上去倒显得有些可爱。

    “表哥,你认识这玉?”

    “当然。”天鹤点点头,左右看了两女一眼,接着抬起手:“你们仔细看看,这个玉是什么。”

    “印玺的模样嘛,古代每个官员都有的。”暗夜看了看,接着一脸不在乎的说道。

    “确实是印玺,可这不是一般的印玺。”天鹤白了暗夜一眼,接着哼哼一笑:“我知道你们以前两个人住在岛上,所以有些事情不太清楚,那么我告诉你们,这枚印玺的全名是,传国玉玺,如果还不清楚的话,那么另外一个名字你们绝对知道,这就是……和氏璧。”

    呃?

    “和氏璧?”暗夜一愣,接着哈哈大笑:“你睡晕了吧?传国玉玺我知道,哪有这么小的?你别告诉我,以前的皇帝就用这个东西来盖章,你以为以前的皇帝都这么小气的?”

    蔷薇也莞尔撇了撇嘴:“表哥,你糊涂了?”

    “……”天鹤没好气的看了两个人一眼,哼了一声:“不信拉倒。”

    “好好好。”看着天鹤生气,暗夜忙摆手:“信,我们信,行了吧?你说它是什么就是什么。”

    天鹤看着暗夜那模样,虽然很正经的说她信,可她眼神那笑意根本就掩盖不住,明显的就是阳奉阴违。

    “哼。”天鹤重哼一声:“故宫里面现在那个玉玺我见过,而且我还拿过呢,你们看看这个玉玺,就是那枚大的缩小版,袖珍版,虽然我不知道这东西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我感觉肯定没错,这枚玉中有些很特殊的物质在流动,这小的跟大的绝对是配套的,它们给我的感觉都是一样的,感觉很亲切。”

    见天鹤说的有鼻子有眼,暗夜也收起了笑意,不过心中还是不信,瞟了小玉玺一眼,问道:“什么特殊的物质?”

    “真气。”

    “什么?”蔷薇和暗夜异口同声道。

    确实,天鹤的感觉没错,这枚袖珍版的玉玺跟那枚大的玉玺,给天鹤的感觉就是母子玉玺,无论是材料,手感或者是里面包含的物质,全都一样。

    所以天鹤才会有惊喜感,虽然不知道怎么样取出里面的真气,但是,只要有这枚小玉玺,那么就有希望恢复体内的真气,到时候离开这个地穴还是轻而易举的,至于到时候怎么离开岛屿,这个问题就简单了,有了真气就可以少吃少喝,而且不畏惧任何的寒冬。

    坐在床上,天鹤感觉着玉玺中的物质,可惜事与愿违,将近半个小时的试探,天鹤愣是没有导出一滴真气,不管是强行修炼,还是假寐冥想,玉玺一点感应都没有。

    “天鹤,你确定这枚玉玺能够救我们出去?”

    半个小时没有动静,暗夜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确定。”天鹤无奈的睁开眼,接着拿起怀中的玉玺,左右打量了一下,淡淡开口:“但是,也许有机会吸收其中的真气,不过,现在我还没有找出它的敲门,再给我一点时间。”

    “表哥,要不,你滴点血在玉玺上面?”蔷薇忽然说了一句,其实这句话蔷薇早就想说了,以前无论是电视还是电影,又或者刚才天鹤吸血取物,都说明,人的精血能够激活一些东西。

    不过因为天鹤刚才失血过多,所以蔷薇才等到现在才弱弱的提示了一句。

    “嗯?”天鹤一愣,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蔷薇,刚才天鹤是当局者迷,没有想到精血认主,被蔷薇这么一句话提醒,天鹤瞬间也反应过来,这个办法到可以试试。

    “表,表哥,你干嘛?”蔷薇有些紧张,被天鹤那直勾勾的眼神盯着浑身不自在。

    “小丫头聪明啊,来来,把匕首给我。”

    见天鹤急急忙忙,蔷薇微松了一口气,转身走到石桌旁,拿起上面的匕首。

    接过匕首之后,天鹤把玉玺放在石床之上,然后用匕首轻轻的刺进右手拇指的指纹中心。

    一滴血挤出落在玉玺上,三个人,六只眼,一瞬间全部聚精会神的看着那枚小玉玺。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十秒钟。

    整整十秒钟玉玺愣是没有动静,当那滴血滑落在石床上之后,三个人同时叹了口气,天鹤摇头道:“唉,看来电视里面那些滴血认主都是假的,精血未必是万能的。”

    呼……

    就在天鹤话音刚落,一阵凉风瞬间刮进了洞穴之中,墙壁两边的土槽内那些闪闪发光的玉珠,一瞬间忽然黯淡了下来,整间洞穴的能见度一下子也低了很多。

    三个人精神瞬间提了起来,忙抬头四周打量,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候。

    再看玉玺,上面那一滴精血一点点的消失了,一点点的渗入进了玉玺之中,纯白色的玉玺出现了一点红晕。

    呼……

    又是一阵轻风,石室之中的亮光又黯淡了几分。

    “姐。”蔷薇忙伸手拉着旁边的暗夜,忍不住叫了一声。

    暗夜也有些心颤,这两阵风刮的人背后发凉,头冒冷汗。

    “不会是把鬼招来了吧?”天鹤的背心也有些发寒。

    “桀桀,你小子说谁是鬼呢。”

    忽然,一阵很浑厚的男声传来,引来暗夜和蔷薇的惊呼声。

    天鹤的寒毛也瞬间竖了起来,这男人的笑声有些恐怖……

    呼……

    伴随着第三阵寒风的到来,一条若有若无的人影瞬间从玉玺中折射出来。

    “是你?”但看清楚男人的相貌时,天鹤一声惊呼,来人正是那本命空间中的玉灵,也就是那条龙。

    “桀桀,小家伙还记得我呢。”

    “你……”天鹤忙退了下来,接着指着石床上的玉玺:“你!你怎么会在玉玺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