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朋友么?
    “可是……”天鹤一脸郁闷,转眼看了看胡玲似笑非笑的眼神,又看着孙雨妍在一旁偷笑,气急道:“你们也说句话啊。”

    “哼。”孙雨妍轻哼一声:“我觉得小姨说的对,你应该去上学。”

    胡玲也点点头:“是啊,其实我也想去的,就是我学习不好,而且,女子无才便是德嘛。”

    “……你们,完全可以把我当女孩的。”天鹤郑重其事的说道。

    “胡闹。”沈新梅一板脸:“上个学怎么好像要杀你一样呢?难道学校有老虎啊?”

    “不是呀小姨。”天鹤叹气:“只是我去学校没事做的。”

    “什么没事啊?你必须要考到大学毕业证,我们家可没有大学生,这个担子就交给你了。”

    “我也同意小姨说的。”这时,楼上的孙颖缓缓下来,一脸冷意:“上学不止是学习文化知识,而且学的是一种内涵和修养,还有氛围,这段时间你也在外面野惯了,是时候收收心了,我同意。”

    “我也同意。”孙雨妍忙举起手,笑道。

    胡玲也跟风:“我附议。”

    在孙颖身边的蔷薇,沉吟了几秒,也缓缓的点头:“我也赞同颖儿姐的话。”

    “我擦,你们要造反啊?”天鹤一下子跳了起来,喝道。

    沈新梅一怒:“谁要造反?”

    天鹤瞬间没了脾气,讪讪一笑:“嘿嘿,小姨,我开玩笑的……好吧好吧,上吧,不就一个学吗?我怕啥?难道校长还能吃了我啊?我就不信了。”

    看着天鹤的样子,一群人哄笑出声,连那冷冰冰的孙颖,脸上也莞尔了一下,不过瞬间又恢复了冰冷,显然是没有原谅天鹤出轨的事情。

    不过在天鹤看来,蔷薇好像跟孙颖达成了某种协议,不然蔷薇也不可能站在孙颖那一边来反对自己,她们到底说了什么?

    之后一群人开始劝说沈新梅过来住,在女孩子们强大的撒娇之下,沈新梅最后只能同意,之后家里可热闹了,开始给沈新梅,胡玲铺被褥、收拾房间,之后再给蔷薇铺床。

    整间别墅还有4间大房,2间小房,足够住很多人了,蔷薇主动要求小房,也就是平米小一点,孙颖还在考虑,是不是要换一间别墅,换一个独立的豪宅,靠山环水,有入式u型衣柜和房内洗手间的那种、还要前后花园,独立泳池等等,当然,这个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江州这种四线城市三级旅游城市,哪有豪宅啊?有几个别墅区就不错了。

    收拾好之后,天鹤收到了一条短信,接着告罪,离开了别墅。

    其实天鹤也是在躲孙颖,孙颖自从跟蔷薇说完话之后,就没有再跟天鹤说一句话,一直都是冷冰冰的,连看都不看天鹤一眼。

    对于孙颖这种态度,天鹤只觉得头疼,而且别墅人又比较多,天鹤不好说一些情话去哄她,所以干脆先闪为妙,正好外面也有人找。

    ……

    “你迟到了。”

    在一家24小时开业的连锁火锅店内,叶佩茹抿了一口桌前的劲酒,瞟了天鹤一眼。

    这家火锅店人还不少,毕竟现在还不是很晚,加上几名服务员,内容一共有二十多人,叶佩茹要的是一个靠墙边的位子,四周无人。

    “飞车也过不来啊。”天鹤无奈一笑,旋即坐在叶佩茹对面,笑呵呵道:“怎么了?我刚回来就叫我出来,想我了?”

    叶佩茹眼底一闪亮光,不过很快,哼笑了一声,有些自讽:“想有什么用?你拿我当过朋友吗?”

    呃?

    天鹤一愣,他本来是开个玩笑,按以前的情况来说的话,叶佩茹一定会反驳自己,没想到她居然承认?

    再看叶佩茹,以前是身材极佳的女孩,瓜子脸,可现在,比以前更加消瘦一些。

    “我一直拿你当朋友啊。”

    “朋友么?”叶佩茹拿起伸手拿了一瓶劲酒递给天鹤,幽幽的说道:“那我想问一下,我是应该叫你白银?黑侠?玉玺大盗?还是陈天鹤呢?”

    天鹤眨了眨眼睛,叶佩茹什么都知道了吗?黑侠这件事以前就告诉过她,也算是她自己猜到的,而所谓的玉玺大盗,他知道也不为过,至于白银……她怎么知道的?

    见天鹤有些吃惊的表情,叶佩茹微微一笑:“算了,你不想说就不说,今天只是叫你出来喝喝酒而已。”

    就在刚才,天鹤打电话给叶佳报平安,叶佩茹也在身边,本来天鹤说是这两天跟好朋友们聚聚的,可叶佩茹翻侧难眠,最后实在是忍不住,才给天鹤发了一个短信:20分钟之内,到三国火锅店。

    “咳咳。”天鹤清了清嗓子,伸手拿起小劲酒,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旋即举起杯:“这个,其实我不是有意的瞒着你,也许是一种习惯吧,自我保护的习惯,我先干为敬,算是道歉,好吧?”

    叶佩茹不置可否的一昂首,看着天鹤一杯劲酒一饮而尽,脸色这才好了一点,淡淡开口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说完,叶佩茹抬手举起酒杯,也是一口饮尽。

    喝完,叶佩茹对着不远处的服务员说道:“再拿4瓶小劲。”

    “别喝多了,这不是啤酒,喝多了醉。”天鹤劝道。

    叶佩茹微微一笑:“我早就想醉,今天正好是一个机会,哦,还有一个问题,你离开之前,玉珍阿姨说,你准备到江州大学上学的?现在还去吗?”

    “……”天鹤抓了抓鬓角:“去,去吧。”

    叶佩茹点点头:“爷爷这段时间老是问你,你有时间去看看他吧。”

    “会的。”天鹤点点头。

    说话间,劲酒也上来了。

    天鹤摸不清叶佩茹今夜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看上去跟平时不太一样,劲酒是一瓶接一瓶,天鹤也只能陪她一瓶一瓶的喝。

    叶佩茹也是丹田之气的武者,对于这种酒精的免疫力比正常人要高很多,所以嘀嘀咕咕一边说话一边喝酒,直到八瓶小劲之后,叶佩茹才呈现了一些醉意。

    “别喝了。”天鹤微微皱眉,给叶佩茹夹了一筷子刷牛肉:“你到底有什么事?直接告诉我行么?”

    天鹤不是傻子,从开始就感觉出来叶佩茹有事,因为她所说的话,很多都是刻意的找话说,她心中一定憋着很多东西,可是又不好说出口。

    “告诉你么?”叶佩茹一怔,醉眼有些迷离盯着天鹤半晌,接着呵呵一笑,摇摇头:“告诉你有什么用?我,我还要喝,拿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